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佞臣之上 > 正文
第二章:没年头的江湖
作者:爱喝奶粉  |  字数:4068  |  更新时间:2022-04-01 01:04:46 全文阅读

十岁的清风相貌秀气像个女娃娃,个头还没打铁台高,便嚷嚷着要拜吕温枝为师。

第一次拿铁锤时,铁锤太重差点砸了自己的脚。

第二次用双手握铁锤,磨破了手指,忍痛没叫出声。

第三次,第四次………一锤接着一锤落下,锤锤都涨红了小脸,直到吕温枝答应收下他,才疼得龇牙咧嘴,哇哇大叫。

那柄咬过清风手的铁锤,吕温枝骗清风说把它熔了,实际上被他藏在床下的木盒里,离开沧州铁匠铺一切照旧,清风空闲了能回来看看,而吕温枝只带走装有铁锤的木盒。

他不说,清风也不会知道。

吕温枝堂堂七尺汉子,心里五味陈杂,隐有一块砖头砸进了眼睛,哪有一个想仗剑江湖的少年郎拜一个打铁匠为师的,天下唯独清风这个傻小子了。

吕温枝伸手拍了拍清风的头,当初那个抡铁锤要用双手的傻小子长大了。

以后不拿铁锤,改握剑咯。

吕温枝转身不着痕迹抹掉眼角泪光,然后坐直身体咧嘴笑道:“清风,你为何喜欢这个江湖?”

李清风努力眨眨眼,眼眶不再湿润没了窘态,正色道:“江湖没有年头,人却有年头,江山如画,美人卧榻,不去看看可惜了。倚天万里须长剑,再将万里风沙捏作手中方寸,岂不快哉!”

吕温枝哈哈大笑,在清风身上仿佛看见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拜别父母,走的决断。

背着一柄自己削出来的粗糙木剑,扬言有它的地方,便是江湖。

腰间一壶酒,醉里挑灯看剑。

江湖不老,握剑之人永远年少。

何其轻狂!

吕温枝轻声说了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赳赳武夫,快意恩仇,江湖不老,剑下只存浩然。

李清风眼珠子一转,轻笑道:“师傅,你隐退江湖卖马又当剑,再入江湖没个趁手兵器可不行,要不徒儿把吕王借你使使,别辱没了它的名头哟。”

吕温枝笑骂一声臭小子,抬起手掌作势要打,李清风笑着左右躲闪,玩闹间伤感冲淡了不少,吕温枝眼神柔和,坐下道:“出了铁匠铺,买马赎剑,再走个来回。”

李清风附和道:“反正江湖没年头,多走几个来回又何妨!”

是极!是极!

趁还能握剑,那便多走几个来回。

吕温枝抚掌大笑,连说三个“好”,面色红润,许久没有这般畅快过了。

李清风起身,走到后门口,转身道:“师傅要强,不花徒儿银子,今日徒儿为师傅践行喝个痛快。其实,陈老三家的鸡腿味道一直没变过,始终如一很好吃。”

说完,出门而去。

吕温枝先是一愣,随后摇头苦笑,原来清风早就知道了,这傻小子不傻咧。

酒过三巡。

吕温枝背着行囊转身离开,李清风看着师傅背影大声立了一个规矩:江湖不老,我们不散。

吕温枝没有说话,径直走出沧州城门才点了点头,答应了清风。

…………………

深夜。

李清风醉醺醺回府。

开门的老头体态富贵,正是李府总管家许金武,随祖父南来北往三十余年,祖父死后又为李府兢兢业业二十年,连爹见了李府总管家也要尊称一声,“许老。”

喝下丫鬟呈上来的醒酒茶,摇摇头清醒不少,放下茶杯,退下丫鬟,李清风边走边说:“许老,事情吩咐下人做就行,您别太操劳了,晚上早些睡,要是我爹知道大半夜是您给开的府门,不得骂死我。”

管家许金武看了眼少爷背后的木匣子,移开目光笑道:“人老了,瞌睡也变少了,出来走动走动。”

小时候爹娘忙,大姐淘气每天都被先生罚抄四书五经很晚才回府,李清风便跟在许老身后吵着闹着要糖葫芦吃,而许老每次都会蹲下身,耐着性子变戏法般拿出一串糖葫芦逗他开心,要说李清风在府里与谁最亲,除了大姐外,当属许老了。

李清风轻声道:“明日我给您送些安心凝神的丹药,过几日我娘要去安陀寺烧香祷告,您也去散散心,多带些下人丫鬟,不用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许金武笑容和蔼,点头应下,上石梯时伸手去扶少爷,却被李清风反手把住手臂,扶他走上五层石梯,嘱咐道:“夜里灯光昏暗,不小心摔着便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府里没您看着,下人岂不乱作一团。”

许金武拍了拍少爷有些褶皱的衣裳,乐呵呵道:“摔不了,摔不了。”

拜东城铁匠为师没有瞒着许老,反而让许老出谋划策如何瞒着爹娘和大姐,否则李府上下早就炸开锅了。伸手取了一盏灯,来到凉亭内坐下,李清风偏头望着一个方向,叹息道:“师傅走了。”

许金武叫来丫鬟去泡一壶热茶,慢条斯理道:“人各有志,吕温枝志不在此,打铁二十年,也享了二十年的清欢,对他来说,够了。”

李清风双眸有些恍惚,不舍道:“天下万万里河山,再相见时,不知是多久了。”

许金武接过丫鬟送来的热茶,给少爷倒好茶水,和蔼笑道:“少爷,今日午时秦仙儿小姐曾派人送来请帖,请少爷明日泛舟湖上。”

李清风喝了一口茶,点了点头,望着一个方向怔怔出神,一柱香后起身道:“太晚了,许老早些歇息。”

叫来丫鬟扶总管家回去,李清风则是慢悠悠回到居住的左院阁楼。

院子里灯火通明。

贴身丫鬟可儿见少爷回来了,快步迎上去,打开房门,进屋后熟练脱去少爷的蚕丝薄外衫。

可儿小脸红扑扑的,笑起来有两个好看的小酒窝。

李清风放好木匣子,想逗逗模样清秀的丫头,转身洋装怒道:“可儿,每日送来我房间的糕点是不是都被你吃了。”

突如其来的问责,把可儿吓得俏脸苍白,眼中雾气蒙蒙,顿时如同断了线的珠儿滚落,摇头惊慌道:“可儿没吃少爷糕点,少爷没吃的糕点,可儿都如数拿去了厨房。”

李清风往前一步,伸出手掌轻轻拍一下可儿胸前的柔软,惹来一阵晃晃悠悠,很是活泼好动,故作威严道:“没吃?那这里怎么又长肉了,比婉素的都壮阔。”

可儿“啊”的惊呼一声,脸颊酡红似醉酒般惹人垂涎,捂着脸颊后退几步,透过指缝偷偷看着少爷坏笑的俊俏脸庞才知自己被捉弄了,羞答答的跺了跺脚。

三个月前问婉素姐姐要来长肉的秘诀,果然有奇效,见少爷如此,可儿心里窃喜,然后鼓起勇气,挺了挺胸脯,双手不敢放下,只是悄悄打开了些指缝距离。

见少爷捏着下巴缓缓走来,可儿双肩微微颤抖,耳边隐约能听见快速跳动的心跳声,未曾退缩,胸脯又往前挺了挺。

稍一用力,便晃了少爷眼。

这丫头,真是日益壮大啊,不光是胆子。

李清风抬手拍了一下可儿翘_臀,“啪”的一声脆响,弹力十足,今日无心浅逗即可,转身抬起双手道:“乏了,可儿宽衣,少爷要睡觉了。”

可儿眼神迷离,下意识轻轻嘤了一声,细弱蚊蝇,等回过神来,脸颊红的发烫,耳朵亦是如此,简直羞死人了!

跺跺脚走上前。

可儿不敢看少爷便一直低着头,给少爷宽衣解带时心不在焉,小手一滑摸错了地方,惊呼一声赶紧跑了出去,不忘关上房门。

“这丫头,衣服解一半就跑了。”李清风笑着摇摇头,脱掉外衣扔在架子上。

酒馆老王头拍案说江湖,亦有摇头唏嘘时:那些背井离乡的人最怕见到远处的灯火璀璨,无一盏是为他。

李清风在房间东边的窗户旁摆了张圆凳,点燃烛火,盖上灯罩彻夜通明,如此一来,远在他乡的师傅回头望向身后万家灯火,便能看见其中有一盏烛火是为他而亮。

心有所念,才能做之所及。

吕温枝酒后仗言:骑最快的马,喝最烈的酒,拿最利的剑,爬最高的山,杀最狠的人!

那是师傅的江湖。

李清风倚靠窗边,缓缓抬头,望向远方,轻轻呢喃:“不负薪火,不负相传,无愧自我,无愧时代。”

转头看了眼装着吕王的木匣子,嘴角弯曲,“祝师傅一路顺风,江湖相见。”

与此同时。

吕温枝拿手作刀削好了一柄木剑,拿粗布条绑好背在身后,转身遥望了一眼沧州方向,哈哈大笑,“祝清风一飞冲天,顶峰相见。”

师徒二人,距离很远,这段话几乎同时说出口。

李府西边总管家居住的院子,许金武慢悠悠点亮一盏油灯,“少爷心善,是吕温枝卖了墨眉才有的福气。吕温枝自下两境道行,逆天倒灌给少爷,也是少爷的福气嘞。”

隔日一早。

李清风穿戴整齐不忘出言逗弄可儿一番,可儿一大早羞红了脸颊,这可比日出好看太多了,狠狠剜了一眼可儿胸前的几两肉,今日要去找秦仙儿练练手,回来再诉说给这丫头听听,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厚此薄彼了。

李少爷讲究的是一碗水端平。

心情大好,负手出门去。

总管家许金武叫来一个看着鬼头鬼脑的下人四德,去账房取了些银子屁颠屁颠跟在少爷后头。

沧州地处北部,春夏季冰雪融化后,各家膏粱子弟小姐学了南方才子佳人泛舟湖上,眸水点春意盎然,胸中沟壑有万千气象,莫不是逗笑佳人,取悦公子的说头。

李清风走在湖边,看着轻舟上的小姐落水,公子舍身相救的景象,不禁莞尔。

湖面上慢慢划来一艘乌篷船,船头摆放着一张茶台,茶台上红火炉煮茶热气滚滚,面若敷粉的白衣公子坐在台前,弯眉柳眼,薄唇琼鼻,脸若刀削竟比女子都要美上几分。

泛舟湖上的膏粱子弟小姐们纷纷侧目:这是谁家公子如此美艳?

膏粱子弟看呆了眼,砸舌暗叹:收如此绝色的粉面郎君进围幕也不是不可以,有时候龙阳也不是毛病。

大家小姐只是看了一眼那绝色公子的侧脸,便自惭形秽的低下头,不敢比较。

对此,白衣公子一笑置之,安静煮茶。

乌篷船靠岸,李清风吩咐四德去有凤来仪楼等候便纵身跳上船,船尾的老汉吆喝一声,乌篷船离岸,划至湖中央停下。

划船老汉坐在船尾,吧唧抽着旱烟。

李清风抬手指了指后面投来杀人目光的膏粱子弟,笑道:“仙儿女扮男装,也能让男人心生欢喜,八分佩服,剩下两分佩服我扔了,怕仙儿骄傲。”

平日里出闺房都要戴着面纱的秦仙儿掩嘴轻笑,声如百灵,俏皮道:“别人要去喜欢,风哥哥可不能怪罪仙儿哟。”

李清风垫布拿起滚开的茶壶,倒上两杯茶,放下茶壶道:“若是仙儿不出门,那些膏粱子弟上哪看去,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是好人。”

秦仙儿眨眨眼,动动鼻子,浅浅笑道:“风哥哥吃醋啦,仙儿闻到了一股酸味儿。”

李清风眼神飘向别处,哈哈道:“难得仙儿今日好雅致,泛舟湖上熬煮茶,找我有事?不许让我写字了,前几日写了八个字,被你笑话成鬼画符。”

秦仙儿抬起眸子,幽幽道:“家乡的英雄花盛开,仙儿想回去看看了。”

李清风手一抖,脱口道:“你要离开?”

秦仙儿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玉手托着脸颊,怔怔道:“沧州月亮再美,始终不及家乡星辰好看,幸好有风哥哥陪伴,否则仙儿难熬十年。”

李清风目不转睛道:“多久走。”

秦仙儿轻声道:“明日一早便启程,风哥哥放心,有船夫在,路上会平平安安。”

李清风望了眼抽旱烟的船夫,喝了口茶,叹息道:“可以不走吗?”

秦仙儿嘴角弯曲,问道:“风哥哥舍不得仙儿?”

李清风轻轻拉着秦仙儿的手,笑道:“仙儿肤若凝脂,十指剥青葱,不作画写字,与我抓床沿多好。”

秦仙儿脸颊悄悄爬上两朵红云逐渐没过耳根,低眉垂眼尽显媚态万千,手任由风哥哥抓住,声音糯糯道:“水上游人沙上女,风哥哥可敢笑指仙儿在你心房里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