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集 > 九卷之世家卷 > 正文
第八章 道家令
作者:吴家  |  字数:6275  |  更新时间:2022-01-08 02:11:01 全文阅读

夏历四年,芒种。

道家掌门子灵子受秦政的邀请来到阳京。

阳台宫,书房,秦政坐在高台,看着赵承恩领着一位老者从门口走进来。

老者继续向前走,走到与秦政的距离达到一定范围的时候,子灵子停了下来。

此时房间中只有三个人。

“方外之人,子灵子参见皇帝陛下。”

“免礼,道长请坐。”

“谢陛下。”

第一天,子灵子在阳京阳台宫书房面见秦政,两人密谈了很久,内容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第二天,子灵子在阳京最大酒楼的楼顶要了一张桌子,两坛水酒,几个小菜,一直坐在那里。

第三天,子灵子在晨光破晓中,起身离开阳京,跟着来时的路,向三清山而去。

三清山大殿。

整个大殿很空旷,没有桌椅,只有摆放的一些桌椅。

正对门的位置,作为大殿的上首位置,有一个蒲团,然后在大殿两边各有5个蒲团。

站在大店门口,一眼望去。

上首位置坐的是子灵子。

左一丑灵子,右一寅灵子;

左二卯灵子,右二辰灵子;

左三巳灵子,右三午灵子;

左四未灵子,右四申灵子;

左五酉灵子,右五戌灵子。

道家这一代十一人,他们的师父在上一代是同辈的师兄弟。

阳光从大门和窗户射进来,照射在大殿内,呈现出大块小块的光影,在光影中,可以看见一些细小的灰尘在里面飞舞。

坐在上首的子灵子看了一圈下面坐着的师弟们。终于是开始说话。

“这次让大家都过来,是有一些事情要说,还是大事。”

首先是这次我去京城,面见陛下。

他问了我一个问题:“道家作为百家之首,认为未来百家与大秦的关系应该如何相处?”

“那师兄是怎么说的呢?”最后一排的戌灵子首先问道。

“那各位师弟认为呢?”

众人沉默了下来。

申灵子想了想,说道:“像以前一般独立世外,陛下肯定不会同意;完全归附朝廷,肯定更是不行,如此道家就是名存实亡了。”

“申灵子师弟说得有理。”,寅灵子点头道。

“是啊,怎么回答都不行。可是陛下已经开口说了我们道家是百家之首,那么我们就必须做出百家之首要做的事情。”

“可是...”未灵子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开口后右不知道说什么。

听到师弟们的话语,子灵子右手在虚空中按了按,众人也停止了讨论。

“我说说我的决定吧。”

当时我在陛下面前做出了承诺,我将以道家掌门的身份发布道家令,为帝国画出详细的疆域山河图。北至草原以北冰原,南至海洋以南,西边的十万大山以及西蜀以西。

听闻此言,丑灵子大惊失色道:“掌门师兄,这些地方有多凶险,无需多说,我们整个道家填下去,也不知是否能够溅起一朵水花啊!”

子灵子:“是啊,师弟,我们整个道家填下去,都不知道是否会有一个水花。”

“那师兄你...,是陛下迫使的吗?”

“没有,当场就...,就两个人,我和陛下。”

“那师兄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承诺?”卯灵子也感到疑惑。

“我呀,我想为道家博一个永远的世外。”

丑灵子内心颤抖了一下,“师兄的意思是?可是这个可能吗?二世三世会认吗?就算他们认,后人呢?再说,这天下会一直姓?”

“那又怎样呢?只要我们做了,不管谁上去,这个他们都要认。不然会有想认的人去认的。”

辰灵子:“那师兄你是决定了吗?”

“是啊,我出皇宫时见到一位六岁稚童,然后又在京都第二高建筑的顶层坐了一天一夜,也想了一天一夜。我想好了,这单我们道家干了,哪怕把我们道家的所有人填下去,都在所不惜,只要种子留下来就好。对了,种子已经有了,我离京的时候,赵承恩传话给我,现在的四公子,十年后会进入我们道家。你们都知道那个孩子,现在才6岁,天赋有多高,就不需我多说。接下来来我先说说我的考虑,然后在讨论怎么执行。”

首先是我在阳京的那一天的考虑,我考虑过我直接回到宗门,就当作没有去过阳京,如此情况下,我们道家就得执行我们之前想过的计划。大部分散落各地,融入各方势力,暗中蛰伏,等待乱局开端。而山门留下的少量的人连封山都不可能,只能分离为两股敌对的势力,一股完全归顺朝廷,另一股则是成为反秦的先锋,不管结果如何,衰败是避免不了的,以后的崛起之路也肯定是困难重重。

另外一个选择,对比我们即将做的事情,就是留下少量的人员在山门中,这些人员与归顺朝廷的规模差不多,甚至可能还可以更少一些,原计划中的其他人,我们一起出去,将这疆域山河图绘制完成。都是牺牲,山门也都是萧条,但是我们的前景,无论怎么看,都要光明一些,更何况亥公子进入道家,传承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机会,将宗门传承下去的机会。

“可是亥公子怎么一定会来道家呢?”,也有人提出疑问。

“这就要看小师弟的了。”

戌灵子带着疑惑看向首位上的子灵子,想问出疑问,但是看到子灵子会继续说下去,于是决定听着先。

“这个计划目前还有人反对吗?”,子灵子扫视了一圈在坐的各位师弟。

“没有”,十人,整齐划一的摇着头说道。

“既然如此,接下来我就说一下我之前考虑的安排。”

“请师兄安排。”

看到众位师弟的表态,也听到众人的支持的声音,子灵子的声音不觉间已然从容许多,也自然间带着一丝轻松。子灵子开始说着自己的计划。

现在是始皇帝秦政登基后的第四年,虽然陛下每天晨曦而起,月上中天而息,可是依照皇帝陛下的修为,至少可以安然无恙、精神充沛的带领帝国再前进二十年。

我们道家作为百家一直以来的显派,陛下对于百家的态度,也是对各大门派的态度,让我们自行选择,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陛下接下来会怎么做,我们谁也不知道,虽然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我们也还是需要留下一点后手,免得我们被百家吞噬,尽管大部分有些底子或是有底子的百家都不会这么整,可是还是有可能会出现我们意料之外的情况,比如愣头青或是走投无路的家伙。

“第一件事,掌门之位传于小师弟,戌灵子。”

“掌门师兄?这是为何?刚刚不是还在说怎么安排吗?咋就要传给我呢,我一直来就只是修炼,什么都不会呢。”

其他认中,有的面带疑惑,也有的人了然点头。

“小师弟,出去的事情,师兄我做的决定,那么我这一脉肯定是要走到最前面的。其他师弟也别和我争。”

其他人听闻后没作出回答,而是等着子灵子的后话。

“其实吧,都没什么区别。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轻松,我们十人带人在外面要面对各种未知情况,最大的可能就是生命危险;而小师弟留守宗门,也要照顾弟子在各个地方的情况,也是一个费心费力的活。”

听到这个话的每个人都是面色凝重。

以莽山关为界限,整个莽山就是实实在在的十万大山,南北的长度怕是有十万公里。这也是绘制疆域山河图的主要部分。

莽山中到底有什么?这是一个难题,需要我们去探清查明,代价差不多是进去的人大部分都会葬身其中。

“既然大家都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那我就开始安排了。”子灵子面色肃穆的说道。

“遵掌教令!”众人也一脸严肃的回答。

子灵子起身,站立说道:“颁道家令,众位长老接令!”

下首的十位道家长老在子灵子起身时,也跟着起身,站立在蒲团的旁边。

“北方草原以北的冰原,二师弟丑灵子带队,草原中到底有多少游牧民族,草原以北的冰原又有什么,这些东西都需要二师弟去探寻和解决了。”

“丑灵子领道家令!”

“莽山关外,下边到底有多大,到底有些什么?三师弟寅灵子,交给你们去探寻了。”

“寅灵子领道家令!”

“南海之边,从十万大山山脚羊肠小道穿过,那边到底有什么,四师弟卯灵子,你去看看。”

“卯灵子领道家令!”

“五师弟辰灵子,六师弟巳灵子,七师弟午灵子,莽山关以南的十万大山,到南海之滨,就交给你们了,必要的时候你们需要作为我的后援。”

“辰灵子领道家令!”

“巳灵子领道家令!”

“午灵子领道家令!”

“八师弟未灵子,九师弟申灵子,十师弟酉灵子,莽山关以北的十万大山区域,到西北边关,就由你们负责。”

“未灵子领道家令!”

“申灵子领道家令!”

“酉灵子领道家令!”

部署完九位师弟的任务,子灵子开始说起了自己的人物打算

“我自己,则从西蜀以南,上到西南方向的高原,然后将整个高原的地形整理出来。看看上面到底是怎样的,很多人上去了就没有再回来。”

“去看看,上面到底时怎么样的?”

“师兄,上面一直没有人去,就算有人去了,也没有人回来,你这是何必呢?”

“要不师兄你和小师弟就留在宗门吧,那上面没有必要上去的。”

“各位师弟不必再劝,我也想上去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

“愿师兄马到功成!”众师弟师弟齐声说道。

“五师弟,六师弟,七师弟,八师弟,九师弟,十师弟,你们在十万大山中,陛下会派人协助你们,但是力度是有限的,更多的是你们所编写的资料,由他们携带回去,陛下会秘密命人编撰,同样陛下也会给我门道家一份。所以你们要仔细的探明十万大山的情形,这份任务属于绝密,参与的人,陛下也会严格筛选。但是你们也要保证好自身安全,这是一份长时间的任务,不要明知不可为强为。”

“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和我,目的则是探明四个地方的情形,因为我们没有支援。更要保存好自身,至少要把探寻到的情报带回来,才有价值。”

“遵掌教令。”

“接下来,小师弟,你就结果掌教信物,成为我们道家的新任掌教,帝国疆域内的一些可以去的地方,就由小师弟你负责了。”

“遵掌教令。”

子灵子取下腰上的玉佩,交由戌灵子。

戌灵子双手接过玉佩,子灵子让道一旁,戌灵子将玉佩挂在腰间,向上方的祖师弯腰行了一礼,起身,站在之前子灵子站立的位置。这标志着戌灵子成为了道家的新一任掌教。

隔日,宗门的弟子被各脉长老召集起来,被长老告知,宗门即将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但现在不会说内容。愿意同行的,到时间跟着长老一起出宗门,而不愿意的则留守宗门就行。还有一个要求,同行执行任务之后,就只有两个结果。第一个是任务完成后,回归宗门;第二个则是任务中途身死道消。如果谁在任务中途逃跑,或是告密等等,那么宗门会执行门规,结果也只有一个,身死除名。

但是,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都是要求必须参与,外门弟子有自由选择的机会。

出发时间,三天后。

第四天,戌灵子站在山顶,看着空落落的宗门,谁能想到这还是天下百家之首呢,现在就一个萧条来形容。

灵虚子站在戌灵子的身后,看着鲜有人影的三清山,谁能想到几天前还是一个核心弟子的自己,怎么就突然有机会执掌道家的大小事务呢?

“师父,师伯们有机会找到以前的宗门前辈吗?”

“随缘吧,道,谁又清楚呢?”

“那弟子先行退下了,有问题的时候再来请教师父。”

“去吧,有什么犹疑不定的问题,来找我吧,我一般都在这里。”

“是,弟子告退。”

戌灵子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从山上一步一个脚印在石阶小路上向山下走去。

环视整个三清山,花甲之年的自己,在山门中超过50年,下山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天下到底是怎样的?更多的是听师兄们和一些资料信息而获取,突然接收宗门,自己应该怎么解决呢?可是,到了这个时间点,自己必须要顶在最前面才行。

文,身在此位,当负其责。

武,身在此位,当负其责。

夏历四年,冬,大雪。

三清山,山顶,几间小屋。

虽然只有几间小屋,可是小屋却与一面巨石连在一起。

白雪簌簌的下着,三清山上的一切,都被白雪覆盖,白皑皑的一片。

天地间一片寂静,飞舞的雪花让整个天穹变得有些昏暗。

小屋内,戌灵子坐在棕衣编织的座榻上,座榻摆放在小屋的中央,而在座榻的周围摆放了一圈木桌,这一圈只有一个缺口,以供人进出。

这些比起平常的桌子,宽度更宽,桌上页没有任何的装饰。桌子对着门口的位置,摆放着一个木制托盘,一个陶制小碳炉,一个陶制茶杯,一个陶制茶壶,一个陶制烧水壶,一个竹制茶罐,几样物件将托盘塞满。

除此之外,桌上其余的空间则是摆满竹简。

戌灵子拿起桌上的竹简,几眼扫过,上面是由灵虚子派出的没有跟随十位师兄出去的弟子,在帝国疆域内人迹少至的一些地方所收集的地理资料信息,其中有时候也夹杂着一些所见所闻的其他信息。

几眼扫过,确定信息的来源和类型后,再大概看一下内容,再丢上沿着墙壁所建的书架上。

书架上分为了六个格子,而竹简就是被丢入到其中的一个格子内。

这样的任务,应该来说不需要戌灵子做,可是目前的情况,可信之人要么都已经安排出去,要么就是在山体空间内编撰整理信息,没有多余的人可以安排到这里,英雌戌灵子先行顶上。

雪花越变越大,甚至发出簌簌的声音。

戌灵子看着门外山间的大学,也不知道现在在外的十位师兄和众多的宗门弟子现在怎么样。

遇险或是失踪甚至是遇难弟子的消息,已经传回来多次了,在之前传回来的消息中,就连九师兄申灵子都遇险负伤。

这道坎,不知道道家能够走到哪一步。

戌灵子一边思绪飘散,一边不时的拿起一卷竹简,看过之后放到对应的部分。

竹简从书架上的口子下落,山体内的人员再进行分类记录、整理、存放。

其中,帝国疆域河流部分的资料是增加最快的。

如之前一般,一位穿着麻衣的老者从门外进来,将手里的两卷竹简放在桌上,然后走到戌灵子旁边站立,接着从衣襟内测拿出一个布袋,双手递给戌灵子。

戌灵子接过布袋,看了一圈封口处的线缝,然后才说道:“可以了,下去吧。”

“诺”,身边的老者躬身行礼,向门外退去。

老者不是道家的人,是帝国的人。

道家将收集的资料,记录下来,然后由帝国的人员传递到阳京。

阳京的人员则是将资料进行抄录,然后进行处理。

而原件则是由帝国的人员送到道家。

整个资料原件,除了第一手和最后一棒,中间的人员全是帝国的人员。

每一份竹简,戌灵子都可以从内容中的隐藏标记看出竹简是否还是完整的。

到目前为止,送过来的每一份竹简都是原件。

这次与之前大不一样,以前都只有竹简,这次却另外有一个布袋。

如果说是什么密件的话,也不应该只是用一个布袋装着。

以前的密件都是由公输制造的机关盒所装,机关盒的开启和关闭都必须要有特定的操作,不然内部的密件就会损坏。

布袋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麻布袋,封口的线缝也只是普通的针织线缝。

打开布袋,里面是一张张的比较坚硬的、薄薄的、颜色泛黄、表面还有一些像是木屑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也只是一小叠,还没有一简竹简厚。

戌灵子将这张东西取出来,上面用毛笔写着文字,都是比较粗大的字体,粗大并不是因为字本身写得有多大,而是写完后的笔墨浸润所致。

上面已经有些裂纹了,并且裂纹毫无规则。

看着上面的内容,戌灵子也不由的挑了挑眉。

戌灵子掌门,安好否?朕是第一个用这个来正式书写文字的,这也是第一份,这个东西叫做纸,是由公输研究出来的。他说是无意间发现的,可是我不怎么相信,毕竟以前他们无意间发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当然也可能是真的无意间发现的,因为很多他们觉得有用,我觉得没多大用;而他们觉得没有用的,我却觉得很有用的。

用这个写字,也不用考虑字数的多少了,真的舒服,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所以我觉得这真的是个好东西,可是目前还不能当作记录文字的材料使用,因为太脆,遇到水也会很快损坏,写在上面的东西也会直接毁于一旦。但是有一个好处,比竹简容易保存。

但是公输家正在改进,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改进好的,因为以前让他们做的任何东西,他们都做出来了的,虽然“用不了多久”每次都不一样。

掌门放心,没有有新的进展,我都会给你说的,朕很好吧。

对了,我只给你一个人说了,可别给别人说哟,所以也别回了,不然消息走漏了我后续不好操作。

到时候改进好可以广泛使用的时候,我肯定第一个给你送一些过来,让你也可以使用。

哼哼,以后可以广泛使用的时候,我要写得明明白白,也要让他们写得明明白白,看谁再敢理解错。

哎,继续看奏章去了,还好朕的身体还可以,不然每天这么多竹简,朕的身体还不知道能否熬住。

看完上面的内容,戌灵子突然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回复一封书信?陛下说明白了,不需要回复。

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内心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还有这文字语气,怎么感觉有点悄咪咪的感觉在里面呢。

算了,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将那叠纸重新放回布袋,然后放在作为旁边桌子的下面隔间内,然后才拿起之前老者放在这里的竹简。

内容是六师兄巳灵子送过来的,在十万大山中的一些经历,与以往一般,目前还是沿着河流行进,并记录相关的水文资料。

继续整理着竹简资料,外面的大雪依旧纷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