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51章 衍媒神木
作者:采诗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1-12-30 15:56:43 全文阅读

马车南下十里,太阳已经偏西,遥遥可以望见那颗与华胥同岁的衍媒神木,越是临近,越是壮观。

天底下称得上独木成林的奇观,仅此一出。况且撇开这等奇观,衍媒深意又赋予衍媒神木更深层的寓意。

子修每年春临节都要带着食客、扈从来开开眼界,长长见识。眼下,衍媒神木略显冷清,也有为数不多的人,有慕名而来的外地人,也有衍媒的年轻男女和求嗣的新婚夫妇。

那些人远远留意到子修,猜测两人身份,毕竟骖马之车不常见,除了那些最纨绔的草包帝子,寻常时也没有其余贵族这般高调。

子修扶着姬采诗下车,其实他此时感慨万千,很想和她直说退婚之事,又怕伤害到她。

想了想,还是得使点下作手段,让姬采诗主动退婚,也好保全名声。

外地人不认得子修,也猜测到身份必定不低。倒是几位华胥人都认出来,一一行礼。

帝子和帝女同游,倒是罕见。

也没带扈从。

还是来衍媒神木。

看来是来约会的?

其中一对新婚夫妇,新娘主动上前朝子修行华胥礼。

“来求嗣的?”子修认出这位姿色一般的女人,正是在夏汭城外农家出嫁的女人,他还馈赠了五车贺礼。

女人羞怯点头,那份殷实嫁妆给她长了不少脸,夫家人没挑她半点毛病。

子修使劲一蹦,摘了一片树叶,交给女人,一本正经忽悠道:“我聆听到了衍媒神木的启示,她会赐你子嗣。”

女人千恩万谢,帝子的祝福,可不常得,偏偏她连得两回。

另一对年轻男女,那位少女再三推搡,少年不情不愿上前,朝子修和姬采诗行个华胥礼,难为情道:“帝子,帝女,我们也想得到你们的祝福。”

子修本想戏耍少年一番,偏偏姬采诗挽着他手臂,雀跃道:“好啊,衍媒神木会保佑你们的,对了,你们的衍媒,还是求子?”

“衍媒,”少年更难为情,吞吞吐吐说道,“其实……其实她……”

子修笑问道:“她家里人不同意?”

少年点头,一脸苦衷。

子修思忖片刻,说道:“这样,你抽个空去华胥城找我家老管家,让他给你安排个活儿,怎样?”

少年一脸喜意,也识趣,不再打扰子修。

姬采诗疑惑问道:“你怎么知道女方家里不同意?”

子修也没隐瞒,指着少年少女背影说道:“我经历比你多些,略知民生苦。那位少年,脚上草鞋缺了半块底板,葛衣也浆洗得褪色,想必家境不算好。那位少女嘛,脖子上吊着一颗珍珠,想必是殷食人家。”

姬采诗若有所思,问道:“所以你不是给一句祝福,而是给他一个机会?”

“穷小子和大家闺秀的烂俗故事,吟游诗人都不愿讲。”子修唏嘘一声,没来由想起江侯和生母南施。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最见不得这种烂俗故事。

姬采诗显然不会有这种烦恼,去豢龙学宫知书,在朱门深闺达理,以采诗官身份登堂,遵循长辈安排嫁人。

她并不抗拒这种没有选择的生活,甚至可以说是主动选择。就像她去各地采风、采诗时只会采集浪漫歌谣,本能忽略民生疾苦。

无忧无虑的贵族。

姬采诗学着子修模样,试图蹦起来摘一片树叶,几次尝试失败后央求道:“子修,快帮忙。”

子修只好摘一片叶子,问道:“衍媒?”

“嗯呐,”姬采诗闭上眼,一脸虔诚道,“衍媒神木呀,保佑我们哦。”

子修苦笑一声,以前姬采诗不会有这些情绪,难道自己的手段适得其反,激发了她的护食本能?

子修一脸郑重,问道:“采诗,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一下?”

“改变?”姬采诗有些茫然,问道,“改变什么?”

“人生。”子修坐在衍媒神木下,目光也茫然。

姬采诗更困惑,挨着子修坐下,问道:“你怎么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觉醒了改变人生的意识,或许是在夏邑目送太史三兄弟慷慨赴死,或许是在蒹葭渡见到姜北臣那种平白生出的愤怒,又或许是在浣衣河上见到江月婵挥剑斩青丝。

总之,他不想按照别人的意思活。

子修别过脸,与姬采诗对视,她是典型的华胥贵族女人,集美貌、才气和富贵于一身,男人爱慕,女人艳羡。

虞凫曾和子兰谈过一句,华胥贵族女人的命,并不好。

子修深有同感,徐徐说道:“采诗,我们华胥真的好吗?”

“很好啊,我去过东夷,去过夏汭,去过夏王朝,去过自由之城,还去过塞北,没一个人地方比得上华胥。”姬采诗没有迟疑,她说的也是事实,这些恰好是华胥人骨子里衍生高贵的根源。

“真的好吗?”子修自问,又自答道,“不好。”

姬采诗露出询问神色。

子修也没卖关子,直言道:“我们华胥联盟能稳固至今,一半仰仗王权禅让,一半则是仰仗女人。”

姬采诗更疑惑。

子修解释道:“华胥联盟始终是男人的天下,男人,无非在意三样,权力、财富和美女。禅让制度给予少数贵族追逐权力的机会,所以才有四大氏族;权力又衍生出财富,不提少师盈亏富甲天下,连我这种败家子挥霍三辈子也挥霍不完家产;还剩一样,美女,华胥贵族早有联姻传统,女人,比如你,其实还不如刚才那个殷实少女,至少她有追求幸福的自由,你没有。”

姬采诗终于明白子修心思,双手捻着衣角,问道:“你变心了?”

子修避而不答,反论其他:“采诗,你想一想我们华胥那些贵族女人,你曾祖的妹妹姬出塞、姜伯之女姜姬、我母亲少师蒹葭和我姑姑子竹,她们都是其中代表人物。”

姬采诗细细思索。

姬出塞,姬常青之妹。

当年姬常青为和姜恒争夺华胥帝位,暗中派遣姬出塞去往北狄和亲,好换取北狄支持。

姬出塞半途遇见逃离华胥的戎人太鼎,随他南下,又在潦水遭遇虞人拦截,为保护太鼎,她自愿嫁给虞人首领南方虞,从此易名南宫陌。

后来其子南宫服章来华胥求学,带来家书,写者落泪,听者伤心。

姜姬,姜伯之女。

当初姜伯改变禅让初衷,传位其子姜恒。姜恒囚困太鼎,其兄长姜太一和其姐姐姜姬暗中放走太鼎。

姜恒为笼拉拢追随者,彻底击溃姬常青,开创和亲先河,打算将姜姬嫁给子氏族首领子乐,不过姜姬以死相逼,此事不了了之。

后来太鼎召集部众,与华胥暴君姜恒决战浣衣河,建立夏联盟。

姜姬以华胥使节身份出使夏邑,其后独自在华胥抚养独子少鼎,孤独终老。

少师蒹葭,华胥老帝君少师美政之女。

作为华胥有史以来第一位被盛誉为第一美女的人物,少师蒹葭前半生无忧无虑,甚至父亲少师美政并未将姻缘强加于她,她可以在春临节和心仪男子邂逅。她心仪之人,本就是华胥最杰出的帝子子兰,不出意料的话这是一段良缘。

可惜,姜北臣僭越摄政,这位天底下最大掮客为了促成天下归夏,谋划一桩盛大和亲。

南方那位摄政君,论德行、才学,一人压过华胥三位帝子。

可还是强加。

好在她最后并没有坐上和亲车驾,在得知心上人归来时,百里相迎,遇害而死。

子竹,也就是虞凫,子氏族子音之女,由伯伯子丑养大。

她年少之时,除了好强一些,也和其余少女没多大区别,也在春临节邂逅一位心仪男子。

她找不到拒绝姜北臣的理由,答应代替少师蒹葭南下和亲。

然后,鱼凫塞北,狐出西陲。

姬采诗的情绪发生了微妙变化,如子修所言,华胥贵族女人罕有能在春临节邂逅一位心仪之人。

贵族男子也如此。

“那位乔婉,你应该认得,也知道她和少师盈亏的微妙关系,是不是觉得不齿?”子修问一声,得到答复后说道,“我和少师盈亏相处过,嗯,我这位舅舅,表面风光,其实也不容易,他和我舅娘,也就是姜获麟的姑姑,其实并不恩爱。”

子修叹息一声,道:“采诗,要是放在以前,我不一定会帮刚才那位家境挺差的少年,毕竟婚姻讲究个门当户对。就像我们华胥四大氏族,家家沾亲。后来一件小事让我改观,我在相山放牧时,司马相父教给我一个道理,要想培育良马,zhong马都得是好马。”

姬采诗大受震撼,这些她以前从未想过。

真是这样吗?

真是。

就拿姬氏族年轻一辈来说,她和子修有婚约,堂姐姬采薇和另一位帝子少师羡有婚约,堂哥姬无邪和少师氏族少师愁予有婚约。

贵族的子嗣还是贵族,平民的配偶只能是平民。两者之间,似乎有一道无形隔阂。

子修嗤笑一声,道:“我们和zhong马也没区别,无非是多少还顾及点颜面,讲究个一对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