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37章 妹妹
作者:采诗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21-12-25 16:22:47 全文阅读

子修与武去疾并肩进城,抵达武家府邸时,名梁二的小掮客果然已经候着,主动上前说道:“帝子,我找到了一个人……”

梁二似乎有难言之隐,神色复杂。

子修询问道:“谁?”

梁二说道:“说不清,人我已经带来了,被小夫人带进去了。”

“小夫人?”子修略作思索,想必梁二口中的小夫人是江月婵,也没辩解,赞许道,“梁二,明早你去我家酒肆找赵孙文,先让他带你去我家各个铺子转转。”

梁二千恩万谢,表示道:“多谢帝子,以后梁二这条命都是帝子的。”

“不必急着表忠心,继续给我找花家人,”子修拉梁二起来,又朝武去疾说道,“这位梁二,以后你多照看着。”

武去疾点头,等梁二离去后才问道:“子修,你怎么对他这么好?”

子修注视正在堂屋里大口吃饭的小姑娘,目光柔和,叹息道:“他找到了我妹妹。”

那位小姑娘,年纪不大,灰头土面,衣服勉强能蔽体,无意歪头望见子修,哇一声哭出来,嘴里还不忘嚼着饭,含糊不清道:“哥哥。”

江月婵牵着小姑娘过来,说道:“我看她饿坏了,先吃了点东西,还没来得及换洗一下。”

子修点头,抱着小姑娘,安慰道:“二妮,哥哥在,别怕,别怕。”

哭了一阵,江月婵带花二妮去换洗,子修揪心说道:“我寄养那户花家,花家老父征战未还,花家老母拉扯四个儿女,花妮最大,我不大时她就嫁人了;花郎老二,后来从军战死;花二妮老三,比我大两岁,有年被淹死了;花二郎老四,和我同岁。”

武去疾疑惑问道:“那……”

“她本该叫三妮,”子修叹息一声,说道,“花妮出嫁一年,花家老母生下花三妮,她始终惦记着淹死的二妮,所以也叫二妮。”

武去疾愧疚说道:“去年很多流民涌入夏汭,人满为患,我也管不过来,只给每人发几天的口粮,让他们去河东那边自力更生,后来又补发过几次粮食,基本把我夏汭的存粮耗空了。就是这样,也饿死了小半人。”

子修知道武去疾的难处,说道:“不怪你,华胥家大业大也不敢接纳大批流民。”

想必那位贾仁,就是这样发的国难财吧。

不多时,江月婵带着花二妮出来,换洗一番后,小丫头分外惹人怜,只是脸上挂着羞怯,紧紧抓着江月婵衣裳,走路也踮着脚,如同乡下落难穷人投奔城里远亲,分外拘束。

仆从准备好饭食,武去疾又派遣人去请老舟子和欧匠。

花二妮挣脱江月婵的手,扑到子修怀里,整个头埋在子修胸口,呜咽不止。

等哭够了,花二妮抹干眼泪,哽咽道:“哥哥,你怎么才来。”

子修抱着花二妮,自责道:“怪我来迟了,都怪我。”

花二妮又哭出声,子修轻轻拍打安慰,柔声问道:“二妮,你娘和哥哥姐姐呢?”

花二妮哭诉道:“娘死了,我和姐姐走散了,哥哥把我卖了。”

子修脸色阴翳,骂道:“花二郎,真是狗性难改。”

江月婵凝视花二妮,目光悲悯。说起来她和花二妮遭遇相同,都是流民,都被卖过,又同样幸运。

她遇见了江侯。

花二妮遇见了子修。

原来子修说的事,正是此事。江月婵借打量花二妮,余光留意子修。

正是有过流亡经历,江月婵理解那位花二郎,或许他养不活妹妹,卖给别人,对两个都好。甚至他还算慈悲,更残忍的江月婵都见识过,易子而食,析骸而炊,绝非一句耸人听闻的苍白言语。

理解归理解,但她绝不容忍,为了一口吃食,把亲妹妹当作货物卖掉,和禽兽无异。

老舟子托仆从传话,说不回来了,想必和欧匠斗嘴气饱了。

武家女人招呼几人吃饭,二妮刚吃过,还是吃了两大碗,有些羞涩。

吃过饭,子修请求道:“月婵姑娘,麻烦你带二妮去休息。”

“哥哥,我不走,”花二妮死死抓着子修手臂,哭诉道,“我怕一离开,就见不到你了。”

子修鼻子一酸,当年严格带他去华胥时,何尝不是担心受怕,也因此记恨着子兰心狠。

他柔声安慰道:“二妮乖,哥哥不走,哥哥就是走,也带着二妮,好不好?”

任凭子修千般劝,花二妮也死死揪着。江月婵柔声细语道:“二妮,跟姐姐走,好不好?”

除了子修,花二妮只对江月婵略微熟悉,又不敢完全信任,想必这些日吃尽了苦头。

花二妮犹豫片刻,试探性问道:“姐姐,你是哥哥的媳妇吗?”

子修生怕惹恼江月婵,正要辩解时,江月婵俯身在花二妮耳边细声耳语,花二妮听完后松开手,乖乖跟着江月婵离开。

子修有些恍惚,江月婵说了什么?

“完了完了,”武去疾扶额叹息,道,“子修啊,红颜祸水啊,少康的教训,你可不能忘。”

子修收回心思,尴尬一笑。

武去疾说道:“我吩咐人搜一搜,那些流民多数安置在河东,少数安置在江南,如果花二郎和花妮在的话,应该能找到。”

“不必了,我亲自去找,”子修吐一口气,说道,“我不是子兰那种迂腐的君子,自己活得一地鸡毛,哪里敢管民生疾苦。可我在乎的人受了委屈,就是鬼神来了我也要咬他一口肉!”

武去疾问道:“子修,你去年也见到了流民,怎么看?”

子修目光悲悯,答道:“流民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境,草木无根无皮。我那二十车粮食,简直是杯水车薪。”

武去疾深有感触,说道:“武延祚带着军士在武关熬粥,我在夏汭安顿流民。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场景,从夏汭到武关有三十里,说得难听些,三十里路全是饿狗抢食。”

就像子修挨那顿骂,漂亮话好说,漂亮事难做。武去疾话说得难听,可要不是他举夏汭之力收留流民,就不只是难听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