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十章 虎山行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22-04-20 08:20:46 全文阅读

“有没有想到什么?”

顾清老 毛病又犯了,朝沈亦白问道。

“这里原本摆着一面穿衣镜,镜面被打碎了,然后又被挪走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沈亦白想了一下后回答道。

顾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沈亦白就是没有捧哏的天赋,换做邢子庸肯定不会给出如此肤浅的回答。

想到邢子庸,顾清扭头看去,这小子竟然坐在沙发里睡着了,口水顺着嘴角淌了下来。因为受伤缠着纱布的右腿因为疼痛,还在轻微的抖动。

这两天是把他给累坏了!

身体的疲乏还没完全缓过来,加上最佳捧哏不在,顾清也没了说话的心情。

管沈亦白要了根烟,顺势就背靠墙角坐下休息。

“累了也别在这歇着啊,要不我背你下楼吧,回了警署好好睡一觉。”

沈亦白说着就要搀顾清起来。

“别…别碰我,让我安静呆一会。有些事情需要好好想一想。”

顾清摆手拒绝道。

看看赖在地上不起来的顾清,再看看蜷缩在沙发里呼呼大睡的邢子庸,沈亦白无奈的长叹一声,也点起一根烟,在顾清身边坐下。

刚刚死过三个人,遍布血迹一片狼藉的案发现场,被呼噜声和缭绕的烟气侵占。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沈亦白,竟是荒唐的产生了一种温馨的感觉。

顾清始终低着头不说话,手里的烟却是一根接着一根从未断绝。

老烟民沈亦白都有些受不了了,挥舞着手掌驱散身边的烟气。

“最后一根了,我去前台买一盒。”

沈亦白捏着扁扁的烟盒,站起身来说道。

顾清本想说不用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待沈亦白离开,顾清也站了起来。

目光环视一圈,看到邢子庸还在呼呼大睡,呼噜打得震天响。

床头柜上放着一部电话,顾清走过去拿起电话,接通接线员。

顾清报出一个号码,十几秒后电话接通,一个慵懒甜腻的声音传来。

“这么晚了谁呀!”

已经入睡的乔芸不满的问道。

“是我。”

听到是顾清的声音,乔芸还有些晕沉的头脑立刻清醒了过来。

“怎么,想我啦!”

“你现在能调动多少人手?”

顾清没心情跟她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那要看是干什么了,虽然青衣社近几年在上都处处受制,但十几二十个人总还是有的。”

“你要我帮忙的事情有眉目了。”

“这么快…呵呵,不愧是让我心动的男人呢。”

乔芸先是一怔,随后吃吃笑道。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且我也信不过他们。所以…”

“所以你一个人手都没有是吧。”

“呵呵,男人都是如此的贪心啊,有人家一个还不够吗!”

“半小时后舍山王啸龙宅子门外集合,过时不候。哦对了,最好再带上防身的东西。”

“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怎么舍得…喂!喂!臭男人竟然挂我电话。”

顾清没再跟乔芸废话,说完正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任凭另一端的乔芸气急败坏,咬碎银牙。

走廊里响起脚步声,是沈亦白买完烟回来了。

“回警署?”

见顾清已经起来,沈亦白扔给他一盒烟问道。

“老沈,问你个问题。”

顾清接过烟揣进兜里,想了一下后突然问道。

“你说。”

察觉到顾清的语气和神情有些不对劲,沈亦白也变得严肃起来。

“为了破案,你能做出多大的牺牲?”

“额…要看多大的案子。小偷小摸的只能尽力而为。”

“你还抓过小偷?”

“不是跟你说过吗,刚进警署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的巡街。”

“哦哦,忘记了。如果是叶小曼的案子呢?”

“你就别卖关子了行不,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沈亦白不多的耐性被消磨光了,大声吼道。

“案子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顾清斟酌了一下词语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还等个屁呢,我这就打电话叫人。对了,去哪抓人?是不是王啸龙那个王八蛋。”

“如果你能保证叫来的人,不会帮着王啸龙把咱们干掉,就叫吧。”

“额…你让我想想,老张应该是信得过的。不过那个家伙对付死人还成,对上活人基本就是送死。老李…他闺女还没嫁人,也不行。”

警署里跟自己关系还不错,且真正能信得过的,除了邢子庸,就是这两个法医了。

沈亦白摊摊手,表示没谁了。

“所以啊,就只有咱们三个了。王啸龙是什么人,你们两个比我清楚。去了以后能不能活着回来,真不太好说。”

邢子庸刚刚就被沈亦白的吼声给吵醒了,一直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听着两人的谈话。

“顾哥,我去!”

邢子庸走到二人身边,斩钉截铁的说道。

“嘿嘿,不亏是跟着我混出来的,是个爷们!”

沈亦白一拳怼在邢子庸胸口上,笑着夸赞道,言语里满是自豪。

“既然都想清楚了,那就出发吧。”

顾清也不墨迹,一挥手带头向外走去。

邢子庸右腿受伤,开车的活只能是沈亦白担任。

汽车行驶在漆黑的山路上,车里的三个人都没出声,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此一去生死未卜,三个人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慷慨激烈,有的只是沉默的坚定和平静的无悔。

即便是法制崩坏的乱世,也依然有人在坚守正义,维护公理。

杀人者偿命!

这就是刻印在每一个人心中的正义和公理。

汽车很快来到王啸龙宅邸大门前。

车灯发出的两道光柱映照出站在门前的身影。

三人下车,那人影也迎了上来。

“站那别动!”

沈亦白早就执枪在手,下车后第一时间就将枪口瞄准了黑影。

“哎呀呀,吓死人家了啦。”

人影却是没有理会沈亦白的警告,径直走到顾清身边,搂住了他的手臂。

竟是个女人,还跟顾清…

看到两人亲昵的举动,沈亦白也傻眼了,连忙放下手枪。

“自己人,过来帮忙的。”

顾清没多解释,将胳膊从乔芸怀里抽出来解释道。

“您就是沈探长吧,总听小清谈起您,果真是英武不凡呢。”

“这位俊俏小哥就是子庸吧,成亲了没有啊,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几个。哎呦,还脸红呢,呵呵呵。”

小清?

说的是顾清吧,啧啧啧。

沈亦白觉得自己明白了,清楚了。

“你是弟妹吧,哎呀顾清也真是的,弟妹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开车去车站接你啊。”

“嫂子好!”

“行了行了,办正事呢,庸子去开门。”

眼看三人还有展开架势唠家常的趋势,顾清就觉得头有点疼,连忙没好气的打断道。

把这个女人找来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唉!

邢子庸没穿警服,翻了翻衣兜也没找到趁手的家伙什。

“嫂子您发卡借我用一下。”

“送你了,就当给未来弟妹的见面礼。”

乔芸笑吟吟的取下发卡递了过去。

沈亦白偷眼看着顾清,一脸的羡慕。

这个弟妹大气!

顾清深呼吸…深呼吸…

大门的门锁被打开,沈亦白走上前去一脚踹开,发出的声响立刻惊动了宅邸里的人。

脸颊还未消肿的管家有福带着四名枪手跑了出来,看到顾清和沈亦白,下意识的就停住了脚步。

距离十多米,口齿不清,结结巴巴的喝问道。

“你们…干…干什么?夜闯民宅是犯法的。”

“王啸龙的事发了,本探长这次来就是要将他逮捕归案,无关人等速速离去,否则一律按同谋定罪。”

沈亦白跨步向前,一手持枪,一手亮出证件,高声喝道。

“别…别听他鬼扯…老板发话…擅创私宅都是匪人,只管打死,所有后果老板承担。”

也不知是沈亦白的故技重施没了效果,还是管家有福的话起了作用。

这一次枪手们没有犹豫,将黑洞洞的枪口瞄在几人身上。

“告诉王老板,就说他交代的事情有眉目了。”

顾清这时突然喊道。

听到顾清的话,管家有福有些不知所措,低头思考该如何应对。

“见与不见,你还做不了主,回去问问王老板的意思吧。”

有福吩咐枪手看好四人,若敢擅闯就开枪,然后恨恨的瞪了沈亦白一眼,回屋请示去了。

“妈的,还是修理的轻。”

沈亦白嘟囔着瞪了顾清一眼。

今早要不是顾清制止,那个死看门的说不定能自己打死自己呢。

没让四人久等,几分钟后管家有福走了出来。

“老板让你们进去,不过枪得交出来。”

“你 他 妈的再说一遍!”

沈亦白举枪骂道。

“姓沈的有本事你就开枪,看看谁先死。”

管家有福这次却是硬气了起来,歪着嘴插着腰,趾高气昂的叫嚣道。

随着有福话音落下,身后房子二楼的几扇窗户被人推开,数条手臂伸出窗外,手里都握着手枪,将枪口指向四人。

“给他。”

这时顾清却是开口说道,同时取出自己的手枪扔了过去。

“给你娘的!”

沈亦白破口大骂,随即抡臂把手枪扔了出去,砸在有福的脸上。

“呵呵,人家身上可没有那种吓人的玩意,要不谁来搜一搜?”

乔芸娇声说道。

“出门太急,忘带枪了。”

邢子庸举起双臂原地转了一圈,证明所言非虚。。

管家有福的惨叫声划破夜空,顾清几人施施然的从他身边走过,几个枪手也不知该不该拦。

“呸!狗东西。”

沈亦白一口黏痰吐出,笔直的落入管家有福大张着发出嚎叫声的嘴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