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梦 > 基本盘
第一章 大明殇
作者:一壶清茶淡香雅  |  字数:2655  |  更新时间:2021-11-16 12:24:15 全文阅读

“杀”

“噗”

熊熊燃烧的烈火,漫天飞舞的箭矢,遍地的断肢残躯,这人间地狱的景象,唯独一人的身影傲然挺立。

但是此刻,挺立的身影一动不动,烈烈的大风吹动着战袍,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大人,撤退吧,皇上已经死了,如今这大明已经亡了,还请将军看在初生的小将军的份上,撤吧。”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份战场上短暂的安静。

挺立着的身影微微动了一下,眼角似乎有液体流出,抬头看着南方的天空嘴唇微动,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开口。

“还有多少能动的兄弟? ”

蓦地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寂静的沉默之后,才响起一个苦涩的声音,“还有,还有81个能喘气的,其余的…,其余的都战死了。”话音中隐隐的带着哭腔。

短暂的沉默之后,沙哑的声音响起。

“让兄弟们,都走吧,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好好地活下去,告诉他们,我对不起他们。”

“将军…呜…”

“将军,您走,我们为你断后…”

“将军,您走吧,我们留下来。”

“将军…”

“闭嘴,我命令你们走,这是军令! ”

一声暴吼,打断了众多言语,众将士,看着屹立的人影,沉默无言,但是这沉默当中却蕴含着惊人的怒火。

“难道你们要违抗军令吗?张毅何在? ”

感觉到身后众人的沉默,将军心中有些欣慰,也有些无奈,更多的却是不甘!

“将军,末将在! ”

一个满身是血的矮壮军人,双手抱拳单膝跪地,高声答道。

“我命令你,带领着众兄弟。”

短暂的沉默,却又异常的漫长。“回家! ”

“将军,要走一起走。”

众将士异口同声的吼道。

“你们…”将军突然仰起头,“违抗军令者,斩! ”

一声惊雷伴随着斩字落下。

矮壮军人突然站起身来强忍眼中的泪水,爆吼一声。

“兄弟们,走! ”

说完便驱赶着众人相互扶持着离去。

听着背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和众人的低泣声,将军挺直得脊背,突然弯了下来。

“噗…咳咳。”

一大口鲜血从将军的口中喷出,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走到战旗前,打量着这一杆早已看不出颜色破破烂烂的战旗,仿佛穿越了时空,看见了众多的袍泽,有欢笑,有痛苦,有喜悦,有悲伤……

“兄弟们,等等我,黄泉路上我们一起征战沙场! ”将军低声呢喃着。

轰隆隆,大地震颤着,老天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愈发的阴沉起来。

缓缓站直了身体,顺手把战旗插在边上,傲立的身影,仿佛一座大山一样。

骑兵,铺天盖地像海浪一样冲击而来,但是看见猎猎飘扬的战旗,以及站在战旗旁边的身影,一时间就像遇见了海边的悬崖,突然止住了步伐,就在骑兵们惊疑不定的,从骑兵后面缓缓驶出一骑,枣红色雄壮的马匹,显示出主人身份的不凡。

一身金黄色的铠甲,和猩红色披风,昭示着此人必是骑兵的统帅。

有些惊疑不定的打量着一旗一人,随风而动的战旗,一个模糊不清的“明”字,是那么的耀眼和刺目。

“大人,小心有诈。”

有些不满的回头看了一眼提醒自己的亲卫。

驱马上前,望着那屹立的身影,有些惧怕。

“放箭”

“咔嚓”

老天似乎也看不下去了一个炸雷在众人头顶响起。

“唔”

“大明,还真是魂牵梦绕啊。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唉,明亡时将星璀璨,建清时生灵涂炭,可怜可叹。恨不得杀回明朝,屠尽那满目肮脏,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

“咦,我草,这是哪?”

睡眼朦胧的朱舜看见周围的环境有些惊呆了,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吧,肯定自己又做那明朝梦了吧。

“叮咚,绑定成功,恭喜宿主回到公元1626年11月11日。”

“什么鬼? ”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的朱舜一副见鬼的表情,呆滞的只是一瞬间,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

“恩,还在梦中,再睡一会。”

嘟囔一下,朱舜猛地睡回床上。

“嘭”

“丝,疼死老子了,那个王八蛋把老子的枕头换成了石头。”

刚刚睡下的朱舜,一眨眼的功夫不到抱着脑袋坐了起来。

“吱呀。”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

一个尖细的公鸭嗓音在朱舜的耳边响起。

这下朱舜也顾不得头疼了,缓缓转过身子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看着这人身上的服饰,再看一下周围的环境,朱舜的感觉不好了,因为这真不是在做梦。

“吱呀。”

“奇怪,我怎么感觉今天王爷怪怪的,难道我还没有睡醒,嗯,也许最近实在是太累了,产生了错觉。”

缓缓走远的王承恩心里如实的这样想。

留在房间内的朱舜眼神呆滞的躺在床上,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穿越呢?穿越这神奇的字眼出现在自己身上,有些不可思议,难道因为自己姓朱?可是自己仅仅是高中毕业,只当过两年兵啊,要文化,自己是半文盲,要体能,好吧比残疾好一点,自己是喜欢明朝,但是也不能真出现在明朝吧?而且还是天启六年,更要命的是自己现在的身份---朱由检。

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穿越的朱舜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自己已经30多岁了,还是一事无成,在政府只是一个小职员,工资不高,却忙的要死。

现在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孩子才上小学,妻子是农村出来的,也许是岁数上的差异,两人也经常吵架,但是她对朱舜的父母真的很好。朱舜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他们,可是现在倒好,一下相差了几百年,我这怎么回去啊。

妻儿老小都靠着自己不多的工资养活,要是距离几百公里,自己爬也要爬回去,可是这是几百年的差距,自己真的回不去啊。朱舜心里就像刀绞一样。

昏昏沉沉的过了几天,心理素质不过关的朱舜,一直没有调节过来,看着古色古香的王府大院,他满嘴苦涩。

明朝的历史,朱舜不是专门的历史专家,所以了解的并不多,仅有的了解也是通过历史小说知道一些。

1626年是天启六年,再过一年天启帝,也就是自己这具身体的那个便宜哥哥就要驾崩了,天启六年可以说天灾不断,王恭厂大爆炸,同年夏天京师爆发大水,江北、山东出现了旱灾和蝗灾,当年秋天,江北又发大水,河南出现蝗灾。大江南北,民不聊生;朝廷内外,可谓危机四伏。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这年秋天努尔哈赤死了。

内忧外患,宦官专权,奸臣当道,虽然现在自己是一名王爷,但是在白色恐怖之下还是夹起尾巴做人比较好。

回想了一遍自己所知道的历史,朱舜就想破口大骂,想想满清的残酷和十几年以后自己就要上吊煤山,朱舜的心里更加的苦涩。

几百年后炎黄民族遭遇的种种满是血和泪的历史,朱舜知道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不为大明的万世永昌,只为炎黄子孙的永立巅峰!

强打起精神的朱舜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一年自己的计划,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一个好的规划就是一个好的开端。

披衣而坐,在摊开的白纸上朱舜却有些发愁了,自己不会写毛笔字!这是一个大破绽,要知道在古代毛笔字可以说是必会的技能,但是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却有些为难了,左右瞅了瞅没有趁手的东西,朱舜心一狠,把手中上好的狼毫毛笔咔嚓一声折成两截,没有刀子,在地上磨了磨,把长的一端磨尖锐,累的满头大汗,朱舜才开始磨墨,这个朱舜会,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饱受古装剧熏陶的朱舜在电视上看到过,费了好大一把力气,朱舜成功地在上好的宣纸上写下了第一个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