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39章 老仆人
作者:采诗  |  字数:2032  |  更新时间:2021-12-26 15:24:47 全文阅读

这要找的第一个人,是照顾花二妮的老仆人。

梁二被子修提醒一声后,处事更加谨小慎微,规规矩矩在前带路,本想献殷勤,却被花二妮抢先。

花二妮拉着子修走在最前头,催促道:“哥哥,快点,去找爷爷。”

子修也想见识一下那位老仆人,其实他不敢相信能有这么靠谱的人,毕竟流亡路上,自己都不一定顾得过来,谈何拉扯一个非亲非故的孩子?

但愿那位老仆人认得自己,也知晓自己和花家关系,做这一切是为了讨一笔赏钱。

在河东破烂窝棚和青苗耕地之间穿梭,终于抵达一间临水鱼棚,鱼棚前端坐着一位老人,正在垂钓。

花二妮扑过去,喊道:“爷爷。”

昨日梁二第一次找来时被他赶走,第二回梁二带了一个军士作证,他才舍得把花二妮交给梁二。

此时老仆人回头朝子修报以善意一笑,又一脸宠溺和花二妮说道:“二妮,你有福气咯,找到家人了。爷爷没什么好送你的,送你条鱼,大青鱼。”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子修上前,与老仆人交涉,道:“老人家,多谢你一路照顾二妮。”

老仆人点头,说道:“是小夫子啊,老朽认得,老朽主家的儿子也在夏邑学宫读书,接送过。”

子修倒不认得老仆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老仆人认得自己,看来果然是为了讨一笔赏钱。恩怨分明的道理,子修熟稔于心,一句感激远没有钱财来得实在。

子修扭头朝梁二说道:“梁二,你去我家酒肆找赵孙文,让他支一个月的钱送来。”

“不了,”老仆人摇头拒绝,解释道,“小夫子,老朽是真心疼爱二妮。”

子修揣摩老仆人话里意思,拒绝,是觉得不够这个价?一间酒肆一个月的营收,少说也够十个寻常家庭一年开支。

另外,老仆人还提到花二妮,显然是拿花二妮当筹码。

看来胃口不小,不过能用钱摆平的事儿,那就不叫事儿。况且老仆人的付出也值一个好价钱。

子修斟酌片刻,重新说道:“老人家,你替我一路照顾妹妹,这份情谊,我记得。我新近在城里置办了一处房产,不常来住,想请老人家屈身当管家。”

老仆人活了几十年,自然懂子修话里意思,婉拒道:“不必了,老朽早看开了,无牵无挂,现在倒是自在。”

子修一怔,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对钱财感兴趣。

倒是个豁达的老人家。子修朝花二妮递个眼色,花二妮意会,扭着老仆人手臂央求道:“爷爷,你这样子,二妮看着也不开心啊。”

子修趁机说道:“老人家,我这次来,主要是安顿好二妮,我也带不走她,还得劳烦你照顾。”

老仆人这才点头答应,又开口说道:“不过,小夫子,话可说好咯,老朽不要什么钱财。”

“都依你。”子修回答时,也在察言观色,想揣摩老仆人是当真为人豁达、疼爱二妮还是另有图谋。

花二妮听见子修说不带走自己,有些急,转念一想,或许是为了说服老仆人的托词,也没问。

其实子修是打算把花二妮留在夏汭,毕竟自己这次回华胥是要大考,带着花二妮多少不方便。他本意是把花二妮托付给武家,临时起意置办房产。房产嘛,自然还没置办,不过夏汭也有几家店铺,加上武去疾帮忙,也不是难事。

不过子修还是不肯完全放心老仆人,到时候自然会让梁二和武家帮忙照拂一二。

老仆人收好鱼竿,将大青鱼馈赠给子修,笑道:“小夫子,老朽就这点家当。”

“老人家美意,那小子就却之不恭了,”子修收下大青鱼,交给王贺,笑道,“我有位长辈,最爱吃鱼,惦记了一路。”

老仆人瞧了眼王贺,抖擞精神道:“老朽要是年轻个十岁二十岁,也去军营吃饭。”

王贺一脸喜意,今早武去疾和他说过,等忙完回军营,军牌背面伍长换为百夫长。

武去疾和子修说起过,但凡流民,十六以上、五十以下都可以入军籍,不少流民奔着一口饭吃参军。这并非明智之举,毕竟战乱连天,保不齐哪天就出征,埋骨他乡。但对眼下而言,能提前领一个月津贴,没人能拒绝这个诱惑。

倒是老弱病残只能艳羡,和女人、孩子一起来河东刨食。

花二妮和老仆人在讲话,子修则踱步到河边,极目所至,满目疮痍。

如王贺这般入军籍好提前领一个月津贴的青壮不在少数,如老仆人这样年长无人赡养的也不在少数,如梁二这样肩膀稚嫩卖苦力的还是不在少数,如花二妮这样无家可归命运飘摇的更不在少数。

子修留意到江月婵目光,他不敢与她对视,他知道江月婵的心思,轻声叹息道:“我无能为力。”

“你可以,这些都是你的子民,你于心不忍,对不对?”江月婵目光熠熠,道,“我知道你想过回归,那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子修沉默不答,江月婵又说道:“这座夏汭,是以你祖先的名字命名。你的曾祖太鼎,曾巡游这座城邑而死;你的祖父少鼎,在夏汭发迹,又在夏汭蒙难,最后在夏汭起兵,中兴夏室;你的父亲仲康,在夏汭铸造铜币。”

子修故作轻松,另言他事:“我刚去华胥不久时,被一只羊撞了,于是我就带人去找羊主人,是个比我稍大的孤儿,就养了两只羊。我骂他,他无动于衷;我打他,他也不哭;我杀了他的羊,他眼里有杀意,又很快收敛。”

江月婵一脸疑惑,不知子修话里意思。子修感慨道:“月婵姑娘,你知道吗,我当初被他深深震撼,送给他一群羊赔礼道歉。”

江月婵更疑惑,子修也没卖关子,解释道:“在绝对的实力,或是权力面前,从来没有平等。比方我,靠着华胥帝子的头衔可以在虞人和戎人面前抖擞威风。再比方我那两位侄子,除了东郭五弦,谁在乎他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