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闺楼鬼影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363  |  更新时间:2022-05-23 09:58:15 全文阅读

死寂黑暗中,三道刺目的白色光柱乍然亮起。

顾清双目刺痛,连忙抬起手臂挡在眼前。

待眼睛适应后,这才仔细打量起光柱里笼罩的事物。

每一道光柱里都耸立着一扇门。

由左至右,依次看去,分别是雕刻着精美纹路,糊着白色半透明窗纸的隔扇门。

刷着淡绿色油漆,镶嵌着球形暗锁的木板门。

包裹着暗褐色软包的防盗门。

每扇门上都贴着白纸,上面用很丑的字迹写着可以通往的楼层。

刷着绿色油漆,标注通往第四层的木板门顾清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刑事二组办公室的那一扇。上面还能清晰的看到沈亦白用脚开门时留下的鞋印。

通往第二层的隔扇门和通往第三层的防盗门,却是没见过。

思考了一会后,喃喃自语道。

看门板的样式,应该是代表了不同的时空。油漆门里是老沈所在的是架空民国。隔扇门里应该是架空古代的某一时期,防盗门难道是现代。这栋大厦果然古怪,里面竟然有三个时空。

难道我需要在每一个时空里都破解一桩谜案?

同时出现代表三个时空的门,是让我可以自行选择?

若是只有这三个时空,按照顺序,架空民国是一层、四层、七层…以此类推。第四层里还会是老沈所在的那个时空吗?还是又一段新的开始?

信息太少,无法进行有效的推测啊!

目前来看,三选一的话,最优选择是通往第四层的油漆门。

顾清猜测,里面很大可能就是沈亦白所在的那个时空,没准推开门直接就到刑事二组的办公室了。

相对其他两扇门里面的未知,第四层里有沈亦白,还有乔芸,即便是遇到再棘手的案子,也都能有个照应。

可既然另外两扇门跟着一起出现,就一定是有用意的。

或者这本就是大厦顶楼那个神秘人设计的陷阱。

再或者…

顾清想到了乔芸手里的那份藏宝图。

在乔芸住处里,两人曾一起看过那份藏宝图。

上面画着一些不明含义的长短线条和古怪符号。

二人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顾清推测,这份藏宝图可能是残图,是真正的藏宝图的一部分。

若是按照这点推测,隔扇门和防盗门里面的时空,极有可能藏着其他残图。

那么神秘人所说的考验,是否就是与藏宝图有关?

拼凑出完整的藏宝图,就能到达大厦顶层?

所以,如果选了第四层,极有可能会错过其他两层的线索。

习惯性的伸手一摸,竟然还真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

顾清此时身上穿着的还是乔芸给他挑的洋装。

思考了一根烟的工夫,顾清把香烟和打火机攥在手里。

深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的推开隔扇门走了进去。

门后是无尽的黑暗,顾清进去后,房门自动关闭。

黑暗中有画面快速闪过。

……

冲天大火吞噬了木头搭建的小楼,凄厉的惨叫声自小楼中传出。忙着打水救火的仆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主母的身影在火焰中挣扎。

与起火小院相邻的另一座庭院中,此时也响起了惊呼声。

“鬼…鬼…有鬼啊!”

仆人杂役们闻声齐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身高数丈,青面獠牙的恶鬼就站在大小姐何淑萱闺阁外面,一只大手正朝房间里探去。

如此骇人的景象吓得仆人们四散而逃。

熊熊大火中主母何李氏的哀嚎声渐弱,挣扎的身影终是不甘的倒下。

黑暗退去,光线骤然变得明亮,顾清率先摊开手掌查看。

香烟还在,打火机却是消失了。

宽大的衣袖盖住了半个手掌。

顾清好奇的打量起此时身上的装束。

灰中带蓝的老旧袍服,广袖长襟,布鞋布袜。

抬手一摸头顶,浓密的长发盘成发髻,似乎还插着一根木簪子。

探手入怀,摸出了一堆零七八碎的小物件,有铜钱、桃木小剑,黄色符纸,密封的葫芦等等。

其中一张皱巴巴对折起来的硬纸,引起了他的注意。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度牒。

这次的身份是道士啊。

只是不知道是街边算卦的骗子,还是驱鬼降魔的天师。

迷茫之余,顾清打量起身处的环境。

这是一条幽静的小巷,不远的巷口外传来喧闹嘈杂的人声,不时有身着古代服饰的行人身影一闪而过。

有微风自巷口吹来,一张泛黄的麻纸飘飘荡荡正巧落在顾清身前。

懸賞!

麻纸上两个朱砂写就的红色大字映入眼帘。

经查明,近日文登府周边发生的多起豪商劫掠案与府库库银丢失案,均为同一伙妖道凭借妖法所为,即日起文登府统辖范围内所有道士,须于七日内自行至府衙报备。逾期不报者,既视为妖道同伙,百姓检举可得赏钱两千文,活捉赏钱十贯。

落款为文登府府衙,时间洪文十一年九月初八,上面还盖着鲜红的方形大印。

所以这次自己的开局身份是通缉犯?

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调查出那伙妖道的真实身份以自证清白?

完全陌生的环境,对案情一无所知。身背高额悬赏,堪称移动宝库。

这样的开局难度不低啊。

还是应该改变一下装束先。

思虑片刻,顾清做出如此计划。

刚要挪步,有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从巷口传来,几名军士大摇大摆的自巷口经过,悬挂在腰间的佩刀随之晃动,磕碰在裙甲的铁片上。

吓得顾清赶忙扭过头去蜷起身子,同时心中默念。

“没看见我!没看见我!”

可惜事与愿违,磕碰声响却是嘎然而止,而后进入巷子,越来越近。

“前方那人可是道士?”

有军士手扶刀柄厉声喝问道。

一股自战场中凝练而成的铁血杀伐之气,自几名军士身上散发出来,激的顾清后脊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额头渗出一层冷汗。

本想着势头不对撒腿就跑的打算立刻就被掐灭了。

根据悬赏上出现的文登府和洪文十一年字样,顾清猜测这个时空应是仿照的明初。

若悬赏里提到的洪文真是那位旷古烁今的乞丐皇帝的话,那这股无形却仍可夺人心魄的杀意就能解释的通了。

明初太祖和成祖时期的军士战力冠绝天下,其中尤以太祖时期为最。

洪武十一年,正是处于第二次和第三次北伐之间,曾经凭借铁蹄骑射屠戮了大半个世界的北元余孽都被明朝军队杀得望风而逃,自己一个现代宅男有什么本事能讨得好去!

逃跑肯定是行不通了,搞不好会直接丧命于刀下,为今之计还是暂且保住性命为先。

心中想清楚了利弊之后,顾清高举双手,慢慢转过身来讨好的望向四名军士。

“小道见过几位军爷,不知军爷有何贵干?”

看清楚顾清的衣着打扮,又得他亲口承认,几名军士立刻喜笑颜开,那慑人的杀意也随之消散无踪。

走到跟前,一名军士用刀鞘踮起顾清下巴,让他抬起头来。

“啧啧啧,活该哥几个运气好,也是小道士你师门积了德,这就送你一场天大的富贵。”

话音一落,另一名军士自怀中取出块粗麻布,对着顾清当头罩来。

顾清仿佛个物件似的,被麻布罩住打包起来。

动手的军士犹嫌包裹的不够紧实,还将封口处打了个死结。

然后顾清只觉得自己被提了起来,刀鞘磕碰裙甲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耳中还听到了异常清晰的喧闹声。

想来是已经走出了小巷,来到了人流熙攘的街道上。

刚开始顾清还是有些紧张的,实在是几名军士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杀意太过瘆人,带给他很大的压力。

王啸龙作为上都市的流氓大亨,那也是一路刀光剑影拼杀过来的,身上自带一股压迫感。

可与这几名军士相比,差得可就太远了。

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通过对几名军士刚刚言行进行分析,一颗悬着的心却是放了下来。

性命应是无忧了!

这几名军士应该不是为了府衙的悬赏才捉拿自己的,估计是自己道士的身份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些帮助。

顾清百多斤的体重在那军士手中却好似轻若无物一般,就这般随随便便提着,穿过数条街道,来到一座规模颇巨的宅院里。

“大人,看标下给您带来什么好东西。”

刚进到院子里,提着顾清的军士便高声喊道。

“可是请来了郎中?”

有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气之中透着一丝疲态。

“小姐的毛病哪是郎中能看好的,抓鬼驱邪还得是道士,嘿嘿。”

军士嘿嘿笑着,将手中提着的麻布包一抖,把顾清给甩了出来。

顾清噗通一声摔落在地,由于惯性又滚了几圈,这才停稳下来,头晕脑胀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咦!莫不是死了,小道士身子怎地如此不堪。”

军士走过来,踢了几脚后奇怪的嘟囔道。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在顾清身旁停下,还是那道低沉的男子声音说道。

“胡闹!让你们去请郎中,怎么带回来个小道士。”

“大人,标下听这的管家所言,小姐是被恶鬼夺去了三魂六魄。便想着郎中只能抓药治病,招魂引魄还是道士更拿手嘛。”

“一派胡言,尔等随我沙场征战多年,手刃敌寇无算。尸山血海里和衣而卧,可曾见到过一条恶鬼。”

“可是大人,不止管家如此说,这府里的下人们都说亲眼所见。刚刚出去时,发现与之相邻的两所宅院都无人居住,打听过后才得知,原来前晚出现的那只恶鬼,周围的街坊邻居也都见到了。

在别处有宅院的街坊都被吓得搬走了,剩下无处可去的,天黑之后也不敢出门。不止如此,姑爷府上闹鬼的事已经传了出去,现在就连货郎都不敢往这条胡同里来…”

不等军士说完,男子却是气恼的将其打断。

“无需多言,听闻此地府衙正在缉拿妖道,将他送与府衙。而后速请郎中过来给淑萱看病。若再敢自作主张,军法处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