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真的不是道士 > 正文
第133章:房子藏鬼
作者:无聊工作者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2-04-06 04:45:25 全文阅读

幼年的赵君竹逐渐在我的故事里陷入安眠,我慢慢合上书的一刹那,屋子里的灯光随之熄灭,仿佛一切的一切都由这段故事的终结进去睡梦,我知道这间房的事已经尘埃落定,便起身寻找出去的方法。

目光所及,这间房子再无什么有用的线索,幼年的赵君竹被放置在这间房的原因还有待思索,我想这大概是和人屠夫将自己的左眼锁进门内的情况大相径庭,但似乎又有着不太相同的地方。

小家伙仅仅是一个承载这本故事书的记忆载体,对鬼蜮真正主人没有什么威胁,但既然鬼蜮主人会时常来给他讲故事,恐怕这个记忆载体对它的分量是不轻的。

哄他睡着这事似乎对鬼蜮主人有什么特殊的好处,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对是错。

也许让这个小家伙死在那只厉鬼手中更能削弱鬼蜮主人的实力?

但我随即摇了摇头,恐怕这小家伙还有另一种作用,这种载体通常会承担鬼蜮主人最后的执念,执念有好有坏,依照幼年赵君竹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属于好的一面。

或者就是鬼蜮主人的救赎之一。

我脚下踩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拿起来看了看,顿时欣喜不已,竟然是一枚徽章!

梦魇之物。

跑进孩子房间的恐怖念头,祛除方法:直视它的眼睛。

原来还是会爆徽章的啊。

出去的路就在房门另一边,这回我没有撞墙,想是因为幼年赵君竹的沉睡让这片鬼蜮的掌权交接给了鬼蜮主人,我从二号房间出来,重新来到客厅的跳房子游戏图案那里。

将手中的故事书扔在第二个空格,随着我跳跃,又一段记忆出现了。

还是原本的房间,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幼年赵君竹的母亲拿着那本故事书坐在他的床边。

很温馨的场景,从幼年赵君竹和他母亲脸上挥之不去的微笑中,我可以领略到让人妒忌的幸福。

而这幸福……

不知何时,又是因为什么,被这片黑暗中的死寂淹没,人去楼空,只有一具尸体在这片地狱中日日回顾,眷恋着生前的执念。

这次的鬼蜮进展还算顺畅,应该只要我将这些空格子里的物品全部找出来就可能祛除十日生死锁魂咒了。

接下来的物件在第三号屋子,我将故事书重新拿过来,这些物件都是对鬼蜮主人非常重要的东西,它不惜让我收集完全,最终是什么目的暂时还不知道。

不过我大概能猜到这其中的一些原由。

现在能确定的信息就是鬼蜮的正主是由小男孩赵君竹死后的执念中分裂出来的两只鬼怪,第一只我已经见过,可以随意出入鬼蜮的小孩子形象,第二只恐怕一直待在这个鬼蜮之中。

按理说鬼蜮是鬼怪专属的领域,是鬼怪无法控制的咒力侵蚀污染出的一种鬼怪力量的延伸,这是鬼怪无法自行控制的,所以鬼怪只要在某一个地方停留过久,从其身上涌现的咒力就会不断污染现实形成鬼蜮。

鬼蜮不仅是鬼怪恐怖与力量的来源,更是鬼蜮主人永远无法走出的地狱。

但我见到地那个赵君竹身边却没有形成鬼蜮,这让我非常费解,也许这其中的原因就出在另一只赵君竹的身上。

让我收集这些诅咒之物的赵君竹和一直待在这个鬼蜮中的赵君竹是两种不同的执念,应该是两个极端,不然不会因为不兼容而分裂成两个。

那这……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恐怕就是站队的问题了,如果一直在这里的那只赵君竹能跟我好好聊聊天的话,我也许可以让他直接帮我破除身上的十日生死锁魂咒,当然我得有让他心甘情愿的筹码才行。

不过想法是好的,但我并没有这个条件,我自己的小命还很明确的捏在别人手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走进三号房间,我惊讶地发现这里和上一个房间是差不多的,只是屋子里的陈设有些不同,位置,新旧和……干净程度。

似乎这个房间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不被人打扫,这样的话,我大概猜出了些三个房间的时间关系,这些房间里发生的事都是赵君竹生命中/印象最深刻的,我正在步入他的生命长河,经历见证一只厉鬼的诞生。

不,两只!

这时我突然想到,如果说两只鬼怪的执念是完全相反的,那有没有这种可能,一种是极端的恶,一种是是有转圜余地的救赎?

说来在赵家宅子里遇见的那只跟夭婴兽玩耍的赵君竹似乎对我并没有太大的杀意。

但正常的好孩子会让人过来送死吗?无论怎么说,这东西都是在利用我。

那到底谁才是我应该押注的?把鬼蜮扩张到各个医院,奴役医院中枉死冤魂让它们不得超生的又是哪一个?

头大!

这房间异常空寂,连个人影都没有,没有人?

为什么没有人?不合理啊!

我立刻又觉得这非常合理,毕竟这里是鬼蜮,一切不可能尽皆有可能,不,是完全符合逻辑。

往往越是安全的地方,隐藏的危险就会越多。

我已不是那个沉溺迷失在用“现实”妆点的美好童话中的大学生,罪恶之地的经历更让我明白这个世界的可怕和真实。

但尽管已经明确认知到这种可怕的境地,我的心脏依旧没有在未知的恐惧中颤抖。

我步入房间,开始搜寻一切能够找到的线索。

屋子里的灯都被打开了,透过门缝,我看见外面也亮着灯,而窗子的外面,却是一片黑夜。

我看了看墙上地钟表,时间是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里,正常情况下屋子里是不可能亮着灯的,灯光有什么必要亮起的原因吗?

我尝试着推了下门,居然打开了。

我小心地伸出头看了看外面,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于是放心大胆地走出去,我在这座别墅里走了一圈,二楼的所有房间都被锁死,也没有钥匙,我找了一把手电筒,想透过门缝往里看,情况并不尽人心愿,完全发现不了什么。

但应该是没有人,我有点纳闷,一座空荡荡的屋子?这是要闹哪样啊?

而且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稀松平常,平常到一点儿没有鬼蜮的影子。

纵然我有破局的心思,也一点无从下手,正当我疑惑地时候,突然听见赵君竹的卧室里传出来一些声音!

我浑身一颤。

变化来了!

我没有直接过去,安静地听了一会儿,那声音起起落落,似有似无,好像是有人在敲击墙壁。

我分明仔细检查过赵君竹的卧室,里面是不可能有人的。

我小心地走到门口,声音更响了一些。

但似乎不是从里面传来的,而是……

我轻轻推开门,里面果然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但那古怪的声音却还是在响。

我轻手轻脚地查探着声响的来源,发现是从一面墙的后面发出来的!

我垫着脚走过去,将耳朵贴住墙壁,墙壁那边似乎发现了什么,敲击声立刻停了下来!

这应该令人心头一紧的事并没有让我感到害怕。

墙壁的那边应该是一间空房,我进来这座别墅的时候已经将这里的布图牢牢记住了。

我没有乱动,如果那边真有什么东西,它一定第一时间过来抓我才对,像现在这样悄无声息只有两种情况,第一就是那东西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第二是它应该只是觉察到了动静,但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我就赌第二了因素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几乎就要放弃了。也许这次是我的错觉?

我松了口气,正准备立刻。

却突然有一声很大的敲击声从墙壁那边传过来!

“嘭!”的一声。

我被吓了一跳,差点倒摔出去,但忍住了,我不能再是那个见鬼就躲见人就怕的周解语。

现在我已经十分确定,在隔壁的房间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在。

但是那房间的门被牢牢锁住,要么找到钥匙,要么……找东西直接砸开。

第二种挺合我胃口,我冷哼一声,于是被这东西用奇奇怪怪的行为吓唬我,徒增恐惧,还不如直接刚它!

我准备去其他地方找找能开锁的东西。

但走到客房的时候,却发现桌子上有个被我忽略的东西。

不过是一张便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什么,因为只是一张纸条,我刚才就没在意。

可是我现在却发现一些特别之处,那张纸条上的字很难看,笔法幼稚,虫子爬似的。

那不可能是大人的字迹,所以只有一个人能写出这种幼稚的笔迹——小孩子的赵君竹!

为什么它会写一张便条放在这里?总不会是给我看的吧?

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真不好说。

我走过去拿起来随便看了几眼。

发现有些奇怪。

这并不是记录平常生活的事。

第一条写的其实还算正常:首先要把房门和厕所门全部锁好,防止让别人走进一截的家里。

这是一个小孩子独自在家的正常常识,不过为什么得把厕所门也锁上?防止别人走进自己家里,可厕所已经在自己家了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