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演示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2-06-02 07:13:25 全文阅读

“虽然富川小哥把票投给了我,但他的态度我还是很欣赏的。同时也要给大家提个醒,投票的结果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所以尽量还是做到客观公正,不要掺杂太多个人情绪的好。”

张教授对富川乱吾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他的解释,随后又语重心长的对众人说道。

“教授,你准备投谁?”

一旁的谢忠问道。

“呵呵,我嘛,说实话也没想好,那就投桃报李,投给富川小哥好了。”

张教授和富川乱吾两人互投,每人各有一票。

田芃三票,张川两票,剩下还未投票的文森特和顾清这两人的选择就变得尤为关键了。

顾清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后低下头作思考状,看样子还没想好,众人便将目光看向了文森特。

“我赞同玫瑰女士的观点,投张川。”

文森特认真思考了一下后,言简意赅的说出自己的选择。

“文哥够意思!”

田芃信息的走过来给了文森特一个热情的拥抱,用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就事论事罢了,我投张川不代表就不怀疑你。下一轮投票如果你还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你与亨利的死无关的话,我依然会投你。”

文森特冷静的说道。

“文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的。”

“哼,就怕你活不到下一轮了。别忘了,虽然现在咱们两个都是三票在身,可还有顾清没做出选择。还有,如果顾清像张教授和富川一样把票投给其他人,那样咱俩都是三票,规则里只说票数最高者死,却没有说明人数。所以大概率咱们两个都要死。死两个还是死一个,顾清你好好想想吧。”

张川此时反倒是变得冷静下来,十分中肯的分析道。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张川的一番分析倒是给所有人都提了个醒。如果一轮投票结束后有两个人获得了相同的最高票数,岂不是两个人都要死。

而这样一来,像张教授和富川乱吾相互投票,目前来看似乎挺稳妥的。但别忘了票数是累计的,等到下一轮还没开始,两人就已经各有一票在身,相当危险了。

而若有人为了避免出现多人票数相同的局面,搞不好为了自保,会不管不顾的将票投给二人。

不管你是否有嫌疑,你死总比我死好。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就是这个道理了。

张教授闻言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知是不是为刚刚的举动感到后悔。

而富川乱吾却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板着脸看着窗外发呆。

其余六人则是紧盯着顾清,等待他做出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顾清始终保持低头沉思的姿势,甚至连夹在指缝里的香烟早已燃尽了都没有察觉。

眼看着烟蒂就要烧到顾清手指,玫瑰走过去取下烟头,扔进了烟盒缸里。

“昨晚大家离开后,我和文森特重新检查过亨利的尸体,有一些有趣的发现。”

顾清似乎终于想清楚了,抬起头来说道。

“先说第一点,亨利的死因是后脑受到剧烈撞击,导致枕骨脆裂,脑干出血。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亨利脑后的伤口是如何造成的?”

“你也说了是因为撞击嘛,而且亨利后脑伤口与他脑下浴室地砖上的血迹喷溅痕迹相符。这个大家昨晚就已经确认过了的。”

谢忠说道。

“谢导演说的没错,亨利后脑的伤口的确和浴室地砖上喷溅的血液痕迹相符。但是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亨利有多么强壮大家都是亲眼见过的,他的尸体除后脑外,再没有其他伤痕。

有什么人能够把亨利按到地上,然后再按住他的头,不停地往地面撞,直到被撞死,亨利竟然连一丁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呢。文森特,如果你是凶手的话,你能做到吗?”

顾清朝场中身体最强壮的文森特问道。

“我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杀死亨利,但我阻止不了他进行反抗,而且我也会受一点伤。”

文森特想了一下后回答道。

“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亨利被人下了药,所以才没有反抗的能力。我想起来了,大家刚醒过来时,亨利说他是小腿被麻药针打中了,才昏迷的。是不是麻药的劲还没过,所以亨利手脚无力,才糟了毒手。”

谢忠接过顾清的话头分析道。

“谢导演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有其他两个发现,等我说完以后,大家再分析不迟。”

“还有其他发现,那是我太心急了,呵呵呵。”

谢忠挠头笑道。

“第二点,我对亨利后脑伤口进行清理时发现,将碎裂的枕骨重新拼合后,枕骨上有一道宽约三厘米,长五厘米左右的弧形凹陷。嗯…等一下。”

顾清说着站起身来走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个苹果回到桌边站好。

目光一扫,看到张教授上衣左侧口袋里别着两只钢笔。

“麻烦教授借我支笔。”

张教授不知道顾清又是拿苹果又是借钢笔的要搞什么名堂,不过还是取下一支笔递给顾清。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清晰的了解,我来还原一下亨利受伤的过程。假设这个苹果就是亨利的头。”

顾清左手握着苹果,将右手的钢笔贴在苹果上,然后用力一拍。

将钢笔从苹果上拿开后,众人看到原本光滑的苹果表面出现了一道凹陷。

“嗯,枕骨碎片复原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顾清举着苹果让每个人都看清楚后,突然将苹果砸向桌面。

啪!

汁水四溅,吓了众人一跳。

桌面坚硬,而苹果脆嫩,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顾清将苹果拿起来,给众人观看苹果被砸烂的部位。

能被选来参加游戏的没有笨蛋,甚至可以说单论智商的话都属于精英级别。

众人立刻明白了顾清此番举动所要表达的意思。

“杀手趁着亨利洗澡时进入浴室,先用东西将他砸晕,然后再破坏伤口。”

张教授总结道。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顾清点头。

“我有疑问,如果杀手的第一击就已经将亨利打倒甚至打晕,为了保险起见,杀手也只需要继续用武器砸,直到确认亨利死亡为止,没必要破坏伤口这么麻烦。”

这一次提出疑问的竟然是富川乱吾。

“嗯,很好的问题。想要解释清楚这个问题,我还需要有一位身高与亨利差不多的人协助。富川兄,我看你的身高就差不多,能不能跟我配合一下。”

顾清邀请道。

富川乱吾没说话,直接站起身来走到顾清身边站定。

“稍等,我再去厨房找一下顺手的工具。”

顾清又颠颠的跑去厨房,翻找了半晌拿着一根人造大理石制作的擀面杖回来。

“富川兄请面朝窗口站好。”

富川乱吾依言转过身去。

“大家别眨眼,看清楚了哦。”

顾清站在富川乱吾身后将手里的擀面杖高高举起,对着他的后脑狠狠砸下。

“喂…”

谢忠被顾清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真以为他想要一棍子砸死富川乱吾,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拦,嘴里也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而顾清这一砸看似又猛又狠,对尺度和火候的掌握却是很好,就在擀面杖距离富川乱吾的脑袋仅剩十厘米左右距离时便骤然停住,然后轻轻柔柔的碰了一下富川乱吾的后脑。

“富川兄,请记住这个位置,我就不在你头上另做标记了。”

顾清叮嘱道。

“嗯。”

富川乱吾眼也不眨一下的答应道。

“玫瑰你来试一下。”

顾清目光扫过众人后,对玫瑰说道。

玫瑰走过来接过擀面杖,学着之前顾清的样子就砸,而这次却是在距离富川乱吾后脑仅有两三厘米的距离时才停下,把谢忠吓得又出了一身冷汗。

“富川兄,这次击中的部位跟上次有何不同?”

顾清对富川乱吾问道。

“偏下一公分左右。”

富川乱吾思考了一下后答道。

“很好,继续记住这两次击打的位置。文森特这次你来。”

这时众人已经明白顾清所要表达的意思了。

文森特砸过之后,富川乱吾给出了相比第一次上移1.5厘米左右,比第二次上移2.5厘米左右的答复。

“感谢富川兄的配合,请回到座位上吧。”

对富川表达了感谢后,顾清重新拿起那个一面被砸烂的苹果,将完好的一面展示给众人。

“人的后脑就像这个苹果一样,是有一定弧度的,当然弧度肯定没有苹果大,而且弧度因人而异,有的人弧度大一些,有的人则是稍平一些。

我看过亨利的后脑,弧度是偏大的。当他的后脑遭到袭击时,袭击者的身高和臂长,决定了伤口的位置,而且还可以根据伤口的破裂和受力程度,推测出行凶者的力量,进而推测出体重等信息。

所以,行凶者为了抹除掉这些有可能暴露身份的信息,对伤口进行了二次破坏。但很不幸的是,我这人很喜欢也很擅长玩积木啊、拼图啊之类的玩具。所以随手就将碎骨进行了拼合,发现了初始伤口,并根据初始伤口的位置,深浅,推测出了凶手的身高和体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