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佞臣之上 > 正文
第一章:赳赳武夫
作者:爱喝奶粉  |  字数:3492  |  更新时间:2022-04-01 01:03:15 全文阅读

(新人新书,求个关注,么么哒。)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

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昔日大梁朝武夫十境的苗飞凤颇有些急公好义,不顾老友阻拦与裴白胥登顶一战,与千峰之上拆剑招六十六以正凌冽剑罡,广袖一甩,吐千丈凌云之志气!

胸膛横阔,擎来杀气横秋。

风搅云涌使得云海滚滚垂下千万丝,两口悬天瀑布逆流倒灌而上,云水交融紧随苗飞凤身后,形成千峰奇观,乱人眼。

七旬裴白胥掠出空中楼阁,腰间戒刀两口,一袭青衫猎猎,或许心有怜悯不想杀苗飞凤,踏半步登百楼而平天立身,只持一口戒刀劈碎剑罡。

仅一刀,万夫难敌。

武夫十境对上百楼境,不及一合之力。

裴白胥微微一笑,给了苗飞凤一枚黑子,倚靠空中楼阁闭目养神:

“欲成大树,莫与草争。将军有剑,不斩蝼蚁。

殊不知,蝼蚁尚且惜命,杀你,不过弹指间。

回去吧。”

那日夏雨绣葱茏,一枚黑子让苗飞凤幡然醒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武夫只是一介武夫,在某些人眼里终究粗鄙不堪,上不得台面。

剑输刀下,不冤,不怨。

苗飞凤亲手折断“褚将”,甘愿自下武夫两境,一跃千峰下,至此之后,糟糠能食,粗衣也认,煮酒话桑麻,再也不思剑了。

从那以后,剑中无“褚将”,人中无飞凤。

可谓是一大憾事。

………………

大梁朝北部沧州,有一家酒馆,身着锦衣华服的李清风从府里偷溜出来只为听老王头讲《刀与剑》的故事,虽然烂熟于心,但每月都会听上一次。

只要听见“赳赳武夫,煌煌天地”八个字,便会心潮澎湃,想一睹老王头口中江湖的盛世美颜。

李清风不喜执笔弄墨,更不喜羸弱身体满是书生气,瞒着爹娘偷偷拜了东城的一个铁匠为师。

听铁匠说:骑马仗剑走天涯,遇一人,许一生,心悦,当剑卖马,做起了铁匠。

卖卤鸡腿的陈老三只是当成玩笑话,听了之后一笑置之。

那时十岁的李清风信了,不为别的,只为“当剑卖马”四个字让铁匠眼中露出不一样的神色。

十年光景匆匆流逝。

师傅总是念叨打铁铸刀铸剑磨练的是筋骨皮,再练武时会事半功倍,厚积薄发才能稳扎稳打,武者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最是枯燥乏味,打铁亦是如此。

日复一日的坚持,打铁铸剑的本事隐约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迅猛势头。

李清风听老王头讲完故事,赏了二两茶水银子,转身离开酒馆,直直往东城铁匠铺走去,中途走进一间民房换了身粗布衣裳,脸上故意弄的脏兮兮,再出来时俨然一个平头百姓家的娃。

到了东市,一年到头不休息的师傅习惯了一件事,便只想着做一件事,一天不抡铁锤就浑身不舒坦,流一身汗,才会酣畅淋漓。

今儿却出奇的没有开门。

李清风大感意外,绕到铁匠铺后头,推门而入,屋内一个四十多岁的魁梧汉子端坐凳子上,四方桌上一碗烈酒,一碟花生米。

夏季闷热,汉子赤_裸着上半身,常年打铁练就了一身块状肌肉,如磐石虬龙盘踞,极具冲击力。

方正国字脸,英武不凡。

同辈人里,鲜有人有他的这副健硕躯干。

李清风拿了一个碗,倒上二两酒,坐下笑道:“师傅,宋寡妇打了一口纯铁水缸,又打了一块纯铁案板,空闲了就往铁匠铺跑可没少花银子,今天关门相当于把财神给拒之门外。”

铁匠吕温枝笑骂道:“李府好歹是李总督之后,虽家道中落不得已走商道,你个臭小子尽学了市井匪气,哪有一点名门后人的样子。”

李清风不以为然,碗中酒一饮而尽,烈酒滚烧胸膛,怎就一个爽字了得,耸耸肩道:“武夫就该有个武夫样,文绉绉的拿剑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吕温枝十指轻轻敲打桌面,碗里的酒变得有些乏味了,有意无意道:“刀与剑的故事,武夫十境与百楼境,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李清风想了想,认真道:“都是真。”

吕温枝轻“哦”一声,静候下文。

李清风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武夫有十境,十境之上师傅没说,但百楼境不是空穴来风,酒馆老王头说书讲故事虽然都会夸大其词,但也讲一个真字。至于武夫十境的苗飞凤或许没有折断“褚将”,百楼境的裴白胥也许一刀也没出过。”

吕温枝斜瞥一眼,说道:“说下去。”

李清风顿了顿,皱眉道:“裴白胥不杀苗飞凤,反而给了他一枚黑子,围棋之道往往是执白子先行,这黑子让徒儿百思不得其解。”

吕温枝眼中充满笑意,点头道:“对江湖人来说,何以解忧?”

“四方桌,杯中二两酒,一碟花生米,方可解忧。”

李清风眯起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子,接着道:“师傅的意思是……裴白胥心有顾虑,才没杀苗飞凤。”

吕温枝转头看了眼昏暗屋子里的陈设摆放,锤锤钉钉的风箱,缝缝补补的火炉,拿了二十年的铁锤,一切如旧正是念想,碗中酒更加无味也仰头喝完,放下酒碗道:

“不错,裴白胥当年出了两刀,霸道绝伦,只是把千峰之一的凤头山拦腰斩断,没杀人,不值得。

大梁朝佞臣当道,逾越君臣礼数垂帘听政,当中有人拿昌盛国运做价码,找了不干净的东西欲要平了江湖,却是自找麻烦,祸害家国天下。”

李清风一愣,朝廷之事略有耳闻,哪是平头百姓能插手的?若有所思道:“师傅,裴白胥顾虑的是不是那不干净的东西?”

吕温枝点了点头,长叹起身,走到堆满铁矿石的屋子里弯腰拿出一个长三尺的木匣子,横放桌上,抬手抹去上面灰尘,坐下沉声道:

“世间不太平,死人不安分,江湖中称那些为死人办事的活人,为人魈。

人魈弑杀无道,毫无人性,每每出现皆酿灭门惨案。

所以百年前的素祖剑斩九幽,剑峰所过之处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素祖死了才多久,奸佞小人就自破国运,王八蛋。”

李清风初次知晓世间还有为死人办事的活人,紧了紧心神,端坐凳子上,竖起耳朵听的仔细。

吕温枝不问李清风是否心有疑惑,自顾自说道:“人魈不除,国运难复,江湖上便没有人能置身事外,那些早已归隐山林的老家伙都接连现身了。”

摆了摆手,不提糟心事,看着清风问道:“十年里为师没传授你一招半式,只让你闷声打铁,可曾有过怨恨?”

李清风摇摇头,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有过,十年光景也够徒儿入二境武夫出去闯荡江湖了,而不是现在只知如何握剑,不知如何出剑。剑谱不许看,不许擅自早晚吐纳吸食朝霞晚气,沧州来来往往很多同辈之人,皆是仗剑佩刀,好不姿态快活,潇潇洒洒。”

吕温枝眯眼微笑,并未出言打断李清风,而是抬手示意清风接着说下去:“正如师傅所说,武者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循序渐进急不来的。徒儿虽然没练过一招半式,但提腰一口气,震颤双臂,力道不比一境,二境的武夫差。”

吕温枝把三尺长的木匣子放在李清风跟前,笑道:“为师十年穷极手段只铸一剑,取名“吕王”,要不是清风你打造些寻常兵器卖银两过活,铁匠铺早就关门咯,打开看看。”

原本诧异吕温枝为何把一块一百多斤的老铁块日复一日锻打成几两重,竟是为了铸一剑。李清风豁然开朗,嬉笑感谢师傅一番,搓了搓手,轻轻打开木匣子。

凝眸看去。

剑长二尺八,剑身通体血红且薄如蝉翼,握之轻若无物,剑柄乃摇地饕餮临座上,口吐血剑浑然天成,不怒而威,刃如秋霜透着丝丝寒意。

李清风铸剑十年,深知其中门道,“吕王”巧夺天工,以一块凡铁极尽升华,乃师傅尽心尽力的千锤百炼,晃上一眼便心生欢喜。

之后,有一剑,名“吕王”,登峰造极。

李清风爱不释手。

吕温枝笑的合不拢嘴,轻声道:“世人只知玄铁精刚锻造武器才是上品,为师只用凡铁铸成的吕王,并不弱那些名刀名剑半分。”

一个铁匠,最得意时刻莫过于此了。

吕温枝红光满面,接着道:“最后一个步骤若是完成了,吕王才能兵中称王,大大小小也算是一个遗憾!”

李清风合上木匣子,惊愕道:“少了一个步骤便出炉成型,吕王岂不是一柄残剑?”

吕温枝笑眯眼,摇头道:“臭小子胡说八道,残剑能有如此威风?”

李清风想了想,嘿嘿笑道:“是咧,最后一个步骤不可能完成,师傅才后缀上一个王字,了却遗憾。”

吕温枝耸耸肩,弯腰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本剑谱扔给李清风,严肃道:“为师所会功法和剑招只是口口相传,从不付诸笔端,熟记于心后烧了小册子,防止外泄,谨遵祖训。”

单看剑谱封面上歪七扭八写着《一草十二剑》,心里便知晓是从不碰毛笔的吕温枝写的,翻开一页,小字更加潦草,仔细琢磨才能辨认,师傅锻铁铸剑的本事乃一绝,写的字却连四五岁孩童都比不上咧。

此话若是说出口,必然会让吕温枝破口大骂:武夫不握刀剑,都去拿笔算了,画一个江湖可比杀出一个江湖容易多了。

李清风默默收好秘籍,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目光怔怔道:“今日给剑又给秘籍,师傅你要离开沧州?”

吕温枝轻笑道:“十年前若不是你执意拜师,为师早就离开了。”

李清风嘴角苦涩,十年打铁叮叮当当,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不善于表达的师傅总是事先准备好外擦的药,洗澡冲凉被师傅踹着去,吃饭时米饭下始终盖着一只肥鸡腿和两块大肉,而师傅则是拿着碗蹲在门口吃,有一次偷偷跑去看了一眼,才知师傅的碗里只有青菜不见一点油荤,吃完了还要装装样子擦掉嘴边油腻,骂一声陈老三家的鸡腿没有以前好吃了。

李清风双眼湿润,赶紧抬起头,血性男儿怕师傅看了笑话,“师傅,屋子没打扫干净,眼睛进沙子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