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7章 归故乡
作者:采诗  |  字数:2028  |  更新时间:2021-12-29 11:23:40 全文阅读

华胥最大纨绔子弟即将归来的消息不胫而走,有人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没那份底气,早拿个麻袋套住他头,拖到林子里暴打一顿,好出出气。

更多侠客、吟游诗人、酒徒和乐师则打听到风声,簇拥出城,不说百里相迎,十里总是有的。

子修在一众游侠、酒客簇拥下风光往城门而去。

子氏族的食客,数目有数百,在一位介于少女与少妇之间的女人带领下出城迎接。那位女人名常棠,是自少师蒹葭后第一位得到多数人公认的华胥姿色第一人。所谓看人先看脸,脸如幼狐,媚而不染风尘,一颦一笑摄人心魄;其次看身段,腰如扶摇柳,也是夺命刀;最后看气质,作为子氏族第三号人物,已经逐渐接替老车夫的管家之职,将上下里外打理得井井有条,浑身上下透露着上位者的尊贵。有女如斯,以至于上到退隐老官员,下到总角男娃,春梦频频。传言甚至华胥帝君姬希圣也曾有意纳娶常棠,不知真假。

那位可以称为华胥帝女的采诗姑娘,想必是受到指点,不情不愿出城迎接,其实她并非多厌恶子修,毕竟子修也算得上良配。这一辈除了她堂哥,就算是另一位帝子少师羡,在学艺上勉强优一些,至于作风,远逊子修。只是出于少女的本能羞涩,不愿抛头露面,另外还有埋怨从去年夏秋到今年春临节长达半年的颠沛。

一个成熟美妇,一个初长成佳人,让一众看客大饱眼福。此等盛景,上次还是在去边春临节上,子修带着食客看热闹时出现,那次两位佳人,一位是常棠,另一位是夏王朝王女夏娴,单论体态甚至略胜常棠一筹。

若是生在寻常人家,又得多一笔买布开销。

“帝女也来了,”常棠朝姬采诗礼貌一笑,又不论尊卑,仗着亲疏先上前,朝子修行一个华胥礼,双手呈掌状平举胸前,本来只需微微颔首,偏偏屈身,刻意露出一抹旖旎景致,角度恰当,只有车上两三人看得见,“恭迎少主。”

姬采诗轻哼一声,女人与女人之间的默契,这位身世显赫的高贵少女自然熟稔于心,又保持优雅,刻意站在原地,等子修亲自来问候,目光却盯着子修身边的柔弱少女,乍现敌意。

老车夫驾车,停在城门。子修并未下车,只与常棠点头致意,再凝视姬采诗,开口道:“姬姑娘,明早我去拜访帝君。”

老车夫继续驾车。

常棠与姬采诗微笑别过,缓步离去,带着点小得意。其实她也只比姬采诗大个七八岁,若是用男女之事来判别少女与少妇,也还是个少女。

凭什么让着?

姬采诗站在原地,多少觉得被冷落,有些不悦,对常棠敌意依旧,对那位与子修同乘的柔弱少女敌意更深。

自家未来男人的车驾,哪里容下的其余女人?

哪怕那个柔弱少女,在夏邑时也短暂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恰好年华的姑娘们,腰肢再细、体段再丰腴、脸蛋再好看,也只能顾影自怜,悄悄推开窗户一条缝,暗中窥视相貌、家世、财富都上等又上等的少年。毕竟那可是帝君钦定的侄女婿,撇开地位不提,姬家那位姑娘也是华胥公认的姿色至少排前三,甚至再等一两年,如同花蕾由初绽到怒放,有望盖过常棠,孤芳压华胥。

“今儿全城酒肆,开销记在我头上。”子修吆喝一声,一众酒客齐声道谢,又齐齐奔赴各家酒肆。这个机会,以前常见,这回等了足足一遍,酒客如同久旱庄稼逢甘霖,开怀畅饮。

从今日起,久违的快乐再次降临。

华胥城各家酒肆掌柜笑逐颜开,自从缺了这位大主顾,各家酒肆生意少了不提,多少差点意思,好似春临节没了姑娘,总不是个事儿。

舒礼小声惊叹,她听说起子修和姜获麟吹嘘不假,可真正见到,还是大为惊叹。这位在杏花里长大的少女,家境不算贫苦,甚至家里有位百夫长父亲,也勉强算得上富庶,加上后来在夏邑学宫和东郭家,也长了些见识。可那点见识,早在华胥城十里外便不足一提,何况是现在?

夏邑鼎盛时富庶甚至隐隐压过华胥城,不过华胥城的底蕴远比夏邑要深,土、木、石相结合的恢宏建筑让舒礼大开眼界。另外,与以勤劳著称的夏人不同,华胥人更加……浪漫?或许是吧,她以往对华胥的印象完全来自吟游诗人的歌谣和游商的谈资,亲自领略,又是别有一番滋味。最让她甚至生出自惭形秽情绪的不是有过短暂相处的姬采诗,而是常棠。

女人总是不自觉去攀比,并非傲慢,而是本能。

马车走得缓慢,并非走不快,而是街道本就繁华,加上子修回来这件大事,完全不啻于帝君出游。

除了散去的好饮之徒,还有不少人簇拥着,以游侠、吟游诗人、乐师和其余起码有一行手艺的人居多,都指望着在子修面前混个眼缘,能成为他家中食客。

于是,与子修并坐的舒礼不免引起猜测,姿色也尚可,身段算不上挺翘,小腰却足够磨人,加上柔柔弱弱的气质,不失为一种别致美感,如同邻家妹妹,是多少少年情窦初开第一花。

这位纨绔不羁的帝子,在华胥非贵族当中人缘极好一处在于从不干下流勾当,只是顽劣些。撇开还未正式过门的姬采诗不谈,就是家中那位常棠美娇娘,他也未曾临幸过。当然,外人的猜测是除了未过门的帝女身份高贵外,还有他天生阳虚。

虚,总是带着点别致意味。

不过前些日子疯传的华胥帝子射杀云上鹰之事,起初众人只觉得是谣言,后来某位军中万夫长证实,不免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没多少人信,说不定是为了给他造势,派了一支起码千人的骑射军队剿灭云上鹰,毕竟那位占据天下射术第一名头十多年的射师,名声不怎么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