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集 > 闲笔寓怀 > 正文
手札
作者:执笔江郎  |  字数:2609  |  更新时间:2022-01-09 18:37:16 全文阅读

第一手札

风月日星

寂冬

夜深人静。冬天的寒风,被月光碾成绵长一片,诗意地侵没过身体,留下的却是那一串串——冷意、凄意、愁意。

残落的星辉若海水般上下起伏着,恰如无意拨开的草丛而窥见的渺然萤辉。无声冰冷的冬天里,星子在丛间闪烁,在眸间烙落,在灰宇之间沉浮作衬。

千万片的阴云,诡秘地缭绕着皓月,如同素帛上裂开一条条幽灰的纹路,绽开一瓣瓣黯然的花朵。

月的模样,是白,是灰,是被群星衔入口中,与独耀天宇的太阳截然不同。月光是温和的,但也是惨白的,是墙角积尘被灯光隐觑的白,灰却柔软。

月的身影,灵动翩跹。它单薄的身影是一缕缕裂帛,在云与空的衬映中匆然幻化,朦胧、静悠、古远。

我独立在月下的身影和月亮一同远去,那是凌晨前月的弧,那是阴空被剥落卸落的一点一点过程。我独伫于皓皓白如雪的皎光下,看着如华发般白了的叶经历着冬的苦难。

“我静静地

静静地望着那一片霜叶

莫名觉得

那竟有些像华发”

我看着月的凋落,在夜风的歌颂声中,在路灯的窥探下,惶惶然。

灯光与月光,白得憔悴,再无丁点鲜皎。

风是清冷的,肆无忌惮地夺取着裸露在外的肌肤。这是一方由风构成的世界,树桠在风的威慑之下俯身侧耳。

夜风是个病人,时而颠狂地奏岀震耳欲聋,时而温和地演绎风微浪稳。

路上上面结了一层薄冰,踏上去也要小心翼翼,只怕在一瞬间跌倒。街道内形影稀落,声音也是罕见的,仅间或借风听到几句对寒天冻地的哀怨。

天愈发寒,夜愈发黑,无人理会路人痴语。城市的身体轰然落地,在寒冬前匍匐的样子终于遮挽了生气的涣散。

暖冬

一抹最初的熹微金辉含着晨起困意落下,映得湖面泛起粼粼波光。是朝阳,微黄夹红的朝晖在短促狭窄的时间丛林中屹然挺立,他的身影无处不在。时而恰逢他碎步轻踏云朵之上,惹得天边因羞赧泛起鱼肚白。

一轮朝阳,就这样伫立在天际边。阳光在他手中仿佛化成了金水。他一抖落,一条条无状无实的缎条径直地延往人间。你会看到:一株凝霜蓬草因之流转绿意,一枝欲谢梅花复得生机,数分钟前的阴暗天空与无形浓雾消失无踪,还有——

你能感受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正抚摩头顶,上一刻的悲伤与愁绪似乎随之消释,只剩下热切的期待。那轮太阳,就那么伫立着,慈眉善目。

在阳光的国度中,你无法分辩方向,只觉晓自己似踩踏在云上,不如合掌作枕,云中长眠。生命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无垢,变得宁静漫长,仿佛进入了永远的清晨。

你能感受温暖的洗涤,一股股热流在你周身流转,心也似乎骤暖,次而热腾起来。

一条条凌厉的线条漠然地穿透时间的遂道,循着记忆如往地隐入了正午的国度。

你听到——排排雀鸣赞颂无边的光明,阳光馈之以晚归的承诺;你嗅到,你看到——片片花瓣吐芳,阳光则报之以抵身亲吻、以边沿微黄的暖色线条,以终会归入土的悯怜。

你听到时光如水滴答滴答地流过,飒然的风吹拂过身体。

暮色苍茫,太阳将躯体沉落在楼厦之下。天边是璀璨的光,金亮的一节节相连的霞色。太阳的光缓缓地寒了下来,红但微暗,将尽未尽。

“时间是一道无尽头的铁轨

冰冷且漫远

暮色的帘幕

那代表岁月的帷布

在我们的沿岸

行走的途中

被掀去”

我从看着晨光的渐升,再到看着一张黑幕披落,又经历一场生死轮回。

大道

梧桐大道

林,是梧桐树林。抬头望去,大片的郁绿的叶片遮掩蔚蓝天空,棕色的枝桠交错纵布,微微光亮透过罅隙映入眼中。左右的梧桐林气势浩浩荡荡,连绵不绝,如配带标枪的戍边士兵齐整地排列,庄严的、耸立的姿态威风凛然。

每当我踏上林间大道,总是倏地心跳加快,如是踏在远征士兵沿经之地一般。我能感受到波涛汹涌的肃然敬意泛滥胸口,似将溢出的海水翻转滚动。

仲夏时节,蝉鸣遍布,大好光明的地方,我踏在道路上时,不觉地感到悚然,有时竟会微微战粟。为何呢,是因为排山倒海的林之兵势?又是因为周遭的敞亮环境?还是因为即将走出这片树林的悸动?

我一向对走崎岖不平的道路习以为常,踏上这宽敞的大道时,不由地惊喜反常,走向终点时,仍会转身后望,似是怀念这片踏过的赤诚的、光明的、宽敞的道路。但当进行曲响起,我也由不得自己动身前行。

大道,是西风瘦马的古道,夕阳余晖落下,给林子披上金黄的光亮轻纱,游经的人家思绪也不由地涣散,驻足时似是在回味故乡旧事,那些故事如陈酒,在行人的心中发酵,愈发浓烈,滚烫地燃在胸口;梧桐树林,是暮光掠过的林,是飞鸟掠林的林,更是返乡行人途经的林,这中郁结的,是多少年的思念与苦闷?是多少唏叹与感慨?

春天的林间大道最让人感到惬意。路经林间大道的时候,可看到嫩绿的叶片与暖意阳光交接,微风吹得枝桠微微晃动着腰肢,似是伸展身姿的女子,妩媚动人。花香袅袅娜娜地筛在身上,随着暖流遍布全身,心情如环境般敞亮,一天的倦意在此地消散。若逢春雨,淅淅沥沥的雨从叶片上跃下,滑过脸庞,留下微微凉意和叶片清香,又或是惊蛰的泥土与蚯蚓,蜗牛的微腥气味。

一日早晨,我打开窗户,雾气盖笼大道。我走在大道上,似是没入一场雾织的梦,如飞鸟一般的自在,前望是雾,后望是雾,我的神思似也成了雾,编织成梦幻的雾幔,如大网一张,捆住了我。

睁开双眼,前方可见一身影,转首望去,又是一道身影。前行者与后行者似都是我自己一般,我是融入大雾了,还是已成了雾中人?一阵清脆雀鸣惊醒了我,如雨滴落地般清脆,遍布四野,穷尽世界,趁隙而入。那声音忽东忽西,忽上忽下,觅不得终路。是因天地小而布之四野?还是因天地大而无处寻?得以让它游之于琼宇苍穹之间。

大雾渐驱,有细小露珠落入我鬓间,也似秋叶落发,一日白发。大道的黄昏,是陶醉于远处天际微醺的酒色面庞,从树上降下微红的光,席卷衣衫。

夏日的林间大道则别有风光。阳光,大把大把地毫不吝啬地洒下,树叶的影子映在地上,一览无遗。纷杂的蝉鸣与喧嚣声落入耳中,我如一株迎日而生的红花,与灼热的阳光对抗,火,红的发与唇浸没在欢腾声之中。

似乎一睁眼就能看到沙滩,海风热风席卷了我,把我吞没在热潮之中。再一瞧,夏的热情,遗落在单调冷清的林间大道,为大道填充生机。

起雨时,纷落的雨点沉重地落下,像是片片纷飞的雪花,堆积漫长的暑意。常说衣襟带花,不知带的可是雨花?

当一场濯尘的雨透过树丛落下,落在我那或厚重,或轻丽的大道上,任风去吹干,任阳光晒亮。我不由地感到惬意与心安。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留有一条大道,上面印着纷杂,热烈的脚印,去记录少年的赤诚与颠狂时随意吐露的稚言童语。残垣断壁如记忆支离破碎,我们需要一条大道去堆积这些无处安放的记忆碎片,这些碎壁土块。创作时的欣喜,有诗稿初作的激动,鲜嫩却天真,未经雕琢的词句也都应安然存放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