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流民来了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22-03-30 09:00:01 全文阅读

赵志宽找遍了手册也没看到蒸汽机的草图,没办法只好使用自己熟悉的蒸汽轮机,因为手册里提供的兰开夏式单热管锅炉不是高压锅炉,只能提供三到四个大气压,自然赵志宽搞的那个蒸汽轮机也不是什么完美产品,而是用木头、陶罐拼凑的应急品。

赵福祥不懂设计,他拿过赵志宽的草图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然后问道:“爸,这是你设计的草图?”

看到赵志宽点头后,赵福祥接着问道:“爸,我虽然不懂你们电厂的蒸汽轮机,但轮船的燃气轮机倒是懂得一些,燃区轮机的叶片都是单晶材料制成,你搞得这靠谱吗?”

听到儿子质疑自己,赵志宽笑骂道:“你小子懂什么,船用燃气轮机的叶片只是普通的镍合金,你说的是飞机用的涡轮机,为了保证控制重量才用的单晶材料,既坚固又耐用!船用燃气轮机都在几百吨,还差那点儿重量,自然什么材料耐用用什么!”

赵福祥对这种动力机只是一知半解,他所有的知识都是来自网络科普节目,可是他实在不相信自己老子能在明代搞出镍合金来当叶片。

“爸,就算你搞得这个汽轮机不限制重量,可是咱们上哪去搞镍合金啊!要不咱们还是降低些难度搞蒸汽机吧,听说最原始的蒸汽机气缸都是熟铁,明代应该能搞出来!”

赵志宽还要设计完善自己的草图,听赵福祥在这打岔十分生气,骂道:“你懂蒸汽机吗?你以为将水烧开就是蒸汽机吗?那只是锅炉,蒸汽机是将热能转变成机械能的机械,可不是只会烧开水的锅炉!”

这下可让赵福祥傻眼了,他一直以为蒸汽机就是动力机,一边烧水一边输出动力,根本没想到锅炉与蒸汽机根本就是两个东西。不过这也不怨他,后世实用的蒸汽机都将锅炉整合到一起,所以给不懂行的人一种锅炉就是蒸汽机的假象。

被自己老爹怼了一顿,赵福祥不敢在说什么,但是他还是不放心这个什么蒸汽轮机,他问道:“爸,那这个叶片你想用什么材料?熟铁吗?”

生铁太脆,熟铁太软,当然最好的材料就是钢材,可是他们连生铁都没炼出来,钢材更是没影的事情。

赵志宽边画着草图边说道:“叶片用木头就行,但主轴需要熟铁制成!”

赵志宽说完从桌子上找到两张草图,交给赵福祥后说道:“你去找个铁匠,照着这个样子打个主轴,这已经是我经过简化了,这个时代的铁匠应该能打出来!”

赵福祥看了看草图,一张上面画了一个长六米,如海碗粗细的铁棍,这东西看着不难,只是上面几个固定叶片的法兰盘比较难弄,不知道铁匠能不能弄出来。另一张就是两节长三米、直径二十厘米的铜管,除了这些还有两个半圆形的大锅。

赵福祥不懂这是什么,问道:“爸,这个管子是什么?非要用铜管吗?”

明代的铜可不便宜,这点铜管估计都比那六米长的铁棍都值钱。

“铜管是锅炉传递热量的火管,大锅就是锅炉的主体了!”

赵福祥叹了口气,心想这可是有些难度,不知道琼州府的铁匠能不能搞出来。

赵福祥拿着草图刚要走,赵志宽又说道:“对了,活性炭没有,不过砖窑那里有硅藻土,可以代替活性炭!”

硅藻土是比活性炭更好的过滤材料,赵福祥一听乐道:“爸,您真厉害,怎么还弄出纯净的硅藻土了!”

硅藻岩海甸岛上有的是,但这种东西杂质含量太多,不能当过滤材料用,要经过加工才能使用。赵福祥没想到自己老子不声不响弄出了硅藻土,这下过滤池的问题解决了。

赵志宽苦笑一下说道:“厉害什么,当时搞砖坯没原料,用的这些硅藻岩,第一炉砖有几百块因为火候掌握不好都成了砖头,里面的硅藻岩经过高温煅烧没了杂质,倒成了合格的硅藻土,你去砖窑将那些废砖磨成粉,就是上好的硅藻土了!”

赵福祥原本以为自己老子是专门制作的硅藻土,哪想到是烧砖失败的产物。赵福祥知道砖坯里加了百分之六十的硅藻岩粉末,但还有百分之四十的煤灰与粘土,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过滤黄糖溶液。现在没办法只能用这东西试验一下,不行在用木炭吧,速度慢点就慢点吧!

赵福祥去了砖窑,看了那堆给自己的废物砖头,赵福祥看着这堆奇形怪状的砖头苦笑,这东西就是硅藻土?

因为加了硅藻岩,这批砖头并不是呈现红色,而是有些灰白色,赵福祥拿起一块整砖掂了掂,明显比后世红砖沉,质地比红砖致密,难道这东西这能当硅藻土?

赵福祥蹲下看了看地上的粉末,确实这些砖头的粉末很细腻,与平常的砖头很不一样。

赵福祥看到有门,对看砖窑的工人说道:“这些废砖有多少?”

“回东家的话,一共有五百多块,都在这堆着呢!”

赵福祥看了看这堆破砖,心想将这东西运到新埠岛可要废不少人力,等明天那些流民来再说吧。

赵福祥放下手中的砖头回了家,晚上与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自然也逃不过老婆孙晶要的公粮,不过这次赵福祥学乖了,昨晚上特意留的体力,总算没让老婆看不起。

第二天一大早,运送流民的郑松就来了,郑松看到出门迎接的赵福祥笑道:“赵老爷,三十名流民都已经送到!”

赵福祥看这三十名流民,虽然神态还有些萎靡,但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一副麻木的样子,最起码面色有了些红润,看来郑松昨天给他们吃了顿饱饭。

“郑松,你这投入不少啊!”

正如赵福祥预料的那样,郑松昨晚上给这些流民吃了一顿饱饭,同时给他们冲洗了一下,避免今天让雇主不满意。赵福祥一次雇了三十人,这可是大买卖,郑松不想让这次生意失败。

“赵老爷,您是我们的大客户,自然要让赵老爷满意!”

虽然给这些流民冲洗了一遍,但身上还是有味道,赵福祥捂着鼻子走近看了看,这些流民年纪都在三十岁到四十岁,正是壮年。

赵福祥转头看向跟着一起来的范建,范建赶紧过来回答道:“老爷,小人一直跟着,这些人没有什么问题!”

赵福祥点头对郑松说道:“不错,我很满意!”说完让范建将尾款结了,同时接过郑松手中的卖身契。

银子到手郑松很是满意,他低声说道:“赵老爷,您要的院子也准备好了,地址可以问范建,还有小人给赵老爷准备了一个礼物,也在院子里,请赵老爷笑纳!”

听到有礼物赵福祥眼睛一亮,笑道:“好说好说,以后在需要人肯定还要麻烦老郑你了!”

钱货两讫,郑松带着钱满意的走了,赵福祥将卖身契收好,对范建说道:“这些人暂时归你管理,将他们十人分成一队,挑一个听话懂事之人当头目,先带他们吃饭!”

这帮流民身体素质极差,虽然昨晚上郑松给他们吃了顿饱饭,但那些人牙为了节省成本怎能让他们吃饱,不过给些红薯粥而已。

赵福祥要这些流民是干活的,自然要保证他们的体力,这些人在范建的带领下,进入食堂坐下开始吃饭。

饭菜很简单,大米粥加咸菜,避免这帮家伙撑死,大米粥都是限量的,每人只有两碗。

等这帮家伙吃完后,赵福祥将他们集中起来开始训话:“大家好,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东家,你们都知道签的是死契,也就是说犯了什么错老爷我打死务论,希望大家要听话好好工作!”

敲打完毕还要给点好处,赵福祥接着说道:“不过老爷我心肠好的很,只要你们肯认真做工,老爷我一高兴兴许还你们自由,大家都听懂了吗?”

赵福祥说完下面人稀稀拉拉响起几句回应,范建看到这帮家伙如此反应,气的挥起鞭子就要抽打这帮家伙,但赵福祥挥手拦住范建,说道:“以后不准使用肉刑,不过如果有人不听话,不好好做工,那就没有饭吃!”

没有饭吃的威胁可比鞭子来的大,这帮流民可不想在过以前的日子,都大声说道:“请东家放心,我们一定用心做工!”

赵福祥点头,开始让范建组织他们搬运物资。

因为要去新埠岛开荒,自然要带的东西很多,除了锯子斧头等工具外,还要带些粮食食盐等,好在这时候黄糖没有运来,这些流民少了一大半的工作量。

赵福祥昨天就在码头雇了两艘渡船,明代的内河船只虽然吨位小,但因为是平底沙船,运量还是挺大的,两艘船一共运了三次,才把这些流民与物质运到新埠岛。

到了目的地已经是晚上,新埠岛不同于后世,明代这座岛上根本无人居住,岛上都是各种树木,以红树林与椰子树为主,赵福祥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新埠岛,心想这个鬼地方怎么睡觉?所以赵福祥吩咐倒霉鬼范建留在岛上,第一天晚上先让这帮流民睡沙滩,安排完毕赵福祥跟着渡船回了海甸岛,自己搂着老婆睡觉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