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的系统通地府 > 正文
第九章,神秘的诡异隐藏者
作者:睡觉冒泡  |  字数:2295  |  更新时间:2021-12-05 23:10:54 全文阅读

罗小辉等人已经将黑巴团团包围住了,商贩们哪见过这种抓捕场景,这一条美食街上的商贩关门的关门,推车的推车。

  十分钟前的高声喝买彻底消失,只剩下一群胆大没心肺的人围绕在警察包围圈的外围掏出了手机,高声喊叫。

  “老铁们,看到了吗!咱来个加更啊,大清早就开始户外直播了,我给你们看看警察抓罪犯啊,新来的老铁点点关注......超管,我日你......”

  “老公,你看见了吗?人家好怕怕呦。”

  “什么警察啊,大清早执行任务,还让不让人上班了......”

  罗小辉现在没有任何时间管理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智障人士。没看到嫌疑人手里有枪?崩到你们老子还得要承担全部责任。

  “所有在其他街上埋伏的人快点到美食街集合,给我把这些看热闹的的人全部清走!”罗小辉用呼传机咆哮的对着等待命令的同事说道。

  “黑巴,你都躲了快五年了,不想你的老娘吗?”罗小辉必须先稳住黑巴,等到黑巴出现一丝松懈,将破绽暴漏后,楼上的狙击手便能一枪命中。

  黑巴除了在听到自己老娘时出现了一丝心里波动,其他的时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心如止水。他知道现在必须演戏,必须装成自己快要发狂,必须让警察们认为自己有极大的危险,这样才能有一线逃出生天的可能。

  他先是把灰色的兜帽摘了下来,一张满是伤痕的狠人脸让旁观的众人一阵惊呼。

  “这人不会是杀人犯吧,脸上的这几道疤痕没有几条人命出不来啊。”

  “是啊,我看他还混黑呢。”

  “爹娘怎么教养的,生出来这种人。”

  罗小辉被叽叽喳喳的人群吵得耳朵都有点嗡嗡了,直接让赶来的同事把这群旁观的人全部赶走。

  “砰。”黑巴手里的土制手枪朝着地上的妇女腿上射了一枪。直接让那名妇女哀嚎的躺在地上。

  “我这把枪比不过你们这些警察手里的,子弹只有五发。我已经用了两发了,你们满足我三个条件,我这三枚子弹绝对不会射出来,要是你们还想强抓我,那么这三枚子弹先给这个女人和我手里的孩子,之后我就饮弹自杀,我说到做到。”

  黑巴的身体颤抖起来,表情狰狞的对着罗小辉咆哮道。

  “黑巴,你说。我们警察全部都答应,你先把人质放开。”罗小辉看着黑巴情绪如此的不稳定,他的脑子里也绷着一根弦,这两人都像走在悬崖上的钢丝舞者。。

  黑巴表面上巅峰如狂,他的手臂勒得那个人质小男孩越来越紧,男孩逐渐没了哭泣的声音,惹得罗小辉一阵着急。“你们手里的枪全都给我放到地上,我知道你们有狙击手,让他把瞄准镜反光到我手里这孩子头上,快点。”

  罗小辉咬咬牙还是照做。罗小辉在传呼机里指挥者在场的显眼的警察把枪扔到地上,又找几个便衣警察和看着个高的人民群众往自己外围靠一靠,掩护一下躲在暗处放冷枪的警察。

  黑巴看着围绕在自己周围的警察全部放下了枪,暂时松了一口气,自己有可能逃不出去了,再看自己老娘一眼吧,有可能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你们把我娘接过来,让我跟她见一面。”黑巴实在不想在这种场合与自己母亲相间,可是他已经五年没见自己母亲了,太想了......

  罗小辉听到后心里咯噔一下,内心里最不想黑巴提出的条件还是提了。

  “等你见到你母亲的时候,你一定要稳住啊,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啊。”罗小辉手里的枪放在了地上,只能凭习惯朝后摸了摸自己别在腰后的枪壳。

  黑巴愣了一下接着心里微颤。凭他的智慧已经想到面前这个年轻警察说出来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他在祈祷,最起码自己只有五十多岁的妈还活着,自己还有奔头。

  当一名警察穿过围观的人群,手里捧着一块盖着黑布的盒子的时候,黑巴的内心再也冷静不起来了。

  痛苦,怨恨,解放,悲伤......每一种情绪都在撞击着黑巴心里早已筑起的厚重冰墙,此刻的他彻底的失去了冷静,仰天一声怒吼,罗小辉再次同黑巴对视时,黑巴脸上的泪水顺着凸起的伤疤流了下来。

  “黑巴,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你母亲是不在人世了,可是她生前给我留了一段话,让我必须说给你听。”罗小辉眼见着黑巴处于失控的边缘,连忙将黑巴母亲生前留给自己儿子的话说了出来。

  “我娘说了什么?”黑巴哽咽着问道,自己最初为什么杀人,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娘不受委屈罢了。

  “放过自己......”

  黑巴听到这话瞬间忍不住了,一个杀人如麻的杀人犯的心墙彻底崩塌,黑巴强忍着心里的悲痛,对着罗小辉大喊道:“你把我娘的骨灰送到我这里来。”

  罗小辉不顾众人的劝告,从同事手里接过骨灰盒,直挺挺的走到了黑巴的近前,举着黑巴母亲的骨灰盒就要递给黑巴。

  这是射杀黑巴的最好机会,只要黑巴转移注意,早已等待多时的狙击手就能将他击杀。

  “娘啊,我得再见你最后一面。”黑巴将枪口对准了罗小辉,然后把那个早已晕厥的孩子扔到了地上,站起身来就要把那块盖在骨灰盒的黑布掀开。

  “怎么回事!我的手怎么了,怎么不受控制了啊!”黑巴觉得自己的手竟然无法触摸到自己母亲的骨灰盒,就算使用了全身的力气,手臂用力到都出现青筋来了,还是连勾都勾不到,就好像有人在后面拽着自己的胳膊。

  只是短短的两三厘米距离,自己怎么够不到啊!

  黑巴此时已经丧失理智了,一层黑布盖住了自己母亲的骨灰盒,而自己只差几厘米却掀不开这层黑布。他现在已经完全管不了是谁在搞鬼,他必须见到自己母亲最后一眼。

  黑巴直接将手中对准罗小辉的枪扔在了地上,两只手同时用力去勾那块近在咫尺的黑布。

  就在这时,牵扯着黑巴的力量消失了。而一枚子弹已经射穿了黑巴的心脏。

  黑巴到死也没有见到自己母亲一面,哪怕掀开黑布看一眼照片。

  罗小辉在旁边看的有点懵了,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天在人群里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切,眼睛顺着那条缠绕在黑巴手臂上的丝线看去,那条普通人用肉眼看不到的丝线一直延伸到一栋高楼顶上。当秦天的眼睛投射过去时,一个爆炸头的年轻人正微笑的看着他。

  那个人将嘴里的口香糖吐了出来,调皮的对着秦天眨了眨眼睛,随后便消失在了秦天的视线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