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集 > 落叶扬尘 > 正文
灵,去哪儿了?
作者:何老五  |  字数:2034  |  更新时间:2021-12-31 22:05:21 全文阅读

送给摔倒的小宇航员,愿你的星星长存。

我的叔叔大我父亲八岁,今年三十八,是县城里的老木匠。山中寒风与浓雪把他的胡子与头发染得斑驳——那头发,如北国秋收后的枯黄的麦茬短短的,一眼望去,似有似灭。他的胡子——有足足七寸蓄的颔下,二寸留在唇上,在昏黄灯下质地僵而粗,杜寒风空中飘旦睡让人看罢有些感伤。他总是半伛着身子,走慢而小的僵硬步伐-到我会了现去访他时也一样,我父亲与他说着些什么-大概是问他为何不留在S城四乡罢——需知,他如古木般厚实的皮肤后,曾是多城的高考状元,是B城大学的研究生,但不知何故,却四少当木匠,虽然他从小木活干得好,但未必大材小用了。悬在老屋粱上的老灯炮抖了抖,在桌上画下大不却则的影动。后屋的漆黑中,传来一声不清的声音,叔急急起身,它富进后屋,他打开同悬在粱上的灯,正蹲在地上;掀开一层白布,露出一堆奇异的木——或许是灯太暗,始终看不清楚这穷竟是什么东西。叔把破碎的拾正,我渐渐看出了些端倪。这里一个圆环,中间有许些细木贯穿其中,这大概是个轮子罢。叔伏在地上,伸出手从桌下有摸出几块碎木,我看那些木头,通像是弯着的木棍,断口有规则的凹凸,我见叔把这些木环,块一通搬到桌上,他在黄光斜影中,将木块拼在一起,其后像是另一个木轮——但又有一条细木怎么挣扎也放不过去。叔又从桌旁摸来一堆工具,修修补补的……“弟……”我父亲试着说,但没完全说出来,体现得极小其促。叔的头动了一下,好似听到了,又好似在倒饬油木。我父亲又在旁站了会儿,后来就打发我们与他一同去了。父亲好似想起什么,顿了一下,又终是走了。

一夜大雪后,我们从招待所的回老屋,叔析褶的眼眶有些黑了,眼中地充着血丝——我不清楚他昨晚干了什么,但看昨天破碎的木块以作榫卯拼接的一辆自行车,足一米长,立在地上。叔又在拼接什么一似个人样的东西-我隐隐看得出来,他的这尊艺术常悴下,他也常修理了。我们在旁边看着,父亲试着搭话,又无反应。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便拉我母亲与哥去外面走走。我实是好奇,又不免再去看看,又见叔已快把人拼好了,正尝试着把这人偶平衡到车上。父亲说,该回了。我也没看下去了。

我们刚迈出门槛,父亲又觉得浑身冷了,便议先待会,再出去。

我们又打算走了。父亲决定出去了,但要先看一下叔。我们走进屋子,四全似乎没有一丝声音,物轻了脚步-叔在小心地做他的水工时,向万不可打搅到他。屋里的自行在上人已立是一个是个帅气的少年,还有一个,立了一半,应是个少女,她斜挎一个旧包一包是皮革的,看上去很旧。还在,估计在矩尺状的桌后倒饰,我们便向内走了。

叔在那里!但他倒下了!他捂着腹,任地上作轻微的抖动。我们忙把他抬思,都

手指着平,喃喃着:“灵灵……在桌上。“我们看见桌上有个木制雕花的头箍,母亲使拿会,小心地放上少女的秀发,叔又不依:“正一些,对着头发,对着头发……“母亲又作调整,叔又伸吟着,终是熬到县里的护轮把他抬走。父亲通:“会放上去的…… 先甭管了。”叔不依;“头箍……”

我们都随去了医院,医生脸色阴着:胃癌、心梗,还有刚发的脑厘栓他恐怕没纱时日。我们去看他,他依似睡样,却时而吟着、“灵……灵……”父亲要与他聊聊,打发我们去了。”我在门旁听着:

“永刚,这么说罢,你还是忘不掉啊,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个自行车。”

“灵……”

“她复读了也不该有无音信,这是奇怪,但不至于啊。”

“灵——”

“害……怎么办呢……”

后面我什么也没听见了。

那晚上,叔在病房里走了。

我们回死屋收合他的遗物,父母议,决定将自行车卖了——一好工艺品,应当值不少钱,不过父亲觉得车上少年有些像年少时的叔,便小心地与母亲将其搬出,放在三里外祖坟里叔的小土包边上。

我乘父母出去,跑进内屋,仔细摸那圆滑的木头,突然摸到,那旧皮包里,有什么东西似的,打开,发现一本老本子,用报纸包的皮,上面写作,千禧记。我速速看着:里面有好多“灵”,这是什么?我继续翻着,看见一片枯黄的竹叶,那上面写着:

2000年3月11日 听了个笑话,试试就逝世。

2000年3月12日 今儿是灵生日。她送了我一个包:干什么好呢,挎着,会损坏;放着,又不好,怎么办呢?

往后翻着,日期没了,字体也草了,再向后,略微可看出:“考上了大学,灵她要复读。看见赵叔,看上去不太友善啊!”又有一段草书,后面有两个日期:2000年8月17日和2000年9月1日,可见的只有:“灵去了,她家没人了,没人见过他,学校里也没人”和“灵呢,高三开学,她还没上学,没人见过她呀!”和“我估计她去别地了,但不会啊,罢了,雕一尊木像好了。”我猛然得抬头,在黄昏的日光斜影里,看见清秀的女子手中,好像拿着一张纸条儿,上面有模糊的铅笔字迹:

“灵,去哪儿了?”

当然,上面还有许多城市名,但都一一划去了。父母的脚步声隐隐传来,我连忙出去了,出门时遇见他们,听见他们低声说着什么,反复有“赵灵”这词出现。

后来来此危屋,是冬至了。我们站在叔的盖雪的土包上,静望火纸烧足,看叔的木像的期许眼神,我想,他眼中光照的灵,去哪儿了?

灵,去哪儿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