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二战以下
作者:奇一人  |  字数:2942  |  更新时间:2021-11-18 18:29:53 全文阅读

  木叶36年,第二次忍界大战全面战争结束,只剩下局部摩擦冲突,战争格局基本定一。

  对于战后的大地遍地创伤的死气沉沉,临近寒冬的整个忍界没有半点生气。

  于此同时,木叶村内战后矛盾开始激发,最显而易见且矛盾的点大致可以归纳为战后的“抚恤金”一点。

  而其中尤为突出的点则为“关于宇智波一族的战后恢复。”

  把时间追溯到一战结束时要知道当时宇智波一族同样也对一战有着卓越的贡献,从二代目的弟子宇智波镜上就可以看出。

  但即使有这一个宇智波镜的局面也无法比及的上二代对宇智波的区别对待。

  相应的对比日向或秋道一族等等其他木叶大族来说,宇智波所受到的战后待遇远远不如前者。

  更何况这是二战结束,虽然扉间已死但木叶对宇智波的偏见还是不浅,更何况再往前回顾曾经宇智波还是建立木叶以前能和千代一族并肩的家族。

  对此宇智波族内,常有一阵心声就是认为理应当上火影之位的宇智波镜非但没有继位却还落下个失踪的名号,随之木叶官方发表的通知是宇智波镜的失踪,但原因未知。

  如此荒诞的回答自然不能平民意,胡乱猜测怀疑之声越是在木叶高层日益对宇智波的差别对待里。

  便越是让宇智波人们幻想,假如是“宇智波镜”当选火影后的想象,但继而在已不可能的现实里把那股猜疑转变为扭曲的情绪时。

  隐藏潜伏的危机正渐渐发芽。

  然而这些当下最大的矛盾就是关于木叶二战后对宇智波一族的补偿。

  要说战争本就是花钱如流水,本就算木叶一员的宇智波一族出人出力的去积极参战。

  战后木叶虽为战胜国但毕竟木叶不是进攻国,胜利后也只堪稳住国土不受侵犯后再索要战争赔款。

  收获的利益相较战争的成本加减合算后,加上木叶高层对宇智波一族的偏见自然宇智波的补贴就少的可怜。

  但“战后待遇差”,“火影之位没有宇智波一族的合理竞争位置”,“抚恤金的严重偏差”这些种种的种种正在不断加深刺激着木叶与宇智波的裂痕,为以后可能的隐患埋入祸患的伏笔。

  而查闻风声势头的木叶高层为此明解后自然不会放任这裂隙的加深。对此咬着牙也要启动了对宇智波的补偿。

  其一,初步实行义务制提供对宇智波战后遗孤对入住忍者学院的费用,并可提供“自助金”到12周岁,期间于宇智波境内兴办孤儿院来收容战后遗孤。

  其二就是直接的增加补贴金扩大收益群体。

  这两点或许用在了宇智波一族的矛盾实处上。战后遗孤,死亡家属抚恤这些诸多问题也都得到缓解。

  但只有这些便真的足以吗?这只能让时间来等待推敲。

  后话来说。

  距离冰雪铁之国遥远的位处木叶偏居的宇智波族内。

  来自木叶的一中,一下忍来宇智波族内贴发新的告示。告示内容大都是木叶村内的鸡皮蒜毛的小事。

  但与木叶和平时期的公告不同的是,战时公告内的边角旁张贴了宇智波二战内阵亡的最新阵亡名单。

  最上面从上忍用着醒目的大字至下忍缤乱的用黑色字体写的如草芥般总体还是列的有条有序。

  而在这些人名里核对完家属的亲人后便可以领取一份相应的抚恤金。

  台上,刚布置完公告的中,下忍刚要走时就听到了人群中急切的呼喊声。

  那下忍转头看时只见一少妇急急忙忙的推挤着人群,奋力的向自己赶来。

  那下忍看了看那少妇,又回头看了看那中忍似乎拿不定主意。

  而那中忍却没有理会那妇人单是看了一眼那下忍只说了一字“走”。毕竟这种战后的特殊时期谁家没个想打听的事,其他诸如日向倒也没什么,能回答些就回答些帮个忙了就当。

  但还是因为现在这宇智波的特殊情况下,为避免节外生枝完成了被委派的任务后赶紧离开不做接触才是上策。

  就在中忍转身准备离去,而下忍明确后就跟着那中忍将要离开时,那妇人却急着开了口。

  开口就对着那中忍喊道“木间”,

  而名叫“木间”的中忍听后把视线放在了人群里跌跌撞撞冲出的少妇。少妇一眼认出了“木间”。

  “木间”在闻声看过后也认出了她。

  “你,我...”

  女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字词都说的不那么连贯,随后直直的看向“木间”时。

  只见木间想到了什么,在自顾自的的从怀中掏出一封咖啡色的文件袋,在亲手递交给那个少妇后。

  便是给了那下忍一个眼色示意赶紧走后一个瞬身先是闪走。

  “哎,你们...”

  而在少妇接过咖啡袋愣了片刻张口欲留之际

  后知后觉的下忍也是闪身而去,此时场面只留下一片围观唏嘘的,认为要发生什么的公告板前的宇智波一众人

  在这只留下了少妇一人的尴尬情景下

  “打扰一下,麻烦收一下脚。”

  说话声突然又从人群里传出,一个浑身穿着净白,衣着风格近似修女的女生从人群里走出来。

  一面连声的向附近人道歉,一面又向公告最前牌的那个接着咖啡色文件袋的少妇走去。

  在靠近身边时,劝慰的说道:

  “好了,留美,我们快回去吧,别让大家等着急了。”

  只见新来的那个女生拉着那叫留美的少妇说。

  留美听后也是意识到了什么般,给围了自己一圈的宇智波众人浅鞠了一躬后,和她也是快步走出了人群。

  此时,另一边黄昏的小道上,一个男人慢慢的走着。

  只听“嗖”的一声瞬身破空的声后,一个下忍来到了他的身边。

  这个慢慢走着的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在宇智波一族内的木间,此时木间悠闲的在街上乱逛游。

  作为在忍界大战这种战争中活下来的中忍,除幸运外虽然没什么较强的实力但其瞬身术的能力在和刚成为下忍的小毛孩相比肯定要强了不少。

  在下忍气喘吁吁的在木间旁边歇气,缓过劲来第一句就是问今晚吃什么之际?

  可那下忍话还没说完,中忍一个瞬身便冲向那下忍。

  只听又是“森”的一声破空而来,但这次来的可不是什么有温度的人,而是把寒冷的苦无。

  一把银亮的苦无静静的径直插在原本那下忍所在的地方。在下忍往其方向开始后怕间。

  在木间在放下下忍。回头愠怒的往偷袭自己这边的方向看去间。

  双手比印,下一刻瞬身突发。

  

  

  而再瞬身的方位则是站在街边一旁的电线杆上,在自己居高临下间的扫视判断敌人方位之间。

  

  一道苦无又是朝自己射来,而在木间简易的侧头躲过后,那发射前来的轨道被木间锁定时。

  敌人的方位便也以知清。只见在视线下的,木叶街道的绿化带内。

  锁定住方向的木间随即便不多犹豫的下,双手直接解起了印来。

  水遁*水弹之术。

  在木间说完间,于口中凝练的水弹顺势而发,在其刻意留手伤害为理想活捉的情形下。

  水弹在直射向,绿化带而炸开了一片波动之时,绿化带隐藏的敌人处。

  却在先水弹爆开之时升起了一缕替身术的白烟....

  “跑了吗….”木间凝神的左右看着眼下附近的绿化带,又在自己拾掇拾掇了后向自己的下忍走去间。

  此时的下忍还精神未定的坐在地上张望着向自己而来的老师。

  “哈哈哈哈,久等了抱歉抱歉”木间在远方说着摸了摸脸尖下的胡茬子笑说着。

  心里想着的却是搪塞刚才被袭击的话。

  “老师...那是”只见小下忍乱慌慌的说道。

  “这个吗...大概是那些宇智波的人吧”木间挠着头的回道。

  但其实自己心里明白的很,袭击之人基本就是宇智波人,因为现在这战争结束,相应的战后村里的各种矛盾与问题也层出不穷。

  最突出的自然是宇智波一族的问题,因为他们个别急切的报复心理,所以这两天关于担任宇智波传信员的木叶忍者们遭到了不少黑手。

  但所幸并无死亡及重伤人员,木叶对此除了对做传信员的忍者们祝愿小心外,实在没法。

  其一,被袭击的木叶忍者们并没有确切的关于敌方信息的确认物件,也只是根据可能性来锁定到的宇智波。

  其二,不讲武德,偷袭人的人们即使就是宇智波人,但在没有逮住外也不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对宇智波一族进行排查,这样的举动恐怕只会更激化双方之间的矛盾。

  “这没办法了呢,既然完成任务了就一起去吃个饭吧。”

  最后,在木间淡淡的强行扭开的话题说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