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贡生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22-05-03 09:00:01 全文阅读

赵福祥在后世混了一辈子体制内,虽然混到了乡镇中层小领导,但每当看到镇长书记站在主*席台侃而谈,说着云山雾罩不着边际的话,赵福祥心中满是深深的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人五六?这帮家伙明不如自己,为什么就可以爬到自己头上?

时间长了赵福祥的棱角也慢慢磨平,每日里与一些同样不得志的机关干部喝茶看报纸吹牛逼,为了一些国际大事争得面红耳赤。虽然赵福祥早已经向现实妥协,但心中那需要人认可、也想站在主*席台上侃而谈、受到下面人敬仰的骚动内心并没有完全冷却。

所以到了这个时代,赵福祥与他的老子赵志宽一样,如同打了春*药一样十分亢奋,当然赵志宽是因为自己终于可以实践年轻时立下的理想。而赵福祥是想要在家人面前再次得到认可,他赵福祥不是一个只会喝茶打屁的油腻中年大叔,他也想奋斗过,也想成功过!现在有了这个机会,赵福祥自然要照搬后世单位年终总结会,也要搞一个“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

明代官场比较内敛,虽然明代这些官员的无耻程度不逊色后世,但最起码表面上还要点脸,不像后世那些官员能睁眼睛说瞎话。赵福祥当着面大拍周树光蔡思淳的马屁,虽然一些有良知的士绅看不起这个暴发户,但大部分士绅还是与下面看热闹的老百姓一样,鼓起了不情愿的巴掌。

周树光刚才听到赵福祥大吹特吹,听得周树光都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想站起来谦虚两句了,但看到台下百姓一副欢欣鼓舞的样子,台上士绅也纷投来赞许的目光,周树光顿时感觉自己老树逢春,还能在知府的岗位奋斗个一届两届。

至于蔡思淳则沉稳的多,他与倒霉鬼周树光不同,蔡思淳的家世老师都十分牛逼,所以在官场上起点很高,对这些阿谀奉承听得多了,也就不在有什么兴趣,赵福祥今天搞的这些顶多让蔡思淳眼前一亮,感觉很有新意而已。真正让蔡思淳感兴趣的是赵福祥这个人,这家伙明没读过书,为啥办事作风却与官场十分类似,溜须拍马的无耻程度跟朝廷那些大佬有的一拼,这可不像初入官场的新丁,难道赵福祥在南洋也是当官的?

蔡思淳想了想还是感觉不可能,虽然他不知道南洋官场什么样,但听往来客商说吕宋等地都是佛郎机人在做主,当地汉人基本上当不了什么大官。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个赵福祥是个当官天才。

高台上个人心思各异,赵福祥这下可漏足了脸,他等鞭炮停止后,话锋一转说道:“诸位大人,诸位士绅!大家都知道大陆上是什么样!北方糜烂一片,大量流民南下,听说广府城外流民足有二十多万,流民吃不上饭卖儿卖女有之、铤而走险有之、投河自尽的有之!实在是人间地狱啊!”

“但是看看咱们琼州,在两位大人的指导下,在各位士绅的积极捐助下,在全城老百姓帮助下,琼州府城外数万流民竟然没有出现冻死饿死情况,也没有出现卖儿女铤而走险的情况,这是为什么?这是两位大人的功劳,也是各位士绅功劳,更是全城老百姓的功劳!”

赵福祥这顿马屁讲的漏洞百出,就在几天前,城外流民造反死了好几百人,连带码头上的工人也死了不少,那里是什么没有冻死饿死的情况。但现在赵福祥已经把功劳都扣在官员士绅全体老百姓身上,自然谁也不想抹杀自己的功劳,所以大家虽然都知道赵福祥说的是假话,但一个都点头表示赵福祥说的不错。

“我们流民当然也是知恩图报之人,得了琼州府所有人的好处,自然要有所回报!所以在得知船帮有些人参加了白莲教,想要趁着琼州地处边陲趁机起事对抗朝廷!流民在知府大人的指挥若定下,在同知大人沉稳调度下,有力的打击了白莲逆贼,让这些逆贼想要借机反抗朝廷背叛大明、祸害琼州百姓的企图彻底破产!”

“叛乱平定后,官府对有功流民也多有封赏,但我们流民不想在靠着琼州百姓的供养活下去,我们想要自食其力回报琼州的父老乡亲,所以经过协商,决定在流民中成立自治联合社,我们流民要通过自己双手、通过自己的奋斗过上更好的日子,也更好的回报琼州府肯接收我们流民的这些恩人们!”

随着赵福祥话音落下,后台两个人抬出来一面匾额,匾额黑底,上面用五颜六色的布块拼凑成四个字,“在世青天”!

两个流民将这面匾额抬到了前台,赵福祥高声说道:“知府大人,这是流民中仅存的六十八位六十岁以上老人割下衣袖制成,这些老人希望送给知府大人!”

赵福祥说完后,台下的数百流民纷纷跪下,高声叫道:“我们流民多谢两位大人!多谢全城士绅老爷!多谢全城父老乡亲!”

至此这项启动活动达到了顶点,周树光看到台下跪满了黑压压的民众,强压心中的激动,站起来来到前面,高声说道:“诸位乡亲,这是我周树光应该做的,琼州府的先贤忠介公有句名言,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以后本官会以忠介公为楷模,时刻提醒自己做一个好官,做一个清官!还有本官在这里宣布,为你们在提供一万石的粮食!”

周树光说完台下又是一片歌功颂德之声,弄得周树光站在那里浑身发抖,当然不是他年纪大了中风犯了,或是被感动的突然得了失心疯,而是他知道自己有了这面匾额,在官场上就算是有了护身符,只要周树光不找死直接去骂皇帝,他就会平稳的做到退休,任何人任何事都动不了他。

周树光这时看向赵福祥,恨不得上前抱住这个死胖子猛亲两口,要不是赵福祥年纪太大,足有四十多岁,周树光甚至起了将自己刚成年的孙女嫁给赵福祥的打算。

周树光笑着来到赵福祥面前,说道:“今亮老弟,这次你做的很好,不仅解决了流民的吃饭问题,还帮助官府打击了白莲逆贼!正好去年是大比之年,府学有两个贡生名额出缺,就给今亮老弟一个吧!”

贡生是科举时代一项选拔人才的政策,每年挑选府、州、县生员中成绩或资格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意谓以人才贡献给皇帝。这项政策在明初是朱元璋为了缓解中央缺少官员的一项应急政策,也是科举政策的一项补充,毕竟有些人才运气不好,多次考试都不中进士,所以贡生就是为这帮人准备的。因为进入国子监后就可以直接委派当官了,所以在明初这项政策倒是为朝廷选拔了很多人才,明初很多人才都是出自国子监。

但什么好政策经过二百年都会变了味道,中国人最擅长钻空子,有了这么一个不用经过考试就能进入体制内的好机会怎能不利用?所以慢慢国子监成了达官显贵解决自己儿子出路的一条捷径。慢慢朝廷也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将国子监监生分了好几种,这个贡生就是其中一种。

明代贡生分为岁贡、选贡、恩贡和纳贡,每一年或两三年由地方选送年资长久的廪生入国子监读书的,称为岁贡!凡遇皇室或国家庆典如皇帝登基,据府、州、县学岁贡常例,除岁贡外,加选一次作为恩贡!府、州、县学根据廪生学习好坏,每年选拔杰出者进入国子监学习,称为选贡!至于纳贡就简单了,直接拿钱就行!

赵福祥虽然不熟悉科举历史,但对国子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现在听到自己竟然弄到了一个保送名额,一时间愣在那里。

海元宗走了过来,笑着恭喜道:“恭喜今亮兄了!小弟也是国子监的监生,以后去了国子监碰到什么问题可以找小弟!”

与赵福祥这种推荐生不同,海元宗属于荫生,也就是借着自己祖宗的名头免试入学,当然这个祖宗是谁大家都知道。不过国子监的名头现在已经臭大街了,什么老鼠耗子都可以花钱搞个监生的名头,所以这几年海元宗已经不去南京上学了。

海元宗说完,转过头对后面那些士绅高声说道:“既然府尹大人都已经这么说了,海家自然不能置身事外,海家要为流民捐助粮食两千石,白银五百两,衣物若干!”

边上海家的儿女亲家丘家,看到海家都这样了自然不能落后,当代家主丘焕站出来说道:“既然如此,我丘家也捐粮食两千石,白银五百两,衣物若干!”

海丘两家都做出样子了,其他士绅没办法只能纷纷捐款捐粮,赵福祥赶紧让孔守贞拿来纸笔记录,经过初步整理,今天这次启动大会竟然弄到了粮食三万多石,白银六千多两,还有其他食盐衣物等生活保障品。

赵福祥一听大喜,这些东西够流民用半年了,等半年后自己发展强大了,也不用逼着这些士绅募捐了。

不过今天赵福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募捐,他还有一项重要的事情没办,所以等大家捐完后,赵福祥才说道:“请各位士绅老爷不要走,赵某还有重要事情宣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