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3章 归途
作者:采诗  |  字数:2005  |  更新时间:2021-12-27 17:53:29 全文阅读

在夏汭留了三日,一切妥当后,子修踏上归途。逆流而上,木船未必合适,加上队伍规模庞大,于是改走旱路。

武去疾自然履行承诺,除了借给子修的欧匠和五十铜匠,还派了一队军士护送,王贺摇身一变成了百夫长,骑着高头大马在前头带路,好不威风。

子修这架马车,是贾仁送的,子修也没客气。倒是江月婵对贾仁颇有意见,毕竟她最痛恨这种人。

老舟子这回不当车夫,跑到另一辆马车上和欧匠扯皮。子修总不好让江月婵驾车,只好亲自当车夫,沿着华胥河一路北上。

晨曦正好,江月婵问道:“不跟二妮道个别?”

“不了,她舍不得,我也舍不得,”子修摇头,他刻意没惊醒二妮,免得徒增伤悲,唏嘘道,“人这一生嘛,就是和一个个人相识,又和一个个人分别。”

江月婵鄙夷问道:“想起你的西陲了?”

子修矢口否决,道:“我是说武去疾,我和他自幼相识,关系好得不得了,你看,人家履行承诺送了欧匠和这么多铜匠不说,还额外赠送一队人马。”

提到正事,江月婵也没和子修计较,一脸雀跃,有了夏汭的铜匠,自由之城的战斗力将会再提升一个层次,也有足够的底气迎接北狄狼骑的冲击。

只是,江月婵瞥一眼和老舟子吵得不可开交的欧匠,眼神复杂。武去疾只答应借半年,早晚要还的。另外,王贺带那一队军士,说是护送,其实更多的是不放心,毕竟五十铜匠不是小数目,欧匠更是夏汭的宝。

子修洞悉江月婵的心思,笑道:“凭本事借来的,为什么要还?”

江月婵反驳道:“武去疾肯借,已经是人情了,要是不还,说不过去。”

子修还在大肆吹嘘,说道:“我不光不还欧匠,连王贺带着一百人也得留下,让他赔了铜匠又折兵。”

江月婵疑惑问道:“你们华胥不是最重礼节?”

子修笑道:“谁不护短,谁不自私?那是装给外人看的,凡事总要走个过场,表面样子要好看。你看我祖父,从华胥借人借物,最后把我家地都搭进去了。”

江月婵噗嗤一笑,说道:“这就是为什么谁都尊敬老城主的理由。”

旋即,江月婵收敛笑意,微微脸红。

子修不经意回头,与江月婵四目交接,有些呆滞。眼前少女含羞,远比中年美妇搔首弄姿更诱人。

捡来的桃子,能和初绽的桃花比?

江月婵别过脸,偏偏子修不知好歹还盯着,有些不自在,随便摸到一包草药,有了话题,问道:“你的病,没事吧?”

问出口,江月婵又后悔不已,她用余光审视子修,后者果然误会。

子修红着脸辩解道:“没事,你看我还拉得开一石半的弓。”

男人,哪能说不行?

可以阳虚,不能肾虚。

“我又没看见。”江月婵反驳一句,子修不止一次吹嘘反杀云上鹰的实际,其实也就强行拉开一次一石半的弓便脱力。

子修非要证明自己不虚,招呼王贺过来,讨要了一张弓,并非夏王朝军中制式铜胎弓,而是东夷有穷部落的端木铜胎弓,弓力在一石上下。

子修坐在车辕上,不费吹灰之力拉开,得意道:“车上开弓和马上开弓一个道理,能拉开一石,在华胥也算得上精锐射手了。”

“谁要看?”江月婵故意不看,诽谤一句。

子修急了,道:“月婵姑娘,可是你说的要看,要讲道理。”

“我听过一句忠告,永远不要和华胥人讲道理。”江月婵想起子修惩治那位恶奴石昌,显然印证了这句忠告。

子修子修打趣道:“其实原话是永远不要和姜北臣讲道理。”

江月婵露出好奇神色,毕竟关系到那位颇为传奇的姜北臣。

子修本不想提姜北臣,不过既然江月婵感兴趣,他只好简略说道:“打得过的,以力服人;打不过的,以理服人。这就是姜北臣的道理。”

打得过,自然不必讲道理,以力服人,简单粗暴。

打不过,自然得讲道理,以理服人,上上之策。

江月婵显然意犹未尽,子修又说道:“以理服人,就是文治;以理服人,就是武功。所以姜北臣成为天底下罕见文治武功至于臻境的人物,在南方夏王朝一手遮天,权倾朝野;在北方华胥联盟僭越摄政,君临天下。甚至抛开某些背景,他还胜过华胥首位帝君,也就是他的祖父姜伯。靠着礼和力,姜北臣游走在夏王朝与华胥联盟之间,两大势力多数人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偏偏除了恨无能为力。所谓掮客三等,唯有他达到最高等,左手握夏王朝象征执圭身份的高贵玉圭,右手握夏王朝象征执戈身份的杀伐长戈,头戴华胥联盟象征帝君身份的尊贵峨冠。”

江月婵极为震撼,她听说过姜北臣,但没听得这么透彻。

子修又说道:“他的道理,实在可怕,谋求天下归一。所以他是天底下最大掮客,他千算万算,布局高深。一是辅佐我祖父少鼎中兴夏室,他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二是自幼培养我生父仲康,将他调教为以一人之力压华胥三位帝子的杰出英才;三是培养我养父子兰,略逊仲康,又优于华胥另外两位帝子;三是与我祖父少鼎立下约定,立贤不立长;四是说服子兰南下,如同他一样成为天下第二人;五是促成华胥联盟和夏王朝和亲,并以我姑姑虞凫代替华胥帝女少师蒹葭;六是猜测和亲会遭遇阻拦,认我生母南施为义女,完成和亲。”

子修唏嘘道:“可惜他千算万算没算到江侯能完成越冰脊山,封狼居胥的创举,毕竟江侯和我生母南施也算得上青梅竹马。”

江月婵微微动容,她是江侯养女,子修又是南施之子,是命运的捉弄让两人相遇?

她轻轻叹息一声,要是你当真是子兰之子,该多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