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源始之书 > 人族重回之卷
第一卷 第六幕 马西德斯·皮卡利·昂比锡
作者:神一尚文  |  字数:4823  |  更新时间:2021-11-28 23:26:02 全文阅读

“原来是这样……”一号听了特雷弗对刚刚自己使出的那招的讲解后,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用雷元素去攻击那个蓝色光团才能对骨龙造成有效伤害的。而且你说的那一招听你说是挺简单的,但是实操起来一定不简单,别告诉我是你自学的,我绝对不信。”一号的眼中已经冒出了渴望的眼神。

“呃……关于骨龙的事,是我之前在一本古书上看来的,不过当时就扫了一眼,刚才那么紧急的情况,就突然之间想起来了。”

特雷弗摸着后脖颈,干笑两声希望这样能逃过一号敏锐的直觉。

“然后……”

正当特雷弗要讲“雷之一闪”——消灭了骨龙的绝招时,他的身子突然猛颤了一下,随后环顾了一下四周。

“怎么了吗?”

“啊……不,没什么。那一招是我的师傅也就是我的父亲教给我的。顺便说一下,我父亲的魔剑和我是同类型的,都是‘刀’喔。”

“不,特雷弗你还年轻。关于魔剑,你还有很多东西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招术都要在特定的魔剑上发出,就像‘隐身’这种低阶空间元素的招术不是无论是谁都能轻易发出吗?只要知道招术的发动原理。再针对施术者的现状加上一点改变,这样一来只要不是个人色彩太强的招术,都可以在所有类型的魔剑上发动!”

现在一号的表情变成了对实力能够变强的绝对渴望。

一号咽了一口吐沫追问道:“令尊他……”

特雷弗脸上带着一些痛苦,摇了摇头道:“三年前,我的父亲在进行外界巡查任务时失踪。”

氛围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凝重……与尴尬。

“啐……我们一起回阿尔干吧。你击败骨龙这件事估计还要做记录呢,况且做为救下我们三个人性命的大英雄,酒桌上怎么可能少的了你呢?”

“那当然……不过,能让我祭拜一下我的父亲吗?而且,能否给我一点空间吗?”

“这小子……”

一号对没有稍加确认他父亲的情况就大咧咧的说出那些失礼的话的自己有些上火。

“咳。好吧,那我就先带着他们两个先回去了,你也快一点,要不然司令那边单靠我应付不来。”

“给你添麻烦了。”特雷弗向一号微鞠了一躬。

伴随着飞行翼独有的尖锐声音及红色光轨逐渐淡化至无后。特雷弗如释重负一般长舒了一口气,之后他便垂直降落到脚下的森林当中。

橙色的光影再一次出现,特雷弗抬起右臂,刀尖直指离他不算太远的一棵三人合抱之木。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边。”

特雷弗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从那大树后闪出,一同出现的还有鼓掌声,还有一连串“咯咯咯”笑声。

“不愧是你……应该说不愧是身为橙阶的你。居然如此轻松的就发现了我。”

那是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家伙,如果没有猜错那应该是由不死族建立的国家,耶兰提帝国的贵族服饰。容貌本来还算帅气,但都被他苍白的皮肤还有向外散发着的不详和嗜血的气息给拉低了平均分。

他不紧不慢的从大树后走了出来。特雷弗在心中咒骂着。

(难办了……)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是你身上的血腥气太重,你是谁”特雷弗冷冷的回问道。

但那人直接无视了特雷弗的问题,只是撸起自己的一只袖子把手臂放到鼻子下闻了一下,“哎呀,没办法,谁叫我是吸血鬼来着,然后你问了我是谁,对吧。”

特雷弗慎重的点了一下头。

他就像一直在等待特雷弗的这个回应,就用仿佛已经练习过无数次的一系列夸张礼节动作向特雷弗深鞠了一躬,道:“吾乃马西德斯.皮卡利.昂比锡,是耶兰提帝国的一名贵族,也是你脚下土地的领主……”

“身为一国之公爵的你,为什么会来到这片荒瘠的土地呢,况且我听说你的领土面积在耶兰提是数一数二的……”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特雷弗自上而下的细细打量面前自称公爵的人一番,以探明他的虚实。

“两个泰拉月前,我有点对宫廷生活感到厌烦了。正好借着视察领土的理由带着一只骨龙出来散散心。对了,那条骨龙可是我昂比锡家族以三代之力才养到那么大的,结果刚才居然被你杀死了。”

他说着还抹了一把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所以你是必须要赔偿我的。价格就是——你与我的一次决斗。”

“那不是还蛮便宜的吗?”

马西德斯挥了挥手,“如果你赢了的话,我会给予你一份连你都意想不到的大礼,不过要是你输了的话,就要成为我的血奴,永远。”

“还倒贴我好处呢……但如果我拒绝。”

“你没有拒绝的机会!”

马西德斯严厉的打断了特雷弗。

“呼~突然有一点喘不上气了,可能是因为树太多导致这里的空气并不怎么流通吧。既然身为这场决斗的东道主,把碍事的东西清理干净就是我的职责。”

语毕,他高高抬起右腿再重重踏下——那是被称为斧头脚的体术,不过特雷弗想象中的地崩山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感觉到有无数道自己看不见的利刃挟卷着狂风、贴着地面在向自己袭来。

情急之下,特雷弗打开了飞行翼,但飞了距离地面只五米不到,一声声响亮的金属碎裂声从背部传来。

“糟了!”

失去了飞行翼提供的动力,特雷弗的身体笔直的向下掉落。而在坠落的过程中原本身边一大片葱郁的树林在一阵颤抖后竟分裂成了无数个三厘米见方的小方块。

“咕咚!”

“……修行僧吗?”

特雷弗支着刀勉强站了起来,刚才那些他摔的不轻,落地的一瞬间他只觉得体内的各种器官都搅在了一起。

“以身体作为魔剑。应该就是你口中所说的修行僧吧。”

特雷弗看了一眼周围,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形场地已经被整理了出来。

(太夸张了吧……)

现在的特雷弗只能用表面上的镇静来掩饰自己的狼狈。特雷弗缓缓吸入一口空气,又缓缓吐出,这是他在感受体内魔力储量。

半成。

这是身体给他的回复。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呢。”

“呵,真不愧是人族……那,开始蹂躏吧。”

马西德斯用最轻松的表情说出这句话。

“看你那样,我连一点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

特雷弗又长叹一口气,“特雷弗·奈西,阿尔干联合边防军上等兵,人族,魔剑橙阶。”

“马西德斯·皮卡利·昂比锡,耶兰提帝国大贵族之一,不死族,红阶。”

“区区红阶……”特雷弗小声嘟囔着。

“别这么说嘛,就算是红阶,我的身上还是有很多不输给橙阶的过人之处哦。况且你在刚才战斗中消耗了蛮多的魔力吧。所以现在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红阶与红阶的决斗吧。”

“哼。”特雷弗冷笑一声。“弄够如此坦白的说出这些话,是该说你真有身为大贵族的风度啊——”特雷弗拉长最后一个音节的同时,抡圆了胳膊想马西德斯挥出了一刀。

伴随着“锵。”的绝对不是金属和肉体碰撞所能发出的声响后,特雷弗的半个右胳膊都变得酥麻还向后退了两步。

“有勇无谋。”马西德斯撇下这句话后便疾步向特雷弗跑来。

“邻域!”霎时间,马西德斯的动作在特雷弗眼里变得异常缓慢在以特雷弗为中心形成一个大约半米的若有若无的光圈,不过那只有身处这种状态下的特雷弗才能够看到就是了。他把刀收回到腰间,只等着马西德斯的任意部位进入那个光圈之内。

当马西德斯的右脚踏入那个光圈的,特雷弗瞬间身体所有肌肉,就犹如一只扑向掉落自己蛛网上的狼蛛一般。

出刀……

“!?”

看到几乎是一眨眼就窜到自己面前的特雷弗,马西德斯吃了一惊,“堡垒!”完全是下意识的发出招术。

“叽叽叽叽叽,咔嚓。”

马西德斯一呆伸手摸了摸脖颈上刺痛的地方,把手放在眼前出现了一条细如发丝的血痕。

“居然能打破修行僧的‘堡垒’看来我的我的功力也有所长进嘛。”

特雷弗眼见自己的计划得逞,看着马西德斯那越来越差的脸色,他仿佛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似的快速与马西德斯拉开了距离。

“呼~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吧。那么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实实力吧,特雷弗阁下。”

“这么快就平静下来了吗?真恶心啊……”特雷弗原本以为被激怒的马西德斯会不顾一切的放弃防御选择进攻。

“喷射翼!”

马西德斯在风元素的加速下如射出的羽箭一瞬间就冲到了特雷弗身前,

“钢铁!”马西德斯的手作手刀状看准时机后便向特雷弗的脑袋刺来。

特雷弗一个下腰那致命的手刀擦着他的鼻尖呼啸而过。也算是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这一击。

他紧握着手中的刀,架在身前还时不时的看准马西德斯的攻击轨迹来回变换位置来抵挡马西德斯从四面八方刺来抑或挥下的手刀。特雷弗已经看清马西德斯的出招顺序,举刀迎向劈下的手刀,在手刀与刀刃只差几厘米的那个瞬间,特雷弗用尽力气握刀一振。

“铛!”

浑重而又响亮的一声。

马西德斯只觉得一股莫大的反冲力震开了手臂紧接着身体失衡,下盘也不禁一个踉跄。更重要的是他的胸膛没有任何防备,完全暴露给了特雷弗。

特雷弗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压低身子、端稳刀,刀锋对准马西德斯的胸口然后刺去。

(没有‘钢铁’的覆盖和‘堡垒’加持,还是难得的防御空档期,胜负在此一举!)

至少特雷弗是这么想的……

马西德斯看清特雷弗摆出那种突刺的架势后冷笑了一声,竟借着脚下踉跄的劲向后垫了两步刚好脱离特雷弗的攻击范围。

特雷弗刺空了,又因为重力作祟造成刀尖的下沉。马西德斯抬起脚对着刀斜踩了下去——结结实实的踩在脚底下。

特雷弗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倒最后更是直接扑倒在地上。

特雷弗现在的处境极为被动,马西德斯现在只消朝着他的脊柱来一击就能保证特雷弗下半生的半身不遂。

可马西德斯好像还没有玩够,并没有立刻置他于死地而是卯足了劲向特雷弗的肚子就是一脚,将其踢飞到一旁。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量被那一脚踢得尽散,魔力也基本见底。

“你刚才的表情……是真的恶心啊。”特雷弗撑着刀狼狈的站了起来。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是在耍嘴贫。这算什么?分散我的注意力吗?”

“不,不。我可没你想的那么深思熟虑。不过……我确实是在想如何逃掉——暂时性的。”

“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相信我。”

马西德斯向特雷弗露出一个微笑——尽管那个微笑在外人眼里看来十分骇人。

“所以,放弃吧,摒弃掉那种不成熟的想法,与其担惊受怕的度过每一天,与其眼睁睁的看着与自己有交集的人被一个接一个的杀死,而你却毫无办法……还不如加入我吧。”

马西德斯张开了双臂,

“我甚至可以用昂比锡这个神圣的姓氏向你起誓,以家族的力量一定会让你过上比现在还要好的多的生活。”

马西德斯在等待着特雷弗投入他的怀抱然后将他同化为一名吸血鬼。

如果可以的话马西德斯打算让特雷弗继承他的位置,因为他的特殊、因为他的身上还有很多的潜力等待着被去挖掘出来……甚至他会同特雷弗一起将那个僭越者皇帝从他的皇座上踹下去。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你倒是有没有想过,我是个橙阶……”

特雷弗的声音有些发颤,正在脑内勾勒自己野心的马西德斯也被这句话强行打断。

“嗯?呵,创世神是公平的,祂在给予天下族群魔剑之力的同时,肯定也是考虑了很多的——即使祂没有亲口告诉我们。可魔剑之力已经使用了魔剑有上万年之久我们和我们的祖辈在如此长时间的积累中,提出了许多被称为‘规范’的定律。其中最基本的第一条就是讲给你这种人听的——橙阶不代表一切。最简单的示例,几个抱着必死决心与橙阶战斗——哪怕只是实力处于中游的黑阶,胜利肯定是属于他们的。”

“说来说去就是狼群战术呗。”

“就像现在,一边是统御一国的红阶公爵,另一边是孤单一人的橙阶。”

点到为止。

“没办法了……”

特雷弗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的确很诱人,但是很抱歉啊。果然还是呗自我意志奴役的感觉比较好呢……那就,尝尝这个吧!火凤!”

一股烈焰在刀上翻涌,在特雷弗挥出一刀的同时,那股火焰化作了一直偌大的烈焰凤凰吟啸着向马西德斯滑翔而去。

对于马西德斯这样的红阶魔剑士来说,那只凤凰的速度实在有够慢,而且对吸血鬼这个物种能够造成真正有效伤害的元素只有雷元素和带有神圣属性的光明元素,纵使那只凤凰所散发出的热量足以使它身边的空气都为之扭曲……

“……不对!”

马西德斯这才发觉到自己的视野范围都被那只凤凰占满,注意力也都被它吸引过去。也就是说,特雷弗这几秒的动向他一无所知。

“可恶……”马西德斯在自己的身上附加了冰元素与凤凰接触到的瞬间,凤凰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待自己身边的热浪散尽,马西德斯看向特雷弗刚才所站的位置,如他所料的那样,特雷弗消失了……

马西德斯用手扶住额头,他可以感觉的到额上隐隐鼓起的青筋。

“哈~现在是猫鼠游戏了吗?早知道这样就不该白费那么多口舌的,就应趁他虚弱……没事,还可以补救。”

“种族天赋——创造不死者,种族天赋——召唤幽冥野狼。”

一群穿着制式铁甲,手拿骑士长矛的骷髅骑士和三匹巨狼应声而出。

“你们去给我捉到那个人族,给我带回来。记住,我要活的!”

(本章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