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九章 入籍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22-02-18 09:00:01 全文阅读

得到张国正的肯首,赵志宽一家算是取得了暂住权。赵志宽从千户所出来,在一个家丁的带领去找城内的都长办了手续,海口所是所都共治,作为地方长官的都长看到张家都同意了自然没什么意见,很快为赵志宽一家办妥了户帖。

明代户口本分为两部分,官方留存的为户籍,老百姓手中的为户帖。户帖上记载一户多少丁口、姓名、年岁、籍贯,除了这些基本的还有男女各几人、田宅土地多少、位置面积何许、牛畜车驾多少等详细信息,比后世户口本麻烦的多,同时户帖以字号编码为勘合,盖上琼山县海口所十都的铃印,户籍要送到县里户房保存,便于以后征税服徭役,户帖给老百姓用于证明身份。

当然赵家属于暂住,除了丁口姓名外,其他所有栏都是空白,只在籍贯上写了吕宋二字,居住地写的是上白沙村。

办了手续后,赵志宽父子拿着户帖出了城,离开城门后赵志宽低声问道:“儿子,刚才你怎么说咱们在南洋还有亲戚?万一那个张千户派人去取证怎么办?”

赵福祥回答道:“爸,刚才你没看那个老家伙目光闪烁,心中肯定打着杀人灭口的主意,如果儿子不说咱们在南洋还有亲戚,这个老家伙肯定要对咱们爷俩不利!”

赵志宽不是官场中人,心眼没有儿子这么多,但毕竟年长见识多,现在这么一想刚才张国正确实有些不太正常。

“儿子,可是张千户派人去南洋了怎么办?”

赵福祥笑道:“爸您放心,南洋可不止吕宋一地,咱们说来自满剌加也就是新加坡,从海南到新加坡,依着这时候的海船速度,没半年根本到不了,在加上取证的时间,回来都要一年后了,咱们有一年的缓冲期,怎么也有了自立的本钱,到时候就不是张家人说的算了!”

赵志宽听儿子这么说连连点头,一年的时间还不弄出点东西来,他们也不用自称穿越者了。

赵家父子在打着小算盘,城里的张家父子也在谈论的这件事,张成德问道:“爹,这父子二人穿着与吕宋那边的人并不相同,同时话中漏洞很多,爹你为什么还要收留他们呢?”

张国正叹了口气说道:“老夫自然知道他们说的不实,可是咱们张家在琼州经营二百多年,岂能让这家人坏了忠孝的名声?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咱们动手收拾了他们,他们在南洋的亲族找了过来,咱们家还怎么在琼州待下去?反正琼州距离南洋不远,等过了年航运开了,你派一个心腹之人去吕宋满剌加打探一下,当地是不是有这么一家人,如果是假的,回来咱们在收拾他们!”

张国正打的算盘很精,反正不过七八个月的时间,只要有确切证据证明这伙人是骗子,到时候去指挥使那里告他们一个冒认官亲,最起码也是一个流放的罪名,张国正虽然六十多了,但七八个月的时间还等的起。

张国正虽然精似鬼,但他毕竟是这个时代的人,完全不知道科技的力量有多大,不要说七八个月,只要给赵志宽两个月的时间,发展的势头就能让他们刮目相看。

赵志宽父子出了城已经是下午,二人一天了还没吃饭,不过他们不敢在城内吃饭,所以出了城赶紧赶回了海甸岛。

来到南渡江烽火台,看到一家人没什么事情,赵志宽这才放下心来。

范同带着两个墩丁名为保护实为监视,看到赵志宽回来,范同赶紧迎了想去笑道:“老丈,事情可办妥?”

赵志宽将户帖交给范同,范同接过看后心中一惊,原本他以为赵志宽在吹牛,没想到他们真是张千户的亲戚,既然这样自己可得罪不起。

范同赶紧双手高高举起将户帖交还,然后低声下气的陪笑道:“小人不知赵爷真是千户大人的亲眷,上午真是多有得罪!”

赵志宽看到范同这样子心中暗叹有权真好啊,上午明明是赵恒将范同暴打一顿,现在却成了他冒犯自己。

赵志宽笑道:“范墩长多礼了,上午是我们多有冒犯,实在是我们的错!”

范同听赵志宽这么好说话心中一松,这么看来这老头不会在千户面前说自己坏话了,范同笑道:“既然赵爷已经落了籍,请问赵爷去哪里居住?”

这可是个大问题,赵家人生地不熟,去海口所实在不太方便,还有自己是要发展工业制造武器的,去人多的地方也不好保密,反倒海甸岛这里人少地多。海甸岛占地面积十三平方公里,是典型的冲积型岛屿,地面平坦,主要海甸岛这里地处海南岛第一大内陆河流南渡江,可以利用河流发展工业,同时海甸岛这里距离海南岛第一大城市琼州府只有十二里路程,距离不远不近,保密的同时还能雇佣到大量人手,实在是发展的好地方。

赵志宽看了看不远处的上白沙村,问道:“我们就在这里居住就行!”

范同听赵志宽这么说有些为难,他说道:“赵爷,这岛上虽然风平浪静,但生活实在困苦,岛上只有一眼水井,井水苦涩不堪,同时这里靠近内海,三不五时还有零星海盗上岸劫掠,所城边上的达美村背靠马鞍山,是一个居住好地方,赵爷何不。。。”

范同还没说完,赵志宽笑道:“多谢范墩长费心了,我们家已经决定落脚在这上白沙村,请范墩长先为我们找一间房子好遮风挡雨!”

范同听赵志宽坚持要在这住,心中暗骂不识好人心,不过嘴上却笑道:“既然赵爷决定了,请几位跟小人走,正好上白沙村有一家军户绝户了,他家的房子还空着,不过就是年久失修破烂了些,不过请赵爷放心,明天小人找几个壮丁过来为赵爷整修房屋!”

上白沙村距离烽火台不远,大概有三四百米的距离,上白沙村紧靠南渡江入海口,算是海甸岛上第一大村落了。除了上白沙村还有一个下白沙村,不过距离这里就远了,在岛的另一边,那里人口很少,总共才一百多人。

赵福祥刚才跟着老子去了所城,对明代房屋的破旧程度已经见识过了,可是看到白沙村这副模样,心中对穷的认识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整个白沙村占地面积挺大,足有一百多亩,房子建的稀稀拉拉,大概有三四十栋的样子,按照一户五人来算,这个上白沙村也就二三百人。走进村子赵福祥被一阵阵牲畜的恶臭熏得只皱霉头,他虽然是乡镇干部,但后世的乡镇大搞新农村建设,村村都已经通了水泥路,除了家里办养殖场的,哪有这种满大街牛粪猪粪的场景。

除了环境恶劣外,房屋也十分破旧,大半的房子都是草房,几块破木板遮风挡雨,房顶铺的蒲草与芭蕉叶,站在外面就能看到屋中的人影晃动,一点隐私都没有。

村里的人看到范同带着几个奇装异服的人来了,女人赶紧躲回屋中,透着木板缝隙看外面的情况,男人则是站出来点头哈腰,迎接范同这个土皇帝的到来。

范同虽然只是个巡检司墩长,但县官不如县管,这个村的几百号人的身家性命可都在范同手里握着,自然不敢大意。

范同带着赵志宽来到村子中央一栋还算像样的房子面前,这间房子虽然也破旧不堪,但最起码周围的木板当的严实,看样子应该村里大人物居住的地方。

看到范同来了,屋里出来一个老头,满脸被海风吹得乌黑,上衣穿了一件褂子,下身穿了条破裤子,他迎出来笑道:“范大人来了,可有公干?”

看到这个人范同马上变了一副模样,说道:“老徐头,今天给你们村带来一个贵客!这位赵爷是千户大人的亲眷,刚从南洋吕宋回来投亲,暂时住在你们村里!”

老徐头听说是千户大人的亲戚,赶紧跪下说道:“千户大人的亲眷我们可万万担待不起,村里房子不遮风挡雨,万一让大人的亲眷受了风寒怎么办?”

赵志宽笑道:“老丈,你放心,只要给我们找一间房子暂时安身即可,以后我们会自己盖房子!”

老徐头听赵志宽这么说,抬头看了看范同,范同骂道:“老徐你怕什么,既然赵爷都这么说了,你按照赵爷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老徐头听范同都这么说了,也就点头答应下来。范同已经将事情办完,与赵志宽拱手告别,然后回烽火台执勤去了。

老徐头看范同走了,说道:“赵爷,岛上房子实在不好,要不小人将自己的房子让给赵爷住!”

赵志宽赶紧说道:“这怎么行,刚才范墩长说你们这有空房子,带我们去就行!”

老徐头点点头,只好带着赵志宽一家出了村子,来到一处村外破旧的房子面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