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源始之书 > 人族重回之卷
第一卷 第五幕 八翼天使的羽翼(中)
作者:神一尚文  |  字数:3538  |  更新时间:2021-11-21 15:27:11 全文阅读

在特雷弗与骨龙缠斗的十五分钟前,一名拥有真正翅膀的人物降落在旧阿尔干之中。

四周一片漆黑令已经习惯了光明的天翼族无法适应。

“光明视野。”叶卡捷琳娜吟唱到。

自她得到元老会同意,脱离出天空之城后便按着一席赠予她的那一张已经发黄甚至存在褶皱开裂的羊皮纸地图去寻找着人族规模最大的聚集地。

地下都市——代号:阿尔干。

但是“人族”这两个字最后出现在天翼族的官方文献中还是来自于一百年前的那场大战。在此后的一百年人族就在消失在了天翼族人的眼中。再加上这一百年中泰拉的局势混乱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其中就有两件涉及到人族并且件件致命到能令其灭族。

一是两大联盟的破裂,昨日还站在同一阵线的的几个种族突然就变成了敌人,倒戈相向。

二是耶兰提帝国对人族宣战,进攻速度之快犹如入无人之境,与其说是“攻占”还不如说是“接管”更适合也更符当时的情况。虽然结局耶兰提帝国没有对外宣布,但人族自那之后就从正式地图上消失。

基于这两件事,对人族判以死刑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一席在叶卡捷琳娜临出发前对她说:“如果你到那边发现那座城市已沦为废墟——就回来吧……”

但明显的叶卡捷琳娜对这件事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如果人族早已灭亡,那耶兰提帝国接管了人族的领土后却戒严了三十年之久?那片土地虽说富饶,但处于一个偏僻的角落,没有别的国家会傻到从那个只有一个狭小出口的半岛登陆去进攻耶兰提帝国。既然如此帝国是在防范谁?尽管现在戒严已经被解除,可那片土地名义上的领主——边境公昂比锡却没有在那片土地上大兴土木,要知道他可是把奢侈写进自己信条的吸血鬼。这些处处透露的不对劲恰好说明了这片土地上有着能让耶兰提帝国至少说能让那傲慢的昂比锡都为之忌惮的东西。”

坚持着以上论据的叶卡捷琳娜使她相信人族依然健在。而不是相信从普通天翼族、历史学者乃至天翼十三长老议会的长老口中所说出的“人族已亡”这四个字。

“况且……他们可是人族。”

“百年前的大战”在天翼族的史料里被命名为“帕洛斯山岭圣战”

各个国家之间对于该事件的命名各不相同,就比如这场战役的挑起者——当时还未与矮人组建联合体的地精族则把这个事件简洁而干练的命名为——聚变试爆行动。

即使在命名方面上千奇百怪可对事件的描述又出奇的一致。

大概来说就是:“那场战役系自‘圣物战争’打响后唯一一次全部泰拉种族参战的战役也是为数不多的伤亡人数超过五十万的战役之一。历时一泰拉月。最后以地精族武器聚变炸弹爆炸做结。”

当时尚为四翼天使的叶卡捷琳娜也被编入了一个突击小组受命去截断东部联盟的物资运输通道。史泰科纳联盟也派出了将近一个军队规模的士兵支援。

结果可想而知,那场遭遇战极为惨烈。双方都在那处平原上发起了无数次冲锋。人人都苟且过着今日而不想着明日。

在那个时候最不感性的天翼族与人族的阵地彼此靠的很近。在他们的眼里,人族是个很奇怪种族。

在天翼族只会眼睁睁看着尸体上美丽的羽毛一根根的飘落时,人族他们终是会有人去冒着生命危险到刚结束攻势的冲突区将倒在那里的本族人尸体抬回来。

他们很奇怪。

假如,在死去的人之中有他们的亲人、朋友甚至是从未谋面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人,他们会看着尸体默默地流着泪。而天翼族只是会看着尸体充耳不闻。就连没有瞑目的也不会有人去替他们闭上眼睛。

对于天翼族来说,人族真的很奇怪。

但渐渐的天翼族那群天翼族也变得像人族那样将尸体抬回也会因一名素不相识的人的死而落下眼泪。

叶卡捷琳娜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渐渐地能开始理解人族的感性。那是为了让他们变得更为坚定,使他们变得更强。

别人也有相同的感受。

或许这就是小队队长在最后会滑翔着从地上拾起已死之人手中的炸弹引爆器,躲开无数个像使他陨落的招术,引爆了那颗炸弹,义不容辞的……

他是这场战役的终结者,帕斯洛是他的名字……

做为学过来这份感性的种族都能如此大彻大悟更何况它原本的主人呢?

“人族不可能会灭亡,他们一定是在,某个并不为我们所知道的地方筹划着反攻。”叶卡捷琳娜一遍遍的对自己这么说。

直到今天,她的希望……

彻底破灭了。

她的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捏住,那不是招术的力量而是来自她自己的内心。她没有办法去相信眼前自己所看到的事物,毫无生机且满目疮痍。

倒塌的房屋,散落在一地的碎砖瓦砾,作为人族科技尖端的人造太阳就像被打破的灯被多年的风雨侵蚀的不成样子。

内心在滴血,在无声的尖叫中充满了绝望。此时此刻各种不好的预感在叶卡捷琳娜的脑海中浮现。而这些预感不外乎都指向了同一个结果——人族灭亡。

“……”叶卡捷琳娜开始向四周环顾。原本打算能寻觅到一些能重新带给她希望的东西。也许是某个隐秘角落找到一张地图,或是其他什么的都好。

(只要……只要能够证明人族依旧存在,自己这一趟也没算白来……)

但叶卡捷琳娜只是看到了一具发黄的骨骸,颅顶都陷下去了一块,空洞的眼窝仿佛正极其怨念的死盯着叶卡捷琳娜。

也许那具骨骸并不属于人族。但此情此景在叶卡捷琳娜的眼中那具骨骸俨然成为了人族的骨骸,也让她内心最后一处防线崩溃。

“神明终究还是……抛弃了自己的一个子民吗?”

可就在下一秒叶卡捷琳娜的眼神突然一凌,魔剑瞬间化实而出,扭过身卯足了劲向身后的空气挥出了一剑,在发觉到没有砍中任何东西后,剑指身后的废墟,在警戒着什么。

她俊俏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表情也有点难堪。

不,她没有因内心的悲痛从而得了失心疯。原因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抚摸了一下她的一支翅膀。

这里面其实有很深的奥妙。

天翼族自被创造以来就是天生要在天空中翱翔,而经过成千上万年的进化,天翼族人翅膀上的神经网络交纵密集的程度已经到了令人乍舌的地步。因此十分敏感。

因为这种特性生来就不善言语的天翼族少男少女们一到一年中恋爱荷尔蒙爆发的季节就会去通过抚摸意中人的翅膀这一行为来表述自己想要与对方交往的愿望。

而叶卡捷琳娜正处于春心荡漾的二百六十岁,对她的刺激也会大上许多。

话说回来,叶卡捷琳娜已经警戒了那片废墟有五分钟了但什么动静都没有。

因为“光明视野”这个招术还处于发动的状态因此可以直接排除掉“没有看到”这一可能性。

“刚才的……到底是什么……”叶卡捷琳娜有些不安的瞥了一眼那具骨骸。

现场的恐怖气氛在不知不觉中拉到了顶点。

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身体也不由得后退还发起抖来。

“滴。”

“喵!”叶卡捷琳娜再一次被促不及防的被摸了一下翅膀而发出了谜一般的叫声。

“什……什么东西喵。”咖啡色的瞳孔在颤抖着。

叶卡捷琳娜又向后退了一步。

“嗒。”的一声。一滴水滴正好滴落在她的鼻尖上。

“啊……什么嘛。”她伸出食指在鼻尖上一抹。

“原来只是水滴而已嘛。但是,这个气味——不是血吗?”

食指上猩红一片。叶卡捷琳娜一抬头发现了有一个可以直视到夜空的洞口。

叶卡捷琳娜握紧手中的剑,展开羽翼整个人就有如离弦的箭一般直冲上去,穿过那个洞口重返了地面。

原本遮蔽了月亮的云朵不知何时被风吹走,借着倾泻而下的月光让叶卡捷琳娜可以不借用“光明视野”的能力也可以很好的看清这里的情况。

(这种景象,只有不死族的古龙才做的出来)

“碰上这种一暴虐为食的生物是你此生的大不幸,陌生人。”

在叶卡捷琳娜为牺牲者做完简单的祈祷后的一个瞬间,她的余光在无意中瞥到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物件——一个高约一米,标准的六棱柱,就直愣愣的矗立在那里,显得尤为突兀。

但奇怪的是叶卡捷琳娜光是看到那东西的外形就对其产生了敬而远之的心理完全不愿去触碰它。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叶卡捷琳娜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步步的朝着那物件挪了过去。

物件的表面完全被血污所覆盖,纵使叶卡捷琳娜习得能通过物体表面高频率的震动使附着与上面的污渍、灰尘什么的震落,是居家情节的好帮手,但面对这一个能引起自己心中不快的物件,叶卡捷琳娜只担心那么做是否会唤醒里面什么可怕的东西也就只好作罢。

她现在已经挪到了与那个物件不到半米的距离。在做了有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后,叶卡捷琳娜下定了决心用手小心翼翼地挂下一片将近凝固的血污。

“阿尔干制造……”

一行人族文字显现在叶卡捷琳娜的眼前。因为刚才的极度紧张而造成大脑有些宕机的叶卡捷琳娜在看到那行人族文字时竟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阿……尔……干。”

叶卡捷琳娜呆住了。

“!!!”

“人……人族的物品,如果还能使用那就说明。”

信息与担忧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叶卡捷琳娜的心中轮番上演了一番。

(骨龙的捕猎习性时守株待兔型的,在杀死一只猎物后它就会在原地等待下一个猎物的到来。)

叶卡捷琳娜留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那种扭曲生物活动的迹象。

(能让骨龙主动出击的情况,那就是现场还有第二个‘猎物的存在’。)

叶卡捷琳娜调动了全身的感知器官,终于在捕捉到了骨龙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给她指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管你是谁,青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叶卡捷琳娜张开翅膀腾跃而起,冲入了云霄。

(本章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