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威胁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2022-05-07 09:00:01 全文阅读

“赵兄,想必你应该知道朝廷对白莲逆贼什么态度,只要收押,断没有再放出去的可能,赵兄你想将吴妈收入房中有些异想天开了!”

赵福祥听赵孟关说完一笑:“赵大人,这就需要您来帮忙了!先将翠云楼查封,里面所有人都收押,吴妈妈可以过几日报个病亡,随便找个死人顶替不就可以了吗?”

赵孟关实在搞不懂赵福祥费这个二遍事干什么,虽然锦衣卫这边规矩很多,不能将收押的犯人放出去,但只要银子使到了没什么办不成的事情,赵孟关只是不想被赵福祥这么个投机分子操纵而已。爷可是堂锦衣卫,岂是你一个小小贡生支使动的?

赵孟关皱眉说道:“赵福祥,你以为锦衣卫的诏狱是你们家后院?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跟你说实话吧,翠云楼本官是要查封的,老鸨吴妈也是要收押的,但放与不放就不是本官做主了!你去京师找骆都督吧!”

骆都督就是骆养性,除了担任锦衣指挥使外还兼任左都督一职,赵孟关抬出骆养性明显就是想跟赵福祥要银子,赵福祥根本就不信,就翠云楼屁大点的事情,还能让骆养性亲自经手?

如果是以前的赵福祥,肯定拿钱买平安了,但现在的赵福祥已经变了,经过这半个月与明代官场打交道,赵福祥已经学会了如何扯虎皮拉大旗。

赵福祥一笑,说道:“赵大人,您要的有些多了,翠云楼都给你了还想要什么?惹得学生不高兴,最后可能让赵大人你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赵孟关半辈子从事锦衣卫工作,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在厂卫衙门这么说话,赵孟关一拍桌子站起来,怒道:“赵福祥,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不要以为认识些文人就可以跑到老子的衙门胡言乱语,小心让你尝下锦衣卫的十八种酷刑!”

外面的番子听到屋里拍桌子的声音,呼啦啦冲进来一群,就等赵孟关下令,好将这个死胖子拉下去好生整治一番。

赵福祥虽然心中怕的要死,但还是装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笑道:“赵大人,听说您是苏州人?是不是忘了二十年前五人墓事件了?是不是也忘了东厂档头文之斌怎么死的了?”

五人墓为明代天启六年苏州市民反对魏忠贤斗争中殉难的颜佩韦、杨念如、沈扬、马杰、周文元等五位义士之墓。当时魏忠贤等阉党权倾天下,派遣厂卫缇骑去苏州抓捕东林党的反对派,在苏州吴县抓捕致仕官员周顺昌的时候,引起了苏州老百姓的愤恨,几万老百姓动手打死了押送的厂卫缇骑,东厂档头文之斌也在其中,后来魏忠贤抓了五个带头的老百姓将他们处死,这就是苏州市姑苏区阊门外山塘街775号五人墓的来历。

当然五人墓事件背后远没有这么简单,试想苏州是东林党的大本营,老百姓竟然能群聚数万人,官府竟然一点动作都没有,东林党在期间一点没有动作谁能相信?还有处死的那五人都是平头老百姓,说他们五人是组织者实在有些太高看他们,没有当地乡绅的组织,怎可能短时间内聚集上万人?

事后官府也想将这件事追查到底,但随着魏忠贤的倒台也就不了了之了,等到东林党上台众正盈朝,自然这五人也就成了反抗暴*政的义士,其中猫腻也就无人在管了。

赵孟关当时已经十多岁了,自然记得当时的情景,听赵福祥这么说一愣,马上想到这是赵福祥在威胁自己,气的赵孟关说道:“赵福祥,你以为你是谁?你在老子前面就是个屁,老子要弄死你和踩死个蚂蚁一样简单!”

赵孟关虽然大骂赵福祥,但心中确实有些心虚了,赵福祥心中长出一口气,笑道:“赵大人,学生是个蚂蚁,但学生与城外上万流民可有关系,如果学生在赵大人这里吃了亏,搞不好那些流民冲进城里打打杀杀可就不好了!”

赵福祥说完站起来来到赵孟关身边,低声说道:“赵大人,你应该知道学生与张举人结拜的事情,但还不知道结拜的一共是三人吧?除了我和张举人外,还有一个三弟是崇祯十六年的探花陈名夏,我这三弟现官居翰林编修,如果他得知赵大人你在琼州府欺压良善、打压士人,你说会怎么办?我想骆养性不会为了你一个小小百户得罪朝中诸公吧!”

赵福祥说的这句话才是最重要的,刚才赵福祥说什么五人墓只是吓吓赵孟关,毕竟琼州这里与苏州不同,琼州城内就有数千卫所兵,可容不得流民进城乱来,但得罪陈名夏可就不同了。

与宠信厂卫的天启皇帝不同,现在的崇祯皇帝上台就搞死了魏忠贤,然后极力打压东厂锦衣卫,甚至将各地的税监矿监都撤了。同时启用大批不得势的东林党人,现在朝中上至内阁廷臣,下至各地督抚都是东林党人,可以说得罪了皇帝你最多是死,但得罪了东林党可不止你倒霉,你的祖宗八代干点啥缺德事都能刨出来,你后代子孙想要进官场更是没门,甚至在历史书上还要给你深深的记上一笔。

锦衣卫虽然是皇帝的家奴,不怎么怕东林党这帮搅屎棍,但你的家人怕不怕?你的后代子孙怕不怕?你儿子出门就被人指着后背骂奸妄之子你怕不怕?你女儿二十了还无人上门提亲你怕不怕?半夜有人往你家墙上泼大粪你闹心不?锦衣卫也是人,人都是社会动物,被排挤出社会的滋味可不好受!

赵孟关听完后确实被吓到了,他一个小小百户确实没有实力与人家争什么,赵孟关松开赵福祥的衣领,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赵福祥看到赵孟关这个样子,对门口站着那些番子骂道:“进来干什么?我们兄弟俩有些争执有什么看的?都滚出去!”

这些番子可都听清刚才赵福祥说的什么,现在看到自己的百户这个样子,都知道赵孟关屈服了,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等人都走了,赵福祥重新坐了下来笑道:“赵大人,你说咱俩都姓赵,二百年前可能还是一家人,学生来求你办这件事情,你痛快的答应多好,既得了人情又得了实惠,何必搞到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赵孟关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赵福祥知道这家伙还有些转不过来,不过没关系,相信这家伙一定会知道怎么办的。

赵福祥站起身来拱手说道:“这件事就拜托赵大人了,事后学生必定会感谢赵大人!”

赵福祥说完走了,过了一会儿锦衣卫一个小旗走了进来,看到赵孟关还坐在那里,上前低声问道:“大人,咱们怎么办?是不是找个理由将那家伙抓起来?”

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满肚子的火气正没处发,赵孟关跳起来给了那个倒霉小旗一个嘴巴,骂道:“你个龟孙是何居心?是不是想接老子的位置?”

那小旗赶紧跪地磕头,连连保证自己没有二心,赵孟关这才罢休。

赵孟关坐在椅子上考虑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去,将翠云楼的上下人等都抓起来,严加拷问是不是白莲教逆贼!”

那小旗这次不敢乱说话了,赶紧磕头出去准备带人去抓人,哪知道刚走到门口,赵孟关又说道:“记住,万万不可对老鸨吴妈妈用刑!”

那小旗可就不明白了,不是要拷问吗?怎么又不准动刑了?

“大人,不动刑怎么拷问啊?”

赵孟关听完后又骂道:“你笨啊!对其他人动刑,不可对吴妈妈动刑!如果打坏了吴妈妈,赵福祥那厮上门找事你负责吗?”

听到赵孟关这么说,那小旗心中大骂你个王八蛋害怕赵福祥,为啥怪罪在老子身上?

那小旗也没办法,只好按照赵孟关的吩咐带人去查封翠云楼。

这时已经是华灯初上,南城的烟花柳巷正是热闹时节,各家院子都打起了粉灯笼,暗示本家的姑娘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娇客您上门了。

锦衣卫的番子出现在烟花柳巷引起了一阵慌乱,那些准备来潇洒的嫖客看到锦衣卫来了,赶紧纷纷躲避,同时心中暗骂这帮番子怎么这个时候出来?难道朝廷又开始扫黄了?

好在这些番子的注意力并不在嫖客身上,而是直接到了翠云楼前,门口迎客的大茶壶看到带头的小旗,笑道:“孙爷,您。。。”

大茶壶还没说完,那小旗上前就是一脚,将大茶壶踹个跟头,同时喝道:“上峰有令,据查翠云楼上下人等勾结白莲教,现予以捉拿归案!”

小旗说完开始带着人进去抓人,这下可好原本安静翠云楼就像黄鼠狼进了鸡窝,上下闹腾成一片。

后院的吴妈妈听到前面传来的消息,赶紧跑出去正看到锦衣卫的番子在抓人,吴妈妈上前拉住小旗问道:“孙爷,您这是何故?”

那小旗嘿嘿一笑:“对不起了吴妈妈,今天算你倒霉!”说完一挥手,上来几个番子将吴妈妈也捆了起来,不过好在这帮番子得了小旗的指使,不敢对吴妈妈动手动脚,只是将她捆起来押在一边了事。

看到自己苦心经营的翠云楼鸡飞狗跳,吴妈妈担心的要死,难道赵福祥没去找锦衣卫说和?还是说和失败,人家锦衣卫根本不给赵福祥面子?

就在吴妈妈胡思乱想的时候,整个翠云楼上下五十多口都被抓住,还有两个倒霉嫖客也被捆了起来。

锦衣卫小旗清点了一下人数,将这些白莲教逆贼带回锦衣卫衙门看押,这个时候不管是锦衣卫还是吴妈妈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忘了派人给赵福祥送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