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泪目,学会的第一个魔法!
作者:幽幽霖  |  字数:6093  |  更新时间:2021-12-20 22:17:34 全文阅读

“大国师不在,他去哪里了?”安娜愣住,漂亮的脸蛋上带着疑惑不解。

  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大国师是从来不会离开皇宫的,甚至很少出现在自己的宫殿之外,就连父皇想要见他都是亲自到他的宫殿里找他。

  今天居然这么巧刚好出去了吗?

  昨天才刚见过面,大国师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在意,安娜有些不安地猜测,是不是大国师不想见自己才让人故意说的自己不在。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这么揣测大国师,那可是大国师啊!

  若非父皇一再强调大国师喜欢她,她根本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强大的魔法师会注意到自己。

  侍人也面露疑惑,恭敬回答:“这我就不知道了,大国师行踪不定,我们是没有权利过问的。”

  安娜有些气馁和失落,又探头往空荡的大殿里张望了几眼,提着裙角转身走了。

  深夜的皇宫仍旧灯火通明,只是比白天多了几分肃穆和庄严,来往的宫人稀少,只有夜巡的士兵不时穿梭在道路之间。

  大国师的宫殿之中闪过一抹白光,唐曙、南希和姬拉三人出现在大殿中央。

  看着熟悉的地方,唐曙有些慨叹:“会魔法真方便。”

  南希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浑身散发着困倦的气息:“就算会魔法也会困,师傅早点休息吧,我先睡了。”

  说完就拖拉着沉重的脚步往外面走去,姬拉目送他消失在视野里,重新扭头安静地看向唐曙。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几秒。

  唐曙:“你怎么还不走?”

  “我要去哪里?”姬拉疑惑地问,环视四周,找了一个角落把自己的重剑给放了下来,然后有些迷茫地站在原地。

  唐曙这才反应过来,姬拉被他召唤到这个世界时候就直接奔赴战场了,根本没有安排休息的地方,现在又是大半夜直接跟着自己回来,侍人们好像都睡了,门口没有看到守门的人。

  “我要和你一起睡吗?”姬拉语出惊人,这种令男人脸红心跳的话她却说的面色平静,或许是对自己的姿色没有清晰的认知。

  唐曙咳嗽两声,他虽然想,但是他不能!

  他可是一个正直的人!

  “我的宫殿还蛮大的,空房间也很多,你出去随便找一个先凑合一晚上,明天再找人给你安排。”

  姬拉对于这样随意的安排并没有意见,平淡地点点头:“好。”

  继续扛着自己的重剑出了殿门,左右犹豫了一秒,选择了右边的路,临走前还特意转过来说了一句“晚安唐曙,做个好梦”。

  莹莹月光之下,一个浑身雪白铠甲的少女说出这般温柔的话语,就算是面无表情,也显得格外赏心悦目,唐曙心脏砰砰加速跳了几下,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关上殿门,他慢慢走到自己的床边,柔软的大床在接触的一瞬间就陷了下去,坐在床沿,看着一旁摇曳的烛火光芒,唐曙开始回忆白天南希借用他的精神殿堂使用出来的小水球术。

  按照咒语,他缓缓张口开始吟唱,晦涩难懂的魔咒逐字吐出,将魔法元素汇聚而来,手心触摸到了潮湿的水汽,几乎要凝结成水,就在吟唱结束的一瞬间却和之前一样,轰然消散,没有留下痕迹。

  施法又失败了。

  唐曙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不甘心地再试了几次,仍旧是一样的结果。

  “不是没法施法,而是没有魔力……”他喃喃,好像想到了什么,起身迅速走到书桌前,那里还原封不动摆着一颗魔石。

  魔石表面有些划痕,这正是他之前用来召唤姬拉的那一枚魔石,一整个召唤术压根没有消耗多少魔力。

  他把魔石捏在手心里,想要像南希一样把其中的魔力吸收到体内,但无论如何努力感受,也没法感受到魔力的存在,这颗魔石对他来说除了看起来不太一样,就是一颗毫无特点的石头!

  唯一的用处可能就是用来召唤勇者。

  “魔力到底要怎么获得。”他攥着魔石陷入了沉思。

  想了许久,居然困倦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恍惚之间,他又进入了自己的精神殿堂,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空空荡荡,空荡得令人有些害怕,好像来到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看着冰冷的墙壁和地面……

  大国师很少进入自己的精神殿堂,或许以前偶尔会来,但随着年纪的增长,他逐渐忘记了自己还有个精神殿堂的存在,或者说他已经越来越接受自己没法使用魔法的事实,早就不把自己当作普通的魔法师了。

  正常的魔法师,每当学会一种魔法,就会在精神殿堂里留下属于那个魔法的魔法阵,这里就是魔法师特有的“成就殿堂”,可以说越丰富的魔法师就越厉害。

  大国师的殿堂贫瘠且单调,虽然面积广大但是无用。

  唐曙在睡梦中也一圈圈游荡着这个地方,仿佛孤独的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就在第不知道多少圈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里怎么有点脏东西,”他擦了擦地面上的一个淡痕,这个痕迹很浅,几乎接近白色,和殿堂本来的颜色一致,但是却实实在在地有着痕迹,“难道就连精神殿堂太久不打扫也会变脏吗?”

  就在他的“手”擦上去的时候,地面上的脏东西发出了温润的光芒,只是一点点温润的光芒,如同水波流转。

  “脏东西”顿时清晰起来,那熟悉的图案,居然是小水球术的魔法阵图案!

  唐曙十分惊讶,又使劲擦了擦,图案并没有再变得更加清晰,只是比起一开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变深了许多,至少可以看清楚这里确实有东西了。

  这只是精神殿堂的一个很小的角落,但这个小小角落却出现了这个地方二十多年来的第二件东西!

  “我难道学会小水球术了吗!?”

  振奋的心情使唐曙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大国师!”

  一旁正小心翼翼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的侍人也被他这个动作吓得打了个激灵,低呼出声:“您怎么了?”

  他揉了揉眼睛,看清这人是眼熟的侍人。

  双手因为长时间压在脑袋下面变得酸麻,唐曙甩甩手,外面的天还是黑漆漆的,殿中烛光微弱,正是深夜。

  “做梦了,吓到你了?”他笑道,忽然想起自己梦里做的是什么,顾不上多说,连忙回到精神殿堂查看,果然在同样的位置看到了相同的图案。

  侍人看他神情变幻,忐忑不安地询问:“大国师,我还是服侍您到床上休息吧,这里容易着凉。”

  唐曙恍若未闻,自顾自吟唱起咒语来。

  侍人眼睁睁看着他面前出现一团拳头大小的小水球,很不安稳地在空中悬浮着,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要砸到地上的模样,但始终坚持着没有摔落下去。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小水球术吧?

  唐曙施法吃力,侍人也看得满头大汗。

  他那个两岁的小侄子是个魔法师,今年也在练习这个魔法,水球好像比这个大多了,大国师大晚上不睡觉,这是在干什么,表演?

  也亏唐曙听不到他的想法,不然肯定郁闷吐血。

  眼前这个摇摇欲坠的水球,已经是他用尽全力施法弄出来的小水球了,他第一次独立成功地施展出来了一个小水球术,简直是史诗级的进步!

  唐曙费力地控制着小水球往前飘了几厘米,那颤颤巍巍的劲儿,侍人忍不住伸手在下面跟着,仿佛在保护一个初生的幼苗。

  终于,在两个人一番折腾之下,水元素消耗一空,小水球啪嗒一声砸落下去,哗哗流了满地,侍人也湿了手,他慌张地看向唐曙,满脸无辜。

  “大国师,这不怪我,我没有碰它!”

  他这幅匆忙解释的模样让唐曙哭笑不得,他擦了擦额间的虚汗,摆手道:“当然不怪你,这是我自己弄的。”

  “您……”侍人看着满地水迹,仔细斟酌着词句,“您在研究新魔法吗?”

  大国师一定是受到了启发,想要通过简单的一阶魔法小水球术研究出很牛逼的高阶魔法!一定是这样的!

  侍人一开始只是胡乱猜测,但是在说出口之后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眼神愈发坚定,甚至有些崇拜地看向唐曙。

  原来大国师深夜如此疲惫、甚至睡倒在桌台上,醒过来后第一反应就是吟唱魔法,就是为了研究新魔法!!

  这简直太令人震撼了,这样的魔法师才是真正的魔法师!

  这才是幻虹国最尊贵的魔法师,是大陆顶级的超魔导士,只有这样的魔法师才有可能研究出顶级的十阶魔法来!

  唐曙本来还觉得有点丢人,担心有损原本的威名,正想着该怎么含糊过去,就看到侍人逐渐变得崇敬、甚至狂热的神情。

  “我……”唐曙艰难地开口,“啊,嗯,是吧。”

  “大国师,幻虹国拥有您这样的魔法师简直是太幸运了,我能够为您服务也太幸运了!”侍人眼眶湿润,不知道脑补了多少奇怪的东西。

  唐曙被他的狂热的表情看得头皮发麻,本来因为成功使用出魔法来的兴奋都被暂时的压了下去,只能故作淡定地说:“好了,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就暂时不用进来了。”

  “遵命!”侍人连忙点头,草草收拾了一下地面的水迹就退了出去,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大国师一定要保重身体,好好休息。”

  “嗯嗯呢。”唐曙微笑着说。

  殿门刚被合上,他心脏狂跳,兴奋得满脸通红,正打算再练习一次,门又被推开,侍人小心翼翼探出头。

  “大国师。”

  “咳……又怎么了?”唐曙脸上的表情瞬间收回,面色如常地询问道。

  “我刚才忘了说,今天安娜公主来找您了,但是您不在。”

  “哦,我知道了,退下吧。”唐曙摆手,满脑子是小水球术,几乎没有听清侍人在说什么。

  这次门关上了许久之后,他已经确认不会再有人闯进来了,才振奋地跳了起来。

  “太好了,我会魔法了!!!”

  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唐曙又一次吟唱,精神殿堂中的小水球术魔法阵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哪怕再艰难也被催动成功,在面前重新唤出了一枚体积小得可怜的小水球。

  母不嫌子丑,唐曙不嫌水球小……总之他孜孜不倦召唤了许许多多小水球,大殿中淋淋洒洒满地是水,他也累得满头大汗。

  在确认了自己确实学会了小水球术之后,他又累又开心地睡倒在床上,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一阵鼾声中,他早已经把什么安娜公主的事情抛之脑后。

  于是第二天南希和姬拉来到他的寝宫内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窗前殿堂地砖上湿淋淋全部是水,好像哪里漏水了一样,而唐曙则衣服也没换、被子也没盖上、甚至鞋子都没有脱,就这么随意地躺仰在床上,面色安详。

  如果不是隐约传来的鼾声,还有上下起伏的胸膛,他那模样甚至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刺客把他杀了。

  “师傅,师傅,”南希使劲摇晃着唐曙,凑在他耳边大声呼喊,“师傅你醒醒,昨天晚上你干什么了,师傅!?”

  唐曙不情不愿从睡梦中被摇醒,看到一脸惊慌失措的南希和仍旧面无表情但是目中微露疑惑的姬拉,两人守在他的床前,气氛诡异。

  他双眼下方都有浓重的青黑,怔愣了片刻,等回过神的时候,顿时激动起来:“南希,我会魔法了!”

  “师傅你在说什么,你本来就会魔法啊,”南希说着,突然也反应过来,指着满地的水高声道,“你是说你会放水球了!?”

  “对啊!不对,不是放水球,是小水球术,我昨晚试了一晚上,我真的会小水球术了!”唐曙顾不得纠正他的说法,兴冲冲地想要给他露一手,结果刚站起来就两眼发黑快要栽下去。

  南希吓了一跳,姬拉眼疾手快把他揽住,唐曙晕乎乎靠在她坚硬的铠甲上,有些难过,为什么别的女孩子柔软香甜,他身边的就这么强悍坚硬呢?

  “师傅你没事吧,脸色好差!”

  “没事,给我一个魔石。”他苍白着脸,精气神还是在的,倚靠在姬拉怀里,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南希说道。

  南希打了个响指,空中展开的魔法阵掉下来几颗硕大的魔石,几乎有脑袋那么大,砸在地上发出铿锵的声音,咕噜滚到唐曙脚下。

  “我看出来了,师傅,你这是魔力亏空,需要好好补补。”南希满脸认真,很关切地说,“您不会是练习了一晚上的魔法吧,一个小水球术就把您折磨成这个样子,唉……”

  他表情透露着痛心疾首,唐曙没力气去打他,也顾不得教训他,蹲下去抱着一个魔石絮絮叨叨开始吟唱。

  如果昨晚那个侍人在场的话,他将会看到和昨晚一模一样的场景再次上演,又一个颤颤巍巍的小水球浮现在了几个人的眼前。

  其中的水流剧烈地摇晃流动着,几乎下一秒就要破裂流淌出来。

  南希面对这样的场景,并没有唐曙意料之中的嘲笑出声,反而难得地正经了起来,满脸严肃地盯着小水球,又转换视线看向唐曙,目光在小水球和唐曙之间不停转换。

  “师傅,您真的用出来了。”他也开口吟唱,随着吟唱将精神又一次投放到了唐曙的精神殿堂之中,宛若昨天一样。

  比起唐曙漫无目的的飘游,他更精准迅速地找到了那个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角落,找到了那个新出现的图案。

  “这是……小水球术的魔法阵。”他轻轻触碰了一下魔法阵,感受到其中很不稳定的魔力,屏息凝神开始往其中注入魔力。

  两人都紧闭双眼,只有姬拉清晰地看到了面前的小水球逐渐变得稳定起来,体积也渐渐开始充盈膨胀,变成了一个稳定且饱满的大水球,和普通的小水球术再也没有了差异。

  而唐曙怀里的魔石也迅速的被吸收消逝,变成了一堆粉末。

  她好奇地伸出葱白的手指,戳了戳水球,冰凉湿润的触感。

  突然,水球被操控着高速飞射而去,甚至冲破了殿门,砸到外面的石质大型装饰物上,发出了爆裂般的声响,装饰物应声而烈,尘土飞扬。

  水球蒸发了,威力惊人。

  姬拉眼眸微微睁大,露出惊讶的神色,看着指尖残留的水渍,那里还泛着凉意。

  这样大的威力,完全不像是这么温和的物质产生出来的,那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道和速度?

  唐曙和南希两人缓缓睁开眼睛。

  “师傅,我刚才替你稳固了魔法阵,不出意外的话,你已经彻底掌握了小水球术。”南希微微一笑,“恭喜师傅。”

  唐曙沉默片刻:“可是我还是没有感受到体内有魔力。”

  “不用纠结这个,你使用魔法从来就不需要魔力,我早就发现了,虽然你每次使用召唤术都需要拿着魔石,但是魔石本身并没有任何的消耗,对于你来说,魔石只是某种媒介,让你可以顺利使用出魔法来,魔力反而不是必需品,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你只需要摸着魔石就可以瞬间使用出小水球术来了。”

  南希的话有些匪夷所思,但他表情笃定,很有信服力。

  唐曙看着身下化成灰烬的魔石:“这怎么解释?”

  南希:“这是我刚才给你稳固魔法阵耗用的魔力太大了,只能吸收这块魔石的力量,耗魔的是我不是你。”

  唐曙半信半疑,又扒拉过来一块魔石,然后根据南希的说法,脑海中想象了一下小水球术的施法过程。

  “砰砰砰——”

  连续三声惊雷般的震响,外面本就残破不堪的石状物彻底被轰了个粉碎,他竟然瞬间发出了三枚攻击力惊人的水球,如果不是他及时停止想象,那还会有更多的水球被产生且发射出去。

  这还是他认识的小水球术吗?

  连南希都啧啧称奇,露出了某种羡慕嫉妒的神色:“师傅,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愧是我师傅。”

  “发生什么了,大国师您没事吧!”

  “大国师,我们听到这里有很大的声音,怎么了!?”

  “大国师没事吧?”
一众侍人惊慌失措地赶过来,满脸紧张,在看到殿前一片狼藉之后更是大惊失色,甚至以为这里被魔物入侵了。
其中就有昨天晚上负责照顾唐曙的那个侍人,他看看被轰成粉碎的一堆碎石,又看看湿淋淋的内殿,最后看看面色平静的唐曙三人,恍然大悟道:

  “大家不要惊慌,这是大国师在实验新研究出来的魔法!”

  于是他把昨天晚上的所见所闻,掺杂着自己的见解一一说了出来,大家顿时放下了心,纷纷用憧憬的目光仰望着高殿之上的唐曙。

  “这孜孜不倦的探究精神,不愧是大国师!”

  “原来大国师昨天一整天不在,是去忙这么重要的事情了?”

  “胡说什么,我听今天才回来的士兵说,大国师昨天远赴前线支援,带着南希大人又抵御了一波魔物潮的来袭,又一次拯救幻虹国于水火!”

  “大国师白天忙着上前线,晚上忙着研究新魔法,要是累坏了怎么办,那简直是幻虹国的损失!”

  本来还打算解释几句的唐曙,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相探讨,那些真真假假的听闻,再加上各自的揣测和无形的大国师崇拜滤镜,说出来的话简直让他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要知道,他赶赴前线只是因为好奇魔物是什么样,外加想去看望一下姬拉的情况。

  而南希出手覆灭魔物潮也只是虚荣心作祟,想要在他面前秀一手九阶魔法的威力。

  至于深夜研究魔法,这个就更不好意思了,他只是因为作为大国师,连一阶魔法都用不出来,所以气恼得大半夜都在苦苦练习琢磨想要一雪前耻而已!

  他真的不是什么伟大的幻虹国救星啊!

  姬拉微微笑着说:“大国师,您在大家面前真是很有威望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