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七章 那一夜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583  |  更新时间:2022-04-17 07:36:27 全文阅读

“王老板能否说的具体些。”

顾清故作茫然的样子问道。

“顾先生就不要装傻了,凭你的本事,若是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王某可是会很失望的。”

王啸龙拍着顾清肩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同时瞟了眼顾清左腋下别枪的位置。

“之所以没让顾先生交出手枪,就是想证明王某人与你合作的诚意。今早从我这里离开后,你和沈探长先是见了周文凯,接着在树林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去了叶小曼家。下午一点回到警署,两点十分你独自离开,去民北路与一个女人聊得火热。我猜那个女人就是小红吧,呵呵,听我一句劝,那个女人不简单,最好离她远一点。”

“你既然早就知道她不简单,为什么还把她留在叶小曼身边?”

王啸龙会派人跟踪自己,顾清一点都不意外。

可听他话里的意思,竟然是早就知道了乔芸的身份。

“顾先生误会了,若是早知晓她的身份,王某不可能让她活到今天。小曼出事之后,王某就派人去了她家,结果人去楼空。这不就是做贼心虚嘛。然后就动用关系查了一下那两个女人。小翠就是个普通乡下女子,想来与此事无关。小红竟然是青衣社的人,这倒是有些意外。”

“实不相瞒,王某原本有个女儿,却是前些年得了重病,年纪轻轻的就走了。也许是年轻时做的恶事太多了,老天爷惩罚王某。本以为就此孑然一身孤独终老,没曾想却是遇到了小曼。”

“见到小曼的第一眼,就仿佛看到了我的羽儿。一样的天真烂漫,一样的纯净无暇。我把小曼收做义女,想让她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也算是弥补心中的遗憾吧。但是小曼却不喜欢被养在家里,她想要唱歌,我就把她捧成最红的歌后。她想拍戏,我就捧她做影后。我可以满足她的所有要求,只求她能陪在我身边,就想当初羽儿一样。”

似乎是想到了美好的画面,王啸龙脸上露出一抹平和幸福的微笑。自称也由王某,不知不觉的变成了我。

“我知道外界对我和小曼之间的关系多有猜测,其中不乏一些龌蹉之言,可我并不在乎,随他们去吧。随着在一起时日渐久,在我心里小曼和羽儿渐渐变成了一个人。我甚至都快忘了羽儿其实已经死了,总是以为她只是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具躯壳,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

“虽然不想承认,但随着年纪渐老,我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于是我开始为小曼的将来做打算。”

“顾先生别看我如今在上都还算有些颜面,可那些都是虚的。只要我露出一点疲态,立刻就会有大批的人扑过来,将我生吞活剥,啃的渣都不剩。”

“我已经活得够久了,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可是小曼还年轻,她还有大把美好的人生。”

“所以,我要带着她离开上都这个是非之地,找一个安宁祥和的小地方,让她能够安全、快乐的活下去。”

“可是…她却背叛了我。开始我还以为她是被小红蛊惑,毕竟青衣社的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一套。可直到顾先生今早告诉我,她肚子里竟然怀了别人的野种,呵呵,到底不是亲生的啊。为了一个男人,我为她做的一切都成了狗屁。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王啸龙自顾自的说着,表情随着讲述的内容而变化。

顾清抬眼瞄了一眼二楼走廊上的挂钟,时间晚上6:30分。

“王老板,冒昧的问一句,如果我拒绝帮你的话,会怎么样?”

心里惦记沈亦白和邢子庸那边的情况,顾清可不想在这里继续耽搁时间了,出言打断道。

“顾先生是聪明人,应该不用王某多说了吧。”

从回忆中退出,王啸龙的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自称也从我变回了王某。

之前进来的时候,顾清看到白天的那十多个枪手将整个宅邸团团围住。

现在可没有沈亦白这个正牌探长在身边当挡箭牌。

自己一个人一把枪,能安全冲出去的可能性等于零。

王啸龙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故作大方的没有卸下自己的手枪。

所以,王啸龙是成竹在胸,而自己只能乖乖合作。

“那就请王老板把知道的情况说一下吧。”

“哈哈哈,合作愉快。”

确认了合作关系,王啸龙便将这几日发生的事,详细的讲述出来。

22号下午一点,富川商会的富川太郎和东度公司的人如约到来。

王啸龙先是将宝物展示给双方查看,确认了真伪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试探和谈判。

晚九点左右,谈判陷入僵局。王啸龙想着这件事早晚都要叶小曼知晓,而且有个女人在场,僵持的气氛说不定能有所缓解,于是就派人把叶小曼接了过来。

叶小曼也果然不负所望,凭借出色的嗓音现场演唱一曲,之后又是敬酒,又是撒娇的,顿时就把气愤搞得活络了起来。

虽然当晚仍旧没能谈出个结果,但形势却是一片大好。

富川太郎和东度公司的亨利再一次仔细验看了宝物之后,说是回去再商讨一下。

将两人送走后,王啸龙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叶小曼,又当着她的面,把宝物锁入保险箱,以示绝对的信任。

当晚叶小曼没有离开,住在三楼那间原本属于王羽儿的卧室里。

23号早八点,叶小曼乘车前往夜总会。下午两点,富川太郎和亨利到来,三方开始新一轮的讨价还价。

晚十点半,叶小曼被接来,陪同在王啸龙身边。

十一点四十分,叶小曼说有些不舒服,去三楼房间休息。

十二点二十分,交易敲定下来,最终由富川太郎将宝物购得。

十二点三十分,王啸龙与富川太郎、亨利前往二楼书房。

三人刚走完通向二楼的楼梯,所有电灯突然熄灭。

守候在外面的有福和众枪手担心王啸龙有危险,开门冲了进来。

可王啸龙毕竟是人老成精,立刻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吩咐几人守住前后门,其余人分散在宅邸周围,不得放任何人离开。

又安排有福去查看电闸,三人则立刻进入书房。

进到书房后,发现保险箱已经被打开,同时后院传来呼喊声。

王啸龙打开窗户询问,得知枪手发现有人试图跳窗离开,却被及时呵斥给吓回了房子里。

此时整个宅邸里只有王啸龙、管家有福、富川太郎、亨利和叶小曼五人。

王啸龙、富川太郎和亨利三人一直呆在一起没有分开过。管家有福之前守在房外,才刚刚进来。

打开保险箱偷走了宝物并试图跳窗逃走的人,毫无疑问只能是叶小曼了。

三人立即前往三楼房间查看,果然未见叶小曼的身影。

而这时电灯重新亮起,管家有福找过来通报,是有人断开了电闸。

经过最初的慌乱,王啸龙已经镇定下来。

外面有人把守,叶小曼根本不可能离开,所以一定还藏在房子里,于是四人分散开来搜索。

房子太大了,四个人进行搜查花费了不少时间。

当最后仅剩位于一层的洗衣间和厨房未曾检查过时,就听到洗衣间里传出玻璃被打碎的声音,然后就是枪手的呼喊声。

王啸龙几人连忙赶到后院,就看到叶小曼被几个枪手团团围住。

尽管无比痛心,可王啸龙心里更多的还是愤怒和不解。

他质问叶小曼为何要这样做?

他很不理解,自己的一切早晚都是要留给叶小曼的,为什么还要偷?

可叶小曼只是闭紧了嘴巴和眼睛,任凭如何折磨与斥骂,始终一言不发。

负责逼问的有福一时失手,没有掌握好时间,导致叶小曼溺水而亡。

而搜遍叶小曼全身和三楼的房间,也没有找到宝物的踪迹。

没了宝物自然无法交易,富川太郎和亨利也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等送走二人,王啸龙命人将叶小曼的尸体埋在附近的山林里。又派人前往她家里搜寻。

因为从22号晚上把宝物锁进保险箱里以后,王啸龙就再没有查看过。

所以他有些怀疑,叶小曼是不是在前一晚就把宝物偷走了。

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找到,保镖红姐和佣人小翠也不知所终。

一直折腾到早上八点二十分,堂弟王金龙打来电话,告知叶小曼的尸体出现在了夜总会的化妆间里。

当时王啸龙的第一反应,认为这一切都是保镖红姐干的。而叶小曼也是被她蛊惑才背叛了自己。

于是王啸龙一面安排人手继续在房子里搜寻,一面打探红姐的身份。

一整天折腾下来,红姐的身份查清楚了,是青衣社的人。但是宝物却还是没找到。

25号凌晨,王啸龙几乎是与顾清差不多同一时间得知了富川太郎的死讯。

天亮之后,顾清和沈亦白来访。

王啸龙从顾清口中得知叶小曼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

之后就是派人跟踪顾清直到二人再次见面。

“原本我已经认定宝物到了小红…应该是乔芸的手里。可得知富川被杀,而她也竟然没离开上都的时候,就意识到我猜错了。叶小曼应该是跟乔芸达成了某种协议,却并不完全信任她。所以在乔芸没有兑现承诺前,叶小曼把宝物藏在了某个地方。”

“我已经动用了所有的人手,找遍了这里每一处角落,却还是没有发现。所以,接下来只能拜托顾先生你了。”

听完王啸龙的讲述,顾清将之与自己调查得出的分析相互对照,发现大体还是能够对上的。

只是还有一些小细节说不通,不过却也没多大影响。

思考了片刻,顾清问出了在乔芸那里没有得到答案,也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请问王老板,能否说明一下,那件宝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乔芸没告诉你吗?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合作态度啊。”

王啸龙阴阳怪气的笑道。

“她只说是一张地图,却没说是什么样的地图。”

顾清耸了耸肩道。

“所以说不能跟女人做生意,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一点都不大气。”

王啸龙伸手从茶几上取来两根雪茄,用雪茄剪剪去头尾后,递给顾清一根。

“抽不惯这种高级玩意,还是抽我自己的吧。”

顾清摆了摆手,从口袋里取出烟盒,抽出第二排左边的香烟叼在嘴里。

王啸龙又递来打火机,顾清亮出自己的打火机,示意自己有火。

王啸龙笑笑没在勉强,自顾自的点着雪茄,惬意的吸了一口。

而顾清则是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静等王啸龙的下文。

“其实那是一张藏宝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