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望仙门 > 第一卷 损有余
第一章 西出散关
作者:门外秋千  |  字数:2455  |  更新时间:2022-05-17 11:50:45 全文阅读

大鼎王朝,立国至今已经有九百年,其下五州三十二郡,人族亿万,稳定富庶。

帝都中京位于五州核心的京州,所在郡便是中京郡。中京郡四面群山环绕,其中沃野千里,一条渭水横穿而过,气候宜人,水米丰美,是不知道多少天下人羡慕的中洲圣土。

中京郡四面据天险而守的,是著名的五关一城,其中面向西南方向的正是散关。散关号称京州第一关,可以说是中京面向西部二州最重要的门户,西出散关用不了几十里的山路之后,就是数千里的平原地带,北上越过算不上雄伟的大青山脉就是西北武州,南下渡过并不算汹涌的汉江则是西南汉州。

这一天清晨,散关外十数里的峡谷官道上行来一队少见的官家车队。峡谷不深,一侧是树木茂密的山峦缓坡,一侧是丈余深十余丈宽的河槽,中间官道能容十辆马车并行,修得宽敞气派。

车队出关远行,前后数十辆车架,马车拉着带顶的车架居前,牛车拉着敞蓬的货车居后,前后各有一队百人官兵护卫着,旌旗摇曳,甲胄齐全,如果不是车队后面紧跟着数百衣衫褴褛的难民,看起来也会有些威严。

官兵们行走间是列队的模样,一个个目不斜视,队伍也颇为整齐,可见还是训练有素的,车队后的难民却极混乱,眼下已经是深秋时节,天气一天冷过一天,再加上连日阴雨没有放晴,峡谷内山风一吹那寒意简直是刺入骨髓,难民中却少有能看到穿着厚衣服的,多数还要袒露着些臂膀或者小腿,一些年纪稍大的或者年幼些的已经面色苍白没有了血色,一个个动作僵硬相互依偎着,不知道支撑到哪里就会倒下。

要知道,即便这里仍旧属于京州范围,可毕竟已经出了散关,一旦离开了车队,在这种峡谷野外生存一晚都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不说妖物,就是遇上狼群也是十死无生的结果,再加上一眼看过去,他们中的大多连个简单的布袋行囊都没有,眼见着身无分文半点存粮都没有,如果离开这支每天还会施舍些粥饭的官家车队之后撑不到下一座城池去乞讨,就算遇不到妖物野兽也一样活不了。

所以哪怕艰难,也没有谁真的掉了队。

因为如果连支撑下去的力气都没有,那当初就根本没勇气跟着走出那道关,哪怕寒冬一来,留在京州终究一样难活,他们也不敢。

车队缓缓前行,绕过河槽对面一座低矮的山头之后,整个队伍渐渐停下不走了。

因为在前方的官道上,横七竖八的丢着成堆的石块断木将路完全封死了,那显然不是山体滑坡之类自然形成的,一看就是人为。

“持盾!”

车队最前方官兵之中带队的黑脸大胡子的男人立刻警觉起来,他一面大喊着命令官兵戒备,一面从背后取下盾牌护在身前,一双牛眼瞪得老大,来回盯着两侧的山体树林,静悄悄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他右手拔刀握在手中,整个身体微微弯曲着,好像随时可以扑击猎物的狮虎,一边戒备着四周一边回头看向车队后方,被他特意留在那里的副官已经听到他的喊声,一样命令后队结阵戒备。

气氛骤然变得凝重,吓得跟在最后的难民们惊慌失措的聚成一团不敢动弹,就连被护在中间的车队赶车人们也都大气不敢出,或者石化了一般一动动,或者熟练的躲到车架一边,瞪着惊恐的眼睛四处打量。

黑脸男人内心同样充斥着寒意,这里可是大鼎王朝的核心,帝国都城所在的京州,散关之外不过十余里的地方,竟然就有人敢堂而皇之的堵塞官道,如果不是哪里刚出了一支烧坏了脑子的新兴山匪,那......

不等黑脸男人想下去,河对岸的山林中传出的嗡嗡声立刻就惊得他心脏狂跳,伴随着漫天而来的箭矢破空声,黑脸男人怒吼嘶声,“敌袭!!面朝河槽结盾阵!!!”

车队前的百人队最先反应过来,原本就举盾防备的他们将盾牌抬高身型压低,流水一样缓慢移动起来,很快形成了一面盾墙,将激射而来的绝大多数箭矢弹开。

黑脸男人没有丝毫得意,他飞快的融入盾阵一角,然后扭头去看车队末尾,顿时惊怒交加!

只见一波稀稀落落的箭雨之后,原本挤作一团的难民群不知在谁的带领之下,竟然哭喊着冲向车队,车队后的百人队反应不及前队,本就尚未完全结成盾阵,在难民群的冲击之下竟被冲散了阵型!

暗中之人大概本来就在等着这一刻,原本胡乱倾泻向整条车队的箭矢立刻改了方向,朝着车队末尾那一片混乱的所在落去!

顿时,人群之中血色大起,哀嚎的,痛哭的,软倒在地绝望挣扎的,推搡着胡乱抓起个人挡在自家身前的,乱成一团!

黑脸男人压抑着怒气沉声道,“盾阵,横向移动,后队方向!”

一声令下,基本保持完整的前队动了起来,在没有飞矢压制的情况下,盾阵的移动速度并不算慢,官道很宽,整个盾阵从车队一侧靠向河槽的一面通过没有任何问题。

可这边前队一动,原本还稳在原地的车队也顿时骚乱起来,排在前头的几辆马车旁原本躲避箭矢的车夫一个个飞快的爬上车架,呼和着驾了马车掉头,就要从车队另一侧绕行往后逃!其它的车夫看了哪里还有愿意停在原地充当车队先锋的,甚至原本就在后队的牛车车夫都有驾了车掉头往回跑的,毕竟后方十几里就是散关,给这些该死的匪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不敢追他们到散关城墙下!

就在黑脸男人看着眼前混乱景象惊怒交加的时候,车队后方山体一侧的山林中忽的传出一声震天的爆喝声!

“鼠辈敢尔!!”

伴随着那一声怒喝的,是两道一闪而逝的淡蓝色光芒。

只见那两道淡蓝色光芒在林间交错而下,在临近官道十余丈的位置撞上了两道金光,四光相交的一刹那似乎天地间的时空发生了短暂的停顿,接着,光芒泯灭,一声沉闷如巨鼓的声音炸响在每一个人心头!

“咚——!”

然后,碎木飞天,土石如雨!

爆炸发生的位置立刻就形成了一个足有三丈方圆的大坑!

十余丈方圆都不见草木!!

距离爆炸发生位置最近的两架倒霉牛车早已被冲击波掀飞落入河槽,车夫和牛连声呼喊都没发出就死得透了,其它几个尚没有逃开的牛车也被吹得歪斜,幸运的车夫还能委顿着咳血,倒霉些的早已昏迷过去生死不知......

就在战场陷入极短暂寂静的时候。

前方车队中一辆马车的窗帘被掀起一角,露出一张不似人间的绝美容颜。

她眉眼如月,仿佛瑶池春水,嘴角含笑,好似雨润樱桃,玉面桃腮,秀颈纤骨,春笋般的手指捏起布帘,露出一段白雪凝脂......

蓦然,一支箭矢划过这美景,几乎是贴着她的手腕射入车厢!

钉在车厢壁上的箭尾兀自震个不休。

她捏着布帘的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一如她看向远处的眼眸,静若空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