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1章 恶奴(二)
作者:采诗  |  字数:2048  |  更新时间:2021-12-27 11:12:29 全文阅读

子修端着一杯热茶,等待中年美妇回答。所谓一码归一码,中年美妇贩卖花二妮这件事,他很是厌恶。

中年美妇神色哀伤,凝视子修,其中意味绝非小姑娘能比拟,深长又深长,哀声道:“若是少主不嫌弃,奴家……”

子修喷出一口热茶,喷了中年美妇一脸,连忙叫道:“打住,我嫌弃。”

江月婵面色不善,低声问道:“甄绣娘往你身上靠的时候,你可没嫌弃。”

子修一脸尴尬,指着石昌问道:“你提个建议。”

石昌哪里还顾得上中年美妇,只求别惹祸上身,忙答道:“大人,依小人看,不如让夫人为奴为婢,伺候大人。”

“夫人活好得很。”石昌不忘递过一个男人都懂的扭捏神色。

中年美妇深知一个失去男人的女人的命运是何其悲哀,在石昌和子修之间,撇开身份、地位不谈,就是单论眼缘,前者有多令人生厌,后者就有多养眼。

中年美妇面容姣好,体态丰腴,如同一颗熟透的桃子,令人垂涎欲滴。趁着还有几岁光阴,不吝展示妩媚,她没有擦拭脸上水渍,只伸出舌头舔舐嘴角,如同一只斑斓水蛇,摇曳腰肢,诱惑未经人事的懵懂少年。

石昌看得心神荡漾,他忽然舍不得拿中年美妇消灾,不过形式不由人,他也很快打消这个念头。

有命,才有钱,才有女人。

可惜,中年美妇一番卖弄,落在子修眼里,只会更加厌恶。毕竟未经人事的少年,顶多期待一下去衍媒神木下等待远方人,更在意折一枝桃花,而不是捡一个桃子。

江月婵被子修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自顾走出堂屋,打量小院布置。

老仆人不时投来希冀目光,其中深意,子修自然熟稔于心。不要钱财,只要帮忙。

江月婵也和子修谈起过,虽说中年美妇贩卖花二妮,可要不她,说不定花二妮也……

子修自然知道花二郎的秉性,指望他将二妮拉扯到夏汭,不如指望河水倒流。

所以,中年美妇是坏心办好事。

论结果,也论初衷。

若不是结果是好的,子修也不会和她白费口舌。

实在受不了老仆人的希冀目光和中年美妇的矫揉造作,子修当机立断说道:“你先跟我走吧。”

中年美妇一阵窃喜,院子里那个青涩小丫头,哪是自己能比的?况且这体态姿容只是表面,她最得意的是伺候人的本事。以石昌为首的恶奴谋害富商,一半看在钱财上,另一半嘛,自然是觊觎她的美色。

石昌一阵失落,甚至有些心疼,人生在世,不就图个钱财和美人,这下如同失去半条命,能不心疼?

子修又问道:“王贺,按照《夏法典》,私自贩卖人口该怎么处理?”

王贺直言道:“当行刖刑,通俗来讲,就是剜去膝盖骨。”

中年美妇还幻想着拿下这位年轻俊郎的华胥帝子,听闻刖刑,如遭雷击,瘫软在地。

“带走吧。”子修淡漠吩咐,他熟读《囹圄册》,自然知晓五等罪状,故意问王贺,是有意恫吓中年美妇,毕竟自己好不容易博得月婵姑娘些许好感。况且自家产业不缺女人,如甄绣娘那等美妇,和眼前中年美妇相比,只好不差。

石昌一脸忐忑,双腿颤栗,忧心自己的处境。

子修迈出堂屋,有意无意与花二妮说道:“二妮,别人死活我不管,我只在乎你。”

石昌一脸庆幸,说起来自己和花二妮也没直接联系。

子修又收住脚步,审视石昌,故意不开口。石昌心一揪,更加忐忑,忍不住问道:“大……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这宅子挺大啊,多少钱?”子修留意到石昌神态,觉得好笑,说道,“别紧张,我也打算在城里买个宅子。”

石昌毕恭毕敬回答:“回大人,花了六千铜币。”

子修又问道:“夏汭什么价?”

“夏汭贵,起码得两万。”石昌如实交代,其实两万他也拿得出来,只是比较来路不光彩,有钱不敢花,所以只好来乡里置办家产。

“好,谢谢啊,”子修朝石昌善意一笑,又说道,“另外,要不是你看住你家夫人,恐怕我也找不到罪魁祸首。”

石昌微微松一口气,献媚道:“大人,其实老爷和夫人买花二妮时,小人竭力劝阻,这犯法的事,咱不沾染。”

“有道理,”子修拍拍石昌肩膀,赞许道,“放心,我这人恩怨分明,送我一送?”

石昌巴不得子修快点走,自然乐意送一送,等送到院门口,眼神不住往东边瞟。

“看什么?”子修问道。

石昌一脸忐忑,道:“没……没什么。”

“家大业大嘛。”子修也望向东边,一大片农田,来的时候还有不少地客、田客在忙碌,现在空空荡荡。

石昌唯恐子修误会,辩解道:“大人,小人是想着救济流民。”

江月婵不动声色踩子修一脚,表示子修为何还不惩戒石昌。

子修冷吸一口气,朝江月婵陪笑,又问道:“石昌,你刚才出门时,先迈的哪只脚?”

石昌一愣,想了想,答道:“右脚。”

子修若有所思,笑道:“我迈的左脚。”

石昌满头雾水,难道这也有什么讲究?

子修主动为他解惑:“我们华胥人重礼,讲究个以左为尊。”

石昌勉强明白,觉得华胥人太讲究。

齐修轻笑道:“我们华胥人做事讲究以理服人,凡事讲究个名声。按理说你和我没有过节,不过,你右脚先跨出门,这是蔑视我。我堂堂华胥帝子,能受得了这气?”

石昌一脸茫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小人不敢。”

“这毕竟是夏人的土地,我一个外人,不好做主,所以……”子修瞥一眼王贺,道,“王贺,麻烦你把他带回夏汭,再遣送到华胥。”

王贺不解子修为何要拐弯抹角,这种人直接抓了就是,哪要和他讲道理?

江月婵则明白子修那点小心思,毕竟他的身份还是秘密,再是华胥帝子也是外人,在夏人土地耀武扬威,总不太合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