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玄争录 > 第一卷 祸根
第一章 皇宝失窃
作者:肖三金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2-03-03 14:45:09 全文阅读

大玄平武七年腊月二十九,永安城皇宫。

“小公主您慢些个!”

“哇呜!哇呜!哈哈”那被叫小公主的娃娃在那出声提醒的内侍前面欢快的玩闹着,手里拿着从宫外买来的红风车,边跑边笑。那内侍与众多宫女在小公主身后紧紧跟随,生怕小公主磕着碰着。

当今皇后膝下育有两子一女,大皇子陈景明今年十一岁,三皇子陈景逸是皇后在永嘉四年所生,今年九岁,而这位正在玩闹的小公主陈欣儿则是皇后在平武二年所生,前几日刚满五岁,正是玩不够的年纪。

皇上也十分的宠爱这个小公主,可以说在这皇宫之中小公主是名副其实的皇宫一宝。

不知不觉已到了酉时二刻,冬日里的太阳落山早,正巧今日也有些阴天,适才还隐隐听见有道声雷声响过,那领头的内侍觉得时候不早了,想着上前劝说小公主回坤德宫。

念头刚起,还没出声提醒,就看到在前面玩着的小公主摔倒在地。

那内侍心里咯噔一下,便想要急忙过去扶起小公主,看看小公主的情况,但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动了,心里十分惊恐,当即想要叫人,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失去了活动跟语言能力的内侍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位带着面罩的黑衣人,从宫墙外飞来,随手抱起地上已经昏倒的小公主飞出宫墙。

那人带走小公主的过程十分迅速,若不是自己亲眼看到小公主被抱走消失在了视野里,他都不会相信有人会在瞬间从皇宫内掳走小公主。

一刻钟后,那内侍身上已被汗水浸湿,心知自己犯了大罪,极有可能会人头不保,但自己身在这皇宫内院逃也逃不出去,只能把这事如实相报,等候皇帝发落。等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腿软跪在了地上。

那内侍发觉自己可以活动了,急忙转头看向身后,果不其然后面的宫女都已昏睡过去。而他并没有管倒在地上的宫女,用衣袖抹了一下额上的汗水便直奔中泰殿而去。

这个时候皇上正在中泰殿中批阅奏折,处理国家事务。

他在殿外禀报了门外的副总管刘予怀,便焦急的等候着皇帝的召见。

副总管刘予怀进到中泰殿内,此时的皇帝正坐在长桌前批注奏折。

“皇上,坤德宫执守侍李承求见。”

皇帝并没有抬头,继续看着奏折上的内容说道“李承?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臣也不知,不过看他的样子十分焦急,应是有什么急事要禀告陛下。”

“让他进来。”

“是。”

李承得到皇上的允许进到殿内,快步走到在皇帝面前跪了下去,顿时声泪俱下。

“皇上,小人照看小公主不周罪该万死,让小公主被歹人抓去了。”

皇帝听闻,放下奏折,走到李承面前说道“你说什么?给朕说清楚些。”

李承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自己见到的情景说给皇帝。

皇帝听完问道“你可看清了那人的身形相貌。”

“回皇上,那人一身黑衣,带着面罩,只露出了双眼,小人并未看清歹人相貌,只觉那人身形偏瘦,轻功绝妙。”

“轻功绝妙?”皇帝眯起双眼紧盯着李承。

李承不敢抬头,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刚消下去的汗水又重新出现。

“此事还有谁看到。”

“只有小人看到,其他人都已昏睡过去。”

“皇后现在可知此事?”

“小人还未禀报皇后娘娘”李承回道。

皇帝点了点头,向殿外喝到“来人,把李承押入天牢,严加看管,任何人不得探视。”

话音刚落殿外进来两名亲卫,押着李承走出殿外。

“刘予怀。”皇帝唤道。

“臣在。”刘予怀弯腰行礼道。

“你带几名亲卫去坤德宫看看,查仔细些,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皇帝吩咐道“顺便跟皇后说小公主今夜歇在安清殿。”

“是。”

刘予怀走远后,皇帝不知从哪里招来一个人,也不知是如何进入的殿内。那人不言语,只单膝跪在地上,等待着皇帝的命令。

“让全部暗鹰查。”皇帝命令道。

得到命令那人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

刘予怀走后皇帝依旧在看着奏折,但心思早已不在上面。

殿外的风声越来越大了……

刘予怀带着几名亲卫来到了坤德宫的事发地点。

两名亲卫上前一一检查,确定这些人都还活着。其中一名亲卫在灯笼的映照下,发现这几人头上有些异样,上前查看。

果不其然那亲卫从这些人头上拔出了几枚银针交给了刘总管,说道

“这些人都是被人用银针刺入百会穴而昏倒,武者内力深厚,单这一门银针刺穴的功夫至少是化境巅峰。”

化境巅峰?听到这个境界的刘总管皱了下眉,觉得此事非同寻常。

“那这些人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刘总管稍微沉思了下问道。

“银针拔出后一刻钟就能醒过来。”

“把他们带下去,看好。”

几名亲卫抓起昏倒在地的宫女一一带走,而那两名领头亲卫继续在四周搜寻着。

坤德宫

皇后坐在桌前,看着给自己女儿准备的点心。觉得天色已晚,便向旁边的人询问道

“常总管,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酉时六刻了。”常德回道。

“怎么都这时候了欣儿还没回来,常德,你带人过去看看,别出了什么事才好。”

“是。”

常德正要带人出去,正碰到刘予怀从坤德宫外进来。

“见过皇后娘娘。”刘予怀向皇后行了一礼说道。

“刘总管不必多礼。”皇后抬手示意刘予怀平身。

“皇后娘娘,陛下说今晚让小公主歇在安清殿,让臣跟皇后娘娘知会一声,请皇后不必挂怀。”

皇后想着皇上最近也没有与欣儿见面,让他们父女两个多相处相处也是好的。

“恩,本宫知道了。”

“若娘娘没有其他的事,臣就先告退了。”

“刘总管,你把这些点心给陛下和欣儿带过去吧。”说着便让宫女找食盒把点心装起来交给刘予怀。

刘予怀示意身边的内侍接过食盒。

“那臣先行告退。”

刘予怀回到中泰殿向皇上复命。

当听说欣儿的随行人员是被银针刺穴而昏倒的时候,皇帝的眼睛便不由的看向了中泰殿南墙上的大玄全境图。

皇帝用手指点了两下桌子说道“朕知道了,此事事关皇家颜面,不可声张,与此事有关者严加看管,不能露出半点消息。”

“是。”

刘予怀心里明白,那些人即便死不了也再没办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翌日一早,皇帝摆驾坤德宫。

“臣妾恭迎皇上。”皇后与坤德宫的太监宫女在宫外迎接。

“皇后免礼。”皇上从龙辇上下来,扶起皇后,拉着皇后的手走进了坤德宫内。

“皇后近来可还安好。”

“托皇上洪福,臣妾一切安好。”

“那就好。”皇帝用手拍了拍皇后的手背,皇后会意让身边伺候的人退下。皇帝也看了一眼身边的刘予怀,刘总管也随着退了出去。

“皇后,朕要同你说一件事。”

“皇上直说即可。”

“哈哈,既然如此那朕就直说了,朕给欣儿找了个老师。”

本来皇家子孙无论男女到了六岁以后是都要去皇宫内的文书房读书的,欣儿既没有到六岁皇上也没说是送去文书房,而是说找了个老师。

皇后轻蹙了下柳叶眉,对皇上的这个决定有些意外。

“怎么突然就给欣儿找老师了,再说欣儿前几日才刚满五岁,是不是有些太早。”

“不早不早,这位高人很早就看中了欣儿的根骨,一直在跟朕商量,今日他便要离开京城,所以……..”

皇后猜到皇上已经把欣儿送出了皇宫,不免心中有些忧愁,问道“那位老师他能照顾好欣儿吗?欣儿才五岁,在外面要是吃不好穿不好可怎么办。”

虽然知道皇上做的决定轻易不会更改,可做自己这个母亲的怎么放得下心。

皇帝赶忙安慰道“放心吧,欣儿这师父文武双全,临行前朕再三叮嘱过他,让他务必照顾好欣儿,皇后就放心吧。”

皇后虽然担心但也无可奈何,心里却有些幽怨,昨天也没让自己跟欣儿告个别,今年没有办法一起过年了,心里埋怨那老师怎么不多留欣儿几天。

看着皇后脸色有些不好,皇上说道“知道你在宫中没有欣儿陪伴难免感到孤寂,即日起准许明儿意儿可随时来坤德宫探望。”

“臣妾听皇上安排。”

见皇后答应皇上笑着说道“刘予怀已经给李承他们另安排了职务,皇后不必劳心。”

皇后没有在意,点了点头。

“刘予怀”皇帝对房门外唤道。

“让尙膳司的人把午膳送到皇后这里,朕要陪皇后用膳。”

“是。”

大玄平武八年正月初四,立春。

立春之时一国皇帝要去宗庙祭祀,宗庙里有祖宗牌位以及象征着天下正统的帝剑。而今年皇帝进入宗庙祭拜完出来后的脸色却变得十分阴郁,似有万千怒火。

随后皇上直接回了中泰殿,没有继续下面的活动。没人知道为什么那日祭拜完后皇上会有滔天怒气。更没人知道隐藏在宗庙里的帝剑消失了。

京城的官员只知道戍京卫都尉因纵容属下吃酒玩乐疏于城防,被皇帝斩首示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