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史莱姆之王 > 正文
第1章那个男人①
作者:霹雳猫  |  字数:4007  |  更新时间:2022-01-01 21:50:46 全文阅读

哦半康南丝他,康南丝他,那泽嫩大撒咯温,因甘凑gin哟加,扣批韩赞内哟哟了啊嫩,扑giok一嫩哟加,半迷哦名,新张一得勾喔几嫩哟加,可龙半从一嫩哟加………一首江南styie正在播放着,而就在前方空旷的地方,一名少年正在潇洒的跳着街舞Breaking,少年跳着很认真,汗水随着舞蹈的摆动挥洒在地上,明明已经汗流浃背,但他丝毫不在意依然沉醉于此。

呜~呜~呜~现场的其中两名舍友发出了欢呼声。

舍友a:“辉哥,炜哥的舞蹈牛啊,看着流畅顺畅的动作,飘逸而又潇洒的舞姿让我们哥俩望尘莫及,自愧不如啊。”

辉哥:“哪是我们的炜哥何许人也,在我们的那个村子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你去问一下方圆20里谁人不知道我们炜哥的事迹”辉哥眼神中流漏出了崇拜的神情。“我们那边的人看到他那个不尊称他一声:舞林至尊。”

舍友b:“阿,想不到炜哥居然有如此的本事,我就说吗,为什么我看到炜哥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感觉这个男人身上夹带着沧桑仿佛浑身上下充满了故事,他的气息不是我们能够比较的,这个男人以后或许会有大作为。”

舍友a:“我去,居然还能感到别人的气息,兄弟我劝你少看那些小说,整天神神叨叨的,就好像最近你不是看了一本《邪XX尊天》的小说吗,有一次你没做作业,班主任就质问你为什么不做作业?你对班主任说了什么?你竟然敢说蝼蚁你也敢这样跟吾说话,谁给你的胆子,搞得被叫了家长,抽了一顿,不过你说的没错我也觉得炜哥是一个浑身上下充满故事的男人,身上充斥着人格的魅力,不然我也不会跟他混的,唉!辉哥我们和炜哥已经认识了三年了,我们哥两个从没从他口中听到过他以前的事迹,我们尤其对他那“舞林至尊”这个称号的由来很感兴趣,辉哥我们两个还没来的时候你就跟着炜哥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身为咱们的二哥你也别藏着掖着,跟我们哥两说一下呗。”

舍友b:“对啊,说一下呗。”

辉哥:“这个嘛,见你们这么有诚意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一下吧,哎(叹了口气),对了你们或许不知道把,我跟炜哥可是发小哦,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下河摸过鱼,一起去掏过鸡窝的那种。”

两人异口同声:“哇,辉哥你就不够意思拉,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现在才告诉我们,想不到(猜不到)你两居然是从小长到大的发小。”

辉哥看着这哥两个渴望的眼神,内心不由的感到得意。

舍友a此时灵机一动,机智的拍了下马屁:“我就说吗,当我第一次看到炜哥的时候我就感觉炜哥身上有一股傲视苍生的气势,这个男人以后或许是站立于世界顶端的男人,但是旁边的哪位也不凡啊,身上气息翻滚,隐隐传来一股的虎啸之声,身上血光乍现,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我再仔细一看居然是天生的将军命,命中注定,是要跟随在帝王的身侧,从那时起我就被辉哥深深的吸引了,炜哥那是我们无法攀登的存在,但是我们跟着辉哥的身后混也不错阿。”

舍友b:“你就吹吧,刚刚还说我不要整天看这么多小说,神神叨叨来着,转头你自己就在着吹上了。”

舍友a:“唉,你这话说得可不对了,我告诉你吧,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本想用普通人的身份与你相处,结果换来的却是你无情的嘲笑,我实话告诉你我爷爷可是一位顶级的占卜师,而我呢从小就受到我爷爷的熏陶,也是精通占卜之术的,…………唉!你这什么表情,你还别不信。”

舍友b:“呵呵,我信,我一定信,才怪,不听你在着装了,辉哥你继续说一下炜哥的事迹呗。”

辉哥:“你看吧,炜哥的事迹要说起来的话一时半会是说不完的,而我刚刚在着站了这么久了,现在感到腰也酸背也痛,喉咙又干燥,你说你们有什么表示呢?”说完把手掌伸到他们面前握了握。

舍友a:“哎哟,你瞧我们这记性,来辉哥请到这里坐,我帮你擦擦。”舍友a从不远处的草丛中搬来一块石头,顺带楸了几片树叶擦了擦,“来辉哥请上座,唉,你也被愣着啊,还不来帮辉哥捏捏肩膀。”

舍友b:“哦,对对对,瞧我这脑袋,来辉哥你累了吧,我给你捏捏肩膀,我告诉你啊,我的手艺可好了,我可是专门去练过的,包你满意。”说完把手放在了辉哥的肩膀上捏了捏。

辉哥:“哎哟,真不会是专门练过的,这力道这位置刚刚好,舒畅真舒畅。”

舍友b;‘哪是,辉哥喜欢就好,哎呀,好怀念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给人捏过肩膀,想当年我的技术高超吸引了一大群人来找我捏肩膀,方圆几里的哪个不知道我的名号?还吸引了叔伯兄弟前来就是专门来找我捏肩膀的,想当年我也风光过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过后来出了一些事情那些慕名而来的人出车祸的车祸,折断手的断手,搞得要去医院打石膏还有一些人被吓出了心理阴影,搞得我的那些被我捏过肩膀的叔伯兄弟,人心惶惶一起相约去寺庙烧香拜佛祈求保佑,结果刚出来走在前面的表叔脚底一打滑在快要掉下去的瞬间,下意识的抓住身后的表婶而表婶下意识的抓住身后的表侄,表侄下意识的抓住身后的表姐,表姐下意识的…………就这样,一大群人,一个接一个的摔下了台阶腿都摔断了全部去了医院打石膏,就这样,我的威名“鬼手彪”就在大街小巷之中传开了,要我说这就是扯淡,这个世界上意外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只不过刚好发生在这些人的身上而已,一个个的迷信的要死还说被我捏过的人不是死就是残,要我说这就是封建迷信,这叫概率,懂不懂概率?只不过刚好发生在这些人身上而已,是吧,辉哥。’

辉哥:“是啊,只不过是凑巧而已(但我的内心为什么隐隐感到不安呢?)”

舍友a:“来,辉哥,这是我专门留给您的,这可是我珍藏了许久的“红红至尊vip发廊卡”这可是连我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宝贝啊,说起来这张“红红至尊vip发廊卡”还是我机缘巧合下获得的,只有辉哥您凭这张卡到“红红发廊”里就可以获得由发廊中史诗级专业发型师为您量身定制的尊贵发型,和号称:专注30年洗头的王牌洗发师亲自为您进行一场头皮护理,哎哟,我的天,辉哥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辉哥此时被舍友a的一惊一乍吓得了有点慌:“你,你究竟发现了什么,你不要吓我啊。”

舍友a:“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辉哥你英姿不凡,是人间难得的“美玉”,但是一直以来我总感觉辉哥您好像此终还欠缺点什么,就好像画龙缺了点睛,又好像北上广缺了不相信眼泪,现在我知道了,是发型,一直以来辉哥你欠缺的是发型,我知道辉哥你很帅,但是你欠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专属发型啊,导致了你的帅也就这种程度了,但是你不要担心,因为你有了我给你的“红红至尊vip发廊卡”这样你就可以去剪一个属于自身的专属发型,让你的帅更上一层楼了,辉哥我可以介绍你一个发型啊,听说是最近很火的,我相信这个发型能让你颜值更上一层楼。”

辉哥:“哦!!快快快说说看,如何才能让我那该死又无处安放的帅气更加的帅。”

舍友a:“那就是最近新出的杀马特发型,最近听说很流行,我听说了隔壁班的强子就是剪了这一个发型,第二天就泡到个女朋友了,都不知道去哪浪了,现在已经两个星期没来学校了,听说啊,剪了这个发型的一哥们组建了一个名为“杀马特贵族”的组织诚邀天下之间不屈的帅气男儿“杀马特”入组,可流啤了,我觉得像辉哥这么帅的人就应该剪这个发型。”

辉哥沉思了一会,好,放学后我就剪一个,从此我就是这里最靓的崽。

这是在一旁默默捏肩膀的舍友b走到辉哥面前献殷勤的拿出了一瓶外表图案残缺一看就知道是因为经常抚摸导致掉色的易拉罐,献宝道“辉哥,来这是我珍藏了许久的82年可乐,一直都舍不得喝,要知道这罐珍品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上面的图案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它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当我遇到不开心想不通的时候,我都会把它拿出来细细的抚摸,观看,才把上面的图案给擦没的,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珍藏的宝贝啊!现在我把它给你了,看在我们俩已经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就给我哥两说一下炜哥的事迹呗。”

辉哥听了这话眼睛发酸,眼泪止不住的直流,想不到,想不到,你们对炜哥居然这么的上心,我想炜哥知道后一定为有你们这群好兄弟而感到骄傲啊!!呜呜呜,好感动阿,想不到你居然把如此宝贵的东西拿出来给我,我,我居然还想从你们这里捞好处,我简直不是人,呜~呜~呜~。

舍友b看着辉哥留下眼泪的这一幕,情绪也不由得被带动了起来,呜呜呜,辉哥你不要伤心了,我们是兄弟嘛,看在你这么难受的份上,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把这罐可乐拿回来吧,免得你难做,说完就想着把可乐装进裤袋里,就在舍友b的手伸到一半时,出现一个手掌阻止了他的动作,抬眼一看是辉哥,只见辉哥脸上没有半点泪水的痕迹,仿佛刚刚,刚刚哭的泪流满面的他仿佛就是幻觉一样。

“感动归感动,这东西还是要拿滴,怎么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拿来把你,一把夺过罐子,闪到一旁喝了起来。"

舍友b:“你*****,敢情刚刚都是装出来的,你给我****吧,哔~哔~哔(部分言语过激已做消音处理)。”

嗯,不愧是82年的可乐,刚一打开一股年代久远的味道铺面而来,入口清甜,口中啪啦啪啦的作响,我的每一个味蕾就好像是在舌头上跳舞一样,不错,不错,好东西,真的是好东西,就是把隐隐感觉味道有点怪怪的,感觉肚子有点在动来动去…………嗯,真不愧是82年可乐,喝下去的感觉都和在外面买的饮料格外不同啊。

舍友b此时黑着脸,心情有点不愉悦问道“辉哥东西你也拿了,该给我说一下炜哥的事迹了吧。”

“好吧,既然你们都做到这份上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给你听吧,都坐好了。”此时的舍友a,b两人正坐着不知道从那搬来的凳子,满脸期待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咳咳咳,那时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就十多年以前吧,哪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同时外面正刮着大风,从我出世以来从没见过如此恐怖的天气,眼前的景象让年仅只有五岁的我感到惊慌我,更让我惊慌的是我不小心打碎了我爸买给我妈的翡翠玉镯,我正在慌张的处理案发现场…………”

“辉哥你当时只有五岁而已当然还没见过刮大风下大雨拉,等你再有个五年十年的阅历,你就会觉得刮大风,下大雨是很平常的事,就好像现在你还会为刮风下雨而慌张吗?。”

“唉,舍友b,你别打岔。”

辉哥再次仰望天空,把在场的两人连拖带拽不顾他们的挣扎再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