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这个皇妃有点撩 > 正文
该算算账了
作者:沐歌里的伊人独醉  |  字数:4817  |  更新时间:2021-12-05 15:26:57 全文阅读

沐圣言轻蔑的看着他,轻佻了一下眉头,戏谑的说着:逆子吗?在我的记忆里,只记得有一位去世的母亲,哪里来的父亲呢?而且,能让本小姐下跪的人目前还没有出生!”笑话,三王爷又怎么样,就算皇帝老子来,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不会下跪,除非她死了,身体不听自己使唤了。

“你······你这个逆子!放肆!”沐晟没想到她如此出言不逊,怒的手指发抖的指着沐圣言说不出话来,而三王爷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邪魅的笑,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看向沐圣言,这个小丫头倒是有点意思~

这小丫头小小瘦弱的身上布满了伤痕,脸上却是令人夺目的自信与倔强,刚进来时,就看到她娇小却灵活的身姿,还有他没有见过的武功套路,每一招都是狠厉快速的致命,尤其是刚才那个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狠厉,他慕容珏还没见过这般有趣的丫头,不过,刚才的忤逆?倒是很有意思······“丞相不必在意,一个小丫头而已”慕容珏薄唇微启,淡淡开口。

他修长的身姿走到桌前,悠闲自然的坐下,像是专门来看热闹的,一个小厮看到,狗腿的跑过去用衣袖擦了擦桌椅,对下面的人招了招手,一套专用的茶具已经被端了上来,月牙白的瓷器,周围镶了一圈的金边,小巧精致的茶匙,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上好乌龙茶,整齐的摆放在一张金黄色的金丝布上,旁人沏好茶,放到他面前,又恭敬的退下。

“三王爷,都是下官招待不周,不如去正厅,这里实在是不适合三王爷您的身份”沐晟很奇怪,三王爷一直对这些事不感兴趣,怎么今天王爷在书房那听闻小厮说大小姐被人扇了耳光,还打了起来,竟主动说要来这里看看,

“无妨”慕容珏端起茶杯,小嘬了一口,不在意的开口,就当他今日闲得无聊来看看热闹吧。

沐晟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在说什么,看向雨欣柔,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雨欣柔本来看到三王爷来就有些胆怯,但为了除掉沐圣言这个祸害,就没了顾虑,忙赶着向沐晟添油加醋的诉苦,“老爷~你可来了,您是不知道,今天颜婉好心过来看看她的姐姐,却被无缘无故扇了好多耳光,还说颜婉不配当您的嫡女,老爷,您看,婉儿的脸颊到现在还是肿的,说着,便开始心疼的抽泣起来。

“是啊,爹爹,你看我的脸,女孩哪还有脸出去见人啊”沐颜婉说着,就学着自己母亲的样子,白色丝帕轻掩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哭泣着

沐晟紧皱眉头,没有说话,雨欣柔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表情,又说道;我听闻婉儿被打了,就带人过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刚到这,圣言她就跟疯了一样,一上来就夺了侍卫的剑,扬言要杀死妾身,侍卫们看到就开始护我,奈何圣言竟然疯魔的连自家人都不认了,平白无故就死了那么多侍卫,都是妾身治理不当,还请老爷责罚我就是了,是我教导无方,让圣言这般的在府里肆意妄为,老爷,你责罚我便是”这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看到好不可怜,沐晟皱眉听着,看向他一直选择忽视的沐圣言,他从小就没有管过她,没想到竟然生的如此顽劣。

“还请爹爹为女儿做主啊~”这时,沐颜婉委屈的看着沐晟,豆大的眼泪顺滑的从眼眶中掉了下来,沐圣言鄙视的看着她们,这一唱一和的,还真是很精彩,在未来都可以去拿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了,要不是自己是受害者,连她自己都快相信她们说的是真的了。

“对,是我打的又怎么样?”沐圣言不等沐晟说话就开口承认道,这群古人说话文绉绉拐弯抹角的她早就不耐烦了,看不顺眼直接打就是了,何必给她找那么多理由!

沐晟本来还有些怀疑夫人说的话,因为他也看到了这个女儿住的地方,简直比下人房还要旧,可是听到她的承认,他忽然面色一沉,没想到她倒是自己承认了。

“你这个逆子,反了你了!来人,把她给我带出去打十大板,关在屋子里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去!”

话音刚落,就来了几个小厮想要把她架出去,沐圣言嘴角微勾,真是可笑,是在异想天开吗?老头,还要打十大板?长那么大,还没有谁敢打她呢,毕竟,打过她的人都送去见阎王了,就算她来到古代,这个身体太过虚弱,武功大不如以前,但也不是人人都能欺负的呀!沐圣言这样的想着,她快速的一个反手,双手擒住离自己的一个小厮的脖颈,用力一掰,那小厮便立刻倒地晕了过去,紧接着,她微点脚尖,身子腾空,双脚旋风一般的踢在了另外两个小厮的胸口,脚上的力道让那两个小厮“啊”的尖叫着向后倒去,几十脚落下后,他们已经口吐鲜血歪着脑袋倒在了地上,本来还幸灾乐祸的雨欣柔和沐颜婉看了后不禁睁大了双眼,用手帕捂着口鼻尖叫着向后退着:死人啦,死人啦,·····

她们都是娇养的人,就算心肠狠辣,到底也没真正见过这种场面,不禁惊恐的睁大眼睛,同时心里更是一惊,这平时唯唯诺诺的贱人,怎突然之间就变的这般犀利,身手矫健了?

你·····不信制服不了你这个逆子!你们,快去捉住她!”沐晟也想不到她不仅反抗,还会武功,边说边向后面招手,瞬间,一大批侍卫拿着长剑进来了。

沐圣言揉了揉手腕,活动了一下手脚,嘴角挂着嗜血的笑容,系在手腕上红色的飘带在空中飞舞着,就像黑白无常手中的夺命锁一样,让众人看的瑟瑟发抖,嗯~这么活动了一会果然好多了,手脚也灵活了些,刚才的那些就当是练手了,好戏还在后头,弯腰捡起刚才的还在滴血的剑,一脸玩味的看着面前向她走来的一群侍卫,飞身快速的冲进去,乱发狂舞,眸若冷霜,长剑如虹,以伤体迎战。

她身为现代顶级特工机器人,植入最顶级的芯片,只要是现在所能发觉的任何武术,都能灵活运动,此时的她快速斩杀,不浪费一分一秒,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带着一抹嫣红,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影,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影伴随着蓝色的冷光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虹芒,化解了杀身之噩,而后长剑挥洒,前排的侍卫已经脖颈中剑倒在了血泊中,双脚点地站立中间,余下的几个看这场面,不禁惊恐的睁大双眼,谁都没有看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只见一片的刀光血影,已经好多人落地,他们心中害怕,却怎么都说不出口,面前明明只是十二岁的小女孩,现在却像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一样,嘴角挂着嗜血的微笑,看着满地的鲜血却一点都不害怕。

想他活了这么大也是见过很多场面的人,沐晟也不禁为这种场景而胆战心惊,而现场依旧淡定的人也就是只有一人了,慕容珏。

此刻,他还悠闲的坐在躺椅上,手中端着茶杯,像是什么事都影响不到他一样,欣赏的看着这个小女孩,很不错,颇有几分他的风范,倒是和他有些像,虽然每天都笑着,但也是最孤独的,有着与生俱来的傲人的强势,生来就是踩在别人头顶上的人,沐圣言嘴角还是一抹笑,看着仅剩的几个侍卫,都瑟缩筹措着再也不敢上前,不禁一阵嘲弄,正准备吐槽,脑袋却一阵眩晕,沐圣言手中拿着剑,身形虚晃了两下,眼中的视线渐渐地模糊起来,“莫非身体太虚弱了?”随即,滴着血的剑从手中划过,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慕容珏看到此,一个闪身,将马上要昏倒再地的沐圣言搂在怀里,看着那苍白的面容,不禁有些心疼,“沐丞相,你到是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丫头是个可造之才,本王今日就把她带走了。

沐晟犹豫的说着:“王爷,家女性子甚是顽劣,不如等微臣把她调教的听话了些,在亲自送过去?”

“无妨”慕容珏说完,便将昏倒的沐圣言抱起,大步流星的离开这破败不堪的地方,沐晟看着王爷的身影紧皱眉头,原本王爷看上的是颜婉,没成想怎么就看上沐圣言这个逆子了,雨欣柔惊慌未定的刚平复了心情,疑心的问道:老爷,三王爷这是?

“今日三王爷是来跟我商议有关皇家学院历练一事,听闻咱颜婉天赋异鼎,原本这次来是想带颜婉去的,没想到却弄了这一出,颜婉没有带走,却带了一个让我丢人现眼的废柴,哎!

雨欣柔听到这等好事,顿时声音放大“什么!老爷,那现在可怎么办啊,不能让咱家颜婉受委屈啊”

“说话声音那么大干什么,还能怎么办,看来三王爷这条捷径走不了”沐晟心里不免有些厌烦,好好的计划被不受自己待见的丫头原本自己给打乱了,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爹爹,皇家学院的历练女儿也想去,身为废柴的姐姐都能去,我也要去”

“行啦,为父在另想他法,你就回你的院子里,哪也别去,你说你,没事来招惹你姐姐干什么”

“我那不是心疼姐姐嘛~”沐颜婉故作心疼可怜的撒娇道;

“哎~真拿你没有办法”

雨欣柔看着满是忧愁的沐晟,不免也隐隐的为自家女儿担忧着,随即,余光看到了一直蜷缩在那的小荷,满是厌烦,来人,把这丫头拉到怡红院去,省着看着心烦,话音刚落,便来了两个小厮开始架着小荷,小荷满是惊恐,使劲的磕着头,夫人,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夫人,原本光洁的额头渐渐地呈现出红色,揭嘶哇底的求救声丝毫换不来任何人的可怜,沐颜婉看着那沐圣言的贴身丫头,想想就恼火,要不是那贱人,今天带走的人应该是自己,贱人,这样想着,便一脚将求饶的小荷踹倒,“哭什么哭,听着就心烦,赶紧拉走!”沐颜婉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那两个小厮快点。

“是,是,是”那两个小厮发现自己主子是真的生气了,赶紧将不断挣扎的小荷拖拉出去。

夜悄然而至,朦胧的月色将乌黑的天空渲染出淡淡烟雾之美,清冷的月光透过雕花窗户的窗纸,洒到红烛摇曳中的房间里,一张巨大的雕花红木床在淡紫色床纱中若隐若现,床上,一张绝美的睡颜映入眼帘,让人不舍的移开目光,像蝴蝶翅膀柔软,浓而密的眼睫毛轻微上下浮动中,垂放在床榻上的素手微微晃动了几下,伴随着一声低呼,躺在床上的人儿缓慢的睁开了双眼,“这个身体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虚弱”沐圣言略微轻皱了一下眉头,随即舒张开来,看着眼前陌生但是干净的床幔,脑海中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号,什么情况?自己又换空间了?这样想着,便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环顾四周,只见在烛火下照亮的摆设显然不是之前那破败不堪的小屋了,沐圣言真准备赤脚下床仔细观摩这个房间,一个温柔略带稚嫩的声音急切的响起“姑娘,你身上还有伤,起来做什么,赶紧躺下,别让王爷担心了”

“?”沐圣言满脸的问号?王爷?她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发现一个拿着烛台的,半竖着双耳发髻的淡紫色衣服,看着像十四五岁年龄的丫头手遮着烛火,略显急促的朝自己走来。

那小丫头将烛火放在床榻边的高凳上,双手扶着脚刚着地的沐圣言“姑娘,快上去,地上凉”

沐圣言也不好反驳,乖乖照做,盘坐在床上,看着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没有见过你呢?”小丫头一边将被子披在沐圣言身上,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边说着:奴婢叫初桃,是王爷府里的丫鬟,姑娘之前一直生活在相府,自然是没有见过奴婢的”

“你说你是王爷府的丫鬟,那我是怎么来的这里?”

“这个......初桃就不知道了,今天下午管家让我过来伺候姑娘的,我来的时候,姑娘你已经在床上趟着了”

“那你的主人是谁?”这丫头看着倒是善良,不像是会说谎的人。

“是三王爷”

三王爷?不就是那个长得挺帅,很拽的那个男的吗,莫非是他将自己带来这里的,他把自己带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对了,小荷!“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在我旁边看到过一个小丫头,跟你年纪差不多的。

“没有,当时,我来的时候房间里也就只有小姐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沐圣言默默皱起了眉头,小荷那丫头有可能没有被带来,以雨欣柔的性子,今天我弄的那一出,她定是会将气撒在小荷身上,沐圣言这样想着,问道“你知道这里最有名的青楼是什么地方吗?”

“怡红院,姑娘,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小丫头一听到青楼两个字,脸颊便红了起来,青楼那可是烟花场所,这丞相府的千金怎么突然打听这个来了,羞死人了,人家还只是个清清白白什么都不懂得小姑娘呢?

“现在怡红院开门吗?”

“现在正好是子时,正是它们开门做生意的时候,姑娘你怎么突然对它感兴趣了呢?”

沐圣言静坐了会,继而看向站在一旁的小丫头,“有衣服吗?”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像睡衣似的衣服,穿它出门太容易引人耳目了

“衣服?姑娘这是要出去吗?那姑娘你等一等,我去回禀管家”小丫头刚转身,便一头晕了过去,沐圣言揉了揉刚才使劲的手,将她扶到床上,一件一件的将她的衣服脱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柔顺乌黑的长发用系在手腕上的红绳绑了起来,随后看了看赤身裸体的小丫头,将被子给她温柔的盖了上,“抱歉哈,以后如果有机会见面的话,在好好谢谢你赠衣之恩”说完,便将所有的蜡烛吹灭,借着清冷的月光悄悄走了出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