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4章 折柳
作者:采诗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21-12-28 11:54:49 全文阅读

从夏汭到阳城,水路七百里,旱路八百里。老舟子和欧匠斗了一路嘴,六月上旬,车队终于抵达阳城。

车马劳顿将近半个月,子修打算在阳城休整一日,再做打算。

华胥帝子的考察从禾丰节前开始,一直到来年禾丰节,正式考察完毕。距离禾丰节还有三个月时间,少师羡已经提前返回华胥城准备大考。

打算嘛,自然是犹豫是该亲自送江月婵回自由之城,还是提早回去准备。

两件都是大事。

老舟子没这些烦恼,一到阳城便拉着欧匠去找老车夫,三人结伴去酒肆吃酒。

“你……”江月婵洞悉子修的心思,不想让他为难,委婉说道,“考察是大事,别耽误了。”

子修一脸轻松说道:“少师羡每回拼尽全力,偶尔才能拿个第一,他是该早做准备。”

江月婵想起武去疾的话,有些不悦,道:“你不是不想让子兰先生失望?”

子修听懂话里意思,放低声音,道:“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言罢,江月婵有些拘谨,子修更拘谨,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明年春临节我不是要接你来华胥看看嘛。”

“谁要去看?”江月婵低着头出城,她不太认得路,只记得那户农家,本能走上田间阡陌。

华胥主要种植黍和稷,也种少数麦子。之前在夏山,虞耳假装华胥游商,子修故意和他提到麦酒,其实是试探。华胥酿酒往往用稷,也就是稷酒,还会在其中添加草药。最富有盛名的是草木部落出产的百草酿,滋味浓郁,后劲十足,最重要是补。

耕耘二字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

先谈天时,华胥虽说在北方,好在东、南两面并无高山遮挡,南风可以长驱直入渡过浣衣河,又被冰脊山阻拦,每年夏季多雨,正是禾苗生长好时节。

再谈地利,华胥地处盆地,华胥河和浣衣河两条大河冲刷出肥沃的河漫滩,又不像夏水那般时常泛滥,水土肥沃。

最后是人和,华胥联盟初代帝君姜伯除了晚年传子不传贤这一个污点外,实在算得上贤明之君,单是将松散联盟稳固就足以彪炳史册,又请东夷木匠,发明耒耜、制作农具,这才有富庶华胥。另外,夏王朝从建立联盟之初算起,七十四年间王权有小半时间旁落,有四五十年都有战争,真正安定的时间不过二十年。相较之下,华胥联盟禅让制虽说始终在贵族之间交接,但除了面对北方狄人的侵略,再无其余战事,实在算得上安定。

俗话说春耕、夏忙、秋收、冬藏,此时是夏季,自然农忙。有“华胥神农”美誉的少师弘农曾将耕耘之法普及华胥,最要紧一句是人懒地不勤。

禾苗正值扬花时节,一年收成好坏全靠这时照料,堆肥、薅草、灌溉,一样不能落下。

其实农家少闲月,耕耘之事是天下头等大事,毕竟连高高在上的华胥帝君一日也得吃三顿饭。家境还不到寻常的人家,每日两顿。

另外还有麦子,华胥种麦分为秋麦和东麦,秋麦在去年秋天种植,冬麦则在冬天种植。

子修背着手,不近不远跟着江月婵,轻声道:“昨夜南风起,吹麦覆陇黄。”

秋麦正值收割时节,农家比往常更忙。

江月婵停住脚步,问道:“华胥也种麦子?”

“嗯,主要是作为军粮,”子修沉吟片刻,说道,“虽说华胥还算安定,但北方狄人始终觊觎华胥沃土,少则一年,多则三五年,总会南下侵略。比如今年,声势比以往十年都大,连华胥大将军姜王孙也亲自去前线。虽说将士的军粮主要还是黍和稷,但要是战事吃紧,麦子可以烙饼,方便携带。”

江月婵没意外,自由之城的军粮中,麦子占据一半数目。

不过子修提到今年北狄入侵阵势数十年之最,她有些担忧自由之城的处境,更疑惑北狄哪来的底气兵分三路,甚至四路。

子修也不解,照理说北狄人在长达一百年里都有南下侵略的传统,可往往也只是发兵一处,烧杀抢掠一番后便收兵。

这一次,北狄来势汹汹。

华胥联盟、上戎部落和自由之城都遭遇北狄入侵,实在罕见。

难不成北狄是知晓夏王朝分崩离析,想趁天下大乱入主南方?

只是,北狄未必太小瞧华胥联盟。虽说华胥至今九百年历史并非事实,毕竟姜伯建立华胥联盟之初便以八百年起,但华胥联盟的底蕴非凡,连鼎盛夏王朝也要忌惮三分。

北狄人若是小规模南侵,华胥联盟也不会大动干戈,可北狄人如今大军南下,无疑是挑衅华胥天威。

犯我华胥者,虽远必诛!

这绝非一句空头白话,而是根植于华胥人骨子里的自豪,源于华胥联盟的古老传承、深厚底蕴和高贵传统。

江月婵有些不安,想必担忧自由之城,转头往回走,急切说道:“子修,我要回去了。”

子修也没阻拦,陪着江月婵返回阳城,顺便说道:“本来我打算只请欧匠,让宰予我在阳城接,再送到自由之城。现在队伍规模不小,我就准备些粮食,你尽快返回吧。”

那武去疾,也机灵着,故意只准备半个月口粮,撑到阳城,余下的,自然得子修想法子。

回到阳城,子修招呼王贺,带他去购买了十车粮食,又叫上老舟子、老车夫和宰予我,打算送行。

江月婵婉拒道:“我有我的事,你有你的事。”

子修本想顺路送到蒹葭渡,再北上去草木部落一趟,见江月婵脸色决然,也没好坚持。

“我老子子兰教过我,送行须折柳,”子修折了一截柳枝,递给江月婵,笑道,“柳,留也。”

江月婵接过柳枝,轻轻颔首,翻身上马。

子修有些懊恼,这姑娘,好歹说句话呀。

等江月婵走了十来步还不见回头,子修忍不住喊道:“月婵姑娘,记住我们的约定。”

约定。

等明年衍媒神木上燕子鸣啼时,她自远方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