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工业化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22-04-01 09:00:01 全文阅读

第二天赵福祥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完毕就赶去了码头,他要去看看昨天搞的过滤池怎么样,如果漏水了还要重新来过。

在码头上赵福祥看到自己雇的那艘小船,在船工的操持下费力的来往于海甸岛与新埠岛之间,按照内河渡船来说这艘船已经不小了,载重足有一千斤,但和航海的大船相比还差了许多。

现在共有五千石的黄糖堆在海甸岛,用这个小船运要运五百趟,海甸岛距离新埠岛七八百米,每半个小时小船才能往返一趟,看来没个十天半月这些黄糖运不完。

赵福祥将船工老黄叫了过来,问道:“老黄,这些糖你什么时候能运完?”

老黄带着老婆孩子昨晚上就没睡觉,才将将运过去五百石,听赵福祥这么说老黄为难的说道:“赵老爷,我这船太小了,估计要十天吧!”

赵福祥这时候为明代落后的运输方式挠头,早知道先在新埠岛上建座浮桥了,现在何苦耽误大事。

赵福祥看了看船上的黄糖,问道:“老黄,你有什么办法能在三天内都运完?”

老黄苦笑道:“赵老爷,想要快只能多雇人了!但这工钱。。”

赵福祥雇他每月四两银子,让他专职在两岛之间当渡船,老黄刚开始还挺高兴,以为两个小岛百十人能有多少事,那知道赵老爷要运这么多黄糖,刚才老黄心中确实有些后悔了。

赵福祥秉承的观点就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听老黄差钱,赵福祥说道:“钱不是问题,给你三十两白银,能不能在三天内运完?”

钱是润滑剂,老黄听赵福祥肯加钱马上来了精神,说道:“既然赵老爷肯加钱那就不是问题,我马上让儿子去府城码头找船找人!”

南渡江是通航的,逆流而上可以直达定安县城,在河道上吃饭的船工有很多,老黄拿出十两银子就能雇上二十人,到时候在多雇几条船,三天内一定能运完这些黄糖。

事情解决,赵福祥上岸不再管运输的事情,直接去看了自己搞的过滤池。

看到都已经干燥的青灰泥,赵福祥伸手抠了一下,发现这种青灰泥与水泥的强度差不多,如果在里面加入钢筋效果会更好。不过赵福祥现在手里生铁都很少,哪有什么钢筋,所以目前这个过滤池只能这么样了。

既然过滤池可以使用了,赵福祥先让工人将过滤池里倒满了水,测试一下水密性。经过一下午的试验,过滤池的防水性很完美。

既然验证了青灰的可行性,赵福祥开始组织人又挖了三个同样大小的过滤池,四个池子高度从高到低排列,期间有竹筒连接。第一个是粗滤池,用来过滤黄糖溶液中的杂质,第二个是沉淀池,初步过滤的溶解进入到这里,在这里加入黄泥水,让碳酸钙沉淀。第三个是精滤池,这里是过滤的最后一步,最后一个就是成品池了,到这里就应该是无色的糖水,然后就是最后一步熬糖了。

有了第一个过滤池的经验,工人很快将所有过滤池做好,等青灰泥都干了后,赵福祥开始带人在第一个第三个过滤池铺设滤料。

第一个过滤池最低层是清洗干净的鹅卵石,第二层是稍细一些的石子,第三层是最细的河沙。

第三个过滤池也就是精滤池,最底下那层仍然是清洗干净的鹅卵石,不过这层鹅卵石并不起过滤作用,它们的作用是避免最上层的滤料跟着溶液一同流走。鹅卵石上面还是稍细的石子,最上面是研磨好的砖粉,也就是老头子赵志宽说的硅藻土。

为了研磨砖头,赵福祥甚至买了一盘磨与一头驴,总算稍微解放了一下人力。

四个过滤池共用了五天才制作成功,这期间船工老黄下了大力气,在第三天晚上终于将五千石黄糖运完了,当老黄从赵福祥手中接过三十两白银的那一刻,赵福祥甚至看到老黄全家眼中透漏出来的喜色。

区区三十两白银竟然能让他们一家这么高兴,赵福祥想到自己在翠云楼一晚上就花了上百两白银,心中感叹真是朱门酒肉臭啊!

都准备完毕后,赵福祥特意选了二月二这天开始动工,毕竟二月二龙抬头吗,谁不想有个好兆头?

二月二这天天气不错,赵福祥早早就让工人吃了饭,然后开始烧火煮水。

为了保持热水的供应,赵福祥买来二十口一刃的大铁锅,等水温达到三十度,开始将水倒入大缸,同时加入黄糖块。

其实水温越高溶解的白糖越多,但烧开水要许多木材,赵福祥经过合计还是烧到三十度合算,毕竟这帮工人手把不熟,温度低些也可以避免安全事故。

在赵福祥的监督下,工人慢慢将黄糖放入大缸,同时一个人在一边用木棍慢慢搅动。等赵福祥看到黄糖不在溶解的时候,让工人将石灰溶液倒进大缸。

孔守贞不知道赵福祥在干什么,等他看到好好的糖水倒进了生石灰,吓的惊叫了一声。

赵福祥转头笑了笑说道:“老弟,一会儿就有事情发生了!”

随着石灰溶液的倒入,大缸中的糖水发生化学反应,生成了大量的气泡,孔守贞睁大了眼睛,好半天才问道:“东家,这是怎么了?”

赵福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但他不懂装懂,故作神秘的说道:“老孔,这是我家秘法,万万不可对外人提起!”

孔守贞被赵福祥救了性命,原本就十分感激,现在看到东家不藏私,将这种家族秘法都让自己观看,孔守贞心中升起知遇之恩,跪在地上说道:“请东家放心,孔某如果对不起东家,让孔某被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中国古人很迷信的,特别是孔守贞这种读书人,现在却能发下这种毒誓,确实对赵福祥死心塌地了。

赵福祥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就能得到孔守贞的忠心,心中暗暗好笑,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将孔守贞搀扶起来说道:“老弟,你我之间是生死之交,这区区家族秘法算什么,以后万万不可发这种毒誓!”

赵福祥虽然这么说,但孔守贞心中更加坚定了对赵福祥的忠心。

在二人对话的时候,大缸中的溶液已经不在冒出气泡,工人开始将溶解液倒入第一个过滤池,开始初步过滤。

随着倒入溶液越来越多,竹筒中开始出现过滤的溶液,进入到第二个沉淀池。

赵福祥挖的四个过滤池都是六米见方,深半米,按照计算可以容纳十八吨的水。但赵福祥手中只有二十口大锅,大缸更是只有十口,这供应的进度实在有些拖后腿。

在工人烧了一百锅水后,沉淀池才将将有十厘米高的溶液,赵福祥看了看也差不多了,让工人在溶液中淋入澄清的黄泥水。

黄泥水中的负离子与溶液中的正离子中和,碳酸钙颗粒失去浮力沉入水底,溶液的表面开始清澈起来。

看到第二次过滤成功,赵福祥吩咐工人将沉淀池口的挡板打开,溶液进入第三个过滤池,也就是精滤池。

过滤池里的滤料很厚,足有两尺,所以速度就要慢了许多,赵福祥在溶液进入精滤池后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看到澄清的糖溶液流入最后的池子。

赵福祥用海碗接了半碗溶液,看了看没有一点杂质,完全和清水一样,赵福祥又伸手头尝了一下,很甜,看来自己是成功了!

赵福祥哈哈大笑,将碗交给孔守贞说道:“老孔,你看看,以后咱们就不用在为钱发愁了!”

孔守贞也尝了尝,眼睛一亮说道:“东家,这可是霜糖?”

“对,老孔你也尝过?”

“是啊,以前在家孔某的浑家每逢过节就喜欢用霜糖蒸糖馒头,大妮最喜欢吃了!”

提到自己以前的日子,孔守贞脸色一顿,赵福祥知道他又想到家人了,赶紧转移话题说道:“老孔,带人快将这些糖水都熬制成白糖!”

孔守贞答应一声,开始组织人手来熬糖,刚才烧水的大锅摇身一变,都成了熬糖的工具。

一开始过滤池来的水流比较小,但慢慢越来越大,将成品池的底部都盖住了。随着溶液水温降低,一些白糖慢慢析出,沉淀在底部成了冰糖。赵福祥伸手拿出一块足有拳头大的冰糖,心想只靠卖冰糖就能发家了。

这次初步试验,赵福祥一共用了近五吨的水,使用黄糖三十石,过滤出无色的糖水将近三吨,经过熬糖后得到的白糖为十石,出糖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当然这个出糖率有些低,这也是没办法,所有过滤池都是新的,滤料的空隙里还存有大量的溶液,不过随着产量的增加,损耗就会降到可以承受的水平。

现在白糖提纯工业化算是成功,但制约产量的变成了人力,不管烧水还是熬糖,都需要大量的人工,特别是烧水使用了太多的木材。赵福祥心中叹气道:不知道老头子那边的锅炉什么时候能成功!

想到这赵福祥才想起自己忘了一件大事,老头子需要的锅炉缸体与蒸汽机轴承的设计图还在自己这里,想到自己忘了这么重要的大事,赵福祥赶紧带着孔守贞离开了新埠岛,去府城找铁匠为老头子打制关键的轴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