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38章 梁二
作者:采诗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12-26 11:33:22 全文阅读

翌日,简单吃过早饭,子修带着江月婵和花二妮出门,打算去寻找花妮和花二妮。武去疾忙着操练军士,让王贺带着两伍军士跟随。刚走出武家府邸,梁二又在规规矩矩候着,手里抱着一包草药。

除了梁二,还有另外一人,自称是贾仁派来请子修的,被子修赶走。

梁二恭恭敬敬道:“帝子,小人猜到你要去找人,特地等候。”

“叫我少主就好,”子修再对梁二评价高一些,说道,“带路。”

趁着吃早饭的时候,子修询问过花二妮,小姑娘命不算好,也不差,倒也没饿到面黄肌瘦。

不过作为兄长,有些事还是得讨个公道。

虞人打到夏水平原时,夏人人心惶惶,不少人抛弃家产,带上粮食和钱财举家逃难。

多数夏人更愿意往夏汭逃难,毕竟虞人是从西往东打来,东方更安全。另外,夏人有骨子里的骄傲,他们不愿沦为亡国奴,当年皋阜窃国、戎辛僭越,夏人也这样举家迁徙到夏汭。

花家老母带着三个儿女,混在流民队伍中,往东逃难。

流民意识到,钱财保不住性命,粮食才可以。

手段柔和点的,拿钱买粮。手段强硬着,明抢暗偷。

花家很快被盯上,毕竟三个柔弱女人,仅有的一个男人,年纪也不大,没什么反抗能力。

道德、法律,在性命面前一文不值。

花家老母保住一袋粮食,代价是被打断了腿。她不想拖累三个孩子,留下粮食,在一个寻常的夜晚爬到河边,投河自尽。

花妮简单给亡母立了个衣冠冢,带着两个弟弟妹妹和为数不多的粮食,混在流民队伍中往夏汭逃难。

半途三人走散,花二妮跟着花二郎又走了一程,粮食吃完,草根树皮也不够吃,险些饿死。

好在遇见一个富商,在夏汭也有点资产,带着家眷、扈从,比多数流民活得滋润。富商觉得花妮眉清目秀,拿半袋粮食买下,打算伺候儿子。

花二妮无依无靠,只能跟着富商逃难。结果在鲁莽丘陵,饿疯的流民把富商那几车粮食哄抢一空,冲突中富商被活活打死。

富商的妻儿带着几位扈从,继续逃难,偏偏有位扈从心生歹意,将富商的儿子活活勒死,又霸占了富商的美妻。

富商父妻子自保无虞,哪里管得了花二妮,在她腰上缠一根草绳,挂着两张薄饼,托付给一位忠诚的老仆人。

老仆人带着花二妮躲躲藏藏,躲过恶仆的搜寻,重新上路。那位老仆人,带着花二妮翻山越岭,专走人迹罕至的路,一路挖草根、扒树皮,撑到武关。

靠着武家施舍的粥,花二妮捡回一条命,又跟着老仆人去河东刨食。

昨日梁二也机灵,专门到河东去寻找,碰见女人,不管年纪大小都上前询问,没多久就找到花二妮。

一行人抵达渡口,梁二撑船,横渡浣衣河,抵达河东。

到了河东,随处可见随意搭建的窝棚、双目无神的流民、简单开辟的田地……

子修不忍去看,别开眼,恰好目睹北面山丘的满山坟茔。

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少主,请等一等。”梁二殷勤点头哈腰,得到答复后扛着粮食钻到一间窝棚。

子修挪步过去,窝棚内躺着一个老人,气息奄奄。老人靠着火坑,火坑边摆着一只缺口碗,还剩半碗粥。

梁二受宠若惊,扶着老人坐起来,自己跪在子修面前,欢喜说道:“奶奶,这位是少主,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老人轻微颔首表示谢意,梁二又扶着老人躺下,嘱咐道:“奶奶,你自己煎一下药,吃了就好了,孙儿有出息了,能赚钱了。”

“我来吧,”子修叹息一声,取过一只同样缺口的陶罐,抓了一把药,倒上水,问道,“是风寒?”

梁二千恩万谢,子修给他一个活命机会,他已经感恩戴德,何况是亲自煎药?听到询问,他点头回答:“是风寒。”

“我学过点医术,这里面的草药,认得几样,白芷、苍耳、葳蕤……”

煎好药,梁二催促道:“少主,我们还是去找人吧,我奶奶她自己能行。”

子修深知并非梁二没有孝心,反而是大孝,不敢惹怒自己,处处表现得谨小慎微。

不过是万千流民的一个缩影。

子修走出窝棚,问道:“梁二,你是哪里人?”

梁二答道:“日覃坡人,和南山里只隔了一座山。”

子修点头,一面走一面询问:“你们日覃坡当真有猛虎?”

梁二确凿点头,说道:“有,我们乡里人都搬到山下,不敢上山。”

江月婵也瞥到那位老人家,问道:“梁二,你就一个奶奶了?”

梁二悲愤道:“其实家中有六口人,奶奶、母亲、大哥、大嫂、我和侄儿。大哥拉拢乡里人组建乡勇,死了。他临走时把家交给我,我没用,一家人只剩奶奶了。”

“你大哥,是好样的,”子修拍拍梁二肩膀,赞许道,“你也是好样的。”

其实梁二使了个小心眼,他故意绕路来自家窝棚,好让子修见识一下,目的正是完全取得子修信任。目的达到,他又觉得愧疚。

不过很快他又将这份愧疚小心收好,装作如无其事,上前带路。

细微情绪,子修尽收眼底。加上他对地理的敏锐,没到一处陌生地方必定将大小地理牢记于心,自然察觉梁二刻意绕了路。

“月婵姑娘,你问过我那位贾仁的事儿。其实我最早来夏汭时便和他结识,当初他嘛,靠着卖苦力养活妻女,在一众掮客口中风评颇高,当然,也会耍点小心思。不过这人啊,发迹之后就忘了本,去年国难当头,有人浴血奋战,有人趁机敛财。”子修不否认眼前梁二无论是身世还是人品都足够让他放心,但难保以后,于是有意无意与江月婵说话,其实是说给梁二听。

梁二听得惊心动魄,他也有小心思,否则昨日也不会刻意守在武家府邸外,等着子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