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说谎的理由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22-06-09 07:54:20 全文阅读

眼看着顾清吃下两碗粥都没什么事,再加上有张教授带头,早就馋的垂涎欲滴的众人顿时没了顾虑,纷纷端起粥碗,拿起瓷勺吸溜起来。

“顾清啊,你这熬粥的手艺真不错,在我吃过的海鲜粥里,你做的滋味能排进前三。”

张教授一碗粥下肚,意犹未尽的起身去盛第二碗时开口夸赞道。

“没办法,我这人又馋又穷还有点洁癖,外面的海鲜粥价格贵不说,用的啥材料咱也不清楚,就只能自己摸索着做了,吃着也安心不是。”

吃饱喝足的顾清没有离开,抽出一根烟叼上,静静地看着众人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

今早在厨房翻找调料时,在一个柜子里意外发现了两条没拆包的香烟,顾清顿时如获至宝,尽数笑纳了。

虽说众人都是被强迫着参加这次的游戏,但游戏组织者准备的还是十分周全的。每间卧室的衣柜里都有换洗衣物,冰箱和橱柜里也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食材,烟酒咖啡茶叶等非生活必需品也准备的很充足。

正所谓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很快众人都吃饱了,张教授、荣非和谢忠三个烟民都舔着脸朝顾清讨烟抽。

富川乱吾应该也是抽烟的,不过可能是顾及到自己的人设,只是瞟了顾清叼在嘴上的香烟两眼,干咽了两下口水也没吱声。

反正香烟也是白来的,顾清十分豪气的给每人都发了一盒。

几个烟鬼围坐在桌边吞云吐雾,言笑晏晏。玫瑰点上自己的女士烟,不抽烟的文森特也不离开,坐在一旁若是遇到合适的话题,也会插上几句。

就如昨晚众人计算的那样,如果顾清无法在投票前揪出两个杀手,那么今天十二点过后就是必死无疑了。

既然目前自己没有危险,而且命不久矣的顾清都不担心,大家也就没必要故作悲伤同情了。

能像朋友似得坐在一起聊聊天的感觉,其实还是蛮不错的。

男人们聊天的内容总是天南海北的不着边际,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抬起手环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九点了。

顾清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赶忙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

“喔…昨晚睡得太晚,竟是有点困了。我回房睡一觉,你们记得快到时间了喊我啊。”

谢忠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困了,你们叫他的时候,别忘了顺道叫我一声。”

张教授也感觉到了困意上涌,双手撑着桌面想要站起来。

可屁股刚刚离开椅子,就感到双臂一阵无力,随即跌坐会椅子上。

最初张教授还以为是因为后脑受伤出血导致的手脚无力,可随即便感觉到无力感竟是从双手蔓延至肩膀,随后一路向下,最后竟是全身都使不出半分力气。

张教授看向其他人,发现此时一个个也都是面露惊慌之色,像是被抽出了骨头一般,瘫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顾清,你…你往粥里下了药,枉我那么信任…你…怎么也…”

看到众人的模样,张教授意识到是顾清搞的鬼,立即怒从心头起,朝顾清喝骂道。

可还没等他骂完,却是看到顾清也跟众人一模一样,歪歪斜斜的瘫坐在椅子上。

“粥里的确下了药,我吃的比你们早,还比你们多,能撑到现在真的很辛苦啊。”

顾清担心嘴唇动作幅度太大,叼在嘴里的烟会掉,所以只能口齿不清的解释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食物中毒?”

谢忠惊慌的四处张望道。

“你是白痴吗,看不出来就是顾清搞的鬼。”

玫瑰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是…可是他也中毒了啊,总不能连自己都不放过吧。”

谢忠还是感念昨晚顾清支持自己的情分,努力的替他分辨道。

“别忘了,再过三个小时他就是个死人了。早死一会晚死一会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说的对吧,顾清。”

荣非强装镇定的问道,可眼神里却是再没有了之前伪装出来的凶厉气势。

“好啦好啦,不要吵了,都闭嘴听我说。毕竟是第一次给人下药,更猛烈的药效何时会发作我也拿不准。为了诸位的生命安全考虑,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进入正题吧。”

顾清发言道。

“等…等一下。顾清,你刚刚说什么更猛烈的药效,你不会真的在粥里下毒药吧。”

谢忠颤声问道。

“不愧是谢导演,这个问题问得好。我觉得开始正题之前,有必要给大家解答一下。”

顾清朝谢忠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后说道。

“今早在海边抓螃蟹的时候,正巧发现一片树林里有洋金花和蓖麻籽,就采了一些回来。洋金花还好处理些,只要剁碎了就行。但是蓖麻籽经过加热后毒性会减轻多,所以为了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不被察觉,我特意将好多蓖麻籽磨成粉末加入到海鲜粥里。

估计有人还不知道这两种植物的作用吧,我正好趁机给大家科普一下。这是重点哦,要用心记,一会救命时可能用得上。

洋金花又称曼陀罗,也就是武侠小说里经常提到的情花了。根据服用量的不同,身体会呈现时间不等的麻痹状态,也就是大家现在这个样子了。

蓖麻籽估计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吧,误服后有几个小时的潜伏期,等潜伏期一过,先是会出现呕吐、腹泻、高烧等症状,然后是内出血,甚至直接死亡。而目前还没有针对蓖麻毒素的特效药,常用的解毒方法就是尽早催吐,越早越好,吐得越干净越安全。

我想大家都听懂了吧,听懂了请点点头,我好抓紧时间进入正题。”

“懂了懂了懂了,你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一定如实回答。”

谢忠忙不迭的点头道。

顾清看向其他人,见众人陆续都阴沉着脸点头后,才微笑着说道。

“很好,看来大家都很配合嘛。哈哈哈。”

看着顾清此时嚣张的模样,所有人都恨得咬牙切齿,可却拿他无可奈何。

“其实,我本不想搞到如今这种地步的,可是我不希望再有人死了,所以逼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还请大家见谅。”

见你个头的谅,等老娘能动了,就先把你的头拧下来。

玫瑰瞪着顾清,心里恨恨的想道。

其他人的想法跟玫瑰也差不多,唯独文森特是比较郁闷的。

一直以来,文森特都算是顾清的铁杆盟友,包括田芃坦白身份,发现手环的秘密,用海鸟做实验,直至后来田芃假死,这些事情文森特都有参与。

可在大家早餐里下毒这事文森特却是半点不知情。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怎么也不提前和自己通个气。

顾清没工夫理会众人此时心中的想法,用力将快要燃尽的烟屁股吐出去后,朗声说道。

“事情呢还是要从头说起,期间若是诸位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提问,我会耐心的解答。

前天晚上刚醒来时,听过Z先生的录音后大家一起做过推理分析,还各自做了自我介绍。还记得当问到玫瑰姐姐时我说过:即便是假话也是有价值的。猜一个人从事什么职业或许很难,但判断一个人是否从事某个职业,还是有迹可循的。

所以在听过各位的自我介绍后,我就一直在琢磨,你们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谁又是真假参半呢。

首先我说的肯定是真话了,这一点有张教授可以证明,因为他看过我写的小说。

然后是田芃,他的姓名和职业都是假的,这是他亲口对我和文森特说过的。对吧,文森特。”

顾清朝文森特问道。

文森特不明白顾清将时间浪费在追究大家的身份上有何意义,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再就是荣非,我先是根据发型和坐姿,猜出他犯人的身份。而荣非也直接承认,并表明自己是个杀人犯。呵呵呵,虽然我当时就已经看出他在说谎,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拆穿他。但现在是表明真实身份的时候了。荣非,其实你是个扒手对吧。呵呵,别急着否认,敢不敢把你的右手伸出来给大家看看。”

见众人都将目光看向自己,荣非心虚的闭上了眼睛,不予理会。

“哦,不好意思,忘了你现在动不了,即便是想展示也有心无力啊。那我就再给大家科普一下。扒手不同于撬锁翻窗的小偷,能称之为扒手,必须是手上有功夫的。而将功夫练到极致时,扒手的食指和中指会变得一样长短。

至于其余的诸位,有人说的是真话,有人说的是假话,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说这些其实就是想要搞清楚一件事情。比如荣非,他为什么要在自己的身份上说谎呢。

是不是担心说出真实的身份,遭到旁人的鄙视,导致投票时陷入不利的境地呢。把自己说成变态杀人狂,的确是威慑力十足。让大家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敢把票投给他。

如此一来,荣非在身份上说谎是有充足理由的,而且也的确得到了他想要的效果。那么其他人呢,比如说玫瑰姐姐,你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是杀手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