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命运审判者 > 好好活着
第001章 幸福里命案
作者:夏天的爱晴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2-03-01 20:42:28 全文阅读

初春四月的的江城,阳光明媚,春柳发芽河开涓涓。城南的幸福里小区在江城算得上是半城小区的典范。小区规划好,绿化好,假山溪流依山傍水。能在这里入住的业主都是些小资企业的老板,大企业的主管等等。

然而,在这个春天里夕阳斜晖的一天,却发生了一件让小区业主们都极为恐慌的事情。

“啊!你说的就是那个每天都脸上堆着笑的金先生?”

“是啊,是啊。太惨了,夫妻俩都被杀啦。”

“这,这小区物业的保安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这么穷凶极恶的悍匪摸进来。不行不行,我要向业主委员会反应,这让我们以后怎么放心的住啊。”

“可不是嘛,我已经联系三号楼的楼长,业主委员会必须对此事拿出应对方案来。”

幸福里六号楼三单元的门口,小区里一群妇人凑在一起议论纷纷。此时二楼东侧的房门口已经被警戒线封锁。里面忙碌着的警察正在仔仔细细的搜查着,不放过任何可疑的线索。

城南分局重案组警员武立凡手上戴着白手套,拿着的证物袋里放着一把水果刀。刀子样式很是普通,从厨房的刀具规格来看是其中的一把。

他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场,但客厅里惨烈的景象还是让他胃部不适。凶手作案的手法实在有些凶残,死者是一对夫妻,简直惨目忍睹。

“男性死者,金正峰,42岁,名下有一家外贸公司。是H国侨胞身份,在华夏并没有其他亲属。根据小区周围熟悉的人反应,死者每天下午四点半送妻子到家,然后会在五点钟出门去附近的辅英中学接两个孩子放学...”

“女性死者,曾舒华,40岁。是江城日报的一名编辑,与丈夫金正峰是后来走到一起。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四点半左右回到家中开始为两个孩子做饭,因其职业原因正在调查她的社会关系。”

手里拿着档案的女警是武立凡的学姐,重案组一组的宋美秀。站在宋美秀身边的,身穿棕色皮衣正蹲在地上像个狗一样嗅着血腥味儿的,就是重案组一组的组长林胜。

林胜蹲在地上,鼻息间都是客厅里已经凝固的血散发的气味,他闭着眼听着身后宋美秀介绍的身份信息内容,猛然间睁开眼。

“金正峰将妻子送到家中后,二人在客厅里谈论了什么事儿,大约在临近五点钟他起身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准备离开。可就在打开房门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窜了进来,不给金正峰反应的机会,掐住他的脖子,把人直接拉进了旁边的厨房。”

林胜慢慢站起身,走到门口,然后看向了房门口左手边的厨房。里面一滩滩鲜红的血液已经凝固。

“凶手的个子在一米九以上,身形体重...最少在80公斤,手...至少可以单手抓住篮球。”林胜锐利的目光突然看向站在厨房门口的武立凡。

“啊?为什么?”武立凡下意识的问道,然而他得到的回答是。

林胜突然毫无征兆的抬起按住他的脸,大手直接堵住了他的嘴巴。在其惊恐的眼神下把他推进了厨房里,而后顺手抄起厨房柜子上刀具旁边的勺子。

“唔唔唔...”武立凡惊恐的双手抓住林盛的胳膊,可林胜手中的勺子已经在他的腹部、胸口连连刺出了十几下。

“啊!啊!啊...”

武立凡被松开的一刻,吓得背脊冷汗冒出,连连惊叫了几声,手忙脚乱的向后惊恐的躲闪,手甚至下意识的在胸前胡乱的摸了半天,在确认没有被捅出血窟窿后,一颗心才稳稳的落下。可林胜在松开一瞬,却又伸手把将他拉了回来。

“小心脚下!”

武立凡脸色惨白,他知道林胜是个干刑侦多年的老警察,城南分局神话般的人物。最拿手的就是还原现场,在江城都是资深级的犯罪现场侧写师。可刚刚毫无征兆的一幕,着实把他吓破了胆。

“明白了么?”林胜询问还在懵逼状态的武立凡。

武立凡下意识的摇头,他这会儿大脑一片空白,还沉浸在刚刚的现场临摹当中。他甚至感觉自己就是金正峰,而头儿就是那个凶悍的杀手,让人毫无还手的余地。

林胜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红塔山点燃一只,嘴里吐出个烟圈,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客厅。

“金正峰的身高在一米七四左右,如果凶手的身高不在一米九以上,无法从容的自上而下刺进金正峰的心脏。其他十几处伤口不过是障眼法,真正的致命伤是胸口的一刀。”

抬手在武立凡有些生疼的胸口点了点,林胜慢慢踱步走进客厅里。目光环视一圈,脑海中呈现出了当时的画面。

中年妇女惊恐的尖叫了一声,慌乱的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手机准备报警,凶手随手将金正峰的尸体扔了过去。女子被砸倒在地手脚并用的想要逃离,凶手快步冲过去,抓着女子的头发在其背后连续捅了十多刀。

“头儿,小区监控的结果出来了。”这时候,门外走进来年轻的男子,手里正拿着一沓照片和一个U盘。

林胜并没有回头,叹息的摇了摇头。狠狠吸了一口烟,将烟蒂在手指尖碾灭,“一个职业杀手留下的证据,只会是用来绕乱我们的视线。”

职业杀手?武立凡无法相信头儿为什么会有这种判断。在他自我意识中,如果是职业杀手作案,至少应该是一刀毙命吧?这样才能显示出身为职业的专业性嘛。

很显然,他的这个想法,还是太稚嫩了。幸好只是在自己的心里想想,并没胆子把这么荒唐的问题问出来。

尸体被抬走,现场被封锁。武立凡跟着头儿等人正准备撤离。几人看到了人群边上,有警方正在对两个孩子进行询问,男孩看起来十三四岁,女孩要稍微大一两岁。这一对儿姐弟,正是受害夫妇的孩子。

男孩冷漠的眼神看着被抬走的尸体,眼眶虽然有些发红却并未哭泣,至少脸上没有一滴眼泪。旁边的女孩却早已经泣不成声,稚嫩清秀的脸颊,倒是和刚刚被抬走的死者曾舒华有几分相似。

“头儿,那两个孩子...”

“你开车把他们带上吧,是女死者的一双儿女,还在上中学啊。”林胜悲声叹息,看了看男孩女孩,摇头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武立凡朝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跟孩子身边的同事打了声招呼,带着二人到他的车上。分别系好安全带,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二人身穿的校服是一样的,都是在辅英中学上学。令他有些诧异的是,男孩从始至终都未曾有过流泪的痕迹,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思维,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哪怕在叛逆,对于突然失去双亲的这种打击,也该伤心欲绝的嚎啕大哭啊。嗯...这么说似乎也有些牵强吧。

在看那女孩,虽然在哭眼睛也已经哭红了,但似乎也没有太过伤心欲绝的样子。好吧,这一对姐弟确实有着常人所不能比拟的强大承受能力。

开车回警局的路上,车内的气愤很沉闷。甚至姐弟俩都没什么交流,俩人好像陌生人般,彼此没有安慰,甚至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他回想着资料上两个孩子的名字,女孩,曾锦绣。男孩...

“你叫曾锦程吧?”武立凡突然开口对男孩问道。

男孩侧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如果不是他的眼睛偶尔会眨一下,都无法确认他是不是还活着。似乎没听到武立凡的问话,他依旧沉默着。

“你爸爸平时都是...”

“他不是我爸。”生冷的话语从男孩曾锦程的口中发出,打断了武立凡的话。

啊!对啊,男性死者的名字是金正峰,他们姐弟俩是跟随母亲姓。二人是在H国相识,后来走到一起的。看来这个家庭也并不像表面那么和睦啊。

“对不起。我是想说,你们的...那个,你们妈妈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因为她工作的关系,最近有没有发现家里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情况。”

武立凡想学着学姐和头儿那样,试图从两个孩子的口中间接的了解一下两个死者最近是否有什么事,或许能从中得到一些线索。可惜,他还是太不了解这两个孩子了。

女孩曾锦绣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水,声音同样有些冰冷的说:“我们从来不过问他们的事情。”

而曾锦程,依旧呆呆的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呃...武立凡哑口无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问什么了。虽然才刚刚成为重案组警员没多久,但他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挫败感,自己居然连一对十四五岁的姐弟都搞定不了,这不过才是他警察生涯的开始啊。

因此,曾锦绣和曾锦程这两个名字,便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甚至于以后的很多年里,他都和这姐弟俩有着千丝万缕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