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诡谲世界 > 正文
第八十五章:金毛怪物
作者:烈日炎夏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2-06-15 23:45:14 全文阅读

  阴冷的寒气在空中回旋,莫山河看那仁慈的脸庞,但浑身却是感到毛骨悚然。

  方丈似笑非笑就这样直愣盯着莫山河,而那雨幕之中,一双手,一双脚,被一个肥大的身躯连接,凭空显现了出来。

  方丈身高不过一米六,身体躯干有说不出的不协调,莫山河知道这是缝合了四个人拼接而成,所以也没太过诧异。

  方丈依旧保持诡异的笑容也不言语,就这样拖着拼接的身体,缓缓走向莫山河。

  莫山河这时也不再犹豫,提拳就轰了上去,方丈速度很慢,但这一击他却是没有躲闪。莫山河在诧异中像是打在了空气中,直接穿过老者的身躯,跌落在地。

  方丈向大堂走着,丝毫没去管身后的莫山河,虽然其速度不快,但不知为何,转眼间他已来到金像前盘腿而坐。

  莫山河本能告诉他必须要阻止这和尚的祷告,但此时周围的雨幕犹如一个强力场,限制着哪怕他迈出一步都异常艰难。

  随着方丈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那金佛也变得金光闪闪。高空中雷声阵阵,似乎在狂怒呼啸?。

  不过几十秒那泛着金光的金佛砰的一声尽数炸开,恐怖的气浪掀得雨水横飞。

  莫山河行动被力场限制,躲闪不及被迎面一块碎石击中胸口,横飞了出去,碎石力道极大,尽管没伤到他筋骨,但还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离金佛的还算远的莫山河都是如此,那方丈的状况简直惨不忍睹。

  那地面血肉横飞,在看那方丈时,只剩下了半边身子,而那尚存的身躯也是鲜血淋漓。

  “月神献祭。”方丈语落,竟然直接从他身躯里拖出了个淡蓝的人影,提与面前,犹如拎小鸡仔似的。

  当莫山河看清那人影的脸庞时,他此时终于明白了一切。

  那人影毅然是记忆里在雨夜被方丈收留的男子,在紫荆寺里杀戮的是这方丈,进行月神献祭的也是这方丈。

  此时方丈手中的人影已经化为了黑烟散去。莫山河猛的感知到空间里一股邪恶至极的气息弥漫开来,这股气息前所未有,浓烈的让他感到窒息。

  “逃。”这是莫山河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就在他转头逃离此地时,一只金毛怪物像是撕裂空间般钻了出来。

  它体型巨大,出现的瞬间便将眼前只有一半身躯的方丈,一口吞下。

  那灯笼般大的红色眼梦直直盯着在雨中奔跑的莫山河,光是这远距离注视,莫山河就感觉自己是一只蝼蚁,生死已由不得自己。

  “这绝对是二阶神明!”

  这个念头占据了莫山河的脑海,就连恐惧也没有了一席之地,他浑身颤抖,这是生理上对高阶神明无法控制的敬畏。

  但莫山河此时倒没慌乱阵脚,他疯狂逃到了红色轿车,催促着师姐赶紧逃离。

  郸雨潼也是感知了,身后那犹如散步,缓缓走来的金毛怪物。它速度看似不快但一步却是迈的出奇的远。

  莫山河看向后视镜,这才看清那怪物整体极像华夏的狮子,只是它体型达到了恐怖的五,六米,犹如一头暴龙追寻着猎物。

  车速很快提了起来,但那金狮子也迈动了粗壮的四肢,撞开雨幕奔跑了起来。它的速度虽然没能追上轿车但也是紧紧跟随,而且异常灵活,好几次郸雨潼都试图用急转弯甩掉这怪物,但都被追了上来。

  乐颜试着向金狮子开了几枪,却是如莫山河击打那方丈般都如同打进了空气,纷纷枪击到了街道旁的店面里,玻璃碎了一地。

  雨水越下越大,雷神轰鸣,莫山河惊奇发现那怪物正慢慢靠近着轿车,显然他的速度一直在提升。

  “不能这么耗下去。”脑海里尽管知道如此,但这金狮子不是他们能力敌的,一旦被它追上必死无疑。

  莫山河苦笑摇了摇头。“青鸾又要你救我了。”

  他拿从鬼藏宝里拿出了那个木盒子,轻轻打开里面躺在的正是青鸾所赠三章符箓。

  随机拿出一张捏在手中,探出车窗对准了那已经快要临近的金狮子。

  符箓似乎与莫山河心灵相通,尽管青鸾没有交代任何使用的方法,但现在还是在他一念之间,在雨中燃起了金色火焰。

  “杀!”莫山河下意识喊出,那符箓瞬间爆发了夺目金光,一道难以想象的剑气斩下,那本漆黑的天空瞬间被划出一道裂口露出了里面的白昼。

  人造太阳也在此时伴随着机械声缓缓亮起,驱散着无尽的黑暗。

  这一剑直接将那无法触及的金狮子看成了两半,巨量的血水淌出,就是这倾盆大雨也是无法冲洗反而被染成了红色。

  莫山河没能看道这一幕。他的脑海又是一段记忆涌入。

  “我们的世界还有更深的一成,通过月神献祭,方能进入。”又是那雨夜借宿的男子对方丈说到,此时他西装革履,完全没了那晚的狼狈。

  方丈听后却是摇了摇头。“要以活人献祭,这种事有伤天伦。”

  “那世界里众生平等,没人忍受疾苦病疼,这不是方丈你追求的世界吗,那里还有成神的方法,方丈你难道不想成佛吗。”

  男子手舞足蹈,迈着瘸腿兴奋的踱步,面色尽带疯狂。

  “方施主你已误入歧途,早日回头是岸啊。”

  “那里有让死人复活的方法,你难道不心动。”被唤作方施主的男子又恢复了理智,淡淡开口道。

  他见方丈不言语留下联系方式后便出门离去。

  方丈闭眼念诵了一段经文,紧皱的眉头却是久久不能舒展。

  “哎”方丈长谈了口气,起身来到了后院里,这里种满了紫荆花,花朵美丽妖艳,被照料的很是精致。

  “这是我皈依佛门第三十七个年头了,尽管日日读文诵经但却依然无法忘了你,这紫荆花是你身前最爱,可我已入佛门,怎能留恋尘世!”

  说着方丈提手就要将那些盛开正艳的紫荆花一一毁去,但刚刚将一朵花陨落在地,他就立马扑了上去,老泪纵横,后悔不已。

  “我有罪,我有罪。”

  后面记忆闪烁很快,大致便是这方丈终究还是联系了那名男子,随后长达数月,方丈挑选了两个最为亲近的同门,以各种理由给他们吃下了不少奇异东西。

  就在一天雨夜,一切准备就绪。方丈先是将那两名同门骗到房内,然后残忍将他们杀害,一个剁下了双手,一个剁下了双脚。

  男子在此时也是敲门前来。

  “头颅准备好了,开始吧。”男子沙哑声音缓缓响起。

  方丈只是微微点头,接过头颅与那些肢体放在了一起。

  “可是还缺个身躯啊。”男子面露凶狠,提刀就,向方丈走来,原来他一早便想独吞这场月神献祭。

  “是的不但缺失一个身躯,还要一个灵魂,你得到那份是残卷,而我则拥有完整的献祭仪式。”

  “你……你”男子突然口不能语,全身冒着黑烟。

  “每次你送献祭材料来都喜欢喝一口清茶,这是个很好的习惯。”

  方丈此时一阵阴笑,整个人充满了癫狂。

  “小琴,苦了你,为我等了三十七年,不过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

  方丈将男子肢解取下了躯干,右手又拿出了个瓶子里面竟装着个小小的人影。

  将这人影倾到在残肢上,立马就又巨量的黑气冒出。

  外面雨水越下越大,雷电闪烁,这屋内骤然升起了令人寒战的邪气。

  慢慢方丈眼前的黑气汇聚成了一道门状入口,他缓缓伸手触碰,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钥匙。

  “哈哈成功了,开启深层世界的钥匙。”

  随着钥匙拿出,黑气散去,但当方丈在虚空用钥匙开门时,突然一道青铜门凭空显现。

  “咔”门锁开启,正当他要推开了这道朝思暮想的门时。墙角一物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是。”方丈上前弯腰拾起,这是个木发簪,很是普通,做工简陋,但方丈还是一眼就认出。

  楞了一会儿他抱头痛哭。小琴死于癌症,她临终前说她有个走丢了妹妹,想让方丈帮忙找到。而唯一线索便是这木发簪,方丈找了很久连一点,都没有哪怕一点线索,直到他每次看到发簪都犹如发疯了般必须要去看上一眼。

  “我有罪,我有罪。”小琴他没能救下,就连这两人唯一共同的牵挂也被那男子割下了头颅。

  此时已经被献祭的头颅已经被黑烟溶解了大半,方丈赶紧扑了上去但除了那黑烟一起腐蚀着他的双手外,没有了其它改变。

  看着与小琴有七分相思的面孔,方丈再也控制不住崩溃哭嚎起来。

  发泄了一阵,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拿起钥匙放在了那头颅上。

  “我用我的头颅为交换,让你在那边世界在活一次,小琴我来陪你了。”

  说完他竟一刀将自己头颅剁下,正好滚落到黑烟里代替了那小琴妹妹被黑烟消融。

  莫山河清醒了过来,这次头疼的厉害很快便昏迷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