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释疑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2-04-25 07:45:43 全文阅读

“去二楼找个窗户边守着,找到机会就跳下去。”

虽然嘴上说着难抽,可邢子庸还是一口接一口的猛抽着,烟雾缭绕中,他的脸孔显得有些模糊而神秘。

“一路…走好!”

顾清点了点头,郑重跟邢子庸道别。

被烧坏了一角的纸袋飞向乔芸。

“小曼和你的交易完成,别忘了你答应过的条件。”

“可…”

乔芸刚想说叶小曼已经死了,却是被顾清拉住胳膊朝楼梯走去。

“走了。”

经过沈亦白身边时,顾清推了他一把。

“庸子他…”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看着三人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邢子庸扔掉将要燃尽的烟蒂,又重新续上一根。

他发现自己突然有点喜欢烟雾在肺叶里翻腾时,带来的那种刺激感。

那是活着的感觉。

可自己必然是要死的,这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不然她们母子两个在那边受欺负了怎么办,总要有一个男人给她们撑腰。

在这边,自己没能尽到责任,就只能到了那边补偿给她们了。

大门打开,枪手们冲了进来。

看到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王啸龙和管家有福。

六个黑洞洞散发着杀气的枪口瞄准了邢子庸。

叮当两声在地板上响起。

枪手们低头看去,看到两个形式扳机的东西还在地板上跳跃。

“嘿嘿!也不知道洋鬼子的这玩意威力如何。”

几秒钟后,两枚从东度公司的人身上顺来的手雷爆炸了。

巨响自一楼传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还有房门和地面的阻挡,站在窗口的三人仍被震的双耳轰鸣。

这就是邢子庸说的机会!

守在后院的枪手被爆炸声吸引到了一楼,三人顾不得许多,从窗口跳了下去,然后玩命似得朝栅栏围墙跑去。

翻过栅栏,三人又在漆黑山林中狂奔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歇息。

乔芸早就累的不行了,一路上都是顾清架着她才勉强坚持到这里。

此时精神放松,整个人立刻瘫软如泥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只有高耸的胸膛不停地起伏,喉间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顾清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强迫症和轻微洁癖,还是驱使着他想找个相对干净干燥点的地方休息。

还没等他找到合适的地方,衣领却是被一只大手抓住,顾清抬头,一个拳头在眼前不停地放大。

嘭!

拳头与脸颊相撞竟是发出清晰可闻的闷响,顾清脑袋里面像是开了水路道场一般,各种噪音轰鸣响成一片,嘴巴里面有带着甜腥味的暖流涌出来,又顺着嘴角留下。

沈亦白最后一刻强行改变了拳头击打的位置,放过了顾清脆弱的鼻梁。

“你知道的!你早就知道的对不对!”

“为什么不拦着他,为什么明知道他是去送死,还不拦着他!”

“我看错你了,你就是个冷血的怪物,顾清,你不是人!”

“呜呜…呜呜…”

“庸子死了!他怎么就死了!”

“都怪你!都怪你!”

吼道最后,沈亦白已经泣不成声,他松开了顾清,蹲下去将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双手不停地拍打着脑袋。

顾清踉跄着站稳了身体,揉了揉又肿又烫的脸颊,擦掉嘴角的血迹,走到沈亦白身边,与其并肩蹲下。

乔芸侧过头来,看着两个大男人,一个失声痛哭,一个嘴角带血脸颊红肿。她想要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算了,男人之间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哭了大概十多分钟,沈亦白已经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存在了,身体失衡,一屁股坐倒在枯枝败叶上。

顾清也坐了下来,递过来一根烟。

犹豫了一下,沈亦白还是接叼在嘴里。

二人并排而坐,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头顶的一小块星空发呆。

“不想解释一下吗?”

许久后,沈亦白用干涩的声音问道。

“其实你心里都清楚,为啥还要问我呢。”

顾清的声音也好听不到那里去。

虽是这么说,喷出一口烟后却还是解释道。

“娘俩都死了,留他一个人在世上也是受罪。现在大仇得报,一家团聚,挺好。”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庸子就是布局人的?”

沉默了一会,沈亦白又问道。

“下午你和庸子睡着后,我和乔小姐见面时知道的。当时我问乔小姐…”

“叫我小云。”

“我问小云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她没有回答。没有回答,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还记得夜总会的化妆间里,地板上的痕迹都被擦掉的事情吧。咱们最初怀疑是叶小曼的熟人,担心通过脚印暴露身份,才清理了现场。当时还是陷入了思维误区啊,其实人家就在咱俩眼前晃悠呢。”

“再结合小云所说,我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你和庸子身上。又仔细分析过后,你的嫌疑被排除。当所有可能都被排除后,无论多不可能,剩下的就是唯一的可能。”

顾清这句说的有点绕嘴,可沈亦白还是听懂了。

闷头抽了一会烟,突然抬头说道。

“有一个漏洞。”

“你是指富川太郎的死亡时间对吧。”

“咱们是一点多到的和平饭店,你当时检查尸体亲口说死亡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也就是24号晚上九点到25号凌晨一点之间。这段时间庸子一直是和咱们俩待在一起的,他没有作案时间。”

“还记得富川太郎尸体下面铺着的被子吗?”

沈亦白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却是完全没有印象了,于是摇了摇头。

“被子铺在尸体身下,中间区域平坦,四角及边缘却是呈堆叠状。还有被子、被单和床垫都湿透了,地板上也有大片的水迹。今早给铁路局去过电话后,我还给和平饭店也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们检查了一下冰库。像这种高档饭店,都会有专门储存冰块的地下库房。检查的结果是,冰窟里的确少了很多冰块。”

“我现在脑子很乱,别整那些拐弯抹角的,直接说结果。”

沈亦白没好气的嘟囔道。

“庸子杀死富川太郎后,将冰块挨着尸体码放,然后再用被子包裹住冰块。冰块能够延缓尸僵以及尸斑出现的时间,而被子能够延缓冰块融化的时间。冰块九点左右全部融化,融化的水渗透了被子床单,并流到了地板上。包裹冰块的被子也呈现出现场看到时的那种奇怪状态。”

“我当初对死亡时间的判断是错误的。富川太郎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五点半到七点之间,从和平饭店到火车站开车只需要半个小时,咱俩在车站见到庸子时是8:40分,一个多小时,足够他杀人和布置现场了。所以,漏洞并不存在!”

气氛一次陷入沉默,香烟前端的红色光点,随着每一次的抽吸,发出明暗不定的光晕,映照出沈亦白痛苦的面孔。

他想要继续找出漏洞,以此减轻刑子庸身上的嫌疑。

可是…

“还记得那几个洋人的房间里,我让你看过的镜子碎片吗?”

黑暗中,沈亦白瞥了顾清一眼,没作答复。

“庸子只有一个人,即便是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想杀死三个洋人也没那么容易。杀死了前两人后,庸子和亨利应该发生过搏斗,期间墙角的穿衣镜被打碎。杀死亨利后,庸子为什么要费时费力的将碎片打扫干净,还把穿衣镜挪走藏起来呢。”

“妈的!他的腿伤根本不是摔得。臭小子连我都敢骗。别让我再见着他,否则…唉!”

穿衣镜破碎时划伤了刑子庸的腿,镜子碎片上沾染了他的血迹。因此,他才会费时费力的将镜子碎片清理干净,再挪走穿衣镜,避免暴露。

然后谎称是骑车时不小心摔得。

整个案件中所有疑点,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娘的,别打扰老子,老子困了,要睡觉!”

沈亦白骂骂咧咧的躺了下去,几秒钟后就开始鼾声大作。

顾清背靠大树,一根烟还未抽完,头也慢慢的歪到了一边。

两天的时间内,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痛失好友,大喜大悲,两个人都累坏了。

寂静的山林里,有虫鸣、有鸟啼、有鼾声,还有乔芸发出的一声叹息。

天亮后,三人走出山林,四处观望查看,发现竟然还是在王啸龙宅邸的附近。

站在一处稍高些的土丘上,还能看到房子里进进出出的警员。

“你…接下来要去哪?”

沈亦白朝顾清问道。

“这里已经没我的事了。准备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吃一顿大餐。对了,庸子的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顾清想了一下后问道。

“还能怎么处理,犯错就要认。那狗东西敢做,老子就敢判他。”

沈亦白瞪着眼睛吼道。

人生地不熟的顾清,最终还是被乔芸的眼神和恳求攻陷,随着她一起回到市区。

如他所愿,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和乔芸一起吃了顿丰盛的午餐。

下午回到乔芸的一处秘密住所,美美的睡了一觉。

当然,两人是分屋睡得。

乔芸的确是非常崇拜痴迷顾清,但还没达到以身相许的程度。

而且顾清也不是随便的人,同时对乔芸还是怀有一定的戒心。

下午三点,二人被电话铃声吵醒。

浑身虚弱发力的顾清,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房间,乔芸刚好挂断电话。

“沈探长说事情已经办好了,他准备将邢子庸和小曼葬在一起,问你去不去。”

顾清有些恍惚,昏沉的脑袋里面各种犹如梦境一般的画面闪过。

王啸龙宅邸附近的山林里,之前掩埋过叶小曼尸体的土坑,现在已经被沈亦白扩宽加深了许多。

足够一家三口安心的居住了。

树林中有脚步声响起。

“修房子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