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失望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2-03-27 09:00:01 全文阅读

赵恒第二天醒的很早,虽然昨晚上他没睡几个时辰,但为了训练自己那支小小的民兵武装,赵恒还是咬牙坚持起来跟着手下一起训练。

赵恒手下五个大头兵,年纪最大的是昨晚那个张三,还有十七岁与十六岁的钱六、钱七两兄弟,已经归化的瑶人盘贵,年纪最小只有十五岁的李四。

白沙村都是军户,基本属于社会最底层,年轻人没有名字,都是按照家里排行取的,瑶人盘贵的本名也不叫盘贵,他叫盘不二贵,赵恒为了省事才叫他盘贵。

没有名字很麻烦,赵恒第一时间为手下取了新名字,张三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张国柱,钱六叫钱德安,钱七叫钱德全,最小的李四叫李玉,盘贵还是叫盘贵。

今天早上替换赵恒值班的是李玉,所以上午他有半天假睡觉,现在站在赵恒面前的只有四人,张国柱、钱德安、钱德全、盘贵!

看到四人都到了,赵恒说道:“都有了,现在开始晨跑!”

如果是其他的体能训练还能忍耐,但这个早上三公里的晨跑实在让人难以忍耐,大家天没亮就起来,饭还没吃呢就先跑三公里,换谁心中都有些不满意。

不过赵恒提供的伙食实在太好,好到这帮家伙不敢稍微违抗赵恒的命令,害怕万一自己犯了错误丢了这么好的差事,所以一个个只能咬牙强坚持。

四个人在赵恒的带领下,开始围着白沙村与工地长跑。虽然现在已经开春,但早上的温度还是很低的,大家没一会儿就跑的出了汗,热气腾腾的汗水映衬的朝阳,很有些朝气蓬勃的味道。

赵恒带着他们已经训练了半个月,虽然三公里跑下来还有些吃力,但也比以前强太多了,最起码这四个家伙没有掉队,都坚持下来。

赵恒站在终点,看着四个手下累得气喘吁吁,笑道:“大家先歇一会儿,下一步就是洗澡!”

现在温度可只有七八度,用凉水洗澡可不怎么好受,但赵恒也跟着他们一起洗,四个家伙没办法只好按照赵恒的吩咐,脱了衣服用一桶桶新打上来的井水冲洗自己的身体。

赵恒出生在东北,自然熟悉洗冷水澡的流程,一定要用力擦洗皮肤,到皮肤发红发热为止,要不冷热互激之下人可受不了。

赵恒带着他们第一次洗冷水澡的时候,年纪最小的李玉得了感冒,差点没死了,要不是赵恒带着感冒药,估计他手下的五大金刚没等到创业成功就变成了四大天王。现在这些家伙已经洗了半个月冷水澡,早已经习惯了,所以一个个虽然冻得龇牙咧嘴,但都坚持下来了。

洗完澡后,赵恒带着他们用干毛巾擦干身体后穿上衣服,下一步就是吃早饭了,也是这些大头兵最喜欢的环节。

与那些做工的工人不同,赵和的民兵餐饮极好,甚至可以达到每餐都有荤腥的地步。

工人早餐只是干饭加咸菜,而民兵除了这些外,每人还有一碗浓汤,这时赵恒特意为他们准备的猪肝汤。明代人因为摄入维生素A不够,所以大部分都有夜盲症,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那就是多吃胡萝卜或者动物肝脏。

为了提高手下的生活条件,赵恒特意找到自己老娘,给手下增加了猪肝汤,在正确饮食的供应下,这些手下的夜盲症都已经消失,夜间可以正常视物了。

与工人不同,赵和带着手下单独坐一张长桌,这帮家伙坐下后等赵恒示意后,开始狼吞虎咽吃着自己那份食物。

吃过早饭后休息半个小时,接下来就是站军姿了。赵恒出身警校,自然对站军姿十分熟悉,对这帮家伙也能下去狠手,如果有人不合格,马上就会体罚,当然赵恒不会对他们拳打脚踢,而是用增加站军姿的时间来代替。

刚开始有的家伙最长站过一天,甚至很多人都想过退出,因为在他们眼中这种枯燥无味的训练很没意思。但看到赵恒给他们做的示范后,马上不说话了。赵恒能做到在太阳底下站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不动一下,连苍蝇落在脸上都不动一下,这份定力让手下佩服的五体投地。既然赵家少爷都这么做了,他们也无话可说,只好照办。

站过军姿后就是最为重要的队列,赵恒心中的模板是后世军队那样,但因为明代生产力的受限,在赵恒有生之年是生产不出来自动武器的,所以排队枪毙成了赵恒建军的首选。

排队枪毙对士兵素质要求极高,美*国内战时期的英军,甚至可是排着队列挺进到敌人三十米处才开枪,往往敌人根本承受不住顶着脑门开枪的压力,没打几轮就会溃败,所以训练手下将队列形成本能才是建军的重中之重。

对赵恒的手下来说,如果站军姿还能坚持下来的话,那这种队列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帮家伙都没读过书,连左右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赵恒喊的口令了。

看到张国柱这家伙又双拐了,气的赵恒骂道:“张国柱,你手怎么了?分不清左右吗?”

被骂的张国柱马上改正了错误,但因为这么一弄,步伐马上就乱了,与其他人差了半个鼓点。队列最怕节奏乱了,张国柱差了半步,马上将左边的钱德全带偏了,四个人的队伍一下乱成一团。

赵恒看到这个样子,叫道:“停,停!”

赵恒气的要死,上前踢了张国柱一脚,骂道:“张国柱你瞎了吗?为什么双拐?”

张国柱那知道什么是双拐,但长官这么说他不敢反驳,只好低着头不说话。

看到这家伙装死猪,赵恒更加生气,骂道:“你们都是猪吗?半个月了,就算一头猪也能听懂命令了,你们真是不如猪啊!”

盘贵是瑶人,脾气暴躁的很,虽然他不敢直接反驳赵恒,但还是说道:“长官,您训练我们不就是看家护院吗?为啥还要站这劳什子队列?难道打架就这么站排直挺挺冲上去?我听我爹说打仗的时候人家可是有弓箭的,这么站着冲上去就是送死!”

海南本地有很多瑶族,分为生瑶与熟瑶,盘贵一家在弘治年间就已经归化成了熟瑶,也就是朝廷的雇佣军,帮着朝廷镇压其他少数民族。

赵恒本来就生气,听盘贵说完更是气的要死,这帮土著那里知道自己要将他们训练成这个时代最精锐的军队?赵恒刚要张嘴骂盘贵,但一想自己一个穿越者,还是他们的长官,岂能跟他们一般见识?

想到这赵恒气也消了不少,但随之而来的是无力感,自己已经带着他们训练了半个月,却连最基本的队列都走不全,看来自己的能力还是有限啊!

就在赵恒对自己信心不足的时候,边上一个人笑道:“赵恒啊,看来你碰到问题了,要不要老子我帮你解决一下?”

边上说话的正是赵恒的老子赵福祥,这家伙在府城待了三天,等人牙搞定了雇佣的流民这才会来,明天大批流民就会被送到新埠岛开始兴建糖厂,所以今天赵福祥回来要先期安排一下。他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赵恒在训练手下,看到这帮手下一个个走队列离倒歪斜,赵福祥好悬没笑出声来,看来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碰到了难题。

看到老爸回来,赵恒叹了口气对手下说道:“大家都累了,先休息一刻钟吧!”

赵恒说完来到老爸身前,苦笑道:“爸,你都看到了?”

赵福祥笑着点点头,看到这个结果,赵恒叹了口气说道:“爸,以前我在警校参加军训时虽然也有不会的,分不清左右的,但也没有像他们这么笨的,儿子实在没有办法了!”

赵福祥左右看了看,正好边上有一颗椰子树,赵福祥说道:“正好现在没事,咱爷俩去歇一会儿!”

父子二人来到椰子树下坐下,赵恒问道:“爸,你说这帮家伙为什么这么笨?是不读书的关系吗?可是儿子每天晚上教他们识字,现在他们每人都认得了几十个字,按照这个时代也不算文盲了,为啥还这么笨呢?”

赵恒的疑问如同连珠炮一样,赵福祥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儿子,老爸知道你喜欢军事,你想将他们训练成什么样的军队呢?”

赵恒想了想说道:“当然最好是后世解*放军那样,但这帮家伙看着笨得要死,想让他们成为解*放军那样的无畏战士基本不可能,儿子现在希望不高,他们能达到南北战争美军的程度就烧高香了!”

“小子,排队枪毙时期的军事我不懂,咱们从二战来说!你说二战中各国军队最能打的是那家?”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德国了,第二吗就是日本了,虽然脚盆鸡们武器装备不行,但战斗力还是有些的,第三就是苏俄,行走的灰色牲口可不是白叫的!最后就是美军了,不过他们只是仗着武器先进欺负人,并不算什么能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