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5章 礼物
作者:采诗  |  字数:2004  |  更新时间:2021-12-28 14:55:41 全文阅读

六月中旬,浣衣河畔。

正午时分,西塞山下白鹭飞,一队马车在浣衣河畔停留,打算休整,吃饭过后再上路。

此时两匹骏马从北面疾驰而来,马背上都是少年,牧户打扮,其中一位遥遥朝车队招手,朗声道:“终于赶来了。”

江月婵并不认得两位少年,倒是从面相看与在自由之城那位司马骈有些相似,猜测是相戎人,上前交涉。果然,两位少年是司马骖和司马驷兄弟。

其中司马骖问道:“是少执戈?”

江月婵点头,不知道两位来意,先问道:“相戎现在怎样?”

司马骖一脸轻松,说道:“北狄已经打来了,不过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上戎在和狄人打呢。”

司马驷笑道:“少执戈,其实我们找你有事。”

老城主子丑和司马相父交涉过几次,差点谈拢,否则司马相父也不会派遣长孙司马骈先去自由之城观望。不过差点,总是差点,如今老城主留在夏邑,也没人能和司马相父有交道,此事只能搁浅。

“请讲。”江月婵有些期待,如果是相戎找自由之城求援,她完全可以应下,借此和相戎交好,想必长老会也不敢有怨言。

司马骖斟酌片刻,说道:“我家祖父打算送你一匹马。”

江月婵略微失落,看来想多了。也对,相戎和上戎同出一脉,关系也还算和睦。和自由之城相比,上戎可谓是兵强马壮,五万戎骑足够让北狄人吃尽苦头。

司马驷又说道:“还请少执戈跟我们去一趟。”

江月婵本不想耽搁,毕竟老城主和司马相父有交情,开出足够诚意,再三也请不到,何况是自己?

想了想还是打算去拜访一下司马相父,总得试试。况且司马相父肯赠马,说不定是传达某些善意信息?

但愿不是为他三个孙儿说媒。

“王将军,麻烦你带队,沿着浣衣河直走就是。我去相戎一趟,不必等我,”江月婵吩咐王贺一声,朝司马兄弟说道,“麻烦带路。”

司马兄弟二人带路往北,一路没做停留。江月婵有些后悔,既然是拜访,总该带点礼物,况且司马相父点名了要送一匹马。

能得到司马相父亲自送马,这是殊荣,某些夏人贵族和华胥贵族花钱也买不到,得靠关系和人情。

比如江望舒那匹惊鸿,便是老城主子丑拿人情换来的。

再比如虞耳那匹龙驹,花了人情和大价钱,才拿到手。

论马力,江月婵这匹座驾是夏汭的军马,和司马两兄弟的坐骑一比便相形见绌。司马兄弟也有意放慢马步,不至于领先太多。

司马骖问道:“少执戈这是从夏汭回来?”

江月婵点头,说道:“托子修帮忙,请到了欧匠。”

提到子修,江月婵更愧疚,和子修一比较,自己为人处世实在差得远。子修为了请动欧匠,先动用老舟子和欧匠的交情,且另有打算,靠着交情和礼物,还付出一个承诺的代价,才从武去疾手里借到人。

只是,江月婵难免担忧,毕竟自己和司马相父非亲非故,别人怎么会无故赠送马?想来想去,也只有当作纳彩礼的意思。

若是如此,即便与相戎交恶,她也不会答应。

那位浩浩荡荡来自由之城接人的华胥帝子少师羡便是先例。

她自小追随江侯,将江侯的教诲牢记于心。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司马驷笑道:“连欧匠都肯去自由之城,那自由之城是个好地方啊。可惜祖父只让大哥去见识,不让我们兄弟去。”

江月婵试探性说道:“你们祖父派司马骈去自由之城有什么用意?”

司马驷大大方方说道:“其实祖父没答应,大哥听说自由之城的姑娘好,偷偷去的。”

江月婵神情一滞,心里有了答案。

司马骖惋惜道:“我也是想去,祖父不让啊。”

怀揣忐忑情绪,江月婵在日暮前抵达相山,她是初次造访相山,留意草场上的骏马肥羊,心生艳羡。

军马、肉和人三样,都是自由之城急缺的,要是相戎肯加入自由之城,何愁挡不住北狄大军?

“少执戈等一等。”司马骖交代一声,去马厩牵来一匹马,通体洁白,没有半根杂毛,就是不懂马的人也瞧的出来是匹好马。

道理简单,就比如识人,知面难知心,所以人看人第一眼看长相,第二眼看身形,第三眼看气质,第四眼看装扮。

“此马名千里雪,是我祖父近十年来调教得最好的一匹,比惊鸿还好。”司马骖将缰绳递给江月婵,言语之间莫不得意。

江月婵没接缰绳,留意到千里雪腹部秃了一块,秃毛处有道伤口,已经愈合。

司马骖也注意到,忙解释:“这是箭伤,草木子大人治好了,不碍事。”

子修并未和江月婵细说过和云上鹰逐杀之事,不过江月婵也猜测到想必千里雪的箭伤是那次留下的,毕竟子修早扬言要来相山讨要好马。

江月婵略微松一口气,看来是自己误会了。

见到江月婵四处张望,司马骖笑道:“既然少执戈猜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其实千里雪是子修送给你的礼物。”

“他人呢?”江月婵得了千里雪,多少不是滋味。

已经欠了一个大人情,她不想完全被人情羁绊,如同答应等春临节去衍媒神木下看看,也只是去看看,没做多余承诺。

“走了,他这次来,是祭拜第五大人,”司马骖若无其事说道,“祭拜之后,就回华胥了。”

江月婵翻身上马,策马往东。

司马兄弟追逐上去,司马骖招呼道:“少执戈,子修今早就走了,追不到的。”

司马驷犹豫一阵,说道:“少执戈,我和你坦白吧。”

江月婵放慢速度,表示询问。

司马驷与司马骖对视一眼,直言道:“我们兄弟代表祖父表个态,相戎正式加入自由之城。”

司马骖补充道:“这也是子修送给你的礼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