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戟灭 > 正文
第一卷天堡,画戟第1章虚月,仙子
作者:月昇阳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2-02-11 17:02:40 全文阅读

“虚月,仙子,虚月仙子?”浓浓的抵触情绪,还有强烈的不满。

赤足少女足踏天空,一个个旋涡涌现一朵朵莲花,将她托起。

“虚月是仙子,也不是;仙子是虚月,却不全是;虚月仙子就是虚月仙子,除非天崩地裂,虚月星庭不复存在,懂了吗?”

不懂!不想懂!少年持戟与萌萌的仙子撕杀,竟是旗鼓相当。

萌仙,虚月宗排名第四的老祖,战力仅次于水盈月。

陪练哩!为了保住傻仙的性命,萌仙足足陪练了二十年!

沙大杏受狐白衣蛊惑,利用星庭高层“闭户”时机,调用天道之力,再以天堡族人的性命相威胁,生生将一代星捕水梦天逼死。

明面上,水梦天止是嫡系的精英,一百零五傻仙?可死,可不死!

逼死族人?肯定是死罪!但是,事情有蹊跷!

假如少年原谅,并由娘亲水娘子担保?可以不死!

少年,是酒客末名,天堡的客卿,千面人生的角色之一。

再打不下去了!末名收手,手里的画戟化作精气,被吸入腹中。

此技,名气吞山河!是黑风堂主郝瑞的成名战技!

黑风堂、天使军团、黑天使军团并称星空三大劲旅。

其中,黑风堂有四项绝技,练成一项?是战士!练全四项,是黑风战士,纵观黑风堂的历史,只有老祖郝仁、堂主郝瑞练全。

黑风战士是星空的禁忌,却非尽头,再往上?是气吞山河!

水梦天成了黑风战士?是虚月宗的秘密,萌仙亦不知情。

直到水梦天被傻仙逼死,萌仙才知道内幕。

无奈何!萌仙去了神域,找到郝瑞的一缕真灵,得到气吞山河的修行法门,说难是难,说易极易,只要成就黑风战士,就可习练。

与三圣系相似,习练者要凝炼一口精气,再化作兵器。

此兵器属于习练者,任何人也夺不走,正好遂了末名的意。

初时,末名与萌仙撕杀?唉,哪里是对打,是被虐打!

苦难的日子,是十五年,末名?天天被萌仙暴打。

第十六年起,画戟渐成气候,虽是输多赢少,却不至太难看。

眼下嘛,末名与萌仙各有擅长,堪堪打成平手。

萌仙摸出丝巾,为末名擦汗,眼底有一丝疲惫。

“唉,孩子,想通了么?”幽幽叹息声传来。

“娘亲!”虚月仙子、末名躬身,是水娘子来看末名了。

水娘子心疼地帮末名整理衣裳,眼里满是不舍,又要走了!

“我知你的气不顺,可是,不成呢!”

末名垮脸,凭什么?只关二十年,就脱罪了?

“二十年,督察院换了四十五任总管,最长的干了一年!最短的?只三天!又出缺了,水淼淼找了几支首领,就是没有人应承!”

末名失神,督察院的活,是得罪人的活,除了傻仙?没有人愿意!

默默点头,水娘子、萌仙明显轻松,水娘子嘱咐道:

“千面人生,是一千条命,水梦天?唉,待你的道行精进,才会出现!末名,就是无名,叫水戟天吧,这天,该疏理了!”

虚月仙子默然,正赶来的水悦逸怔住,驻足不前。

若论想不通?水娘子是最最想不通的人,水悦逸、虚月仙子掌星庭、镇神界,居然,会被狐白衣算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若不是水梦天修行了千面人生?末名,只是一个虚名罢!

水戟天不舍,恳求道:

“娘亲,小天的事算是意外,何必离去?”

水娘子亦不舍,眼角瞟了瞟远处的水悦逸,淡淡道:

“正好悦哥儿来了,我不再去星庭辞行!”

萌仙侷促,为了水梦天的事,一家四口拌嘴哩。

水娘子转身,向竹林外走去,声音传来:

“萌仙,我们去总堂吧,把傻仙放了!”

“小天,行走星空时,万事小心些!记住了,来源陆看娘亲!”

萌仙大喜,跟着水娘子走了,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真要离去?”水悦逸盯住水戟天的眼睛。

心里叹息,水悦逸觉着,水梦天不适合走现世、闯星空。

与水幻幻不同,水梦天的性子刚毅,不会妥协,更不会低头。

如果换水幻幻入驻云上坪?肯定是混得风生水起!

狐白衣?并非针对水梦天,假如将局面控制住,不会陡起波澜!

水戟天抬头,与水悦逸对视,一字一板道:

“星帝,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遮蔽我的命理、运程?”

微愕,想了半天,水悦逸用眼光探寻虚月仙子。

神皇,虚月仙子摇头,苦恼道:

“小天,抱歉!你的命运?自与悦哥儿联手,遮蔽你的命理后,我们再无一丝印像,要不然,岂会容狐白衣得手?”

呆住!水戟天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星帝、神皇忘了?

虚月仙子帮水戟天整理发髻,心痛,又歉疚:

“小天,真的对不起!真要走吗?”

水戟天,终于感到一丝温暖,虚月仙子像长嫂一样,关心自己。

“仙子,为了虚月宗的族人,你们做得够好了!不过,水梦天死了,履历、腰牌化作虚无,再为星庭做事?我不甘,亦不愿!”

虚月仙子僵住,顿时苦笑,水梦天的运道差了,不怪我!

摸出两本厚厚的册子,交给水戟天,虚月仙子嘱咐道:

“根据水梦天的意愿,总堂为彰其功,作了特殊安排!”

“水梦天一支,独立成嫡支,与孺艮水姓并列,由水桐、水酝承继香火,呃,就是草桐、草酝两支合并,是水梦天一支,名册在此!”

水戟天颇感意外,依惯例?两支应并入嫡支,成为分支!

虚月仙子的眼圈微红,感喟道:

“巨竹,是第一功勋元老,享受一些优待,应该的!”

水悦逸见虚月仙子哽咽,接过话题:

“还有,留守天堡的人,仍是嫡支,什么时候回来,老营随时欢迎!另外,他们享受神族的待遇,审算早采集他们的气息,留下一缕真灵供养真灵殿里,放心,水芋重新疏理过了,不会有问题!”

水戟天失语!水犊、水芋失察,真灵殿竟被外人渗透。

虚月仙子白了水悦逸一眼,能不能不说不高兴的事?

“海伦的雨神宫、丘比神的爱神殿,都被神族正常供养,荷马的卜门改了名称,老先生又不收门人、弟子,审算将之改成卜居!”

“唉,封神哩,是天道封,我只能做那么多了!”

水戟天感激,只要成就神人,就很知足了。

见水戟天不再抑郁,虚月仙子的心情好了许多,佻皮道:

“小天,你知道吗?天堡的人供养水梦天,是二十年坚持不懈,居然,被他们弄成了,一缕魂念缠绕,与水梦天的德性差不多!”

呃!水戟天顿时头大,更兼毛骨悚然!

功德神王,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活脱脱是第二个马妞儿!

“我看,还是算了吧!水梦天只是水梦天,不是教主!”

虚月仙子正容,规劝道:

“小天,你是酒客,性喜洒脱无羁!可是,水梦天有自己的理想,是成就一番功名,你不能代他作主!他的事,还要好好斟酌!”

水悦逸笑了,假如,是酒客“代死”?水梦天,肯定还是捕快!

哪怕是再灰心,再对天道、星庭有意见,仍是不改初衷。

可是,眼下是酒客行走世间,他的想法?就是巨竹的想法!

算了,遂他的意罢,正想开口?虚月仙子的白眼,又丢过来。

“水梦天的性格刚毅,嫉恶如仇,此是优良品质!”

歪着头,虚月仙子瞪着水悦逸,怎么,不帮忙?

水悦逸无奈,虚月仙子是神皇,水戟天不愿为星庭分忧?自然要用神人道,将之“拴”住,毕竟一家人,不能任水戟天脱单、逍遥!

“小天,仙子说得不错!水梦天应该成为人杰!而且,天堡的人已经做成了,你又何必拂人美意,让你的族人寒心?你不是水梦天!”

我不是水梦天?水戟天恍惚,我是谁?

千面人生,有一千个角色,各自的性格、气机截然不同!

是的,水梦天是水戟天,却又不是!

同样,水戟天不是水梦天,不能代他作主。

迷迷糊糊!水戟天被绕晕了,终于同意。

雀跃!虚月仙子背负双手,嘴里念叨:

“水梦天是优秀的捕快,最称职的捕快,除了捕快的品质,水梦天还要传授逮人、宰人的武技、神通,我要好好地整理几部功法!”

越想越兴奋,塑造神格哩,与神山造神没有区别。

神皇,虚月仙子是神皇,却没有“造神”权利。

神界的神?是天道弥封,神皇只是同意,或者否定。

想到兴奋处,虚月仙子竟“咯咯”笑起来,忙与水戟天作别。

水悦逸望着虚月仙子的背影,心里涌起深深的歉疚之意。

仙子从未去过现世,心里十分羡慕水幻幻、水梦天。

但是,神皇的身份,是注定了虚月仙子,终身不得自由。

水戟天与水悦逸对视,瞬间读懂了悦哥儿的心思。

虚月仙子是另类存在,不见容于现世,只能寻水梦天的乐子。

算了!水戟天甩了甩头,虚月仙子,会捣鼓出什么样的水梦天?

水悦逸看着水戟天,嘱咐道:

“小天,能想到的,能做的,我都做了,出门在外,万事小心!”

水戟天心有戚戚,转过头偷抹眼泪,此一别,不知何日能见?

“二十年了,我与仙子联手遮蔽了天机,你的行踪不会暴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