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梦幻泡影 亦幻亦空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507  |  更新时间:2022-04-26 07:16:29 全文阅读

换了一身崭新洋装的顾清走过来不满的抱怨道。

跟在他身后的乔芸,一身黑色装束,手里还捧着一束黄白相间的菊花。

沈亦白已经知道二人的关系并不是之前自己想的那样,所以对乔芸的观感下降了许多。

这个女人太神秘了,让人看不透。

可此时见二人联袂而至,一副金童玉女的模样,心里又有点期待两人之间发生点什么。

反正顾清猴精得很,估计不会吃亏。

“就你那小体格,来了能干什么,还不是要靠我。拉我上去。”

从土坑里出来,将铁锹插在身旁的土里,看了一眼时间。

“怎么还没到。”

顾清目光环视了一圈,没见到棺材之类的东西,想了一下后问道。

“不会是老张和老李吧?”

“老张就是个死脑筋,说什么程序没走完,尸体不能拉走。让我先布置,等完事了他和老李亲自送庸子一家过来入住。”

整个上都警署,跟沈亦白和邢子庸关系还不错的,也就是那两位法医了。

正说着话,三人就听到有吆喝声传来。

循着声音看去,树影之间能看到一群人扛着一具硕大的棺木,一步一吆喝的朝上攀爬。

“想不到啊,你们两个家伙这么大手笔,这幅棺材要不少钱吧。老李你是不是把你家闺女的嫁妆给偷出来了。”

棺材抬到近前,沈亦白围着转了一圈后,拍着法医老李的肩膀揶揄道。

“滚蛋!老子哪有那么多钱,棺材钱是老张出的,这个才是我花的钱。”

老李将手里捧着的灵牌塞进沈亦白怀里。

“邢子庸、叶小曼、刑宝宝之仙府宝地…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懂个屁!这叫白话,现在文化人圈子里最流行的。”

沈亦白被老李嚣张的气势给唬住了,扭头去看顾清。

见顾清笑着点头,也就信了几分。

法医老张指挥着苦力将棺木下入坑底,正想让他们顺便把挖出来的土填埋回去,却被沈亦白制止了。

“我兄弟一家住新房子,房顶当然的我这个当哥哥的亲自来。”

然后又朝几个苦力说道。

“哥几个辛苦了,找这位张警官结工钱,就可以下山回家了。”

“合着你是一毛钱没出啊。”

老张一边掏钱一边嘟囔道。

“这话说得,我不是没钱吗。”

沈亦白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邢氏仙府很快就弄好了,按照沈亦白的意思,灵牌直接放在棺材盖上一起埋了,坟包也不起了,直接夷为平地。

这样清净,没人打扰,挺好!

没有纸钱,没有香烛。

鞠躬过后,新宅入住仪式圆满完成。

老张和老李打了声招呼率先离开,法医室里还有好几具残缺的尸体等着他俩回去拼装呢。

邢子庸临死时引爆的两枚手雷,连同王啸龙和管家有福在内,当场炸死五人,后经抢救无效又死了四个。

跟顾清聊了一会,并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后,沈亦白也走了。

昨晚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其中还有王啸龙这种大人物,作为探长兼亲历者的沈亦白,未来几天都有的忙了。

临走之前,沈亦白取出两封信,分别交给顾清和乔芸。

“中午收拾庸子的东西时,在他被子里发现的。我的那封已经看过了,你俩的我可是一动没动啊。”

乔芸没想到邢子庸竟然还会留给自己一封信,打开后一眼扫过,只有寥寥几行字。

“你说的没错,他把交易的条件转给了沈亦白,让我想办法将他调离上都。”

中午吃饭时,乔芸就询问过顾清,邢子庸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之前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庸子让你去和平饭店,除了扮鬼引我入局外,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

“就是这个?”

乔芸扬了扬手里的信纸。

“没错,庸子不信任你,担心你毁约。所以把你我同时引入局中,让我来监督你。”

听到顾清的回答,乔芸沉默了半晌后,又问道。

“昨天你说事成之后,让我帮忙捞个人,也是沈亦白吧。”

“是啊,我和庸子想一块去了。老沈在上都得罪了太多人,万一哪天刘特派员去别处赴任,估计老沈也能下去陪庸子一家了。”

“没准刘特派员会带着他一起走呢,毕竟有过救命之恩。”

“不要太高估了当官的良心,他罩着老沈只是为了做给所有人看,证明他是个重情义的人。就老沈那油盐不进、眼里不容沙子的个性,没有那个政客会喜欢并带在身边的。妥妥的一个惹祸精啊!”

“呵呵,行了,不说那些了。我今晚就要回津南了,你呢?”

乔芸期待的看着顾清的眼睛。

“额…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得过些天才回去。”

顾清扯谎道。

“哦!”

乔芸失望的应了一声。

若是可以,她也想推迟几天,跟顾清一起走。但手中的藏宝图极有可能关系到传国玉玺,津南总社那边催的太紧,已是不能再拖延了。

“那你晚上会来车站送我吗?”

乔芸退而求其次的问道。

“额…我尽量。”

乔芸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顾清挥手相送。

寂静的山林墓地里,只剩下顾清一个活人。

这时,他才将邢子庸留给他的信件拆开。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可顾清心头其实仍有一个疑团没有解开。

邢子庸临死前说的那句话,还回荡在顾清的脑海里。

“小曼…我给你报仇了…原…原谅我…好不好…”

顾清清楚的记得,当时邢子庸的神情中,除了有大仇得报后的快意和解脱,还有愧疚。

下午睡觉时,顾清甚至在梦中还在思考这个疑点。

他还想到了沈亦白提出的问题。

叶小曼为什么没能成功逃脱,真的是因为时间紧迫,只能放手一搏吗?

以邢子庸的谋划能力,怎么可能忽视如此重要的事情。

顾清觉得,这其中一定还有哪个环节,是自己没能发现的。

而这个环节,或者说是真相,也许就在这封信里。

“偶像!呵呵,我还是更喜欢这样称呼您。您能看到这封信,说明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您能活着,我很高兴。

相信凭偶像您的能力,一定已经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和真相,我也就不在信里赘述了。

我要跟您说的是24号凌晨时发生的事情。

原本的计划里,在小曼得手后,我要翻越进后院,制造出一些动静吸引住守卫的注意,给小曼创造逃脱的时机。

可是,我却害怕了。

当时四个枪手聚在一起,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我若是进去,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我本来以为自己不怕死,只要能跟小曼在一起,刀山火海都会去闯一闯。

可是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我还是退缩了。

我就是个胆小鬼,是个懦夫。

我看到小曼的身影出现在窗边,我看到她被枪手们逼了回去,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不敢做。

小曼又逃了出来,朝我这边拼命的跑,结果却被枪手们抓住。

我觉得小曼当时一定是已经看到我了,看到了我躲在草丛里,躲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丑态。

她没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竟是如此的不堪,她当时一定很后悔,后悔将自己交给了这样的一个…废物!

他们折磨小曼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冲出去,大不了一起死。可是身体却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

由始至终,小曼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有哀嚎、没有痛哭,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想,她的心应该已经死了吧。

是我亲手杀死了她的心,她的希望,她对未来所有美好的向往。

我看到他们抬着小曼的尸体进山,我跟在他们身后,等他们离开后,挖出了小曼的尸体。

我坐在小曼旁边,看着她好像睡着了似得脸,感觉心一下子被掏空了。

这就是失去爱人,失去一切的感觉吗?

还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于是我决定报仇,按照从您书里学来的知识,制定了一个复仇计划。

可直到这时候,我其实还是怕死的,还是不想死的。

直到在法医室,亲眼见到了我和小曼的孩子。

他才三个月大,只有那么小一丁点,勉强能看出人形,却就这么死了。

小曼没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我,也许…她早就看出我不是一个能承担责任的男人吧。

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必要活下去了。

我要下去给她们母子赔罪。

偶像!今生能认识你,我很高兴。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希望能做一回您真正的学生和朋友。”

顾清抽出一根烟点上,插进泥土里。

然后把信件点燃,埋入土中。

“一言为定!”

山林间的光线渐渐变暗,黑暗从四面八方朝顾清涌来。

漆黑的天幕中,顾清隐约看到画面闪过。

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娃骑在父亲的肩膀上,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揪着父亲的头发。空中发出“驾!驾!”的呼喊声。

“慢着点,别摔着!”

穿着红色旗袍的美丽妇人,将被风吹散的发丝别在耳后,一脸笑容的朝疯跑玩闹的父女俩叮嘱。

……

“你是…狗蛋?”

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美丽少女,突然拦住年轻警员,满面惊喜的叫道。

“你是?”

年轻警员惶恐的后退了一步,目光只是在少女脸上看了一眼,就连忙躲闪开。

长这么大,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年轻警员有点被吓到了。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二丫啊,二丫,叶小曼。小时候住你家隔壁的那个。”

“二丫!你…你…你怎么会是二丫…”

年轻警员实在没办法将眼前的美丽少女,与小时候的那个又黑又胖又脏的小丫头片子联系在一起。

“想起来了!呵呵呵,怎么样,女大十八变,我是不是变好看了。”

确认眼前的美丽少女就是小时候的邻居玩伴,年轻警员先是一阵欣喜,可随后又变的腼腆起来。

二丫现在长得真好看!

他想看,可是又不敢。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巡街,看二丫现在的装扮,应该是嫁到了有钱人家吧。

美丽少女注意到保镖红姐从对面的铺子里出来,连忙抓住年轻警员的手。

“你在哪里住,晚上我去找你玩。”

知道了住址后,少女摆了摆手,跑开了。

年轻警员看着在阳光下跑远的少女,似乎全身都在发着光,就像仙女一样。

透着憨傻的笑容,在年轻警员的脸上绽放。

《歌女幽魂》全篇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