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章 正式加入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90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40:59 全文阅读

“这么肯定,看到正脸了?”

顾清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我看到前台有今天的报纸,头版新闻就是叶小曼的案子。上都人都知道叶小曼喜欢穿红色旗袍,所以我猜那个张姐应该是自己瞎联想的。”

刑子庸耸了耸肩道。

“或许是有人故意引导的呢!”

“顾哥你是说布局人?”

“现在还不能确定。给你个任务,找饭店的人打听清楚这个富川太郎的身份,还有他最近几天都去过那里,见过谁,跟叶小曼又是什么关系。”

“好嘞!”

答应了一声,刑子庸又急匆匆的下楼去了。

顾清走出房间,左右看了看,走廊上依旧没人。

抽出一根烟点上,顾清慢悠悠的走到对面的房间门前站定,抬手敲门。

嘟嘟嘟!

没人。

拧动门把手,发现是锁死的。

然后又去敲隔壁3307的房门,依旧无人应答,门锁锁死。

顾清一路挨个房间敲门,拧动把手,期间沈亦白还出来过一次。

“你干嘛呢?”

“随便看看。”

沈亦白自然是不信,可也没多问,只是狐疑的盯着看了一会后,告诉顾清小心些,有情况就喊人。

等沈亦白回房间,顾清侧头看着走廊尽头最后的两个房间。

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抬起手掌去敲3311号的房门。

可手刚刚抬起来,房门却是自己无声的打开了一条缝隙。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顾清还是被吓了一跳。

做贼似的左右看看,再次确定走廊里没人后,就要推门进去。

“你可想好了,确定要进来吗?”

有女人幽幽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你刚刚站在窗外故意让我看到,难道只是想吓唬我?”

顾清压低了声音问道。

“呵呵呵,那你怕没怕啊?”

“额…如果找我来只是要说废话,那我觉得还是面对面气氛会更好一些。”

“唉!真是个没有情趣的男人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下午三点,民北路咖啡厅见,过时不候。”

“如果这算是约会邀请的话,至少要告知芳名吧!”

“侠探顾清!你不是很厉害吗,不如猜一下。”

“红姐?”

“哼!”

“哼算什么意思,我猜对了吗?”

门缝里没有回应。

顾清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选择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在外面路灯残辉的映照下,随风飘舞的窗纱。

摸索着找到门口墙壁上的电灯开关,灯光亮起,房间里的一切都纤毫毕现的出现在顾清眼中。

半个鬼影子都没有。

走到打开的窗户探头朝外看去,空旷的街道上没有行人,没有车辆。

好快的身手!

顾清心中惊叹道。

在和平饭店忙乎了一个多小时,一行人回到警署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天际隐隐露出一条青白色的线。

“姓沈的你个生儿子没屁 眼的王八蛋!别再让老子见到你!”

法医老张的咆哮声从一楼传到了三楼。

沈亦白不耐烦的关上办公室的房门,将扰人的噪音隔绝在外。

几乎是一天一夜未睡,可三人却是没有半分的困意。

刑子庸将从饭店那里打听到的,有关富川太郎的信息说给二人。

沈亦白坐在椅子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顾清则是在黑板上单独圈出一块区域,专门罗列富川太郎一案的相关线索和信息。

“富川太郎,男,三十五岁,是若河市富川商会的副会长。九月二十二号,也就是三天前乘坐火车来到上都,中午十一点在和平饭店前台办理入住,没有随行人员。据饭店人员所说,富川太郎办理完入住,将行李放回3306号房间后,随即就离开了饭店,直至当晚十点左右才回来。

第二天下午一点,富川太郎再次离开饭店,于凌晨二点左右回来。昨天中午十二点离开,下午五点半左右回到房间后,未再外出。今日凌晨一点十分时,被发现死于房中。饭店人员张姐在发现死者前,看到有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去往三楼,之后却是不见了踪影。”

等刑子庸说完,沈亦白将烟头扔到脚下踩灭后说道。

“根据老张现场验尸得出的结果,死者是被溺死的,我们检查过洗手间里的浴盆,在地漏里发现了死者的发毛,推测应该先是在浴盆里淹死后被转移到床上。死亡时间大致是在昨晚八点到十点之间。”

二人说完后,将目光齐齐望向顾清。

“因为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布局人就是杀害富川太郎的凶手,为了避免我们先入为主,我建议暂时与叶小曼一案分开处理。现在捋顺一下案情,如果有遗漏的地方可以随时提醒我。”

“九月二十二号中午,富川太郎来到上都。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他基本都是白天出去,临近午夜才回来,然后于昨夜八点到十点期间被害。凶手在洗手间将富川太郎溺死后,将尸体搬运到床上,摆成下跪磕头的姿势。房间门锁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地板没有脚印留下。”

“本案有几处疑点。首先,富川太郎为什么来上都?他这三天都见了谁?”

“第二,凶手为什么要把尸体摆成磕头认罪的样子?”

“第三,既然富川太郎是在浴盆里淹死的,可床上的被子、床单、床垫为什么都被水浸透了。地板上也残存了大量的水迹。”

顾清将提出的三个疑点写在黑板上。

“你是不是忘了那个红衣女人。”

沈亦白提醒道。

“红衣女人可以先不用管,我有预感,只要查清富川太郎来上都的目的,所有的疑问都会迎刃而解。”

顾清解释道。

“我猜顾哥你的是觉得,富川太郎来上都的目的,跟叶小曼被杀的原因有关,对吗?”

刑子庸啃着指甲问道。

“没错!眼看着天快亮了,我来分配一下明天的任务,然后咱们抓紧时间打个盹,天亮以后分头行动。”

顾清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后说道。

沈亦白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珠子转了转,暗中悄悄用手指捅了刑子庸一下。

“顾哥你明天还在这吗?”

刑子庸突然问道。

“什么?”

顾清此刻全部心神都放在明天的调查上,一时间没搞懂刑子庸话里的意思。

“我是说你的嫌疑人身份已经解除了,现在已经是自由身了。你到上都来没有自己的事情吗?需不需要我和头帮忙啊。”

“哦你说这个啊,没关系的。我这次出来就是为了下一部小说寻找灵感。也许是上天注定吧,让我遇到了沈探长和你,机缘巧合的接触了到叶小曼的案子。试问还有比亲自参与侦破案件更好的灵感来源吗!额…你俩不会不欢迎我吧?”

说到最后,顾清突然心里一紧。

一整个晚上,自己可以说是抢尽了风头,还不自觉的取代了沈亦白的主导位置。

虽然沈亦白看起来一副没所谓的样子,可没准心里不爽自己很久了呢。

人家可是堂堂的高级探长,没道理一点脾气都没有吧!

等天亮以后,自己就再没有任何借口跟在二人身边了,沈亦白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自己一脚踢开。

没有了他们两个的警探身份,自己一个外来人口,如何开展调查。

得想办法弥补一下和沈亦白的关系啊。

这个人脾气暴躁还没有大脑,不过品性还是蛮端正的。自己装装可怜,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应该能同意自己留下吧。

毕竟自己的推理能力,能给沈亦白提供非常大的帮助啊!

顾清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沈亦白却是蹭的站了起来,迈开大步走到顾清面前。

沈亦白比顾清高出差不多一个头,在彼此相距一步时站定身形,低下头与顾清对视,颇有些居高临下的威严。

来了来了!这家伙是要找回场子吗?

对视了几秒钟,沈亦白突然俯身鞠了个躬。

“我为昨天在火车上的行为,正式道歉。同时也感谢你不计前嫌,协助我们警方破案。”

直起身后,沈亦白语气郑重的说道。

“额…”

沈亦白不提,顾清都快忘了自己昨天被这家伙狠狠的踹了一脚这回事。

而且这家伙如此郑重其事的赔礼加致谢,与顾清的预想有太大的出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太好啦!有了顾哥的加入,这两起案子很快就能真相大白,还死者一个公道。”

刑子庸凑过来搂住顾清的肩膀,兴奋的嚷嚷道。

“正是欢迎你加入刑事二组!”

沈亦白咧嘴一笑,朝顾清伸出了右手。

“荣幸之至!”

醒过神来的顾清微微一笑,伸手与沈亦白握到了一起。

“还有我呢!”

刑子庸嬉笑着把自己的手也盖了上去。

三个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刑子庸高声呼喝道。

三人组于此时正式宣告成立,平息了心中的情绪后,便各自找地方抓紧时间睡一会,毕竟明天估计有的忙呢。

刑子庸把自己的床位让给了顾清,然后抱着一条被子睡到了办公桌上。

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办公室里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

顾清站在床边环顾四周,眉头皱紧,嘴角不停的抖动。

“这…这么乱…怎么睡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