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三章 追查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251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41:17 全文阅读

“凶手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杀人。”

沈亦白冷哼道。

“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信不信由你。沈探长如果有证据证明是我杀了叶小曼,大可不必废话,直接抓人就是。若是没有证据,就请不要胡说。毕竟我王某人在上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容不得随意诋毁。”

“好!那问你,昨晚你是否见过叶小曼?”

“不记得。”

“昨晚的事都不记得?”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我再问你,你是否与周文凯发生过冲突,并放言叶小曼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有福,有福,泡个茶需要这么久吗,客人都等着急了。”

“王老板总是逃避回答,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啊。”

“突然想起楼上的鱼还没喂,抱歉失陪一下,二位稍坐。”

说着,王啸龙站起身朝楼梯走去。

“你…”

沈亦白蹭的站起身来就要掏枪,吓得顾清连忙一把搂住他。

“制怒!制怒!看不出来他是在故意激怒你吗。你开枪打死他,咱俩也活不了,两个换一个,亏本买卖不能做啊。”

安抚住沈亦白,顾清又对王啸龙说道。

“那就不打扰王老板了,告辞!”

这老狐狸油盐不进,半点口风不漏,继续待下去没有意义。

“慢走不送。”

王啸龙头也没回的上了二楼。

“啊对了,有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与王老板说一声。”

顾清突然说道。

“顾先生请讲。”

走上二楼的王啸龙停住脚步,手拄护栏,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

“昨晚尸检发现,叶小曼腹中有一个三个月大的胎儿。”

空旷的会客厅变得异常安静,以至于隔着如此远的距离,顾清都能听到王啸龙变得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因为手指过于用力,与扶手摩擦发出的滋滋声。

“告辞!”

顾清朝楼上一拱手,拉着沈亦白走出了会客厅。

刚一出门,就有个枪手迎过来,侧身站在二人身旁,朝大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顾清在背后捅了沈亦白一下。

沈亦白会意,左右看了看嘟囔道。

“哎呀,早上水喝多了,有些尿急。去后院撒泼尿再走。”

说完,就朝宅子左边一条通往后院的小路走去。

“哎哎沈探长留步,后院没有厕所,我还是带你去房间里吧。”

枪手抢步过来就要阻拦,却是被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下巴。

“后院风水好,老子就想在那尿,你有意见!”

冷汗顺着枪手脑门淌了下来。

“没…没意见,沈探长自便。”

冷哼一声,沈亦白拉着顾清朝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二人就被一座小型游泳池吸引住了目光。

疾步走到泳池边上,沈亦白蹲下身子,伸手抚摸着突出的边角,脑中仔细回想着昨晚叶小曼胸口上那条紫色印痕。

“老沈,来看看这里。”

泳池另一边,顾清招手叫道。

沈亦白连忙跑过去,就见顾清指着一块草地让他看。

“这是…”

“这两处紧挨泳池边缘的地方,有许多草茎被扯断了,有的甚至根须都被拔了出来。你再看看这里。”

顾清又指着相聚一米半左右距离的草地说道。

“这里有两处蹬踏的痕迹,根据深浅前后的不同,应该是这种姿势造成的。”

顾清说着,整个人趴在了草地上。

双脚脚尖踩在两处蹬踏痕迹上,双手则是按在挨近泳池边缘的两个地方,摆好姿势后,肩部以上的部分,正好悬空在泳池上面。

“我的个子比叶小曼高,所以现在泳池边缘是硌在我的胸口下方。若是按照叶小曼的身高计算,正好与她胸前的紫色印痕相符。”

“你是说,叶小曼就是在这里,以你现在这样的姿势被折磨而死的!”

“按照这里的痕迹来看,应该是的。”

“他妈的!老子现在就去铐了他。”

沈亦白骂了一声,掏出手枪转身就走。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行吗。”

顾清爬起来喊住了他。

“还有什么好说的,把那王八蛋抓起来,把刑具都给他用上一遍,保证什么都招了。”

“你确定就凭咱俩能活着把王啸龙带走?”

见沈亦白不说话了,顾清又补充道。

“而且,即便确定这里就是害死叶小曼的第一现场,又能怎么样呢?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是王啸龙亲手杀人或者是主使。他完全可以推说不知道自家后院发生了什么,或者随便找个人出来顶罪。”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才行。搞了半天都他娘的是白忙乎。”

沈亦白半是气愤半是失落的嘟囔道。

“办案不能心急,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懂。”

顾清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

“唉!憋死老子了!”

沈亦白仰天长叹一声,然后问道。

“接下来干什么?赶紧找点事情做,不然我要疯了。”

“去拜会王老板的邻居,也许能有意外收获。”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王啸龙站在窗户边上,透过玻璃注视着后院里的两个恶客。

他此时的神情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从容,变得阴郁而狰狞。

叶小曼竟然怀孕了!

这个消息给王啸龙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那个贱女人!那个野种!

死得好!死得好啊!

这时房门被敲响,王啸龙脸上的神情立即恢复成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

“进来。”

管家有福推门走进来,俯身低头,垂手而立。

“给津南那边去电话,查一下姓顾的什么来头,要快。”

顾清和沈亦白离开王啸龙的宅邸后,开车直奔周文凯在舍山的庄园而去。

出乎意料的是,在得知来意后,周文凯竟然亲自出迎,热情的将二人引进颇具古意的厅堂。

王啸龙的宅邸装饰奢华,是典型的西式风格。

而周文凯的庄园则完全是古代园林的模样,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甚是典雅。

三人入座寒暄了几句,周文凯直接进入正题。

“我知道你们办案讲证据,鄙人的底子又不怎么干净,空口白牙的二位也不会相信。不过你们可以满上都去打听打听,鄙人这些年虽然恶事做了不少,但拿女人出气的下作勾当却是做不出来。似叶小曼这等尤物,是用来疼,用来爱的,也不知是哪个狠心肠的,怎么就下得去手。根本就是暴殄天物嘛!”

“哼!”

有杀气伴随着冷哼自侧方传来。

顾清和沈亦白循声看去,就见一白衣丽人双臂环胸而抱,目光冰冷的瞪着周文凯。

“怎么!心疼了,要不要去那个贱人的坟前上柱香,再哭几嗓子,以表哀思啊。”

这位应该就是上都四大美人之一的白衣舞后白蝶儿了吧。

顾清心中暗道。

“老爷们说话,哪有女人插嘴的份,滚回屋去。”

自感失了颜面的周文凯怒声训斥道。

“哼!今晚别想上老娘的床,王八蛋!”

轻跺娇足,目露雌威,白蝶儿转身扭着纤细的腰肢走了。

“哈哈哈,让二位见笑了。哦对了,鄙人想起件事来,或许有些帮助。”

“周老板请讲。”

“这不是前段时间跟那个姓王的起了点冲突嘛,鄙人就派了几个小兄弟暗中跟着,想找机会给姓王的一点教训。不过别误会,只是生意上的小事,犯不着闹出人命来,就是揍一顿的事,出口气就得了。可惜姓王的惜命,出入都带着十多个枪手,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不过听我那几个小兄弟说,从三天前,姓王的就躲在窝里面不出来了,而且发现有两伙人每天都去找他。其中一伙都是黄头发绿眼睛的洋鬼子,另一伙只有一个人,看走路姿势,估摸着是海那边来的。呸!我就说姓王的不是什么好饼,瞅瞅他都跟什么乱七八糟的厮混在一起。”

海那边来的!

顾清立刻就想到了富川太郎。

原来富川太郎离开饭店是来找王啸龙了。

洋鬼子又是怎么回事?

“周老板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顾清问道。

“我的人收买了一个枪手,打听到好像是姓王的搞到了一件了不得的宝贝,这两伙人是来买宝贝的。”

了不得的宝贝!

顾清的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感觉到自己很快就能搞清楚叶小曼被害的原因了。

又与周文凯聊了一会后,再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二人起身告辞。

回程途中,顾清始终的低头沉思,沈亦白几次想要开口,却都怕打扰到他的思路。

汽车开出一段距离,沈亦白看到前方有影子左右晃动着对向而来。

离近一看,竟然是骑着自行车的刑子庸。

“我估摸着时间你俩应该在这附近,嘿嘿,还真让我猜着了。”

倚靠在车窗边,刑子庸满头大汗,喘着粗气,得意的说道。

“我到了和平饭店以后,找到了拉过富川太郎的三个黄包车夫,按照三人所说,一路追寻,终于是发现了富川太郎去的地方。你俩猜猜是哪?”

“王啸龙家。”

沈亦白吐出一口青烟喷在刑子庸脸上,幸灾乐祸道。

“你俩已经查到了?那我这一上午岂不是白忙活了。”

刑子庸的脸顿时垮了下去。

“我们是从周文凯那听来的,不过你也不是白忙乎,毕竟他说的话我们也不能尽信,办案还是要以咱们自己调查到的证据和线索为准。”

听了顾清的解释,刑子庸立刻又高兴了起来。

“接下来是不是去趟叶小曼家,找那两个娘们谈谈。”

从昨晚到现在,沈亦白始终没有忘记这茬。

倒不是对那两个女人有非分之想,只是心里有强烈的预感,两个女人一定有问题。

“不急,现在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顾清再次否定了沈亦白的提议。

“啥事?”

“你忘了。叶小曼的埋尸地点还没找到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