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青玄剑仙 > 第一卷 初入修真界
第一章 苏玄
作者:清泉悠悠  |  字数:6305  |  更新时间:2021-12-06 15:46:46 全文阅读

火莲山上,一名男子在灌木丛中蹒跚而行,身上遍布刀痕却不致命,只是伤口鲜血淋漓久不愈合,看上去惨烈异常。

苏玄咧嘴一笑,心中无奈,刚来这个世界就要归西了么,如今的苏玄一头雾水,只知道魂穿异世,夺舍了这具将死的的仆役尸体,哪知杀死这苏玄的凶手好死不死回来查看,苏玄只好尽全力逃跑,生死关头下爆发出全部潜力,眼看已经要一头扎进密林深处,居然被一道不知哪儿来的赤红光球砸飞,跌进了一旁断崖深处。

所幸这具身体莫名的坚韧,加上崖底正好有一滩潭水,让苏玄死里逃生,跑了出来。

苏玄随手捞了把谭边淤泥随意地涂抹在身上,不求能止住血只希望能稍微掩盖一些血腥味,不至于引来野兽,到时候前狼后虎神仙难救,那才是绝望。

崖顶,一位风华绝代的翩翩公子手中虚托一团赤红火球,剑眉紧皱,不时地将手中火球丢入崖底,可惜崖底漆黑一片,仅靠这点光亮根本看不清楚。

“一群饭桶,还不下去把那杂种的脑袋带上来,”翩翩公子一巴掌扇飞姗姗来迟的仆役,厉声喝骂,“今天你们跟他的头我只想看到一边。”

被扇飞的黑脸仆役敢怒不敢言,连声回道,“苏连公子,小子定不辱命,立马就去,不带回那小杂种的人头小的就提头来见。”说完便灰头土脸地带着一帮杂役小弟从小道追去。

随手攥灭手中火球,苏连脸黑地走下山,这杂役没有修为在身中了我一记赤炎诀,必死无疑,只是被他破坏的好事还是让苏连恨的牙痒痒,好不容易设计的局就这样被这种意外破坏,“苏念念,这次算你走运,哼哼,我们来日方长,还有机会的,下一次你可不会这么走运。”苏连狞笑着消失在夜色中。

苏宅,一位红衣女子斜靠在门架旁,天生狐狸眼随意一撇,便是天然妩媚。这样的女子放在哪个朝代都是红颜祸水,“小念念,还不想跟我回天宗么,这小地方我可早就呆腻了。还有那个恶心人的苏连公子,要不要小姨帮你偷偷做了,放心不会影响你的计划的,只是让他断几厘米而已。”

苏念念一身白衣端坐在楠木桌前,秀美微皱,扦指掐诀,并不理会小姨的胡闹。

好半响后才叹气说道,“小姨,帮我传讯长老,测算下析木镇的天时变化,如今横生变数,希望不会影响到一年后的秘境之行,对了,特别是那个杂役,我的演算之术竟然不能看清那人,想必那人便是变数之始。”

红衣女子媚眼微咪,笑道:“对了,你本来打算怎么处置那个淫虫,若是那个小杂役没出现的话。”

苏念念无奈的看着小姨苏烟兴致勃勃的笑脸,知道不满足她的八卦之心,她绝对不会乖乖走人的,苏念念扦指拧了拧眉心,无奈地说道,“我会用秘术让他忘记这段时间的事,一切等到完成任务在说,没必要增加变数。”

苏烟没好气地捏了捏苏念念的琼鼻,“你呀,心性再这么软,在这个残酷的修真界可是很难活下去的。”

苏念念笑着抱住苏烟柔软的身体,感动地抽了抽鼻子,虽然小姨经常不正经可是在关键时刻一直是自己的精神支柱。

苏烟温柔地揉了揉苏念念的头上青丝,只是青丝中间掺杂了几缕白发,触目惊心,苏烟眉眼中尽是柔情,更是夹杂了一丝无奈与一丝后悔。

没事的,只要渡过此劫,往后就会时来运转,没事的。

“呼哧,呼哧。””连续一整夜的夺命狂奔已经让苏玄的体力精神都濒临极限,如今的苏玄蓬头垢面状若鬼神,扯了扯嘴角笑道,“一上来就是地狱模式吗,我喜欢。”

首先是这具身体,坚韧到诡异的程度,连续一整夜的狂奔,中途还被打下悬崖,被野兽追,还有那群麻衣随从的追杀,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将自己打下悬崖的公子哥似乎是手搓一颗火球把他砸下来的。苏玄扳过右肩胛,只见一团乌黑的焦炭粘附在肌肉里,还在向四周扩散,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苏玄眉头紧皱,从靴子夹层里掏出一柄刀片,随手板了块木头塞进嘴里,将肩头的黑色焦炭一点点刮了下来,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后,才处理干净,苏玄抹了抹额头大量汗珠,从随身小口袋里掏出一把细心包好的香灰均匀地涂抹在伤口上,幸好这个小仆役的小金库收藏还算全面,想来生前也是一个细心的人,否则苏玄只能认命听天意了。

苏玄仔细检查了一番眼前这个小洞穴,周边没什么野兽粪便,各种脚印也是小型生物的,想必洞穴的主人不是早已离开,就是死了。苏玄收集了一些杂草树枝简单伪装了一遍洞口,便钻了进去。

如今的苏玄需要好好的休息,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上,伴随着密林深处似有若无地低沉呼啸声,苏玄沉沉睡去。

不知过去多久,苏玄缓缓睁开双眼,呜呜的呼啸声提醒着苏玄自己没在梦中。

漆黑的山洞中,苏玄紧了紧身上的衣物,稍微活动下筋骨,保持最低限度的体温,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今后应该何去何从,是继续流浪当野人,还是兵行险招回去苏家,毕竟这具身体的主人自小就在苏家当仆役,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临村的五里屯,如今离开苏家客死异乡的可能性不小。苏玄稍微整理了下记忆,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睑,轻声自语道:“若是这样,也未必没有机会。这中间应该还有空间可以操作一下。”

“桀桀,好小子想法够阴损的啊,我喜欢。”声音苍老而浑厚仿佛凭空出现。

苏玄面色微变,四下张望一番,“老前辈说笑了,可否出面一见。”

苏玄眉心处缓缓飘出一团黑色烟雾在苏玄面前凝聚出一只漆黑小狗,虚烟小狗上下扫视一圈说道:“你就是青衣选择的宿主么,够狼狈的啊,啧啧啧,刚夺舍魂魄有些不稳,先帮你稳定下夺舍后遗症,之后的事以后再说,真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啊,小青衣,这便是你信的宿命么,无趣啊。”

虚影钻回眉心,苏玄只觉得一股凉意传来,一阵来自灵魂的舒爽令苏玄打了个寒颤,另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自穿越来这个陌生的世界苏玄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活着,之前不论是受伤还是疲惫,仿佛意识和身体的联系被斩断,总是浑浑噩噩不清爽,或许现在才是完整的掌控了这具身体。

“老前辈,能指教一下么,我现在完全没搞清状况。”

“晚点吧,老人家几万年没有进食了,你这段时间多找点滋补灵魂的宝贝给我,我会给你讲述前因后果的,到时候可别嫌弃我话多啊,小青衣,噢不,这一世应该叫苏玄么。那么......”

一头雾水的苏玄只好压下心中诸多的困惑,先解决肚子问题,摸了摸咕咕叫的肚皮,苏玄随手拔了几串草根囫囵地塞进嘴里,嗯不错,有点甜,看来这个世界的大致规则和前世差不多,除了这些嗯法术,灵魂,看来是个高危世界啊,不好混呐。

不管怎么说,这个老前辈是自己莫名来这个世界的唯一线索了,那么先让他醒来就是第一要务了,这是某种RPG游戏么,npc发布支线任务?这样的话,计划应该要稍稍变化一下,那么怎么来钱快呢,那个被下药的苏念念从大宗门衣锦还乡想必能找到这种恢复灵魂的宝贝,要不要从她下手呢?

苏玄兜兜转转,根据密林里猎人标记得记号,运气不算差,在饿死前找到了人迹。

至于在密林里四处乱窜得仆役一行人正找的焦头烂额就不是苏玄关心的问题了。将身上唯一的一点财务还了身衣服,再接受猎户热情的招待后,苏玄便大摇大摆地来到苏念念的宅邸,不出意外得到了接见。

映像中这是第二次来到这座临时宅邸,感受着内心深处残存的一丝悸动和憧憬,这具身体对苏念念的第一映像想必极好,否则不至于魂飞魄散后这具身体还对这女人产生反应。苏玄攥拳忍耐,勉强压制住心中冲动,心中无奈。

记忆使人成形,那么夺舍了的自己融合了苏玄的记忆后,苏玄还是苏玄么。内心的挣扎令苏玄完全没察觉到苏念念的到来,两名美人,莲步款款,并肩来到苏玄身前。一旁红衣女子姿容妩媚,闲庭信步,举手投足透着一股独特的韵味,仿佛浑然天成天人合一。正是天宗长老苏烟,排行第七的六境修士,在龙胜洲,六境修士已经是屈指可数的大修士,更不用说苏烟在六境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她身边跟随着一名素面朝天的年轻女子,一身水云袍也难掩姣好身材,正是一个月前来到苏家的苏念念,据说是家主新认的义女,其他传闻杂多,但没有一个靠谱的,此女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充满神秘感。

苏烟贴在苏念念耳边掩嘴笑道:“还是咱们念念魅力大哟,这傻小子都看呆了。”

苏念念没好气地白了小姨一眼,轻咳一声,嗓音带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将苏玄从沉思中唤醒过来。

醒转的苏玄连忙说明来意,“苏小姐,苏玄此行是来寻求小姐的庇护。”对于聪明人直接说明来意比弯弯绕绕的阿谀奉承更容易收获好感,所以苏玄并没有拐弯抹角地解释前因后果而是直接明言来意。

“想必苏小姐已经知道了,或许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哦?怎么说。”

苏玄环视一周故意说道:“桌上的茶已经放凉了少许,想必小姐已经等了我一段时间了,而且一般人经历了那种事,就算没有魂不守舍,也不会像小姐一样遇到知情者也这样......面不改色,嗯,应该是这样说没错吧。”

桌上的茶想必不是来招待自己的,一介布衣的自己肯定不值得苏小姐这样兴师动众,但如今自己显得很聪明却又不够聪明的发言正是苏玄需要的效果。微微抬眼,扫见红衣女子似笑非笑的戏谑表情,悬着的心当即放下一点,想必此行的目的已经成功一半了。作为这件丑闻唯一的知情者,苏小姐不论是想隐忍不发,还是说借此机会利用自己威胁城主来实现目的都是上上策。

红衣女子上前一步,呼之欲出的压迫感迎面而来,如今年仅15的苏玄身高只够到女子胸口,被这样贴近,令苏玄压力山大,想必任何一个少年面对这样的凶器都不能保证面不改色,当然老油条苏玄适当的后退一小步,面红耳赤地与红衣女子对视,眼神中透露着满满的不服气,当然眼珠子时不时地往下瞥一眼也是这段表演的精髓之一,即让自己的演出生动了一丝,又饱了眼福,而且能进一步降低对方的警戒心,一举多得。令苏玄不禁为自己竖起大拇指。

苏玄正要从这场对视战中不动声色地败下阵来,一旁的苏念念已经一把拖回玩心肆起的苏烟,“别耍宝了,小姨,多大的人了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苏烟不服气回道:“这小子绝对有问题,小念念你可别上当了,像这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白脸绝对有大问题,没有我在,小心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苏玄一脸窘态,摸了摸黑黝黝的脸庞,想不到自己还有被称为小白脸的一天。

苏念念好不容易推走了胡闹的小姨,身形一闪来到苏玄身边,示意自己坐下聊,苏玄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却是一惊,本来自己准备了一手土烟弹作为万一谈不笼还能逃跑的最后一招,事实证明自己还是想当然了,这个苏念念与那个废物苏连公子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自己想逃跑绝对是痴人说梦了。当然如今作为友方,苏念念的实力越强对自己越有利。

苏念念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水墨绣衣内已经暗施法诀,天宗秘传的望气术可以大概观望一个人的气数甚至是性格,当然对修者无用,修行中人多的是方法遮掩或是改换气数,但是对凡人这招秘术相当有用,这也是苏念念下山前临时掌握的秘术之一,小姨也提醒过这个秘术只能作为参考,万万不能全信,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能心安理得的做着恶事却从来不觉得错,这样的人望气术是观不出人心的。

一道赤色祥云从苏玄天灵盖冒出,苏玄自己是看不见,使用望气术的苏念念却是放心了一半,气数赤红的人往往是正直,心怀善意的。

日头高照,秋日里难得的阳光照在苏念念脸上,白玉无瑕的面庞反射着金色光辉,搭配上苏念念此时肃穆的神情,一刹那仿佛神女下凡,令苏玄都有片刻的失神。

在阳光下,苏念念对苏玄说道:“我可以与你保证只要你呆在我身边,便不会有性命之忧,至于那件事,先放在一边,我自有定夺。你万不可自作主张,能做到么?”

苏玄点头道:“可以。”

苏念念满意地展颜一笑道:“那好,你就先住在这里,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小青会满足你的。”

语毕,一位青衣婢女打扮的女子突兀地出现在两人之间,神色淡漠地瞥了眼苏玄,回应道:“明白,小姐。”

苏玄内心苦笑一声,这些修仙的都不会好好走路是吧,跟鬼一样,吓死个人。

“你跟我来。”

“但凭小青姐姐吩咐。”

说完便屁颠颠地跟着走了,如今抱上了大腿,美好生活就在眼前,由不得苏玄不兴奋。

小青领着苏玄来到一处僻静的小屋前,“这里已经许久没人住了,小姐一向不招仆役,目前手底下只有我一人,你就先住在这里,有什么要求赶紧的说,我时间宝贵。”

苏玄扫视了眼前的小院,除了杂草多了点,其他的完美地不像是仆役的住处,至少比苏玄从前的住所好了十万八千里。苏玄满意地点点头,“好的不能再好了,小子哪敢有什么要求,以后但凭小青姐姐吩咐。”

小青撅了噘嘴,满意地点头:“算你识相,以后你就由我罩着了,小姐专心修炼,府上的仆役早早的就辞退了,所以没有厨子,小厮,反正你也是仆役出身,这间院子你自己收拾一下,至于衣食都在里边,够你半年的量了。”

小青边说,手边不知从哪变出来的一袋包裹丢到苏玄怀里,“其他的,没有重要的事就别打扰小姐清修,有事到竹林那边的小屋来找我。”

“想必这间府邸,小青姐姐就是一把手,那我作为小青姐姐的一号手下不就是二把手了?嘿嘿,想不到我也有当大人物的一天。”

小青面色尴尬地回道:“嘛,当然喽,以后好好干,姐姐不会亏待你的。”说完一把拽住苏玄的耳朵,轻声道,“这种事别到处声张,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了,做人要谦虚懂吗。”

“懂懂,小青姐姐说的对。”

“那行,小事你自己解决了,有难办的事就来找姐姐我,明白不。”

“当然,没有天大的事绝对不打扰姐姐修炼。”

小青捏了捏苏玄黝黑的脸蛋,满意道:“姐姐就喜欢你这种懂事儿的。”

目送小青离开,苏玄转头看向满目疮痍的小院,一阵头痛,虽然套出了不少信息,但如今苏玄不全是苏玄了,这种打扫卫生反而是难事一桩,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干了,希望别露出马脚了。

苏念念目光远眺,看见一蓝一紫两道遁光正急速赶来,不由地会心一笑,距离目标还剩三个月,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苏家堡最高的楼阁上,一名魁梧的中年男子负手站在窗旁,望向远处的两道遁光,暗道;“成败就此一举了,若是此行能拿下天宗圣女,苏家便能就此崛起,重回往日荣光。”

男子脚下匍匐着一名华服青年,正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父亲是最生气的时刻,一个不好便是一顿毒打,搞不好还要关禁闭也说不定。如今自己主动承认错误,再加上等会儿母亲吹点枕边风说不定还能少受点惩罚。

如今青年这点小心思全被魁梧男子尽收眼底,毕竟是自己的崽,那件事也算自己默许,本想着即使不成功,凭着苏家多年的劳苦功高,再加上圣女心软随便推卸给犬子酒后失态,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大乱,现如今被一个仆役撞破,还被他逃出生天,难免会有变数,若是坏了那位大人的大事,这小子死一万次都不够。

“你这小兔崽子可知错?”

苏连面上一喜,知道父亲没生气,连忙道:“知错了。儿子知错了。”

“哦,错哪儿了?”

“我就该第一时间把那个小杂种千刀万剐,爹爹放心,我一定将那小子抓回来,到时候死无对证,那个苏念念肯定不敢把我怎么样。”

苏家堡堡主苏潜,闻言面露狞色,一脚踹在儿子心窝,将其踹飞到门框上,重重地砸落在地,“蠢也要有个度,这几个月你就别出门了,赤阳诀没修炼到第三重就死家里吧。”

“拖回他房里。”

直到月露枝头,苏玄才堪堪打扫完屋子,也是幸亏这副身体年轻力壮,说不定还有老前辈的原因,使得苏玄的体力充沛的不像话,这间房子30平米左右一室一厅一卫,院子里还有个小厨房,这在前世没有几百万拿不下来的,在这边居然只是杂役的住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之前一直神经紧绷还不觉得,现在稍微一放松便觉得又饿又困,赶忙翻出小青给的包裹,里面有一堆制式衣物,想必堆放许久了,都堆了不少灰尘,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看一共30来颗绿色药丸散发着淡淡草香味,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百草丸了,据说是修炼者辟谷用得丹药,据说一颗就能卖出天价。

苏玄吞下一颗,稍微运动一番,只觉得一股股热气从丹田传出,果然和传说的一样,药性温和凡人也能食用。据说究极顶饿,寻常壮汉吃下一颗一个月不吃都不成问题。

就是味道属实不怎么样,一股子土腥气。

躺在床上,苏玄开始思考今后打算,如今唯一的目标便是先把老前辈唤醒,他是唯一一个知道苏玄转世夺舍的,应该能解答自己的困惑。

但是治疗灵魂的药用脚想都知道是稀世珍宝,苏念念不说有没有,自己一旦出口讨要,必定会惹来怀疑,到时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