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何年何月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2105  |  更新时间:2022-07-27 21:54:21 全文阅读

“耿捕头明鉴,小得今早去东城集市采购一批菜蔬。到了集市时发现怀中的钱袋不见了,于是便原路返回寻找,走到此处时恰好看到这厮一脸鬼祟的模样东张西望。

耿捕头您有所不知,小人的钱袋乃是使用熏香蒸熏过的,走到近前便从这厮身上嗅到熏香的味道。小人便一把将他抓住,也果然从他身上搜出了丢失的钱袋。

可清点后却发现钱袋里少了二十两宝钞,小人本想息事宁人,只要这厮将二十两宝钞归还,便不予追究。可这不要脸的穷酸却是不承认,小人心中气不过,就与他厮打起来。”

程三尺跪在地上连比带划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讲了一遍。

耿忠听完点了点头,而后瞪眼朝布衣平民看去喝问道。

“这位程东家所言可属实啊?”

程三尺讲述事情经过时,那布衣平民本是一脸气愤,好几次都想打断反驳,但碍于面前站着四个佩刀捕快,始终没能鼓起勇气。

此时被耿忠主动问起,本想也学着程三尺的样子先是大呼冤枉,然后讲出事实真相。

可当他与耿忠目光对视,几乎刻在骨子里的那种平民百姓对官差的畏惧就被动的激发了出来,慌忙垂下头去,嘴巴开合了几下却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俨然便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围观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嘘声,看向布衣平民的目光里也满是鄙夷。

捡了银钱不赶紧跑,还傻乎乎的待在原地,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唉,老天不开眼呐。他娘滴,这种好事咋就不落在老子头上,偏偏就让一个傻子给糟践了机会。

看到布衣平民这幅样子,耿忠自然心里也就有了判断。

冷哼一声,朝着布衣平民摆了摆手。

身后三名捕快会意,当先一人自腰间抽出一条铁链,另两人走过去各抓住布衣平民的一条臂膀扭到身后。

布衣平民只觉得两边肩膀一阵剧痛,随后耳中听到哗啦啦的金铁声响,刚刚抬起头来就看到一条锁链照头套来。

自己这是要…要去吃牢饭了?

恐惧绝望自心头涌起,布衣平民身子如筛糠一般抖了起来。

“且慢!”

便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

耿忠循声望去,便见一个年轻道士越众而出来到面前。

“你是何人?”

耿忠握紧刀柄横眉竖目喝问道。

“贫道顾清见过耿捕头。”

顾清微笑朝耿忠拱手道。

“顾清?”

耿忠口中低声念叨一句,目光中闪过一丝迷茫。

瞧这道人器宇不凡自信满满的模样应该是挺有名望的,可为何自己从未听过长乐县周遭有这么一号人物。

可若说这道士是虚张声势又不太可能,糊弄官差可是要吃牢饭的。

心中有些拿疑不定,耿忠转头朝身后的三名捕快看去。

三名捕快一时也没想起顾清这么一号人物来,齐齐摇头表示不知。

暂时摸不清顾清的来历,耿捕头也就不好再耍捕头的威风。

捕头、捕快虽是在平民百姓眼里是了不得、惹不起的大人物,可归根结底只是吏,在真正的大人们面前,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份。

这个自称顾清的道士虽然衣着并不华贵,但眉宇间显现出来的风度绝非常人可及。

若是顾清作其他装扮,耿忠还不至于如此忌惮,偏偏就是那一身道袍,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世人皆知当今天子尊崇道家,更是将那道家圣地称为皇室家庙。

道家修身养性淡泊名利,厌奢华,尚节俭。

因此极难从衣着装扮上分辨道人的身份高低。

别看顾清一身破旧的道袍,没准就是哪位大人的座上宾呢。

种种顾虑让耿忠不得不放低了姿态,抱拳回礼道。

“不知顾道长有何见教?”

上一次顾清侠道的名号震慑住了李奉孝和肖风池,所以这次报出名号后就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等着对方惊叹膜拜。

可出乎顾清预料的是对方四人在听到自己的名号时,脸上和眼神里却都是一片茫然之色。

什么情况?

侠道的名头不好使了?

这就有些难办啊!

顾清通过对方的反应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出问题了。

原本他是想先借助侠道的名号唬住几人,然后再用妙计解决程三尺与布衣平民的纠纷,以此来折服耿忠与三名捕快,将之收为助力。

但现在人家根本就没听过侠道顾清的名号,这就有点难办了啊。

沉吟片刻,顾清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

“刚刚贫道旁观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有一些拙见想要说与耿捕头参考。”

“嗯…顾道长古道热肠,耿某佩服。但办案乃是我等官差之责,道人您出家人插手此事怕是不妥吧。”

果然如顾清所料,没有了侠道名头的震慑,耿忠毫不犹豫的婉言拒绝。

“是非曲直待回到衙门后自有大人们定夺,我等也只是按规矩拿人罢了,顾道长若是有何想法不如随我等同回衙门与大人详说如何。”

顾清当然不想去县衙,那帮当官的读书人一个个都精明的很,哪里有这几个武人好忽悠。

若是运气差,再遇到一个如同文登知府董雨亭般尊佛恶道的,自己岂不是要交代在这里。

正当顾清束手无策之际,红脸捕快却是想起了什么,扯了一下耿忠的衣袖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头,我想起来了。十几年前江湖上是有顾清这么一号人物,据说在陇西那边帮助官府屡破奇案,被尊称为侠道,不过十年前这人便突然销声匿迹不见踪影。我记得那时听闻侠道顾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道士,看这个顾清也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年纪好像对不上啊。”

耿忠闻言微微一愣,十年前二十出头,十年后自然就该是三十出头,从年纪上看此顾清应该非彼顾清。

可随即就被‘屡破奇案’四个字吸引住了全部心神。

顾清的耳朵很灵,虽然红脸捕快已经压低了声音,却还是被他隐约听到了话语内容。

耿忠留意的是屡破奇案,而顾清在意的却是十年前。

顾清意识到问题出在了那里,虽是心中震惊,可为了破解此时尴尬的局面,还是一步抢上前去抓住红脸捕快的肩膀急声喝问道。

“我且问你,今时是何年何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