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一家人 > 正文
第三章 崇祯十七年
作者:有限无敌  |  字数:3186  |  更新时间:2022-02-08 14:10:45 全文阅读

赵志宽看着眼前这个衣着褴褛的人说不出话来,他二十岁离开家乡海南岛去东北求学,经历过那个动荡的岁月,一生看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自认为已经修炼到处乱不惊的程度,可是等他看到面前这个实打实的古代人还是被惊掉了眼球。

赵志宽面前这个人身高一米七左右,黝黑的面孔估计在三十岁左右,光着上身没有穿衣服,下身穿了一件灰色裤子,脚上穿了一只布鞋,另一只估计在扭打的过程中掉了。这人被赵恒父子押到赵志宽面前,估计他看到赵志宽满头白发应该是个老者,所以说出一串急促的话语。

赵志宽是海南本地人,虽然离开家乡四十多年了,但乡音还是懂一些的,可是面前这人说的话却是是而非,虽然有些字节与海南土话差不多,但还有大半字节听不懂。

赵志宽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没办法只好从嘴里说出一种奇怪的话语,这种土语音调有些像四川话,与后世那种海南本土乡音完全不同。

赵福祥没想到自己的老子还会说四川话,奇怪的问道:“爸,您还会说四川话?”

赵志宽挥手打断儿子的提问,接着又问了几句,抓来的那人好像听懂了赵志宽说的,连连点头同时也说出一段四川话。赵家人中除了赵志宽其他人都是东北人,那里听得懂这种四川土话,没办法只好在边上老实等候。

赵志宽问了几句后不再说话,而是低头沉思,赵福祥看老子不说话了,赶紧上前又问道:“爸,他怎么说?”

看到家人期盼的目光,赵志宽叹了口气说道:“我和他说的是海南军话,虽然四十多年没说了,但基本意思还是懂的!”

与邻近的广东不同,海南本地的土语接近闽南话,而除了本地的海南土话外,海南岛各地还流传着一种北方方言,这就是海南军话。

海南军话是历史的产物,明代自从洪武年间在各地设立卫所实行屯垦制,各地的卫所兵多半是扬州淮安一带的士兵,所以也将当地的土话,也就是明代的淮南官话带到了全国各地。

海南军话的音调与四川话差不多,并不是海南这些卫所兵都是四川人,而是四川人说的西南官话来源正是明代的淮南官话,这也是两地虽然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但音调却有些相似的原因。

海南本地土话因为历朝历代来自北方的流民很多,所以各时代的土话并不相同,比如说儋州与临高虽然离的不远,但方言土话完全不同。但军话因为使用范围小,同时卫所士兵历代镇守本地,流动性少,所以海南军话在六百多年的时空里改变不多。

赵福祥当然对海南军话的来历不感兴趣,他着急的是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时代!

“爸,军话以后在说,您问他咱们现在身处那里了吗?”

赵志宽点点头,说道:“问了,这里还是海南岛,前面就是白沙津,也就是海口市的白沙门,不过时间有些不对,现在不是2022年,而是大明朝!”

赵志宽话刚一出口,边上焦急等待的马桂兰马上昏了过去,马桂兰已经六十五岁,在加上血压高,那里受得了这个刺激。出了事情赵志宽也顾不得其他了,赶紧上前抢救老伴,好在马桂兰身边常备有救急药物,在众人的努力下,马桂兰终于醒了过来。

马桂兰醒的第一句话就是追问道:“老头子,怎么咱们回不去了吗?”

马桂兰看到老头子艰难的点了点头,同时心中想到自己在也见不到家乡的兄弟姊妹,不免开始垂泪。

赵福祥是独生子女,他最重要的人除了父母就是儿子,现在虽然穿越到明朝,但全家人都在身边,他到不怎么伤感。现在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搞清身处哪个时间段,要知道大明朝二百七十多年,有平稳安定的弘治中兴,也有杀人盈野的明末乱世。穿越到和平年代还好说,如果到了崇祯乱世首要任务是如何逃跑。

“爸,您快问问他现在的皇帝是谁!”

“刚才我已经问了,他说现在的大明皇帝是崇祯,但具体年号就不知道了,不过知道今天是甲申年正月初一!”

赵福祥是乡镇文化站长,平日里自诩为读书人,喜欢跟几个小学校长舞文弄墨谈古论今,说白了就是喝多了在一起吹牛逼。他虽然对明代历史了解的不详细,但还是知道崇祯当了十七年的皇帝,甲申年正是崇祯最后一年,也就是大明朝灭亡的这一年。

天启七年加上崇祯十七年,在大明朝危机总爆发的这二十四年里,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赵福祥自认为长袖善舞,以自己多出六百年的认知,必定能辅佐明朝走出困境,到时候封侯拜相都可为之。

如果皇帝不听赵福祥的,那赵福祥也有时间独立发展,就算不能天下一统,但割据一方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现在呢?崇祯在今年就要上吊了,按照历史上记载,今年五月份那个倒霉的蛤蟆天子朱由崧就要在南京登基了,明年五月份南明小朝廷就要灭亡了,留给赵福祥的时间只有区区一年半,就算赵福祥会茅山法术能撒豆成兵,一年多的时间也来不及了。

想到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前途渺茫,赵福祥一口气没上了也昏了过去,边上孙晶看到丈夫昏了,赶紧与赵恒过来抢救赵福祥。边上马桂兰看到独生子昏了过去,也不管自己身体不好,也要过来帮助儿媳妇抢救儿子。赵志宽虽然不喜欢这个一无是处的儿子,但毕竟是自己的独生子,所以也站起身来观看儿子的情况。

那个明代渔夫看到这奇怪的一家人忙成一团,没人管自己,正好趁这个机会逃跑。那渔夫趁着赵志宽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一脚将赵志宽踢了个跟头,然后站起来发力就要逃跑。

但他忘了自己身上缠着渔网,双手被绑行走还行,但跑起来无法控制方向,没跑几步就一个跟头载在沙滩上。赵恒看到这家伙要跑,几步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背上,骂道:“混蛋还想跑?”

赵恒虽然看着不胖,但因为身体结实,足有一百八十多斤,这一脚好悬没把这家伙屎踩出来。这家伙逃跑无望被人抓住,也死了逃生的念头,一边哇哇大哭一边开始破口大骂。

赵恒虽然不懂这家伙说的什么,但估计没什么好话,回过身看赵志宽没事后才放下心来,将这家伙重新抓了起来,然后带到赵志宽身边。

“爷爷,这家伙哇哇说的什么?”

“他说他是海口所千总大人的亲戚,如果不放了他,千总大人就会带领大军消灭咱们这些倭寇!”

倭寇?赵恒看了看自己,身穿红色冲锋衣,留的寸头,实在不像留全发的明朝人。

赵恒笑道:“爷爷,你跟他说咱们不是倭寇,是实实在在的汉人,让他不要害怕!”

赵志宽将赵恒的话翻译给渔夫听,可是这家伙怎能被赵恒三言两语说服,所以还在那里破口大骂。

赵恒现在有事那里能功夫管这家伙,没办法从车里取了尼龙绳将这家伙捆在石头上,还找了一块破抹布塞了他的嘴,这才稍稍安静一下。

这边赵福祥经过抢救总算醒了过来,他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哭道:“爸,妈!咱们回不去了,这可怎么办啊?”

看到儿子惊慌失措的样子,赵志宽恨铁不成钢的骂道:“福祥,你已经是四十三岁的成年人,碰到点事情怎么还惊慌失措?你现在可是一家之主!”

被老爸骂了一顿,赵福祥低头不敢说话,他心中暗自埋怨道:这是小事吗?都穿越到明代了还是小事?

虽然赵福祥心中不服,但他可不敢反驳自己的老子。

赵志宽看了看老伴马桂兰与儿媳孙晶,她们两个女人也没什么好主意,赵志宽看向孙子问道:“赵恒,你说应该怎么办?”

赵恒想了一下说道:“爷爷,目前最主要应该寻找回去的道路,既然咱们是碰到大雾穿越,是不是能在找一场大雾穿越回去?第二就是如果回不去了,应该了解当地的情况,咱们要安全的生存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看到孙子回答的不算完美,但也比儿子强了甚多,赵志宽非常欣慰,他笑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你和你爸先去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还有查看一下干净的水源!我与你奶奶妈妈在这里收拾一下,看看车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

赵恒点了点头,与赵福祥准备四周看看,孙晶担心儿子,从车里找到一个铝制棒球杆,交给赵恒说道:“儿子,拿着防身,一定小心野兽!”

赵恒接过棒球杆笑道:“妈你放心吧,海南岛都已经开发了上千年,在加上这海甸岛四面临水,那有什么野兽?”

“没有野兽也要小心当地人,刚才那个明代人不说是什么千总的亲戚吗?你们一定要小心!”

看到母亲担心,赵恒笑着答应下来。他知道明代一些军制,千总就是千户,管着一千一百二十名士兵,按照后世来说就是团级干部。赵恒看刚才那渔夫穷的裤子都漏光,那里能有团长当亲戚?不过老娘说的也对,既然这海甸岛上有人,小心一些还是要的。

孙晶看着儿子与丈夫走进红树林,这才回去帮着婆婆马桂兰收拾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