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五章 寻亲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2-02-10 09:00:01 全文阅读

范同打的主意是骗这帮家伙放了自己,然后自己回到所城带援军来找回场子。范同想的挺好,可是他没想到对面那个死胖子的外号是什么。

赵福祥从二十岁中专毕业后得父亲帮助混了一个事业编,在乡镇一混就是半辈子,其他好的优点没学到,察言观色溜须拍马的本事倒是学了不少。赵福祥在单位人送外号油浸玻璃球,玩的就是吃肉我来,送死你去,绝对一个万年滚刀肉。范同这种明代土包子,见识岂能与我大中国训练出来的基层工作人员相比?

赵福祥看范同这家伙说话时眼珠乱转,就知道这家伙没说实话,赶紧对赵志宽说道:“爸,这家伙在骗咱们,绝对不能放他走!”

赵志宽也知道范同这家伙不靠谱,不过他另有打算,他挥手打断儿子,然后对范同说道:“范墩长,我真是你们千户张大人的亲戚,你们张大人的祖上是不是叫张有光,在洪武三年跟着指挥使孙安从宁波来到琼州。”

范同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知道的这么多,张千户的祖上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但张千户一家确实是从浙江来的。

难道这帮人真是张千户的亲戚?范同心中合计,要知道千户虽然只是个五品低级官员,但海口所的千户是世袭的,连他范同也是张千户帐下的军户,现在顶头上司的亲戚来了,还将关系说的这么清楚,这可让范同有些不好办了。

赵志宽人老成精,看到范同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有些信了,赵志宽笑道:“范墩长,你看这样可好,你回去跟你们张千户说,我们是从满剌加回来寻根之人!”

海南距离南洋很近,老百姓都知道南洋诸国,范同也听过满剌加这个地名,三百年前南宋灭亡后,上百万汉人不想被蒙元统治,纷纷下南洋寻找生路,时常都有南洋的汉人回来寻亲,这在海南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范同听赵志宽说完后已经有五六分信了,他为难的说道:“这位老丈,范同只是个墩长,那里能将见到千户大人,老丈所托实在难办!”

赵志宽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千户虽然官不大,但却是这一方土皇帝,岂能是他一个片警说见就见得。

赵志宽让赵福祥从车里找了一张白纸,然后在上面写了几个字,赵福祥看老爹写的是:“七月三十,香拜地藏”八个字,赵福祥赶紧提醒道:“爸,明代可没有简体字,你应该写繁体字!”

赵志宽得儿子提醒,赶紧掏出手机用输入法转换了字体,才又给范同重写了一张。

范同看这老头掏出一个方形物件,然后给了自己一张纸,他不识字,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不过这张纸实在漂亮,洁白无瑕还十分坚挺,比城里一钱银子一刀的宣纸还好。

赵志宽将纸交给范同,又取出一个空的矿泉水瓶,撕掉商标后说道:“范墩长,这次不会让你空跑,这西洋来的水瓶就是酬劳!”

范同看到这个空瓶子眼睛都直了,他还以为这是佛郎机出产的玻璃瓶,可是拿到手才发现这东西并不是玻璃,非金非玉不知道什么材质,不过看这样子应该值不少银子。

范同只是一个墩长,每月三钱银子,还要被巡检司的上官克扣不少,现在这个宝瓶看着就价值不菲,估计最起码值上几两银子,够自己一家老小生活挺长时间了。

范同这时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赶紧站起来说道:“请老丈放心,小人一定将书信带给千户大人!”

范同说完指着地上那个渔夫说道:“老丈,这小子是白沙上村的渔民,也是海口所治下军户,既然都是自己人,请老丈将他放了吧!”

留着这家伙也没什么用,赵志宽点头让赵恒去解开渔网,然后范同带着这渔夫离开沙滩走入树林。

赵福祥完全看不懂老头子这顿操作,什么满剌加回来寻亲,什么宁波来的张有光,赵福祥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范同他们走远了,赵福祥赶紧问道:“爸,就这么放走他们了?还有刚才您说的是怎么回事?您认识那个什么千户?还有咱家亲戚有姓张的吗?”

“认识个屁,咱们赵家虽然是海南人,但祖上却是在清朝末年从广西迁来的,如果穿越到广西桂林兴许还有些亲戚,海南这里那是一个没有!”

赵志宽说完看着老婆孩子都是满脸的疑问,这才解释为什么,原来赵志宽高中时候有一个同学,他家就是在五十年代从菲律宾回来的南洋华侨,听那个同学说他家祖上在明初离开海南下南洋,亲戚就是这个海口所千户张有光。

海南这里的卫所军都不是本地人,当年朱元璋消灭了张士诚、方国珍、陈友定等地方割据势力后,害怕他们的军队作乱,搞出一个客军远屯的政策,将这些不安定因素远远调离繁华的两江流域。所以这些军队远离家乡到了全国各地当兵,来海口这里当兵的是浙东方国珍的军队,张士诚的军队去了儋州,陈友定的军队在崖州。

张有光听说当年还是方国珍手下的一个中级将领,投降朱元璋后获得了世袭千户职位,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办法只好带着一家老小来这穷山恶水的海南岛当兵。

赵福祥听父亲说完,接着问道:“爸,那你写的七月三十,香拜地藏这几个字什么意思?那个千户看到这个就能相信咱们是他多多年未见的亲戚?”

“对,这八个字说的是苏州的一种习俗,七月三十是地藏王菩萨的生日,但苏州人在七月三十拜祭的却另有其人,那就是明末与朱元璋争天下的张士诚!”

提起张士诚只要稍微懂历史的都知道,当年张士诚是盘踞在苏松浙北一带的大军阀,联合陈友谅差一点让要饭和尚朱重八重操旧业,自然朱重八打赢后也老实不客气,将张士诚全族杀光后还不解气,还将苏松二府的赋税提高了三倍。有明一代苏松二府的赋税为全国之冠,甚至比浙江一省的赋税都要高,这些都是拜小心眼的朱元璋所赐。

赵福祥听父亲说完眼睛一亮,问道:“难道那个张有光是张士诚的儿子?”

“这倒不是,张士诚的儿子都杀光了,那能跑出这么大一个儿子!张有光是张士诚的弟弟张士德的部将,当年张士德战死后,张有光带着张士德的幼子回到了宁波老家,重新投靠了方国珍,哪想到方国珍根本不是朱元璋的对手,张有光没办法只好投降了!”

听赵志宽讲完这么神奇故事,大家都久久没有说话,在乱世中果然凄惨的故事很多。赵志宽的老伴马桂兰问道:“老赵,这些事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提到以前的事情,赵志宽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与张家孩子同桌,平日里到他家去玩,久而久之就知道了,只是当时当故事听了,没想到现在到能用上!”

马桂兰听赵志宽这么说,马上发现不对,同桌?岂不是女生?

“好你个老鬼,原来这么多年了你还惦记你的那个初恋!”

在儿孙面前被揪出当年的荒唐事,赵志宽有些面子上挂不住,埋怨道:“你说你都过去多少年了,怎么还揪住不放!”

看到父母在这拌嘴,赵福祥与孙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赶紧躲开去收拾东西。赵恒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低声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女生是爷爷的红颜知己?”

赵福祥一乐,笑道:“什么红颜知己,只是你爷爷当年暗恋人家,后来人家考上了中山大学,你爷爷没考上,一气之下就远走东北了!”

赵恒没想到道貌岸然的爷爷竟然还有这种事,笑道:“那以后呢?爷爷这次回来没有与老相好再续前缘?”

听儿子消遣他爷爷,赵福祥骂道:“你小子在背后还消遣你爷爷?不过那个张阿姨听说几年前就过世了,你爷爷为此还伤心了一段日子!”

赵恒正值青葱岁月,听到爷爷的红颜知己已经过世,又想到自己的女朋友也再也见不到了,不仅心中也有些伤感。

孙晶作为母亲与儿子同心,看到儿子这样知道是想念女友了,孙晶骂道:“赵福祥你乱说什么,看看让儿子伤心了吧?”

看到儿子这样子赵福祥赶紧开解道:“儿子伤什么心,这可是明代!男人的天堂,等你老子当了九五之尊,给你娶一百个媳妇,晚上想跟那个睡就跟那个睡!”

孙晶听丈夫教坏儿子,气的抓住赵福祥的耳朵骂道:“赵福祥,你干什么?男人的天堂?你是不是也想找一百个老婆?”

耳朵被抓赵福祥不敢挣扎,赶紧求饶道:“夫人饶命,老赵我只爱夫人一人,愿与夫人白头到老相濡以沫,绝对不会起歪心思!”

孙晶哼了一声后松手道:“赵福祥,记住你今天这句话,如果想搞什么三妻四妾的腐败生活,你儿子都不会饶过你!”

听到父母的打情骂俏,又看到远处爷爷在给奶奶不停的赔礼道歉,赵恒突然感觉穿越到这个时代也不错,最起码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来了,最起码自己不用准备那个万恶的公安联考,最起码能让自己一展抱负,不会让中国在经历一次三百年后的那个屈辱历史,当然刚才父亲说的一百个媳妇有些扯淡,不过能娶三四个老婆倒也不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