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真的不是道士 > 正文
第1章:被人收了
作者:无聊工作者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1-11-10 19:46:52 全文阅读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我被人从一个小巷子一脚踢到了大街上,那一脚踹的我五脏六腑明显移位,胃里一抽,就吐了出来,好像喉咙里打开了什么洪水的阀门,一个劲儿往外倒,胃酸苦胆和眼泪一直流。

打我的是几个学校里的小混混,有一个家伙的女朋友给我写了封情书,我不想找麻烦一口回绝了她,但她恼羞成怒跟他男朋友眼睛跟前搂我。

于是我被他们堵在这里,头上当先摔了两砖头。

我倒在街上的时候浑身都抽着,只看见眼前有一双布鞋和一双宝蓝色高跟鞋,我无意找这两个路人不痛快,但我实在控制不住,就吐他们脚边了。

那女人吓一跳,用脚又把我蹬远了点,立刻问那个穿布鞋的人:“阁老,您没事吧?”

“都说今天不宜出门,好嘛,那天命人没找到,咱先赔了双鞋。”

“怪徒弟照顾不周。”那女人的声音是极好听的,温柔端庄,像是夜莺啼婉,化骨销魂。

却我脸上烧红,心里又怒又恨,想剥了他们的皮。

那几个打我的混混没肯这么善罢甘休,但嫌我吐的东西脏,只围住拿脚乱踹。

我抱着头在地上喘了一会儿气,能动了,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窜上来,想着就算是死也咬他们几块肉下来。

“曹妮玛!”

我抓住一个混混的脚一个猛子站起来,顺势把他掀翻,也不管这里是不是大街,丢不丢脸了,扑上去抓住他就开始撕打。

他们终究人多,不是我吼几嗓子就能改变的了的。

我被他们死死按在地上,脸憋通红,喉咙里一个劲儿低吼,一个混混又骂又打,扇了我几巴掌,扬言要扒了我扔大街上。

我乱蹬着脚,但有两个人拽紧了开始解我腰带。

我脑子一片空白,眼泪也要出来了,想一死了之。

这时候眼界里突然出现一个老头的脸,他低着头幸灾乐祸似的不住笑:“我滴个妈,咋这么巧呢?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有没有兴趣做魔法少女……呸,做我徒弟,跟我修习无上奥妙真道法啊?”

原来是那穿布鞋的人又回来了,另外的一个女人也过来,看见了脸,我心里一惊,太漂亮了,气质和容貌跟我假想的完美情人丝毫不差,这真是活见鬼。

但我恨她,一见面就恨,因为她让我很没脸,她的态度让我觉得我在她眼里像条乱扭的蛆。

那个女的皱了皱眉,厌恶地拉住那张笑到想让人揍一拳的脸的主人说:“师父您又怎么了?几个混混打架也要看。”

那老家伙毫不客气地抽开手,还把女的拽一个踉跄:“不得无礼,这以后可是你师弟,咱门里掌门的候选人!”

又奸笑着看向我:“愿不愿意做我徒弟啊?”

我朝他吐了口唾沫,冷着脸叫:“老子做你xx!”

三年以后的我想起那天的事依旧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神经病不是经常能遇见的,遇见了……有时候会发现,也许你才是那个神经病来着。

我被那老道收下了,不是我自愿的,毕竟他的板砖比那几个混混的还大,而且能大能小,防火防水,还多功能复用性。

他管这叫“镇山印”。

我师姐叫王安倾,那天就是她凭一双包臀裙里的修长白皙大腿救了我,我当时就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她一条腿高劈斜踹,英飒威风。

踢完人一根头发丝都不乱。

我跟着老道去山里学了一年的东西,但具体学了什么我也一脑袋浆糊,本来以为他会像那些看风水看面相坑人钱的神棍一样教我一些符箓画法啊,撒豆成兵啊,金钱剑劈鬼啊,开坛做法啊什么唬人的东西。

没想到啥也不教就问我有什么思想感情,好家伙,搁这找我做阅读理解来了?而且一进门就想找人跟我双修,我当然不同意,想不给钱就破我的完璧之身?

做梦!

然后这家伙又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晚上非要跟我同寝同眠。

我更不同意了,他就叹口气说我是什么本门天命,气运九莲里酝生出的源初之体,以后咱们无为教绝对的话事人,他一定不强迫我。

然后就用绳子给我捆了生米煮熟饭。

后来我知道这家伙是在修炼一种密法,但自己体质达不到要求,想蹭我点儿气韵,跟蹭运气一个道理,但我的气韵是实实在在的,据他所说,我是这道上最有资质的人,天生的山海真人,体质跟唐僧肉一样。

我恨了他们三年,虽然这个叫至清宗的老东西如今是我师父,但我跟他每次见面都冷冰冰的,他不跟我计较,一见我都是那乐哈哈的样子,我一见他就想起那天被人扒裤子的丑态。

就不理他,回答问题也只是冷冷哼一声嗯一声的,他要再敢凑过来,我就拿鞋底呼他。

一年后我不耐烦了要回去,跟他说我要高考,耽误了我的人生砸了他的静心堂!老家伙跳脚跟我理论,说考大学有什么好的,只要乖乖呆在这继任大统,荣华富贵什么没有?

我指住他的胸口一下一下戳:“我特喵不想做一个神棍!记住了老家伙,我是文明人!”

老家伙蹲在地上自己嘟囔半天,算是放我走了,但在我身上种了道印记,把一朵镇压山门的莲花封在我身上,让我给他养青莲,说两年后我必须继承无为教的掌门,出来抗事儿。

其实我也不想考大学的,因为我成绩本来就差,根本考不上本科,现在就是在一大专鬼混,以后的前途还没想好,反正不会跟老家伙坑蒙拐骗去的。

两年里我有时候也会想到他,自己的确做的有点过分,我脾气本来就臭,又因为我们的第一面,对他跟那王安倾一丁点儿好感都没有。

所以相处时就夹带私货。

在学校也没有朋友,上大学一年了,宿舍里六个人,两个从来没有说过话,还有两个觉得我做作,动不动就不小心把水洒在我床上一点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