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军体拳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00:01 全文阅读

二月的海南岛终于不在那么冷了,当然因为小冰河的影响,海南岛的平均气温还是比往年低上十多度,但最起码不用像一个月前那样冻得瑟发抖了。

进入二月,因为天气转暖的关系,赵恒那支小小的民兵队伍开始增加训练强度。张国柱等五个大头兵,经过一个月的训练,身体强度已经初步达到后世同龄人水平,当然与赵恒本人还是有些差距的。

因为身体素质的提升,在加上军训初步已经出了成果,所以赵恒在二月初,决定开始增加了军体拳训练。

军体拳是由拳打、脚踢、摔打、夺刀、夺枪等格斗动作组合而成的一种拳术,军体拳具有长拳舒展大方,动作灵活迅速有力,节奏明显的特点,又有南拳步稳、势烈、动作刚劲有力的特点。运动量大,动作难度较复杂,它不但能锻炼身体,又是克敌制胜的有效手段。

军体拳共分三套,第一套主要是基本动作练习,可锻炼身体、增强体质,有一定的防身自卫作用,这也是学生军训最常学的一套。第二套则是由格斗基本动作所组成的套路练习,招式简单使用,更适合对战。第三套有第一套和第二套的特点,动作更复杂,需要快速动作、稳健有力,讲究一招制敌。

赵恒学的是侦查专业,所以他学的军体拳可不是锻炼身体的花架子,而是一招制敌的擒拿手段。赵恒一开始传授手下这种拳法,还以为自己学的这种东西,在明代人眼中应该不是什么高深拳法,毕竟明代打仗靠的就是武术,那些职业军人学的肯定比自己的强得多。

可是等赵恒在手下面前施展一套军体拳后,手下五人一个个都投来炽热的目光。瑶人盘贵更是问道:“长官,您这套拳法怕不是家传绝学吧?您传授给我们不怕老爷责怪吗?”

赵恒听后很纳闷,问道:“怎么?我打的这套拳法很好吗?”

盘贵说道:“当然啊,长官您的这套拳法进退有度,虎虎生威,拳拳到肉,特别是出拳时的喝声更能增加力道,应该是经过多位武师淬炼的实战之道!”

赵恒听盘贵这么说来了兴趣,他知道盘贵的祖上是广西人,因为嘉靖时期海南岛彝人造反,盘贵的祖先作为客兵被调到海南岛镇压叛乱,事后就留在这里成了军户。所以盘贵家里应该也有军中流传下来的武学招式。

“盘贵,你爹不是当兵的吗?你会不会什么招式?”

盘贵嘿嘿一笑,说道:“长官,我爹学的是军中太祖长拳,还有戚氏刀法,那里能与长官的家传绝学相抗衡!”

赵恒听盘贵说完问道:“你会不会军中拳法?”

“小时候倒是练过,只是现在大了有些生疏了!”

五大天王中的钱氏兄弟最喜欢看热闹,老大钱德安说道:“长官,何不与盘贵比试一下,杀杀这小子的威风!”

钱德全在边上也架秧子起哄,赵恒看手下都这么说,问道:“盘贵,怎么样?咱俩比划比划?”

盘贵是瑶人,没有汉族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听赵恒要跟他比试,笑道:“可以啊!不过属下没有长官的体力,请长官手下留情!”

这倒不是盘贵谦虚,赵恒身高一米八五,在普遍身高只有一米七的明代就是个巨人,所以盘贵还是要请赵恒手下留情的,要不不用比试什么拳脚,单凭力气盘贵就不是赵恒的对手。

赵恒先左转身,右脚撤步,两手握拳上提,前后拉开,左拳与肩同高,右拳置于小腹前10厘米处,站成了一个马步,这是军体拳的预备式。盘贵看到赵恒先摆出架势,自己也摆了一个太祖长拳第一式,懒扎衣!

太祖长拳起源于宋太祖训练士卒的遗法真传,综合士卒在战场上真拼实杀的格斗经验编制成三十二势长拳。后来经过明代著名军事家戚继光的改良,成为明军中必学的搏击法门。

盘贵摆开架势后说了一句得罪了,上来就是一招钻心拳。赵恒看到这小子来到身前,第一拳就冲着自己面门来了,赶紧左手迅速抓住对方右手臂,向自身用劲一拽,右手变拳向对方肘部砸去。

盘贵收手弯腰,使了一招雀地龙,左腿奔着赵恒下盘而去,赵恒首先是一个左格挡,其次右脚向对方腹部弹踢一脚,待盘贵身体蹲下,赵恒右手臂迅速砸向对方背部。盘贵一看要倒霉,赶紧趴到地上准备滚出去。但这时候赵恒已经占了先手,岂能让他跑了,赵恒上前一步使了一招马步侧击,左手肘对着盘贵的太阳穴砸去,到了这个地步盘贵如果是敌人基本就凉了,太阳穴是头部命门,被击中基本上是不能活了。

赵恒的手肘距离盘贵太阳穴三寸的地方听了,盘贵还有些不服输,起来又与赵恒比了两场,结果盘贵三战三败,这才彻底的心服口服。赵恒使用的军体拳是有着南粤拳王之称,总参军事体育学院教授、广东武警总队总教头钱炳祥钻研创造出来的,军体拳经过三十多年的加强发展,特别是经过南疆战场那些有着实战经验的侦察兵改进,军体拳已经成为几乎完美的赤手空拳搏击战法。

这种经过科学实战双加持下的拳法,岂能是明代那种口口相传的祖传秘法能比的?所以盘贵连输三场也是必然。当然这与赵恒的身高体力也有关系,就算赵恒手下留情,但毕竟赵恒比盘贵高出十五厘米,体重也重了足有五十斤,这种力量对比可不是用技巧就能弥补的。

军队向来都是服从强者,以前赵恒对手下很好,这五大天王也算知恩图报,平日里对赵恒也很尊重。但经过今天这次比武,赵恒发现这五人的眼睛中透漏出发自内心的尊重,赵恒知道自己这半个月的关心体贴,在加上今天的比武,算是彻底将这五人的心收服了。

赵恒看到这五人笑道:“怎么样?你们想不想学?”

五人当然想学,一个个都挺直腰杆生怕赵恒不满意不教了,赵恒看了看这五个家伙,说道:“好,既然想学就不要害怕吃苦!咱们先从第一式开始!”

原本赵恒这支小小武装每天上午除了跑步就是练习队列,现在赵恒将队列改在了下午,上午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教这帮家伙军体拳。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大家也练了一个时辰,赵恒带着五人回到食堂开始吃饭。

就在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赵恒看到村口来了一群人,这群人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弄得赵恒离着他们多远都能闻到。

张国柱看到这帮人,皱眉说道:“这帮尸倒怎么来了?这股气味还让咱们怎么吃饭?”

尸倒?赵恒不明白什么意思,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这帮人是琼州府城外的流民,不知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些流民与逃难的难民还有些不同,明显他们是有组织的,到了村口就不在走动。

赵恒看着有趣,饭也不吃了走到村口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回事。等赵恒来到这些人面前,正好看到范建正在维持秩序。

范建看到赵恒来了,赶紧躬身说道:“少爷来了,老爷就在后面,一会儿就过来!”

“范建,这是怎么回事,那里弄来的这么多流民?”

赵恒估计了一下,这些人足有上千,难道这都是自己父亲弄回来的民工?半月前赵福祥弄回来的那三十流民让赵恒很眼馋,只是那三十人都是二三十岁的中年,实在不适合当兵,要不赵恒很想跟自己父亲说一声,将自己那支小小武装扩大一下。

“少爷,这是老爷找回来的工人!”范建说完看到有流民要四处走动,气的范建赶紧过去踢了那家伙一脚,骂道:“你们这帮臭家伙还没净化,到处走动传染疾病怎么办?”

赵恒没想到长随范建也学会了现代词汇,忍住笑问道:“范建你现在行了,都知道传染病了,是我爹教你的吗?”

范建笑道:“是啊,老爷说这帮家伙回到岛上不要让他们瞎跑,说要找夫人给他们净化,害怕什么传染病!”

其实赵恒一家人身上的细菌比这些流民身上的细菌强上数千倍,孙晶在穿越后马上让家人们将排泄物深埋,为的就是避免传染病大流行。后世人经过进化,一些在明代危险的疾病已经不能感染现代人,可是明代可不同,在没有抗生素的加持下,赵家人身上的细菌完全没有天敌,处理不好很可能造成在明代传染病大流行。

虽然经过一个多月的自身净化,但赵恒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带来的后世细菌到底都死亡没有,不过赵恒还是离那些体质羸弱的流民远些,他自己身上的细菌可能影响不到盘贵张国柱他们那些正常人,但面前这些瘦的皮包骨头的流民可不好说。

赵恒站在远处看着范建带着几个人归拢流民,赵恒发现这些流民流民中除了二三十岁的那些壮年外,还有一百多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难道这是自己父亲给自己准备的兵员?想到自己可以扩大那支小小武装,赵恒内心就是一阵兴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