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称兄道弟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22-05-11 07:16:55 全文阅读

“你先别管这些,回答我的问题。昨晚你们也跟妖道交过手了,彼此了解深浅。估摸一下,你们能敌住几人?”

顾清示意赵虎别总是打岔,专心回答问题。

“额…若是两边摆垒冲阵的话,只需三到四个回合,可全歼敌军。”

赵虎想了一下后,信心满满的答道。

“那是妖道,不是木头,怎么会傻啦吧唧的站那跟你们硬拼。我是说如果在城外空旷地带,你们五个有没有信心将他们全部拿下,弄死一些也无所谓,但要留下几个活口。”

顾清发现是自己的问题不够准确,调整了一下后重新问道。

“这个…这个我说不好,你还是去问我家大人吧。”

赵虎想了一下后摊手答道。

“按照你如此喜欢吹牛皮的个性,其实就是办不到是吧。”

“顾道长你这话就有点扎心了,你也说了那是妖道,不是木头。打不过人家还不会跑吗,这也是人之常情是不是。再说了,我这叫能说会道,可不是吹牛皮…”

“哎行了行了,是我错了,你没吹牛皮。”

顾清连忙打断。

“回去告诉你家大人,今夜好生休息,明日或许要有一场大战。若有急事,就去荔长巷东头找一个叫矮贼孙的小乞丐。行了,没事你早点回去歇息吧。”

顾清交代完就挥手赶人。

赵虎哦了一声转身就走,可走出十多步又转了回来。

“正事差点忘了,我家大人问你小姐的病如何医治,可有了章程。顾道长不是我说,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你答应医治我家小姐可是在先,至于那群妖道抓不抓得着又与你我何干。”

“放心吧,这事一直记在心里呢。回去告诉你家大人,明天午时左右,保准还他一个健健康康的何家小姐。”

打发走话痨赵虎,顾清抬头看了一眼将黑的天色,随后也匆匆离开。

落好正门门板,云来客栈的店小二九棍端着水盆去后院井里打水,准备洗漱睡觉。

噗通!

叩叩!

水桶刚扔进井里,就听到有人敲后院的门。

“这么晚了,谁呀!”

九棍懒洋洋的问道,可整个人却是紧绷了起来,右手伸到背后,握住缠在腰间的九截钢鞭。

从昨晚陈十七那个死泼皮到了之后,云来客栈就没消停过。

先是掌柜的被那个叫做顾清的家伙阴了一道,受了点伤。

后有李奉孝翻箱倒柜、里里外外一通折腾。

今早开门后,发现文登府总捕肖风池就守在门外,跟掌柜的有一搭没一搭了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晌午时分听对面铺子的刘掌柜说,府衙下令,明个午时开始封城,全城搜捕盗窃府库的妖道。

这年月买卖本就不好做,封城也不知要几日,怕是这段时间要吃老本喽。

不知为何,九棍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

文登府怕是要出大事啊。

此时大半夜的,后门突然被人敲响,由不得九棍不紧张。

“我…顾清。”

门外有人小声说道。

顾清?

谁是顾清!

九棍楞了一下,反映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不就是昨晚阴了掌柜一道的那个道士。

他怎么又自己跑回来了?

这事不对啊,肯定有阴谋。

九棍悄无声息的凑到门后,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外面的响动。

只听到了一道粗重且带有些许杂音的呼吸声,九棍心里顿时一沉。

只听到一个人的呼吸声,却不代表外面只有一个人。

自己听到的呼吸声应该就是顾清的,掌柜的说过这家伙不通武艺,所以不会呼吸吐纳之法。

而那些听不到的,说明武艺也许在自己之上。

顾清是回来找场子的?

他带了多少帮手?

这就有些麻烦了,还是赶紧通知掌柜的,是打是跑由他定夺吧。

九棍悄悄朝屋里退去,可等在外面的顾清却是有些不耐烦了,抬手又敲起门板来。

“开门呀…别害怕,我是奉李奉孝的命令,来和邢掌柜谈事情的。”

“喂…喂…喂,怎么不说话,是信号不好吗?”

“你是不相信我吗?那我说点能让你相信的好不好,你们掌柜排行老八,所以叫邢老八,但他本名叫…”

没等顾清说出邢戾的名字,院门便吱呀一声打开,昏暗的月光照射在开门人的面庞上。

顾清抬手挡住开门人鼻子以下的部分,仔细端详了片刻,这才抱拳笑道。

“想必就是邢掌柜了,幸会幸会,贫道顾清。”

昨晚二人相见时,邢戾一直都是蒙着脸,所以顾清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辨认。

开门的正是邢戾,听到九棍来报,他也有点想不明白,顾清这家伙怎么又自己跑上门来了。

可若说他是来找场子的,邢戾却是不信。

向来只有飞鱼卫找别人场子的份,谁敢来找飞鱼卫的场子。

邢戾的这个想法若是被顾清知道,一定会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尔可知东厂否!

昨晚李奉孝为了顾清差点把云来客栈一把火烧了,邢戾自然也就不会怀疑二人的交情。

只是按照四哥的脾气,怎么会让顾清来找自己。

“哎呀呀顾道长,昨夜不知顾道长身份,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啊!”

邢戾连忙也拱手回礼,脸上堆起真诚的笑容。

“邢掌柜言重了,小误会而已,不必挂怀。哈哈哈哈,不知可否讨一杯茶水润喉啊。”

“顾道长这话说得,你既然是四哥的朋友,自然也是我邢老八的朋友。有朋自远方来,当然要喝酒。哈哈哈,快快请进。”

将顾清让了进来,关好院门,邢戾一路引着顾清朝里屋走去。

二人这边刚刚进屋,九棍却是从院子角落里出来,越过墙头来到巷子里头,将巷子两端都仔细探查一遍,确认果真再无他人,这才放心下来。

干密谍这行的,唯有小心谨慎才能活得长久。

因为视飞鱼卫为眼中钉的不只有乱臣贼子,还包括贪官污吏。

飞鱼卫每年都有百来号密谍无故身死亦或干脆人间蒸发,若说都是草原蛮子或江南余孽干的,飞鱼卫指挥使都不信。

第二次来到云来客栈,待遇却是跟昨晚天差地别。

没有鞋底拳头,只有满桌的好酒好肉。

没有威逼恐吓,只有称兄道弟相逢恨晚。

觥筹交错待气氛活络,昨晚事情导致的小尴尬化解于无形后,顾清率先开始了动作。

放下酒杯,掏出烟盒,抽出一根香烟递给邢戾。

“八哥尝尝。”

“这是何物?”

因为饮酒的缘故,邢戾的面色有些微红,接过香烟在手中把玩端详后问道。

“八哥应该知道关东旱烟吧,此物与之相似,但却是经过一番加工与改良。没有了旱烟的辛辣,反倒是多了一份醇厚与清香。八哥不妨一试。”

顾清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取过桌上的油灯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此物这般神奇,我却是有些消受不起啊。”

微醺的邢戾嗅到一股很神奇的味道,初闻之时并不觉得如何,可多闻了几下之后,竟是闻到了淡淡的异香,脑袋里面也有些晕乎,还挺得劲。

可出于密谍的本能,邢戾可不会轻易尝试来路不明的东西,谁知道这里是否有迷药、毒药什么的。

“哈哈,八哥这是不放心小弟啊。这样,若不嫌弃,你抽我这根。”

顾清哈哈笑着猛嘬了一口,将剩下的半截香烟塞进邢戾指缝间。

然后将给邢戾的那根拿回来,用油灯点燃。

顾清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邢戾也没办法再拒绝了。

再一想到顾清和四哥李奉孝的关系,想来也不会加害自己。

于是学着顾清的样子,将烟嘴放进嘴里嘬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

第一口邢戾没掌握好力道,嘬的有些猛,烟雾进入口腔刺激气管,引发剧烈的咳嗽。而且是一边咳,一边有烟雾从他的口鼻甚至两耳里冒出来。

顾清被这一幕逗得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连忙进行指导示范。

而邢戾也不愧是干密谍的,学东西就是快,没几下的工夫,就已经跟个老烟炮似的吞云吐雾了。

“顾老弟,真别说,你这玩意是真不错啊,有没有富裕的匀给八哥几根。放心八哥不能白拿你东西,金银还是有一些的,只要老弟你开口,八哥觉不还价。”

体会到了尼古丁的妙处,邢戾看着顾清手里的烟盒就有点眼热了,琢磨着多弄几根来过瘾。

“这事不急,咱兄弟以后日子长着呢。其实弟弟我今晚过来,是想当个和事佬,就是不知八哥肯不肯给弟弟这个机会了。”

顾清叼着烟,端起一杯酒来递到邢戾面前说道。

“和事佬?”

邢戾眼中闪过疑惑之色,看着顾清递来的酒杯,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有些迟疑的说道。

“不是八哥不给你面子,但毕竟八哥能力有限,老弟你还是先把事情说清楚。不过你放心,只要是在八哥能力范围之内的,刀山火海皱一下眉头我跟你姓。但若实在力所不逮,你也就莫要为难哥哥。”

顾清闻言神秘一笑,将酒杯直接怼到邢戾嘴边。

“我今日听闻了大哥与八哥你俩之间的事情,总觉得八哥你当年不告而别是另有苦衷,所以,弟弟我其实就是想化解你们两个之间的误会。八哥,你觉得我这个和事佬,当得还是当不得?”

邢戾身躯猛然一震,原本已经显现醉意的眼神陡然变得清明。

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张口将嘴边的酒杯叼住,而后一仰头,辛辣的酒液咕咚咕咚的顺喉而下。

啪!

喝空的酒杯被邢戾吐了出去,落在地面摔得粉粹。

“老弟~唉!你八哥我心里苦啊!”

邢戾一把握住顾清的手,慨然长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